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兰台山论剑 > 文章欣赏:文艺的种子(兰台居士)
文艺的种子
作者:兰台居士  作于:2006-4-11 18:12:17  访问:2179  评论:1(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文艺的种子
   
   小时候,我特别爱唱歌。姐姐也常听我唱歌逗乐,还将我扮成小姑娘,在头上扎一个小羊角,让我边唱歌边跳舞,她们在一旁咯咯发笑。歌声总是伴随着我,我总是伴随着歌声。起床时唱,上学时唱,田间挖猪菜时唱;一个人唱,和同伴们齐唱;高兴时唱,忧伤时也唱。有时也不知唱的是什么,根本就没有歌词,只是鼻子里口腔里发出不同的旋律。正是那说不出的旋律,给我一种对美的追求,给我带来虚无缥缈的梦幻。
   小时候,我长得肥头大耳,浓眉大眼。估计是逗人喜欢。街上的老人说我长得像毛主席,我十二分的得意,歌也唱得越发自信了。上小学的时候,我就想学简谱,但没有人教。我看着书上的歌曲,往往是唱那些会唱的歌,凭着节拍和旋律再读谱子。这种倒过来的方式,居然让我认识了曲谱。后来不会唱的歌,也能凭经验识谱了。那时家里没有电视,街上也没有。我们街上第一台电动机的出现已经是79年了。电影也看的很少,一个月能看一回电影就不错了。所以家里一台小小的半导体收音机就成了我最亲密的伴侣。放学后,我便睡在条凳上、凉床上,或屋后的山坡上,皂荚树的阴凉下,如饥似渴地听收音机。收音机里播放的全是革命现代京剧。先是《红灯记》,后来是《沙家浜》、《智取威虎山》、《袭击白虎团》、《龙江颂》、《磐石湾》……我便一遍一遍地听,从来没有重复炒现饭的感觉。听多了,也就会唱了。收音机不唱,我便唱。从李玉和到杨子荣,从郭建光到江水英。歌唱会了,那些英雄人物的形象也印在了脑海里。过年了,家里四面的墙上,贴的全是《红灯记》《沙家浜》年画,满屋都是。我最羡慕李玉和那一身衣服,虽然肩上有一块补丁,却是那么笔挺。我发誓:长大后一定要买一件“李玉和上装”。直到1982年我参加工作后,才实现了这一夙愿。那是一件深蓝色呢子中山服。54元。花去了我一个半月的工资。我之所以坚持要买这件衣服,完全是出于儿童时就埋在心里的一种对美的向往和追求。
   不知道是哪一天,以陶瓷厂为核心的青年人组织了一套戏班子,规模空前地排练起《沙家浜》。在厂部的支持下,从远处购来了成套的服装、道具,每天坚持排练。“抓革命,促生产”。我非常高兴,放学后,最要紧的就是看他们排练。最精彩的是“八路军”翻空心筋斗、打翻叉,有的小伙子能连续翻几十个空心筋斗。小伙伴们最感兴趣的是“黑田大佐”那齐膝的深筒皮靴、长长的战刀,跟电影里的日本鬼子一模一样。他们不着装的时候,有机会,我就偷穿“黑田大佐”的深筒皮靴,没齐我的大腿。我穿着,简直不能迈步。他们在演,我们也在演。八路军没学会,日本鬼子、胡传魁、刁德一、刁小三这些坏蛋倒是模仿到家了。“老子的队伍才开张……”小伙伴们个个都能腆着肚子唱。“抢包袱,我还要抢你的人呢!”这句台词,至今还诙谐地在耳畔回响。终于有一天,搭起高高的戏台,公开演出了。看戏的特别多,生产队里的,陶瓷厂里的,还有邻村大队的,黑压压一大片。男女老少,从家里自带板凳,提前抢好最佳位置。有的一吃中饭,就派家里的闲人将板凳放在了戏台下。小孩们最高兴,跟过年一样,演出前台前台后窜动,看演员化妆、看“郭建光”、看“阿庆嫂”、看“胡传魁”“刁德一”、看“黑田大佐”——呵!真过瘾。
   演了一场又一场,观众似乎没有变。反正我是每场必到。看多了,就不是看了,而是跟演员一起演。他们在台上唱,我们在台下唱。他们的舞台在上面,我们的舞台在下面。
   《沙家浜》先是在瓦瓷滩演了无数场,后来又到邻村演、到公社演、到县里演、到邻县演。大约演了两三年,演员们也算是瓦瓷滩一批文化人了。后来,“胡传魁”当了公社客运站站长,“刁小三”当了卫生院院长,“刁德一”先教书再当居委会主任,“黑田大佐”当了粮管所主任。反面人物的官是越当越大。“沙奶奶”远嫁沙洋农场,“阿庆嫂”当了花站工人,“郭建光”当了陶厂工人。英雄人物的台下地位并不见佳。好长好长时间,“刁德一”们,“阿庆嫂”们活跃在街市的文化圈子中,成为少男少女们羡慕的偶像。
   唱歌和学戏教会了我节奏,给了我灵感。读小学时,我学什么总是一学就会,成为同伴中的佼佼者。我似乎一直是班里的文艺尖子,经常代表班级和学校演出。一次,我打渔鼓,女伴敲碟子,我们唱曲艺。仿佛是跟全大队社员演,我的同伴特别紧张,竟然唱错了台词,我急了,一旁大喊:“错了!错了!”下面的观众也听到了,于是全场哄然,把同伴羞得都哭了。我一直为我的天真可爱后悔。
   我似乎样样都会,却不愿出头露面。每次老师安排,我都很勉强,甚至逃避。有一回,全校集合,去迎接一位转业军人。原来是大队书记的弟弟。我很看不惯当时神气十足的村干部。学校要敲锣打鼓,可怎么也找不到打锣的。试了几个,都把握不了节奏。老师想到了我,我当然会,可我不愿意。校长急了,亲自找我,并吓我,不打锣就开除。我知道开不除的,还是怕了,接过了锣棒。一试,校长就笑了。我们在锣鼓声中浩浩荡荡出发了,一直走到了八里以外的白大桥。从上午8点等到12点,那位军人才出现。同学们夹道欢迎,象是在迎接董存瑞。然而我心里却不是滋味……
   上初中了,对唱歌的追求提高了品位,特别注意唱歌的细节。李双江的颤音,李谷一的吸气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没有任何人教,我便迅速学会了《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我特别喜欢《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直到世纪末,我带艺术班时,我还唱着支歌,并得到了音乐生的崇高赞赏。那次,我们雨中游大口森林公园,一路上,学生们最兴奋的就是听我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读师范时,和同学表演相声《说普通话》,产生轰动,成为笑星,名震崇古山。参加工作后,除了教语文,还主动要求教音乐。那时没有专业老师,音乐作为副课一般是兼任。我的音乐课差点盖过了我的语文课。我怕真正成为音乐老师,才痛心地放弃了教音乐。后来我的语文课多次在地市获奖,应得益于我平时练就的表演功夫。我的课开始是属于表演型的,教师是演员;后来的课变成了我是导演,学生是演员;再后来就分不清谁是导演,谁是演员。
   我一直执着地追求着艺术,特别喜欢阅读艺术心理学,文艺美学之类的书。我想,这主要是儿时播下了文艺的种子。我常常假设,假如我未考上师范,当了农民,我第一要做的就是攒钱买一台手风琴,学保尔,收工回来,在美丽的湖边钓鱼、拉手风琴、唱歌。旁边还有一个美丽的“冬妮娅”……
   
   

责任编辑:唐正立
编者按:  音乐是艺术,教学也是艺术,艺术之间是相通的。小时候种下的音乐艺术的种子,促进了您教学艺术的日臻成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音乐是艺术,教学也是艺术,艺术之间是相通 唐正立 <2006-4-11>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看不懂行为艺术 看不懂行为艺术
专论【倡导整合医学系统抗癌的科学理念】 专论【倡导整合医学系统抗癌的科学理念】
关于玻璃的遐想 关于玻璃的遐想
周末与觉醒 周末与觉醒
写秋,后感 写秋,后感
寄给你,血迹点点的心叶 寄给你,血迹点点的心叶
风味与封面 风味与封面
毁
我在阿拉善高原行走(十一) 我在阿拉善高原行走(十一)
晚霞 晚霞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45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