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文学指导 > 写作基础 > 精校集评李后主词全集
精校集评李后主词全集
2005-8-5 13:42:00  诗心论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李煜(937-978),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南唐中主第六子,九六一年嗣位,史称南唐后主,徐州人。在位十五年。他即位后,尊崇宋朝,贪图享受,以求苟安。宋太祖开宝三年(975),宋军攻破金陵(今南京),他出降,被俘到汴京(今开封),封违命侯。据说他在生日七夕于寓中作乐,又作词有“小楼作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句子,宋太祖便用牵机药把他毒死。他在南唐写的词,反映宫廷的享受生活,风格柔靡。国亡后写的词,反映亡国之痛,题材扩大,意境深远,感情真挚,富有感染力,在唐末五代中具有极高的成就。

虞美人之一
(据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春花秋叶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许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校记
  [调名]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南唐二主词》、词苑英华本《尊前集》作“虞美人影”。宋泽元校本《草堂诗馀》、《啸馀谱》、《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感旧”。
  [春花]玄览斋本《花间集》作“春月”。
  [秋叶]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作“秋月”。
  [小楼]马令《南唐书》作“小园”。
  [东风]马令《南唐书》作“西风”。
  [回首]马令《南唐书》作“翘首”。
  [依然]《花庵词选》、《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诗馀图谱》、《啸馀谱》作“应犹”。
  [只是]《草堂诗馀正集》“是”字下注:“一作‘怪’。”
  [问君]彊村本《尊前集》作“不知”。
  [能有]《草堂诗馀正集》作“却有”。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彊村本《尊前集》作“都有”。陈钟秀校《草堂诗馀》、玄览斋本《花间集》作“还有”。
  [许多]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彊村本《尊前集》作“几多”。
  [恰似]刘继曾笺本《南唐二主词》、彊村本《尊前集》、《啸馀谱》均作“恰是”。《诗馀图谱》作“却似”。

集评
  陆游《避暑漫钞》
  李煜归朝后,郁郁不乐,见于词语。在赐第,七夕命故妓作乐,闻于外。又传“小楼昨夜又东风”。并坐之,遂被祸。
  陈师道《后山诗话》(《五代诗话》卷一引):
  王斿,平甫之子,尝云:今语例袭陈言,但能转移耳。世称秦词“愁如海”为新奇,不知李国主已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但以“江”为“海”耳。
  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七:
  诗家有以山喻愁者,李颀曰:“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李后主云:“问君都有几多愁,恰惟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也。贺方回云:“试问闲愁知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盖以三者比愁之多也,尤为新奇,兼兴中有比,意味更长。
  王楙《野客丛书》卷二十:
  《后山诗话》载王平甫子斿谓秦少游“愁如海”之句,出于江南李后主“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之意。仆谓李后主之意,又有所自。乐天诗曰:“欲识愁多少,高于滟澦堆。”刘禹锡诗曰:“蜀江春水拍山流,水流无限似侬愁。”得非祖此乎?则知好处前人皆已道过,后人但翻而用之耳。
  陈郁《藏一话腴》内篇卷上:
  太白曰:“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江南李主曰:“问君还有几多愁,却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略加融括,已觉精采。至寇莱公则谓:“愁情不断如春水。”少游云:“落红万点愁如海。”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矣。
  徐士俊《古今词统》
  只一“又”字,宋元以来抄者无数,终不厌烦。
  王世贞《弇州山人词评》
  “归来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玉楼春》致语也;“问君能有几多愁,却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情语也。后主直是词手。
  董其昌《评注便读草堂诗馀》卷三:
  山谷羡后主此词,荆公云未若“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尤为高妙。
  王士祯《花草蒙拾》
  钟隐入汴后,“春花秋月”诸词与“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一帖,同是千古情种,较长城公煞是可怜。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前篇:
  常语耳,以初见故佳,再学便滥矣。朱颜本是山河,因归宋不敢言耳。若直说山河改,反又浅也。结亦恰到好处。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就词而论,李、刘、秦诸家之以水喻愁,不若后主之“春江”九字,真伤心人语也。

虞美人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校记
  [题]《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词统》、《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春怨”。
  [尊前]《尊前集》、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均作“尊罍”。《古今诗馀醉》作“金罍”。
  [画楼]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画堂”。《词谱》作“画阑”。
  [任]《全唐诗·附词》、《词谱》作“禁”。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馀续集》卷下:
  此亦在汴京忆旧乎?……华疏采会,哀音断绝。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八:
  此君“花明月暗”之外,复有“烛明香暗”。
  谭献《历代词选集评》
  二词(指此阙及“春花秋月”一阕)终当以神品目之。……后主之词,足当太白诗篇,高奇无匹。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五代词句多高浑,而次句“柳眼春相续”及《采桑子》之“九曲寒波不溯流”,琢句工练,略似南宋慢体。此词上下段结句,情文悱恻,凄韵欲流,如方干诗之佳句乘风欲去也。

乌夜啼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滴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校记
  [调名]《全唐诗·附词》作“锦堂春”。
  [漏滴]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漏断”。
  [一梦]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梦里”。

集评
  《词谱》卷六:
  《乌夜啼》,唐教坊曲名。《太和正音谱》注南吕宫,又大石调。宋欧阳修词,名《圣无忧》,赵令畦词句《锦堂春》。按郭茂倩《乐府诗集》,有清商曲《乌夜啼》,乃六朝及唐人古今体诗,与此不同。此盖借旧曲名,另翻新声也。

乌夜啼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燕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校记
  [调名]《乐府雅词》作“忆真妃”。《花草粹编》将此首归入《相见欢》,在李后主下注“乌夜啼”。
  [无奈]吕远本、萧江声抄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常恨”。
  [寒雨]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寒重”。
  [晚来风]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南唐二主词》作“晓来风”。
  [留人醉]《乐府雅词》、《花草粹编》作“相留醉”。
  [自是]《乐府雅词》作“到了”。

集评
  谭献《谭评〈词辨〉》卷二:
  前半阕濡染大笔。
  王国维《人间词话》
  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周介存置诸温韦之下,可谓颠倒黑白矣。“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

乌夜啼之三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深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校记
  [调名]《词的》、《花草粹编》作“相见欢”。《词谱》在调名下注:“南唐李煜有‘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句,更名‘秋夜月’、又名‘上西楼’,又名‘西楼子’。”《词的》、《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离怀”,《清绮轩词选》调下有题“秋闺”。
  [别是]《花草粹编》作“别有”。

集评
  黄昇《花庵词选》卷一:
  此词最悽惋,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三:
  七情所至,浅尝者说破,深尝者说不破。“别是”句甚深。
  茅映《词的》卷一
  绝无皇帝气,可人可人。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
  词之妙处,亦别是一般滋味。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后阕仅十八字,而肠回心倒,一片凄异之音,伤心人固别有怀抱。

考异
  此词《花庵词选》列为李后主作。而《花草粹编》引杨湜《古今词话》及《十国春秋》均认为孟昶作。

一斛珠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箇。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
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校记
  [调名]《词的》、《古今诗馀醉》、《古今词统》调下有题“咏佳人口”,
《历代诗馀》调下有题“咏美人口”,《清绮轩词选》调下有题“美人口”。
  [晓]《花草粹编》、《词的》、《诗馀图谱》、玄览斋本《花间集》、《古今词统》作“晚”。
  [沉]《醉翁趣外篇》作“浓”。
  [向人]《醉翁趣外篇》作“见人”。
  [暂]《醉翁趣外篇》作“渐”。
  [涴]《醉翁趣外篇》作“污”。
  [娇]《醉翁趣外篇》作“情”。
  [烂]《醉翁趣外篇》作“乱”。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馀别集》卷二:
  描画精细,似一篇小题绝好文字。……后主、炀帝辈,除却天子不为,使之作文士荡子,前无古,后无今。
  李渔《窥词管见》
  李后主《一斛珠》之结句云:“绣床斜倚娇无那,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此词亦为人所竞赏。予曰:此倡楼妇倚门腔,梨园献丑态也。嚼红绒以唾郎,与倚市门而大嚼,唾枣核瓜子,以调路人者,其间不能以寸。优人演剧,每作此状,以发笑端,是深知其丑,而故意为之者也。不料填词之家,竟以此事谤美人,而后之读词者又止重情趣,不问妍媸,复相传为韵事,谬乎不谬乎?
  贺裳《皱水轩词筌》
  词家多翻诗意入词,虽名家不免。吾常爱李后主《一斛珠》末句云:“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杨孟载《春绣》绝句云:“闲情正在停针处,笑嚼红绒唾碧窗。”此却翻词入诗,弥子瑕竞效颦于南子。
  陈廷焯《闲情集》卷一:
  风流秀曼,失人君之度矣。

考异
  此词误为欧阳修作,见《醉翁琴趣外篇》卷二。

子夜歌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校记
  [调名]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菩萨蛮”。《尊前集》作“子夜”。词苑英华本《尊前集》注:“即《菩萨蛮》。”
  [重]马令《南唐书》作“初”。
  [上]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云:“旧抄本作‘共’。”

集评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
  回首可怜歌舞地。……悠悠者天,此何人哉!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起句用翻笔,明知难免而我自消魂,愈觉埋愁无地。马令《南唐书》本注云:“后主《子夜歌》调,有凄然故国之思。”

子夜歌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缥色玉柔擎,醅浮盏面清。
何妨频笑粲,禁苑春归晚。同醉与闲评,诗随羯鼓成。

校记
  [调名]《历代诗馀》作“菩萨蛮”。
  [先春]《花草粹编》、《全唐诗》作“阳春”。
  [清]吴讷《百家词》旧抄本、侯文灿本、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空一格,兹按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历代诗馀》补“清”字。
  [何妨]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注:“二字磨灭不可认,疑是‘何妨’字。”兹依吕远本《南唐二主词》及《历代诗馀》补“何妨”二字。
  [苑]《历代诗馀》作“院”。
  [羯]《历代诗馀》作“叠”。

临江仙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画帘珠箔,惆怅卷金泥。
门巷寂寥人去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校记
  [调名]《阳春白雪》康伯可补足李重光词调作“瑞鹤仙令”。
  [樱桃句]《墨庄漫录》引文作“樱桃结子春(光)归尽”,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南唐二主词》无“去”字。
  [金]《耆旧续闻》、《花草粹编》、《尧山堂外纪》、《古今词统》作“轻”。
  [月]《阳春白雪》康伯可补足李重光词作“恨”。
  [画帘珠箔]《花草粹编》作“曲栏朱箔”。《类说》作“曲琼钩箔”。《苕溪渔隐丛话》、《诗话总龟》、《尧山堂外纪》作“曲栏金箔”。《墨庄漫录》、《耆旧续闻》作“玉钩罗幕”。《雪舟脞语》作“曲琼金箔”。《乐府纪闻》作“玉钩牵幕”。《阳春白雪》康伯可补足李重光词作“曲屏朱箔晚”。
  [卷金泥]《耆旧续闻》、《花草粹编》作“别”。
  [寥]《西清诗话》、《阳春白雪》作“寞”。
  [去]《耆旧续闻》、《花草粹编》作“散”。
  [草]《景定建康志》、《客座赘语》作“柳”。
  [末三句]按此词据朱彝尊《词综》注云:“相传后主在围城中,赋未就而城破,阙后三句。刘延仲补之云:‘何时重听玉骢嘶,扑帘柳絮,依约梦回时。’而《耆旧续闻》所载,故是全作,当从之。”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亦缺末三句,兹依《耆旧续闻》补齐。

集评
  陈鹄《耆旧续闻》卷三:
  蔡絛作《西清诗话》,载江南后主《临江仙》云:“围城中书,其尾不全。”以余考之,殆不然。余家藏李后主《七佛戒经》及《杂书》二本,皆作梵叶,中有《临江仙》,涂注数字,未尝不全。其后则书太白诗(《词林纪事》引作“词”)数章,似平日学书也。本江南中书舍人王克正家物,后归陈魏公之孙世功君懋。余,陈氏婿也。其词云云(略)。后有苏子由题云:“凄凉怨慕,真亡国之声也。”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
  低徊留恋,宛转可怜,伤心语不忍卒读。

望江南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校记
  [调名]《全唐诗·附词》、《词谱》作“忆江南”。
  [似]玄览斋本《花间集》作“是”。
  [月]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尊前集》作“下”。

集评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
  后主词一片忧思,当领会于声调之外,君人而为此词,欲不亡国也得乎?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车水马龙”句为时传诵,当年之繁盛,今日之孤凄,欣戚之怀,相形而益见。

望江南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多少恨,断脸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吹,肠断更无疑。

校记
  [断脸]《全唐诗·附词》作“沾袖”。
  [和]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尊前集》、《花草粹编》作“如”。
  [说]《花草粹编》作“滴”。
  [泪时]《花草粹编》作“月时”。《全唐诗·附词》作“月明”。

集评
  杨慎《词品》卷二:
  唐词“眼重眉褪不胜春”,李后主词“多少泪,断脸复横颐”,元乐府“眼馀眉剩”,皆祖唐词之语。

考异
  上二首《望江南》词,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并为一首,分上下两阕。其韵脚不同,调谱又不合。兹依管效先《南唐二主词全集》分为二首。

望江梅之一
(据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辊轻尘,忙杀看花人。

校记
  [绿]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原作“渌”,兹依其他各本《南唐二主词》改。
  [辊]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滚”。《花草粹编》、《古今诗馀醉》及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混”。
  [忙杀]《花草粹编》作“愁杀”。

望江梅之二
(据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校记
  [清]《历代诗馀》作“新”。
  [寒色远]《全唐诗·附词》、《历代诗馀》均作“寒色暮”。
集评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
  寥寥数语,括多少景物在内。
考异
  以上二首《望江梅》,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并为一首,分为上下两阕。其韵脚不合,且此调宋以前并无双调。兹依管效先《南唐二主全集》分为两首。
  第二首,又传为晏殊作。见《全宋词》。

清平乐
(据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校记
  [调名]《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忆别”。
  [柔]《南唐二主全集》作“愁”。
  [下]词苑英华本《尊前集》作“半”。
  [恰]《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诗馀醉》、《古今词统》作“却”。

集评
  沈际飞(《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是“恨如芳草,剗尽还生”稿子。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五:
  末二句从杜诗“江草唤愁生”句来。
  谭献《谭评〈词辨〉》卷二: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与此同妙。
考异
  此首又传为宋曹勋作,见《松隐文集》卷四十。

采桑子之一
(据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庭前春逐红英尽,舞态徘徊,细雨霏微,不放双眉时暂开。
绿窗冷静芳英断,香印成灰,可奈情怀,欲睡朦胧入梦来。

校记
  [调名]《花草粹编》、《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春思”。
  [庭]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尊前集》、《花草粹编》作“亭”。
  [细]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零”。
  [芳英]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尊前集》作“芳春”。各本《南唐二主词》作“芳音”。
  [奈]《花草粹编》作“赖”。

集评
  陈延焯《别调集》卷二:
  幽怨。

采桑子之二
(据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辘轳金井梧桐晚,几树惊秋。昼雨新愁,百尺虾须在玉钩。
琼窗春断双蛾皱,回首边头。欲寄鳞游,九曲寒波不
流。

校记
  [调名]宋泽元校本《草堂诗馀》、玄览斋本《花间集》作“丑奴儿令”,《类编草堂诗馀》注:“一名‘罗敷令’”。《花草粹编》调下有题“秋怨”。《全五代诗》题作“罗敷艳歌”。
  [惊]《词林万选》作“经”。
  [昼]刘继增《南唐二主词》注:“一作‘旧’。”
  [新愁]《词林万选》、《类编草堂诗馀》、《啸馀谱》均作“和愁”,玄览斋本《花间集》作“如愁”。
  [在]《词林万选》、《类编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啸馀谱》均作“上”。

集评
  沈际飞(《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何关鱼雁山水,而词人一往寄情,煞甚相关。秦李诸人,多用此诀。
  李于鳞(《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上“秋愁不绝浑如雨”,下“情思欲诉寄与鳞”。……观其愁情欲寄处,自是一字一泪。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四:
  后主、易安直是词中之妖。恨二李不相遇。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上阙宫树惊秋,卷帘凝望,寓怀远之思。故下阙云回首边头,音书不到,当是忆弟郑王北去而作。与《阮郎归》调同意。此词墨迹在王季宫判官家。《墨庄漫录》云后主书法,遒劲可爱,可称书词双美。

考异
  此词一作牛希济作,见《词林万选》卷四。《古今词统》注云:“一刻晏小山。”然今传本晏几道《小山词》未载此词。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将此词与《虞美人》并列,注其后云:“以上二词墨迹在王季宫判院家。”则此词既有后主墨迹,当为李煜所作无疑。

喜迁莺
(据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晓月堕,宿云微,无语枕凭欹。梦回芳草思依依,天远雁声稀。
啼莺散,馀花乱,寂寞画堂深院。片红休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归。

校记
  [晓]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晚”。
  [堕]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尊前集》、《花草粹编》作“坠”。
  [云]《尊前集》、《历代诗馀》、《词谱》作“烟”。
  [凭]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尊前集》、《历代诗馀》、《全唐诗·附词》作“频”。

集评
  《词谱》
  《喜迁莺》,又名《鹤冲天》、《万年枝》、《春光好》、《今燕归来》、《早梅芳》、《烘春桃李》。

蝶恋花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遥夜亭皋闲信步,乍过清明,早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桃李依依春暗度,谁在秋千,笑里低低语。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校记
  [调名]《花庵词选》、《类编草堂诗馀》、《词的》、《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暮春”。各本《南唐二主词》题注:“见《尊前集》,《本事曲》以为山东李冠作。”
  [信步]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倒步”。
  [乍过]《花庵词选》、类编、毛订《草堂诗馀》作“才过”。
  [早觉]《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乐府雅词》、《花庵词选》、类编、毛订《草堂诗馀》均作“渐觉”。
  [伤春暮]《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罗泌校语云:“一作‘春将暮’。”
  [李]《尊前集》、《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花庵词选》作“杏”。
  [依依]《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乐府雅词》、《花庵词选》、类编、毛订《草堂诗馀》均作“依稀”。《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校记云:“‘依稀’一作‘无言’。”
  [春暗度]《尊前集》作“风暗度”,《乐府雅词》、《花庵词选》、《全唐诗》等作“香暗度”。
  [谁在]《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乐府雅词》、均作“谁上”。《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校记云:“‘谁’一作‘人’。”
  [笑里]《尊前集》作“影里”。
  [低低]《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乐府雅词》、《花庵词选》、类编、毛订《草堂诗馀》均作“轻轻”。
  [一片]《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乐府雅词》、《花庵词选》、类编、毛订《草堂诗馀》均作“一寸”。
  [芳心]《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乐府雅词》、《花庵词选》、类编、毛订《草堂诗馀》、《词林纪事》均作“相思”。
  [千万绪]《词林纪事》作“千万缕”。
集评
  陈继儒(《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何不寄愁天上,埋忧地下?
  潘游龙(《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没个安排处”与“愁来无着处”并绝。
  沈际飞《草堂诗馀正集》卷一:
  (“数点雨声”二句)片时佳景,两语得之。……“愁来无着处”,不约而合。
  沈谦《填词杂说》
  “红杏枝头春意闹”、“云破月来花弄影”,俱不及“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上半首工于写景,风收残雨,以“约住”二字状之,殊妙。雨后残云,惟映以淡月,始见其长空来往,写风景宛然。结句言寸心之愁,而宇宙虽宽,竟无容处。其愁宁有际耶?唐人诗“此心方寸地,容得许多愁”,愁之为物,可谓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惟能手得写出之。

考异
  此词又传为李冠(世英)作,见杨绘《时贤本事曲子集》。又传为欧阳修作,见《欧阳文忠公爱体乐府》。而《尊前集》、《花草粹编》、《全唐诗》、《历代诗馀》均作李后主作。当从之。

长相思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云一緺,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蛾。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校记
  [调名]《乐府雅词》作《长相思令》。
  [緺]《乐府雅词》作“■(髟下呙)”。《阳春白雪》作“窝”。
  [衫儿]《阳春白雪》作“春衫”。
  [相和]《全唐诗·附词》、《历代诗馀》作“如和”。
  [帘]《乐府雅词》作“窗”。
  [三两窠]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三四棵”。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馀续集》卷上:
  “多”字、“和”字,妙。“三两窠”,亦嫌其多也。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三:
  “云一緺,玉一梭”,缘饰先佳。
  陈廷焯《闲情集》卷一:
  情词凄婉。
考异
  此词又传为孙霄作,见曾慥辑《乐府雅词》。又传为刘过作,见沈愚本《龙洲集》。

长相思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校记
  [调名]《新刻注释草堂诗馀评林》调下有题“秋怨”。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馀正集》卷一:
  冷艳。
  李廷机《新刻注释草堂诗馀评林》
  句句有怨字意,但不露圭角,可谓善形容者。
  李于鳞《南唐二主词汇笺》
  因隔山水而起各天之思,为对枫菊而想后人之归。……怨从思中生而怨不露,是长于诗者。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此词以轻淡之笔,写深秋风物,而蒹葭怀远之思,低回不尽,节短而格高,五代词之本色也。

考异
  此词又传为邓肃作,见王鹏运刻《宋元三十一家词》本《栟榈词》及陈钟秀校《草堂诗馀》。宋泽元校本、类编、汲古阁本《草堂诗馀》均题作李后主作。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列为补遗。

捣练子令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校记
  [调名]《花草粹编》调下有题“闻砧”。《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诗馀醉》、《古今词统》调下有题“秋闺”。《词的》调下有题“本意”。
  [无奈]《尊前集》、《啸馀谱》、《南词新谱》作“早是”。
集评
  徐轨《词苑丛谈》卷十:
  李重光“深院静”小令一阕,升庵曰词名《捣练子》,即咏捣练也。复有“云鬓乱”一篇,其词亦同,众刻无异。尝见一旧本,则俱系《鹧鸪天》,二词之前,各有半阕。其“云鬓乱”一阕云:“节候虽佳景渐阑,吴绫已暖越罗寒。朱扉日暮随风掩,一树藤花独自看。云鬓乱,晚妆残,带恨眉儿远岫攒。斜托香腮春笋嫩,为谁和泪倚阑干。”其“深院静”一阕云:“塘水初澄似玉容,所思远在别离中。谁知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五:
  杨用修席芬名阀,涉笔瑰丽,自负见闻赅博,不恤杜撰肆欺,迹其忍俊不禁,信有奇思妙语,非寻常才俊所及。尝云李后主《捣练子》“深院静”、“云鬓乱”二阕,曩见一旧本,并是《鹧鸪天》,又曰以“塘水初澄”比方玉容,其为妙肖,匪夷所思。“云鬓乱”阕前段尤能以画家白描法形容一极贞静之思妇,绫罗之暖寒,非深闺弱质,工愁善感者,体会不到。“一树藤花”,确是人家庭院景物,曰“独自看”,其殆“白华”之诗,无营无欲之旨乎?扉无风而自掩,境至清寂,无一点尘,如此云云。可知远岫眉攒,倚阑和泪,皆是至真至正之情,有合风人之旨。即词境词格,亦与之俱高。虽重光复起,宜无间然。或独讥其向壁虚造,宁非固欤?
  王国维《南唐二主词》校勘记》
  “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此乐天《暮江吟》后二句,见《白氏长庆集》卷十九。后主不应全袭之。且《鹧鸪天》下半阕,平仄亦与《捣练子》不合,显系明人赝作,徐氏信之,误矣。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通首赋捣练,而独夜怀人情味,摇漾于寒砧断续之中,可谓极此题能事。

考异
  此词或作冯延巳作,见《尊前集》。传本《阳春集》不载此词。

捣练子令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云鬓乱,晚妆残,带恨眉儿远岫攒。斜托香腮春笋嫩,为谁和泪倚阑干。

校记
  [调名]《花草粹编》调下有题“春恨”。《草堂诗馀续集》、《清绮轩词选》调下有题“闺情”。
  [香腮]玄览斋本《花间集》作“杏腮”。
  [嫩]《花草粹编》作“懒”。
考异
  此词见杨慎《词林万选》。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列于补遗中。《花草粹编》载此词,不著撰人姓名。

浣溪沙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萧鼓奏。

校记
  [题名]《全五代诗》题作“浣溪沙曲”。又调名下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均注:“此词见《西清诗话》。”
  [红日]《西清诗话》、刘斧《摭遗》、《扪虱新话》各本所引作“帘日”。
  [三丈]刘斧《摭遗》作“丈五”。
  [舞点]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舞急”。《西清诗话》、刘斧《摭遗》均作“舞彻”。粟香室覆侯本《南唐二主词》篇末注:“案:‘点’疑当作‘飐’。”
  [时拈]《扪虱新话》作“时将”。
  [遥闻]《西清诗话》、刘斧《摭遗》、《扪虱新话》均作“时闻”。《古今诗话》、《诗人玉屑》、《诗话总龟》均作“微闻”。

集评
  陈善《扪虱新话》上卷卷二:
  予观李氏据江南全盛时,宫中诗云云(略)。议者谓与“时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带叶烧”者异矣。然此尽是寻常说富贵语,非万乘天子体。予盖闻太祖一日与朝臣议论不合,叹曰:“安得如桑维翰者,与之谋事?”左右曰:“纵维翰在,陛下亦不能用之。”盖维翰爱钱。太祖曰:“穷措大眼小,赐与十万贯,则塞破屋子矣。”以此言之,不知彼所谓金炉、香兽、红锦地衣,当费得几万贯。此语得无是措大家眼孔乎?
  赵德麟《侯鲭录》卷八:
  金陵人谓中酒曰酒恶,则知李后主诗云:“酒恶时拈花蕊嗅”,用乡人语也。
  沈雄《古今词话·词辨》卷上:
  “红日已高三丈透……”,固是绝唱。

菩萨蛮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校记
  [调名]《尊前集》作“子夜啼”。《词综》作“子夜”。《本事词》作“子夜歌”。《词统》调下有题:“幽欢”。《花草粹编》调下有题“与周后妹”。《词的》调下有题“闺思”。
  [笼轻雾]吴讷《百家词》旧抄本、侯文灿本、刘继曾笺本《南唐二主词》及《花草粹编》作“飞轻雾”。《寿域词》作“朦胧雾”。
  [今宵好向]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花草粹编》作“今朝好向”。《寿域词》作“此时欲往”。
  [郎边]《雨村词话》引文作“侬边”。
  [剗袜]马令《南唐书》作“衩袜”。
  [步香阶]《南唐二主词》作“出香阶”。《尊前集》作“步香苔”。《寿域词》、《历代诗馀词话》引《古今词话》作“下香阶”。
  [提]《寿域词》作“携”。
  [画堂南]《寿域词》作“药阑东”。
  [一向]《寿域词》作“执手”。
  [出来]《花草粹编》作“去来”。《雨村词话》引文作“出家”。
  [教郎]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尊前集》、《花草粹编》作“教君”。《寿域词》、《雨村词话》引文作“从君”。

集评
  马令《南唐书》卷六:
  後主继室周氏,昭惠之母弟也。警敏有才思,神彩端静。昭惠感疾,后常出入卧内,而昭惠未之知也。一日,因立帐前,昭惠惊曰:“妹在此耶?”后幼未识嫌疑,即以实告曰:“既数日矣。”昭惠殂,后未胜礼服,待字宫中。明年,钟太后殂,后主服丧,故中宫位号久而未正。至开宝元年,始议立后为国后。……后自昭惠殂,常在禁中,後主乐府词有“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绣鞋”之类,多传于外,至纳后乃成礼而已。翌日,大燕群臣,韩熙载以下,皆为诗以讽焉,而後主不之谴。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五:
  “花明月暗”一语,珠声玉价。
  潘游龙《南唐二主词汇笺》
  结语极俚极真。
  茅映《词的》卷一:
  竟不是作词,恍如对语矣。如此等《词的》中亦不多得。
  孙琮《古今词话·词品》
  “感郎不羞赧,回身向郎抱。”六朝乐府便有此等艳情,莫诃词人轻薄。李后主词:“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正是词家本色。但嫌意态之不文矣。
  俞正燮《癸巳存稿》卷四:
  以手提鞋语证之,则剗袜是大脚不履,仅有袜耳。剗如骑马之剗。
  张宗橚《词林纪事》卷二:
  海昌马衎斋先生,曾令画工周兼写南唐小周后提鞋图,一时题咏甚众。

考异
  此词又传为宋杜安世作,见《寿域词》。《寿域词》所录文字少异。

菩萨蛮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校记
  [人无]《花草粹编》作“无人”。
  [锁]萧江声抄本、晨风阁本《南唐二主词》作“琐”。
  [银屏]《历代诗馀》、《全唐诗·附词》作“鸳鸯”。
  [脸慢]《花草粹编》作“慢脸”。

菩萨蛮之三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铜簧韵脆锵寒竹,新声慢奏移纤玉。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
雨云深绣户,未便谐衷素。燕罢又成空,魂迷春梦中。

校记
  [调名]《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词统》调下有题“宫词”。
  [秋]《历代诗馀》作“娇”。
  [未便]《词林万选》、玄览斋本《花间集》作“来便”。
  [魂迷]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词林万选》、玄览斋本《花间集》作“梦远”。
  [春梦]吕远本《南唐二主词》、《词林万选》、玄览斋本《花间集》作“春睡”。

集评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五:
  后主词率意都妙。即如“衷素”二字,出他人口便村。
  沈际飞《草堂诗馀续集》卷上:
  精切。……后叠弱,可移赠妓。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古今词话》云词为继后作也。幽情丽句,固为侧艳之词,赖次首末句以迷梦结之,尚未违贞则。

阮郎归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东风吹水日衔山,春来长是闲。落花狼籍酒阑珊,笙歌醉梦间。
声悄,晚妆残,凭谁整翠鬟。留连光景惜朱颜,黄昏独倚阑。

校记
  [调名]调名下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均注:“呈郑王十二弟”。篇末注:“后有隶书‘东宫书府’印。”
  [吹水]《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乐府雅词》作“临水”。
  [长是]《词谱》作“长自”。
  [落花]侯文灿本《阳春集》作“林花”。
  [珮声悄]侯文灿本《阳春集》、《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陈钟秀校《草堂诗馀》、汲古阁本《草堂诗馀》作“春睡觉”。
  [凭谁]侯文灿本《阳春集》、《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陈钟秀校、宋泽元校《草堂诗馀》作“无人”。
  [独]《妙选草堂诗馀》作“人”。
集评
  沈际飞(《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意绪亦似归宋后作。
  李于鳞(《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上写其如醉如梦,下有黄昏独坐之寂寞。……似天台仙女,伫望归期,神思为阮郎飘荡。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六:
  后主归宋后,词常用“闲”字,总之闲不过耳。可怜。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词为十二弟郑王作。开宝四年,令郑王从善入朝,太祖拘留之。后主疏请放归,不允。每凭高北望,泣下沾襟。此词春暮怀人,倚阑极目,黯然有鸰原之思。煜虽孱主,亦性情中人也。

考异
  此词又传为冯延巳作,见《阳春集》。又传为欧阳修作,见《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侯文灿本《阳春集》在此词篇末注云:“《兰畹集》误作晏同叔(晏殊),舛乱殊甚。”前人云此词有“吴郑王十二弟”,又有“东宫书府”印,则当为李煜之作无疑。

浪淘沙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琐忆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校记
  [调名]《草堂诗馀续集》调下有题“感念”。《古今词统》调下有题“在汴京念秣陵作”。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在词后注:“传自池州夏氏”六字。
  [一任]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一桁”。《古今词统》作“一片”。
  [金琐]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金锁”。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花草粹编》作“金剑”。《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词统》作“金敛”。《古今词话》并注:“‘敛’,一作‘剑’。”
  [已]《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词统》作“玉”,并注:“‘玉’,一作‘已’。”
  [净]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花草粹编》作“静”。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馀续集》
    此在汴京念秣陵事作,读不忍竟。
  沈际飞(《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终日谁来”,四字惨。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藓阶帘静,凄寂等于长门。“金锁”二句,有铁锁沉淺王气黯然之慨。回首秦淮,宜其凄咽。唐人《浪淘沙》本七言断句,至后主始制二段,每段尚存七言诗二句,盖因旧曲名,别创新声也。原注云:此词昔已散佚,乃自池州夏氏家藏传播者。

浪淘沙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饷贪欢。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校记
  [调名]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浪淘沙令”。其他各本《南唐二主词》作“浪淘沙”。《草堂诗馀》、《词的》、《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怀旧”。《啸馀谱》调下有题“春暮怀旧”。
  [阑珊]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均作“将阑”。
  [不耐]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苕溪渔隐丛话》、《诗话总龟》、《金玉诗话》、《花庵词选》、妙选及陈钟秀校《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啸馀谱》作“不暖”。
  [是]《花草粹编》作“似”。
  [莫凭阑]《金玉诗话》作“倚阑干”。玄览斋本《花间集》、《全唐诗·附词》作“暮凭阑”。
  [江山]《苕溪渔隐丛话》作“关山”。
  [春去]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花庵词选》、玄览斋本《花间集》作“归去”。《西清诗话》作“何处”。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注:“一作‘何处’。”

集评
  蔡絛《西清诗话》(《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引):
  南唐李后主归朝后,每怀江国,且念嫔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尝作长短句“帘外雨潺潺”云云,含思凄婉,未几下世。
  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六:
  《颜氏家训》云:“别易会难,古人所重,江南饯送,下泣言离。北间风俗不屑此,歧路言离,欢笑分首。”李后主长短句,盖用此耳。故云:“别时容易见时难。”又云:“别易会难无可奈。”然颜说又本《文选》陆士衡《答贾谧诗》:“分索则易,携手实难。”
  徐士陵《古今词统》卷七:
  花归而人不归,寓感良深,若作“春去也”,便犯春意句。
  郭麐(《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绵邈飘忽之音,最为感人深至。李后主之“梦里不知身是客,一饷贪欢”,所以独绝也。
  贺裳《皱水轩词筌》
  南唐主《浪淘沙》曰:“梦里不知身是客,一饷贪欢”,至宣和帝《燕山亭》则曰:“无据,和梦也有时不做”,情更惨矣。此犹《麦秀》之后,有《黍离》也。
  谭献《谭评词辨》卷二:
  雄奇幽怨,乃兼二难,后起稼轩,稍伧父矣。
  陈锐《袌碧斋词话》
  古诗“行行重行行”,寻常白话耳;赵宋人诗亦说白话,能有此气骨否?李后主词“帘外雨潺潺”,寻常白话耳;金元人词亦说白话,能有此缠绵否?
  张德瀛《词徵》卷一:
  李后主词:“梦里不知身是客,一饷贪欢”,张蜕岩词“客里不知身是梦,只在吴山”,行役之情,见于言外,足以知畦径之所自。
  吴瑞荣《唐诗笺要》后集卷八:
  此词略摹失路焚巢之象,令人俗碎唾壶。此间甚乐,较蜀主似为有情。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
  高妙超脱,一往情深。
  王国维《人间词话》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

玉楼春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开,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校记
  [调名]《全唐诗·附词》作“木兰花”,注:“一名‘玉楼春’,一名‘春晓曲’,一名‘惜芳容’。”
  [晚妆]《全五代诗》作“晓妆”。
  [笙箫吹断]《花草粹编》作“笙歌吹断”,《全唐诗·附词》、《全五代诗》作“凤箫声断”。
  [水云开]《花草粹编》作“水云间”。《妙选草堂诗馀》、《词的》作“水云闲”。
  [临风]《词的》、《南唐二主词全集》作“临春”。
  [情味切]《妙选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作“情未切”。
  [休放]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妙选、类编《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作“休照”。
  [烛花]晨风阁《南唐二主词》作“烛光”。
  [待踏]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妙选、类编《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作“待放”。

集评
  沈际飞(《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此驾幸之词,不同于宫人自叙。“莫教踏碎琼瑶”、“待踏清夜月”,总是爱月,可谓生瑜生亮。……侈纵已极,那得不失江山?《浪淘沙》词即极清楚,何足赎也。
  李于鳞(《南唐二主词》汇笺引语):
  上叙凤辇出游之乐,下叙鸾舆归来之乐。
  李廷机《新刻注释草堂诗馀评林》
  “醉拍阑干情未切”,此乃做出宫人愁叹之状。
  王世贞(徐珂《历代词选集评》引语):
  “归路”二句,致语也。
  谭献(徐珂《历代词选集评》引语):
  豪宕。
  徐釚《词苑丛谈》卷六:
  李后主宫中未尝点烛,每至夜则悬大宝珠,光照一室如日中。尝赋《玉楼春》宫词云云。王阮亭《南唐宫词》云:“花下投签漏滴壶,秦淮宫殿浸虚无。从兹明月无颜色,御阁新悬照夜珠。”极能道其遗事。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此在南唐全盛时所作。按霓羽之清歌,爇沉香之甲煎,归时复踏月清游,洵风雅自喜者;唐玄宗后,李言亦无愁天子也。《草堂诗馀》评云:此词极富贵,而《浪淘沙令》:“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又极凄惋,则富贵亦一场春梦耳。《霓裳曲》,天宝后散失。南唐昭惠后善歌舞,得其残谱。审定缺坠,以琵琶奏之,遗曲复传。故上段结句云“重按霓裳”。洪刍《香谱》:后主自制帐中香,以丁香沉香及檀麝各一两,甲香一两,皆细研成屑,取鹅梨汁蒸干焚之,芬郁满室。故下段首句云“风飘香屑”,殆即帐中香也。其“清夜月”结句,极清超之致。

考异
  此词又传为曹勋作,见《松隐文集》。又《南唐二主词》原注云:“传自曹功显节度家。”又云:“墨迹旧在京师梁门外李王寺。”疑曹勋尝书此词,后人遂以为勋作也。

谢新恩之一(残句)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金窗力困起还庸

校记
  [金窗力困]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误作“金刀窗困”。
考证
  此句“慵”字下旧注:“馀阙”。刘继增云:“此调起句七字,诸家无作平住者,《词谱》此句在第四阕中。”王国维亦谓此七字据《全唐诗》、《历代诗话》当在“新愁往恨何穷”句之下。误脱于此也。

谢新恩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秦楼不见吹箫女,空馀上苑风光。粉英含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
琼窗梦□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

校记
  [含]《南唐二主全集》作“金”。
  [一衿香]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一枝香”。
  [琼窗梦□留残日]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琼窗梦留残日”,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琼窗梦箇残日”,刘继增笺本《南唐二主词》作“琼窗□梦留残日”。
  [懒]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南唐二主词》作“嫩”,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娥”,均误。

考证
  粟香室本《南唐二主词》注
  案此词似有讹字
  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校勘记
  此首实系《临江仙》调。

谢新恩之三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倚薰笼。远似去年今日恨还同。
双鬟不整云憔悴,泪沾红抹胸。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

校记
  [薰]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熏”。
  [似]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是”。
  [醉]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南唐二主词》作“睡”。
考证
  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
  此阕字句敚误,无别本可校。

谢新恩之四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庭空客散人归后,画堂半掩珠帘。林风淅淅夜厌厌,小楼新月,回首自纤纤。
(上缺)春光镇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穷。(下缺)一声羌笛,惊起醉怡容。

考证
  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校勘记
  此亦《临江仙》调。此首“春光”以下应作另一首。

谢新恩之五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樱花落尽春将困,秋千架下归时。漏暗斜月迟迟。花在枝。(缺十二字)彻晓纱窗下,待来君不知。

校记
  [樱花]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均作“樱桃”。
  [漏暗]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均脱“暗”字,注“疑‘是’”。侯文灿本作“疑‘曰’”。吕远本作“疑‘日’”,似系“是”字残体。王国维注:“二字又疑是‘满阶’。”

谢新恩之六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冉冉秋光留不住,满阶红叶暮。又是过重阳,台榭登临处。茱萸香坠,紫菊气,飘庭户,晚烟笼细雨。。嗈嗈新雁咽寒声,愁恨年年长相似。

校记
  [嗈嗈]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嗈嗈相”,疑衍一“相”字。
  [咽寒]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咽”作“烟”,脱“寒”字。注:“一作‘愁’。”吕远本、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注同。
  [似]《历代诗馀》作“侣”。
考证
  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
  此阕既不分段,亦不类本调,而他调亦无有似此填者。以上六词,原注谓出孟郡王家墨迹,疑当时纸幅断烂,录者谨依,错简如此。

破阵子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销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校记
  [四十年来]《志林》、《南唐拾遗记》作“三十馀年”。《希通录》作“二十馀年”。《词苑丛谈》作“三十年馀”。
  [三千]《志林》、《希通录》、《南唐拾遗记》作“数千”。
  [里地]《南唐拾遗记》作“里外”。
  [凤阁]《南唐拾遗记》、《全唐诗·附词》作“凤阙”。
  [玉树琼楼]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琼枝玉树”。
  [识]《志林》、《希通录》、《南唐拾遗记》作“惯”。《苕溪渔隐丛话》作“惯见”。
  [臣虏]《词苑丛谈》作“臣妾”。《词苑谈丛》作“臣仆”。
  [“教坊”句]《花草粹编》作“教坊独奏别离歌”。《两般秋雨盦随笔》作“不堪重听教坊歌”。
  [垂泪]《志林》、《容斋随笔》、《希通录》、《瓮牖闲评》、《南唐拾遗记》作“挥泪”。

集评
  洪迈《容斋随笔》卷五:
  东坡书李后主去国之词云:“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挥泪对宫娥。”以为后主失国,当恸哭于庙门之外,谢其民而后行,乃对宫娥听乐,形于词句。(寒灰按:见《东坡志林》卷四)予观梁武帝启侯景之祸,涂炭江左,以至覆亡,乃曰:“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复何恨?”其不知罪己,亦甚矣。窦婴救灌夫,其夫人谏止之,婴曰:“侯自我得之,自我捐之,无所恨。”梁武用此言而非也。
  袁文《瓮牖闲评》卷五:
  余谓此(《破阵子》词)决非后主词也,特后人附会为之耳。观曹彬下江南时,后主预令宫中积薪,誓言若社稷失守,当携血肉以赴火,其厉志如此。后虽不免归朝,然当是时更有甚教坊?何暇对宫娥也?
  毛先舒《南唐拾遗记》
  案此词或是追赋,倘煜是时犹作词,则全无心肝矣。至若挥泪听歌,特词人偶然语,且据煜词,则挥泪本为哭庙,而离歌乃伶人见煜辞庙而自奏耳。
  尤侗《西堂杂俎》一集卷八:
  东坡谓后主既为樊若水所卖,举国与人,故当恸哭于九庙之外,谢其民而后行,何乃挥泪对宫娥听教坊离曲。然不独后主然也。安禄山之乱,明皇将迁幸,当是时,渔阳颦鼓惊破霓裳,天子下殿走矣,犹恋恋于梨园一曲,何异挥泪对宫娥乎?后主尝寄旧宫人书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而旧宫人入掖庭者手写佛经为李郎资冥福,此种情况,自是可怜。乃太宗以“小楼昨夜又东风”置之死地,不犹炀帝以“空梁落燕泥”杀薛道衡乎?
  梁章钜《两般秋雨盦随笔》卷二:
  南唐李后主词:“最是仓皇辞庙日,不堪重听教坊歌,挥泪对宫娥。”讥之者曰仓皇辞庙,不挥泪于宗社而挥泪于宫娥,其失业也宜矣。不知以为君之道责后主,则当责之于垂泪之日,不当责之于亡国之时。若以填词之法绳后主,则此泪对宫娥挥为有情,对宗社挥为乏味也。此与宋蓉塘讥白香山诗谓忆妓多于忆民,同一腐论。

柳枝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风情渐老见春羞,到处芳魂感旧游。多谢长条似相识,强垂烟穗拂人头。

校记
  [调名]《西溪丛语》、《邵氏闻见录》、《墨庄漫录》、《客座赘语》调下注:“赐宫人庆奴。”
  [芳魂]《西溪丛语》、《邵氏闻见录》、《墨庄漫录》、《客座赘语》作“消魂”。
  [烟穗]《西溪丛语》、《邵氏闻见录》、《墨庄漫录》、《客座赘语》作“烟态”。

集评
  姚宽《西溪丛语》卷上:
  毕景儒有李重光黄罗扇,李自写诗一首云(略)。后细字书云:“赐庆奴”。“庆奴”似是宫人小字,诗似柳诗。
  顾起先《客座赘语》卷四:
  江南李后主尝于黄罗扇上书以赐宫人庆奴云云(略),宋时犹传诸贵人家。“见春羞”三字,新而警。

后庭花破子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边。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

校记
  [瑶草]《遗山乐府》作“瑶华”。
  [和月和花]《遗山乐府》、《花草粹编》作“和花和月”。
  [天教]《遗山乐府》、《花草粹编》作“大家”。
考证
  《词谱》卷二:
  《后庭花破子》,《太平乐府》注:仙吕调。《唐书·礼乐志》:夷则羽,俗呼仙吕调。此金元小令,与唐词《后庭花》、宋词《玉树后庭花》异。所谓破子者,以其繁声入破也。
  沈雄《古今词话·词辨》卷上:
  陈氏《乐书》曰:本清商曲,赋《后庭花》,孙光宪、毛熙震赋之,双调四十四字。又有《后庭花破子》,李后主、冯延巳相率为之,则是“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边。去年人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开少年。”是单调三十二字,俱与古体《玉树后庭花》异,非“璧月夜夜满,琼树朝朝新”,为商女所歌也。杨慎云:“无限江南新乐府,君王独赏后庭花”。
  况周颐《香海棠馆词话》
  《后庭花破子》,李后主、冯延巳已相率为之。“玉树后庭前”单调三十二字,见《古今词话·词辨》卷上引陈氏《乐书》。王恽、邵亨贞、赵孟頫并有此词。万氏《词律》不收,谓是北曲,不知南唐已创此调也。

考异
  此词又传为元好问所作,见明弘治高丽刊本《遗山乐府》。《花草粹编》收此词,未标作者姓名,四印斋本《阳春集》补遗后附注:“《词辨》上卷引陈氏《乐书》云:‘《后庭花破子》,李后主、冯延巳已相率为之。’此词李作冯作,惜未载明。各本选录李词,亦无此阕。”《词谱》亦云:《后庭花破子》调创自金元,与《乐书》所谓“李后主、冯延巳已相率为之”之语又不相符。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列在补遗中,兹依王辑本收入。

三台令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不寐倦长更,披衣出户行。月寒秋竹冷,风切夜窗声。

考证
  沈雄《古今词话·词辨》卷上:
  《三台》舞曲,自汉有之。唐王建、刘禹锡、韦应物诸人有宫中、上皇、江南、突厥之别。《教坊记》亦载五、七言体,如:“不寐倦长更,披衣出户行。月寒秋竹冷,风分夜窗声”,传是李后主《三台词》。

考异
  此词沈雄《古今词话》引《教坊记》作后主词。又传为唐无名氏所作,见郭茂倩《乐府诗集》,题作《上皇三台》。又传为韦应物作,见明嘉靖本《万首唐人绝句》卷七及《全唐诗》卷二十六;而韦集(汲古阁本《韦苏州集》、《四部丛刊》本《韦江洲集》)均不收此词。或以《乐府诗集》此首前为韦应物《三台》两首,洪迈《万首唐人绝句》及《全唐诗》遂误以此首亦韦所作,一并收入乎?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列入补遗,兹依王辑本收入。

渔父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身,世人如侬有几人?

校记
  [调名]《词谱》作“渔歌子”。《花草粹编》调下有题“题供奉卫贤春江钓叟图”。
  [浪花有意]《花草粹编》作“阆苑有情”。
  [重]《花草粹编》作“里”。
  [身]《诗话总龟》作“麟”。
  [世上]《花草粹编》、《历代诗馀》作“快活”。

渔父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校记
  [纶]《五代名画补遗》作“轮”。
  [酒满瓯]《五代名画补遗》作“酒盈瓯”。
集评
  《五代名画补遗》
  卫贤,京兆人。仕南唐为内供奉,初师尹继昭,后刻苦不倦,卒学吴生,长于楼观殿宇,盘车水磨,于时见称。予尝于富商高氏家,观贤画《盘车水磨图》,及故大丞相文懿张公第,有《春江钓叟图》,上有南唐李煜金索书《渔父词》二首。
  俞成《萤雪丛说》卷上:
  杜诗“丹霞一缕轻”,(李后主)《渔父词》“茧缕一钓轻”,胡少汲诗“隋隄烟雨一帆轻”,至若骚人于渔父则曰“一蓑烟雨”,于农夫则曰“一犁春雨”,于舟子则曰“一篙春水”,皆曲尽形容之妙也。

考证
  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校勘记
  右二阕见《全唐诗》、《历代诗馀》,笔意凡近,疑非李后主作也。彭文勤《五代史》注引《翰府名谈》张文懿家有《春江钓叟图》,卫贤画,上有李后主《渔父词》二首云云。此即《全唐诗》、《历代诗馀》之所本,但字句小有不同,兹从《五代史》注所引改正。

考异
  以上二首《渔父词》,《花草粹编》、《全唐诗》、《历代诗馀》均作李后主词。《花草粹编》并加题曰“题供奉卫贤春江钓叟图”。兹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列入。

开元乐
(依邵长光辑录《南唐二主词》稿本)

心事数茎白发,生涯一片青山。空山有雪相待,野路无人自还。

考证
  苏轼《东坡全集·跋李后主“开元乐”词》
  李主好书神仙腾遁之词,岂非遭罹多故,欲脱世网而不得者耶?
  此词诸本《南唐二主词》及总集皆未收录,惟邵长光辑录《南唐二主词》稿本,据东坡题跋录之,兹依邵辑本收入。
  此词又传为顾况作,见《万首唐人绝句》卷二十六。

青玉案·山林集雪
(依明潘游龙《古今诗馀醉》)

梵宫百尺同云护,渐白满苍苔路。破腊梅花李蚤露。银涛无际,玉山万里,寒罩江南树。
鸦啼影乱天将暮,海月纤痕映烟雾。修竹低垂孤鹤舞。杨花风弄,鹅毛天剪,总是诗人误。

考证
  此词未见诸集收录,惟潘游龙《古今诗馀醉》题作李后主作。兹依其说而收入。

南歌子
(依世界文库本《南唐二主词》)

云鬓裁新绿,霞衣曳晓红。待歌凝立翠筵中,一朵彩云何事下巫峰。
趁拍鸾飞镜,回身燕扬空。莫翻红袖过帘栊,怕被杨花勾引嫁东风。

考证
  此词世界文库本《南唐二主词》引云南杨氏刻《三李词》,作李后主,兹依其说收入。
  此词又传为苏轼作,见汲古阁六十名家词本《东坡词》。

断句
(据吴曾《能改斋漫录》引收入)

别易会难无可奈。

诸家评论集

  胡应麟《诗薮·杂篇》
  后主目重瞳子,乐府为宋人一代开山。盖温韦虽藻丽,而气颇伤促,意不胜辞。至此君方为当行作家,清便宛转,词家王、孟。
  王世贞《弇州山人词评》
  花间犹伤促碎,至南唐李王父子而妙矣。
  沈谦(徐釚《词苑丛谈》引语):
  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
  沈谦(沈雄《古今词话·词话》卷上引语):
  后主疏于治国,在词中犹不失南面王。觉张郎中、宋尚书,直衙官耳。
  纳兰性德《渌水亭杂识》卷四:
  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更饶烟水迷离之致。
  余怀《玉琴斋词·序》
  李重光风流才子,误作人主,至有入宋牵机之恨。其所作之词,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
  周之琦《词评》
  予谓重光天籁也,恐非人力所及。
  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
  李后主词如生马驹,不受控捉。
  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后主词思路凄惋,词场本色,不及飞卿之厚,自胜牛松卿辈。(卷一)
  余尝谓后主之视飞卿,合而离者也;端己之视飞卿,离而合者也。(卷一)
  李后主、晏叔原,皆非词中正声,而其词无人不爱,以其情胜也。情不胜而为词,虽雅不韵,何足感人。(卷七)
  冯煦《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
  词至南唐,二主作于上,正中和于下,诣微造极,得未曾有。宋初诸家,靡不祖述二主,宪章正中,譬之欧唐禇薛之书,皆出逸少。
  王鹏运《半塘老人遣稿》
  莲峰居士(后主别号)词,超逸绝伦,虚灵在骨。芝兰空谷,未足比其芳华;笙鹤瑶天,讵能方兹清怨?后起之秀,格调气韵之间,或月日至,得十一于千首。若小晏、若徽庙,其殆庶几。断代南流,嗣音阒然,盖间气所钟,以谓词中之帝,当之无愧色矣。
  王国维《人间词话》
  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周介存置诸温韦之下,可谓颠倒黑白矣。
  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
  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
  尼采谓一切文字,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感,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
  唐五代之词,有句而无篇;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有篇有句,唯李后主之作及永叔、少游、美成、稼轩数人而已。

附录一 李后主存目词(二首)

更漏子

金雀钗,红粉面,花里暂时相见。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香作穗,蜡成泪,还似两人心意。珊枕腻,锦衾寒,夜来更漏残。

  说明:此词为温庭筠词,见《花间集》。《尊前集》归入李王。后人遂据以辑入《南唐二主词》中,作李煜词。

浣溪沙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无限恨,倚阑干。

  说明:此首为李璟词。见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云:“《南唐二主词》一卷,中主李璟、后主李煜撰。卷首四阕:《应天长》、《望远行》各一,《浣溪沙》二,中主所作。重光尝书之,墨迹在盱江晁氏。题云:‘先皇御制歌词’。余尝见之,于麦光纸上作拨镫书,有晁迂观题字。今不知何在矣。馀词皆重光作。”依此,此词当为李璟作,诸家亦从之。独李廷机《新刻硃批注释草堂诗馀评林》列作李煜,不确。

附录二 李后主诗存

九月十日偶书
晚雨秋阴酒乍醒
感时心绪杳难平
黄花冷落不成艳
红叶飕飀竞鼓声
背世返能厌俗态
偶缘偶未忘多情
自从双鬓斑斑白
不学安仁却自惊

秋莺 
残莺何事不知秋
橫过幽林尚独游
老舌百般倾耳听
深黄一点入烟流
栖迟背世同悲鲁
浏亮如笙碎在缑
莫更留连好归去
露华凄冷蓼花愁

病起题山舍壁
山舍初成病乍轻
杖藜巾褐称闲情
炉开小火深回暖
沟引新流几曲声
暂约彭涓安朽质
终期宗远问无生
谁能役役尘中累
贪合鱼龙构強名

送邓王二十弟从益牧宣城
且维轻舸更迟迟
別酒重倾惜解携
浩浪侵愁光荡漾
乱山凝恨色高低
君驰桧楫情何极
我凭阑干日向西
咫尺烟江几多地
不須怀抱重凄凄

渡中江望石城泣下
江南江北旧家乡
三十年来梦一场
吴苑宮闱今冷落
广陵台殿已荒凉
云籠远岫愁千片
雨打归舟泪万行
兄弟四人三百口
不堪闲坐细思量

挽辞(二首)
  一
珠碎眼前珍
花凋世外春
未销心里恨
又失掌中身
玉笥犹残药
香匳已染尘
前哀将後感
无泪可沾巾
  二
艳质同芳树
浮危道略同
正悲春落实
又苦雨伤丛
秾丽今何在
飘零事已空
沉沉无问处
千载谢东风

悼诗
永念难消释
孤怀痛自嗟
雨深秋寂莫
愁引病增加
咽绝风前思
昏濛眼上花
空王应念我
穷子正迷家

感怀(二首)
  一
又见桐花发旧枝
一楼烟雨暮凄凄
凭阑惆怅人谁会
不觉澘然泪眼低
  二
层城无复见娇姿
佳节缠哀不自持
空有当年旧烟月
芙蓉城上哭蛾眉

梅花
殷勤移植地
曲槛小阑边
共约重芳日
还忧不盛妍
阻风开步障
乘月溉寒泉
谁料花前後
蛾眉却不全

梅花
失却烟花主
东君自不知
清香更何用
犹发去年枝

书灵筵手巾
浮生共憔悴
壯岁失婵娟
汗手遗香渍
痕眉染黛烟

书琵琶背
侁自肩如削
难胜数缕絛
天香留凤尾
餘暖在檀槽

病中感怀
憔悴年来甚
萧条益自伤
风威侵病骨
雨气咽愁肠
夜鼎唯煎药
朝髭半染霜
前缘竟何似
谁与问空王

病中书事
病身坚固道情深
宴坐清香思自任
月照靜居唯捣药
门扃幽院只来禽
庸医懒听词何取
小婢将行力未禁
赖问空门知气味
不然烦恼万途侵

题金楼子後
梁元帝谓:王仲宣昔在荆州,著书数十篇。荆州坏,尽焚其书,今在者一篇,知名之士咸重之,见虎一毛,不知其斑。後西魏破江陵,帝亦尽焚其书,曰:文武之道,尽今夜矣。何荆州坏焚书二語,先後一辙也。诗以慨之。
牙签万轴裹红绡
王粲书同付火烧
不于祖龙留面目
遗篇那得到今朝


迢迢牵牛星
杳在河之阳
粲粲黄姑女
耿耿遙相望
    --见《癸辛杂识》
莺狂应有恨
蝶舞已无多
    --题作《落花》。《老学庵笔记》云:作此未久,亡国。
揖让月在手
动搖风满怀
    --题作《咏扇》。《石林燕語》云:宋太祖尝因曲宴,使煜诵其得意诗,举此,太祖曰:“好一个翰林学士!”
病态如衰弱
厌厌向五年
    --此句以下见《瀛奎律髓注》
衰颜一病难牵复
晓殿君临颇自羞
冷笑秦皇经远略
靜怜姬满苦时巡
鬓从今日添新白
菊是去年依旧黄
   --此句以下见《翰府名谈》
万古到头归一死
醉乡葬地有高原
(煜岁暮乘醉书此于牖,醒而见之,大悔,不久谢世。)
人生不满百
刚作千年画
    --见《野客丛谈》
日映仙云薄
秋高天碧深
    --见《海录碎事》
乌照始潜辉
龙烛便争秉
    --此句以下见《孔帖》
凝珠满露枝
游扬日已西
肃穆寒初至
九重开扇鹄
四牖炳灯鱼
羽觞无算酌
倾盌更为寿
深卮递酬宾
  以上见《全唐诗》卷八
 
亡後见形诗
(贾魏公尹京日,忽有人来,展刺谒曰:前江南国主李煜。相见,则一清瘦道士爾,自言今为师子国王,偶思钟山而来。怀中取一诗授贾,读之,随身灰灭。)
 
异国非所志
烦劳殊清闲
惊涛千万里
无乃见钟山
  以上见《全唐诗》卷八百六十六(鬼)

附录三 李后主文存

即位上宋太祖表
  臣本于诸子,实愧非才。自出胶庠,心疏利禄。被父兄之荫育,乐日月以优游。思追巢许之馀尘,远慕夷齐之高义。既倾恳悃,上告先君,因非虚词,人多知者。徒以伯仲继没,次第推迁。先世谓臣克习义方,既长且嫡,俾司国事,遽易年华。及乎暂赴豫章,留居建业,正储副之位,分监抚之权。惧弗克堪,常深自励。不谓奄丁艰罚,遂玷缵承。因顾肯堂,不敢灭性。然念先世君临江表,垂二十年,中间务在倦勤,将思释负。臣亡兄文献太子从冀,将从内禅,已决宿心。而世宗敦劝既深,议言因息。及陛下显膺帝箓,弥笃睿情,方誓子孙,仰酬临照,则臣向于脱屣,亦匪邀名。既员宗祊,敢忘负荷。惟坚臣节,上奉天朝。若曰稍易初心,辄萌异志,岂独不遵于祖祢,实当受谴于神明。方主一国之生灵,遐赖九天之覆焘。况陛下怀柔义广,煦妪仁深,必假清光,更逾曩日。远凭帝力,下抚旧邦,克获宴安,得从康泰。然所虑者,吴越国邻于敝土,近似深雠,犹恐辄向封疆,或生纷扰。臣即自严部曲,终不先有侵渔,免结衅嫌,挠干旒扆。仍虑巧肆如簧之舌,仰成投杼之疑。曲构异端,潜行诡道。愿回鉴烛,显论是非。庶使远臣,得安危恳。

乞缓师表
  臣猥以幽孱,曲承临照。僻在幽远,忠义自持。唯将一心,上结明主。比蒙号召,自取愆尤。王师四临,无往不克。穷途道迫,天实为之。北望天门,心悬魏阙。嗟一城生聚,吾君赤子也。微臣薄躯,吾君外臣也。忍使一朝便忘覆育,号咷郁咽,盍见舍乎?臣性实愚昧,才无异禀,受皇朝奖与,首冠万方,奈何一日自踵蜀汉,不臣之子,同群合类,而为囚虏乎?贻责天下,取辱祖先,臣所以不忍也。岂独臣不忍为,亦圣君不忍令臣之为也。况乎名辱身毁,古之人所嫌畏者也。人所嫌畏,臣不敢嫌畏也。惟陛下宽之赦之。臣又闻鸟兽微物也,依人而犹哀之,君臣大义也,倾忠能无怜乎?倘令臣进退之迹,不至丑恶,宗社之失,不自臣身,是臣生死之愿皆矣。实存没之幸也。岂惟存没之幸也,实举国之受赐也。岂惟举国之受赐也,实天下之鼓舞也。皇天后土,实鉴斯言。

不敢再乞潘慎修掌记室手表
  昨因先皇临御,问臣颇有旧人相伴否。臣即乞徐元楀。元楀方在幼年,于笺表素不谙习,后来因出外,问得刘鋹,曾乞得广南旧人洪侃。今来,已蒙遣到徐元楀。其潘慎修更不敢陈乞。所有表章,臣勉励躬亲。臣亡国残骸,死亡无日,岂敢别生侥觊,干挠天听?只虑章奏之间,有失恭慎。伏望睿慈,察臣素心。

送邓王二十六弟牧宣城序
  秋山的翠,秋江澄空,扬帆迅征,不远千里。之子于迈,我劳如何?夫树德无穷,太上之宏规也;立言不朽,君子之常道也。今子藉父兄之资,享钟鼎之贵,吴姬赵璧,岂吉人之攸宾。矧子皆有之矣。哀泪甘言,实妇女之常调,又我所不取也。临歧赠别,其唯言乎?在原之心,于是而见。噫!俗无犷顺,爱之则归怀;吏无贞污,化之可彼此。刑唯政本,不可以不穷不亲;政乃民中,不可以不清不正。执至公而御下,则憸佞自除,察薰莸之禀心,则妍媸何惑?武惟时习,知五材之难忘;学以润身,虽三馀而忍舍?无酣觞而败度,无荒乐以荡神,此言勉从,庶几寡悔。苟行之而愿益则有,先王之明谟,具在于缃帙也。呜呼,老兄盛年壮思,犹言不成文,况岁晚心衰,则词岂迨意?方今凉秋八月,鸣桹长川,爱君此行,高兴可尽。况彼敬亭溪山,畅乎遐览,正此时也。

却登高文
  玉斝澄醪,金盘绣糕,茱房气烈,菊蕊香豪。左右进而言曰:维芳时之令月,或藉野以登高。矧上林之伺幸,而秋光之待褒乎?余告之曰:昔时之壮也,情槃乐恣,欢赏忘劳。悁心志于金石,泥花月于诗骚,轻五陵之得侣,陋三秦之选曹。量珠聘伎,纫彩维艘,被墙宇以耗帛,论丘山而委糟。岂知忘长夜之靡靡,累大德于滔滔。怆家艰之如燬,萦离绪之郁陶。陟彼冈矣企予足,望复关兮睇予目,原有鸰兮相从飞,嗟予季兮不来归。空苍苍兮风凄凄,心踯躅兮泪涟洏。无一欢之可作,有万绪以缠悲。于戏,噫嘻!尔之告我,曾非所宜。

昭惠周后诔
  天长地久,嗟嗟蒸民。嗜欲既胜,悲欢纠纷。缘情攸宅,触事来津。赀盈世逸,乐尠愁殷。沉乌逞兔,茂夏凋春。年弥念旷,得故忘新。阙景颓岸,世阅川奔。外物交感,犹伤昔人。诡梦高唐,诞夸洛浦,构屈平虚,亦悯终古。况我心摧,兴哀有地。苍苍何辜,歼予伉俪?窈窕难追,不禄于世。玉泣珠融,殒然破碎。柔仪俊德,孤映鲜双,纤秾挺秀,婉娈开扬。艳不至冶,慧或无伤。盘绅奚戒,慎肃惟常。环珮爰节,造次有章。会颦发笑,擢秀腾芳。鬓云留鉴,眼彩飞光。情漾春媚,爱语风香。瑰姿禀异,金冶昭祥。婉容无犯,均教多方。茫茫独逝。舍我何乡?昔我新婚,燕尔情好。媒无劳辞,筮无违报。归妹邀终,咸爻协兆。俯仰同心,绸缪是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也如何,不终往告?呜呼哀哉,志心既违,孝爱克全。殷勤柔握,力折危言。遗情盼盼,哀泪涟涟。何为忍心,览此哀编。绝艳易凋,连城易脆。实曰能容,壮心是醉。信美堪餐,朝饥是慰。如何一旦,同心旷世?呜呼哀载!丰才富艺,女也克肖。采戏传能,奕棋逞妙。媚动占相,歌萦柔调。兹鼗爰质,奇器传华。翠虬一举,红袖飞花。情驰天际,思栖云涯。发扬掩抑,纤紧洪奢。穷幽极致,莫得微瑕。审音者仰止,达乐者兴嗟。曲演来迟,破传邀舞,利拨迅手,吟商呈羽。制革常调,法移往度。翦遏繁态,蔼成新矩。霓裳旧曲,韬音沦世,失味齐音,犹伤孔氏。故国遗声,忍乎湮坠。我稽其美,尔扬其秘。程度馀律,重新雅制。非子而谁,诚吾有类。今也则亡,永从遐逝。呜呼哀哉!该兹硕美,郁此芳风,事传遐禩,人难与同。式瞻虚馆,空寻所踪。追悼良时,心存目忆。景旭雕薨,风和绣额。燕燕交音,洋洋接色。蝶乱落花,雨晴寒食。接辇穷欢,是宴是息。含桃荐实,畏日流空。林彫晚箨,莲舞疏红。烟轻丽服,雪莹修容。纤眉范月,高髻凌风。辑柔尔颜,何乐靡从?蝉响吟愁,槐凋落怨。四气穷哀,萃此秋宴。我心无忧,物莫能乱。弦乐清商,艳尔醉盼。情如何其,式歌且宴。寒生蕙幄,雪舞兰堂。珠笼暮卷,金炉夕香。丽尔渥丹,婉尔清扬。厌厌夜饮,予何尔忘?年去年来,殊欢逸赏。不足光阴,先怀怅怏。如何倏然,已为畴曩?呜呼哀哉!孰谓逝者,荏苒弥疏。我思姝子,永念犹初。爱而不见,我心燬如。寒暑斯疚,吾宁御诸?呜呼哀哉!万物无心,风烟若故。惟日惟月,以阴以雨。事则依然,人乎何所?悄悄房栊,孰堪其处?呜呼哀哉!佳名镇在,望月伤娥。双眸永隔,见镜无波。皇皇望绝,心如之何?暮树苍苍,哀摧无际。历历前欢,多多遗致。丝竹声悄,绮罗香杳。想淡乎忉怛,恍越乎悴憔。呜呼哀哉!岁云暮兮,无相见期。情瞀乱兮,谁将因依!维昔之时兮亦如此,维今之心兮不如斯。呜呼哀哉!神之不仁兮,敛怨为德;既取我子兮,又毁我室。镜重轮兮何年,兰袭香兮何日?呜呼哀哉!天漫漫兮愁云曀,空暧暧兮愁烟起。峨眉寂寞兮闭佳城,哀寝悲气兮竟徒尔。呜呼哀哉!日月有时兮,龟蓍既许,萧笳凄咽兮旂常是举。龙輀一驾兮无来辕,金屋千秋兮永无主。呜呼哀哉!木交枸兮风索索,鸟相鸣兮飞翼翼。吊孤影兮孰我哀,私自怜兮痛无极。呜呼哀哉!夜寤皆感兮,何响不哀?穷求弗获兮,此心隳摧。号无声兮何续,神永逝兮长乖。呜呼哀哉!杳杳香魂,茫茫天步,抆血抚榇,邀子何所?苟云路之可穷,冀传情于方士!呜呼哀哉!

书评
  善法书者,各得右军之一体。若虞世南得其美韵,而失其俊迈;欧阳询得其力而失其温秀;禇遂良得其意而失其变化;薛稷得其清而失于拘窘;颜真卿得其筋而失于粗;柳公权得其骨而失于生犷;徐浩得其肉而失于俗;李邕得其气而答体格;张旭得其法而失于狂;献之俱得之,而失于惊急,无蕴藉态度。

(以上录自《全唐文》卷一百二十九)

其它名家点播:
文学风格流派介绍(一) 文学风格流派介绍(一)
徐志摩《再别康桥》 徐志摩《再别康桥》
试论潜在写作 试论潜在写作
调动读者的感官和心灵,与你共鸣 调动读者的感官和心灵,与你共鸣
《阿Q正传》 《阿Q正传》"鲁迅人学"阶级论
文学的游离..... 文学的游离.....
贾平凹:散文的看法 贾平凹:散文的看法
文学风格流派介绍(二) 文学风格流派介绍(二)
从《文化偏至论》看鲁迅早期思想的矛盾 从《文化偏至论》看鲁迅早期思想的矛盾
从《短歌行》看曹操的英雄主义 从《短歌行》看曹操的英雄主义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02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