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英杰 > 文章欣赏:逃离,一路向南(英杰)
逃离,一路向南
作者:英杰  作于:2011-1-13 19:07:20  访问:6460  评论:15(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逃离,一路向南                               
     
                                   (壹)
      李岑的梦里有一条河。
     他不知道那条河横亘在那里几百年还是几千年。但有种说法,那条河目睹了秦国将商鞅“车裂”处死。千百年下来,它用一种慵懒近似漠然的眼神见证了一场又一场喧嚣和虚浮,就像生生不灭的梦境,斜剌剌的搁置在他的记忆里。
     河流缓缓的淌着。没有堆积如山的垃圾,没有浑浊而又色彩浓重的工业废水,没有墨绿漂浮的藻类。顺着沿岸的村庄小镇从西北流向东南,曲曲折折的注入渭水。原本生息充沛的河流久经岁月的消磨和浸染,它的生命力被逐渐消耗掉。它的名字叫石川河。
     李岑就生活于石川河某个不确定流域旁的小镇上。对比历经若干个世纪光阴洗涤的河流,小镇只是一个瞬息而又微弱的存在。市井相交纵横堆叠的民房编织起这个小镇。狭窄的巷子里随处可见那些衣着朴素的老人和吆喝叫卖的小商贩。李岑家后面是个不在镇政府规划内而突兀冒出来的集市,脏,乱,差。地面上横流的污水和街角垃圾桶里飘散出来的酸败腐烂的气息将这个庸俗而又市井的小镇与李岑内心那个本应光鲜亮丽的世界彰显的恶俗而又昏聩。
     他感到恶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离开这个令他感觉梦魇一般存在的地方。即使被称作故乡。
     
                         (贰)
     “够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李岑对着父亲嚷嚷了一声后,声音又陡然提高了几度“你他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父亲的脸僵在那儿,好一阵儿反应不过来。儿子这句话显然在他意料之外,尤其那个暴戾的“你他妈的”以及儿子现在那副可以将他生吞的表情。
     李岑现在可没时间顾虑父亲的感受,他迅速打破了彼此间僵持的沉默气氛,没等父亲说出什么就迅速接过自己的话头,第一次说出了长久以来憋在心中的话“老子早就受够了,这个鸟家,不要也罢”李岑说完这句话猛地拂袖离去,木质的门板在剧烈的撞击中摇摇欲坠。
     说实话,对于这个家,对于这个父亲他早就觉得烦透了。对于母亲他并没有多少印象,因为她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车祸离开了这个世界。从那之后,家里的大小事务都落在了父亲头上。父亲是一家小厂子的职员, 同时又兼职了好几份工作,到底是几份呢,他记不清楚。他也懒得搭理这些琐碎而又卑微的事情。他不清楚的还有,到底父亲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令他烦透了呢,而且又那么懦弱,比如刚才骂他都不还口。记忆从久远的年代开始回溯,却又在那些层叠而又冗长的日子里错失了本来的模样,仿佛父亲生来就该是这么一副市侩卑贱不得体的样子。
     他会将水龙头开得极小,小到水表都不会转动,然后将滴漏下来的水装在一个小盆里。他会将别人开价五块的东西一口杀到五毛,砍起价来活像一个泼妇。他会买些应节的蔬菜,因为新鲜又便宜,然后在饭桌上喋喋不休地向李岑说这个菜又便宜了几毛,那个菜是农民刚从地里摘的很新鲜,你要多吃呀,还一个劲的问李岑“好不好吃,好不好吃啊”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没完没了。直问的李岑摔下筷子朝他吼“你烦不烦啊”才肯收声。
     父亲的种种行为让李岑觉得很恶心很掉价。他想不通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一个男人变得如此世故而又婆婆妈妈,是因为母亲的去世吗!他每次回到家里,父亲都为了省电只开角落的一盏节能灯,光线暗淡。桌面上摆好碗筷,父亲在狭小而又昏暗的厨房里油烟浓重的炒着菜。每当这个时候李岑心里都会泛起一种切齿的仇恨,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出生在更为富裕的家庭,不能像其他同学一样住漂亮的房子,穿名牌衣服,有文化有气质的父母。一有什么事就能豪气的喊上一句“走,KFC,算我的”他仇恨这些在别人身上轻而易举的事情就是不发生在自己身上。
     怀着这种愤慨而又激越的心情,李岑时常抱有出去闯荡的想法。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一路就这么拼过来,最后成为一名腰缠万贯的富翁。然后在这些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都变成了庸俗而又平凡的中年人,过着卑微的小人物生活的时候,他回来了。他以一种豪气而又高高在上口吻对他们说“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帮你们”李岑时常沉浸在这种幻想中,他想象自己是马云,李想式的人物,然后在无数镁光灯前轻描淡写的说“我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幻想的情绪在每天平庸而又令人厌烦的生活中日渐高涨。而与此相反,他的成绩却一落再落,跌到谷底。
     期末考之后,李岑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跟他一起到办公室的,还有他的父亲。原因是作弊。班主任拿着一张已经被攥得皱皱巴巴的纸条放到李岑父亲面前“你儿子考试作弊,这问题很严重”
     父亲哪见过这种阵势,顿时就慌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家小岑不会做这种事的啊”
     “不会,什么叫不会?”班主任声音一下提了起来“你儿子平时在学校捣乱,打架,什么坏事都干。这次还作弊,没有廉耻,我嘛,做了他的班主任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告诉你,这次的问题很严重,学校会严肃处理,至少会记大过。”
      父亲的神经被这个“记大过”刺激了一下,连忙一叠声的道起歉来“对不起啊,老师,这都是我家小岑的错,可他还是一孩子,一时鬼迷了心窍才做了错事,都怪我没教育好他,回去了我一定好好管教他。老师,你就念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好吗?记大过很严重的啊...... 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一定会改的。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好吗。拜托你了,拜托你了......”
      “你知道的话早该好好管教他!”班主任拿眼角蔑视的瞟了一眼李岑“真是的,都不知道怎么教出来的!”
      李岑顿时怒了“怎么教出来的干你屁事啊!”
      班主任愣了愣“你什么态度?”
      李岑哼了一声“怎么,态度不好啊!”
      “小岑,你给我闭嘴”父亲突然朝自己吼了一声“老师,对不起啊,小岑他还是个孩子,一时冲动,你大人大量就不要跟他计较了”
      “还孩子呢,他很了不起嘛!你看他,你什么表情你,啊!我跟你说,这下严重了,辱骂老师,退学都是可能的!”
      李岑听了冷笑“骂你?我他妈还想打你呢!退就退,有什么了不起,吓唬谁啊?”
      “你看看,你看看,了不得了,打人了还!打人了!打人了!多有出息,你就等着退学吧!”班主任扯起他公鸭嗓子,娘们儿似的尖声叫着。
      “嘁,退啊,谁怕谁,不退你是我孙子!”
      “李岑你闭嘴”父亲猛地扑上来,李岑愣了愣,向后踉跄了几步,眼睁睁看着父亲朝班主任走过去“噗通”一声跪在他面前。
      “老师,你就原谅他吧,他还是个孩子,从小没了母亲,我也没什么文化,他长这么大,我也不知道怎么教育他......老师,要是你也放弃他,这孩子以后可怎么办啊!你就可怜可怜我们父子,可怜可怜吧!”父亲一边说一边抹眼泪,哭诉着家里多穷多可怜多不容易。李岑看到办主任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愤怒转变为震惊再到最后的一抹同情。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将视线转向这里。李岑分明看到那些眼神所代表的不同含义,吃惊的,同情的,轻蔑的,看好戏的。人们的眼神像射线一样洞穿了李岑的身体,他的身体因为一种不可抑制的愤怒而颤抖起来。
     看看这个愚蠢的男人都做了些什么,他在向所有人展示他的低贱,他的卑微,他的寒酸,他的可怜。他像一个乞丐一样奢求别人的施舍。再看看别的父亲来办公室都是什么样子,他们心平气和温文尔雅的同班主任交谈解决问题。可再看看他的父亲,他怎么可以这么窝囊这么没有尊严,丢尽了他的脸。
     也许因为声音太大了,门外开始聚集一帮学生,他们争先恐后的将脑袋伸进办公室,悄声议论,嗡嗡的声音敲击着李岑的耳膜。父亲还在那里倾诉个没完没了。李岑突然走上去,一把拉住父亲的手。
     “你干什么,快放手”
     “走啊”李岑拉住父亲的手“退学就退学,有什么大不了,哭个屁啊,我宁愿退学也不求这帮人渣,在这里读书我就觉得恶心。”
     他用了更大的力气拉扯父亲,可是突然发现父亲的力气大得惊人,他竟拉不动。
     “你快走啊,有完没完,难道在这里丢人还没丢够啊”
     “李岑”父亲突然尖叫了一声,重重地将一巴掌甩了下来。
 
                          (叁)
     这个念头是从什么时候产生的呢,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念头变得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急迫,而最终成为一个决定。大概是从高中开始,一拿到毕业证就要离开这个家,因此,他把每个月的零花钱都存起来以做路资。但这些钱还是太少了,于是他就常常骗父亲说学校又要多少钱交什么什么费用。东拼一点西凑一点为的尽早离开这个破败而又离心的家庭。他想去广州北京上海那些五光十色的城市。大学,对李岑来说就是一个屁。
     什么知识就是力量,文凭就是后盾。笑话!在社会上闯荡靠的就是真本事,那些书本上的条条框框搬到社会上就是一堆废纸,新闻上不是说了么,多少大学生毕业了自以为是天之骄子,要本事没有,就读了四年死书,比夫子还迂腐,走哪儿都没人要。而那些真正干大事的都是谁啊?像李想李嘉诚,他们读过大学吗?没读过大学不照样成功了。再看比尔盖茨不也是念着念着就辍学了吗?可见读大学根本没个屁用。
    或许不只是读大学,甚至读书本身也是一件既无聊又没有趣的事情,李岑打着哈欠望着黑板,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反比例函数,指数对数函数,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李岑真的弄不明白了,学这些东西是能吃还是能喝啊。他毫无兴趣的看了两眼,正准备睡下去,却突然被老师点了出来。
    “李岑,你来做这道题”
     李岑愣了愣,没反应过来,老师又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示意他到黑板上来,全班的视线慢慢集中到李岑身上。他没有办法,只好站起来,淡然地说了声“老师我不会做”
     “这是最基础的题,连小学生都会做”老师并没有如自己所预期的那样说“那你先坐下吧”就算了,而是挑起了眉毛,冷哼了一声“连小学生都会做”周围同学纷纷以一种优越而又高傲的眼神看着李岑。那眼神分明在说“好蠢”“什么嘛,这么简单都不会做,弱智”
     耻辱的感觉像潮水一般蔓延。
     ——不会做又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杀人放火!
     ——会做就了不起吗?这种没用的东西学会了又能怎样啊?
     ——无聊,没劲,一个个整的跟傻X似的,为了一分两分学的个个戴个瓶底厚的眼镜,黑眼圈严重的眼瞅着要关进动物园喂竹子了。每天的话题就是“哎,这道题怎么做”“今天布置了什么作业”“哪个补习班比较好啊”比分数比成绩比排名,喜欢不喜欢擅长不擅长愿意不愿意有用没用的都得咬牙啃下去。面对考试面对虚伪面对情感缺失面对所谓的人生面对一大堆有的没的,想想都会郁闷。
     我才不要过这种生活,这不应该是我过的生活,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走出去自力更生过上我想要的生活。
     然而这个“总有一天”比李岑想象中的还要来得早。高二下学期,作弊风波之后的一年,在父亲又一次喋喋不休的叨念着“要努力学习”“有机会学习不容易”“为你付出了很多”这样的句子时,李岑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冷静,父亲说的就当耳边风,但终于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拍门而出。
     走在暮色逐渐浓厚的街道上,兜里是父亲给自己交学费的两千块钱,李岑从家里穿过学校。
     绵延了整个小镇的火烧云逐渐退去,天际露出大片大片压抑而又虚无的黑,几家灯火亮了起来,锅碗瓢盆的声音响了起来,饭菜的味道,晚间八点档的剧场,几家小孩又哭了起来。穿过一条街又拐了一个弯,正准备一头扎入进进出出十几年的巷子时,突然看到路边的摩的。他咬咬牙。
     “去火车站多钱?”
   
                        (肆)
     我们无法得知李岑的这次出走是有心还是无意,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进行还是一次单纯的心血来潮。在李岑的父亲将他失踪的事闹到学校闹到派出所后,还是从各处走露的风声里得知,李岑在某个再寻常不过的夜晚搭上了去南方某个城市的列车。于是我们想象在某个看不见的黑暗里,少年李岑怀着激动而又惶恐的心情坐上了轰轰隆隆的火车里。铁轨撞击的声音响荡在他紧张而又不安的心里。他看了一眼窗外,感觉自己象坐进了时空间隧道,看着窗外一幅幅喧嚣而又明亮的景色被自己抛在身后。夜深人静后,走廊间的白炽灯在李岑眼睛里照射出晶莹的亮泽,随着车厢的晃动而坠落下来。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李岑也许想了很多,也许什么都没想。
     但他一定相信,南方那个繁华而又包容的城市已经向他敞开了怀抱。
  

责任编辑:秦川
编者按:本小说文字功底较好,语言娴熟,人物刻画细腻入微!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作品供“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未经作者本人同意,“八斗文学”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也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haozhuaoi 游客 <2013-7-5>
折射一个群体!是自己走丢了?还是这个社会 游客 <2012-11-30>
不好意思,实在没能坚持 看完!!! 雪浪 <2012-6-5>
http://www.qudouyin66.com/ http://www.y 游客 <2012-5-16>
好书好故事, 游客 <2012-4-17>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北京笔记,我对人类外星人的一些理解(十六) 北京笔记,我对人类外星人的一些理解(十六)
话说容忍力 话说容忍力
夏夜吟别 夏夜吟别
北京笔记,训练我们的精神(二十四草稿满) 北京笔记,训练我们的精神(二十四草稿满)
游向大海深处   游向大海深处
五千言八十一诗(下) 五千言八十一诗(下)
步韵和柳诗吟《七律•新春歌吟》 步韵和柳诗吟《七律•新春歌吟》
北京笔记,浅谈医生与作家、艺术与健康(四十一) 北京笔记,浅谈医生与作家、艺术与健康(四十一)
夜的花朵 夜的花朵
长篇小说《新地》(74) 长篇小说《新地》(74)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38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