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青盈 > 文章欣赏:最后的武士,最后的精魂(青盈)
最后的武士,最后的精魂
作者:青盈  作于:2006-4-4 9:48:41  访问:8799  评论:13(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最后的武士,最后的精魂
     一部史诗式的鸿篇巨制,一部民族精魂的动情描绘,一部在历史的尘埃中欲罢不能的时代力量的湮灭和决绝,……《最后的武士》就是这样一部影片。我想在两个多小时的瞬间深入领略那个时代的悲壮的风起云涌,没有人不会为之落泪,不会被其无名的力量和灵魂震撼的吧。
     故事从1876年开始,那是美国内战结束后的第10个年头。退伍英雄军人纳森•奥尔根上尉始终无法拂去战争的阴影以及带给人民的创伤;和平的美国似乎诞生,有着精良的军人修养奥尔根一时只是迷茫,仅仅用酒精将自己麻醉。当时的日本刚完成明治维新,天皇回收了国家政权,并抱着富国强民的梦想快速的向西方学习。此时,奥尔根被聘为军事顾问,天皇陛下希望将日本古老的武士训练成西方式的现代化的军队。但日本由来已久的一些传统武士阶层,却是坚决反对这种背弃传统向西方学习的方式。武士认为自己是在为天皇服务,而后者却视其为反叛军,准备让纳森•奥尔根领导西式训练的日本军队去剿灭以胜本为首领的武士。于是身为美军上尉的纳森•奥尔根置身事外却又无法不深入其中:他用心见证了武士们的情感精神,见证了日本的深厚的民族根源,——并深深为之感慨,为之震撼。
    “日本是由一批准备随时献出生命的武士打拼而成的。”这是影片开始的一句引语。意味深长的话语,幽远凄然的音乐声中,胜本在枯草劲风中端坐。他双目紧闭,神情庄严、肃穆,而又掩不住对富士山下这片美丽土地的无边的爱,以及守护她的坚毅。
     忧郁成疾的纳森•奥尔根在训练军队时并未能满意,军队里很多都是连枪都没见过的普通民众,西式的射击、操练也并不完全适合他们。所以,这一切难免造成与叛军交战时的溃败。最后只剩奥尔根只身浴血奋战,在身着盔甲、异常勇猛的武士当中,死亡的命运似乎无法逃脱。然而,武士首领胜本却在奥尔根顽强的抵抗中,看出了他的英勇和不凡,抑或看到了某些自己的影子:无数的沙场经历,无数次面对自己和他人的死亡,困惑又坚定地……
     胜本在最后的时刻喝停了手下的武士,把奥尔根带回了自己的村子,并让妹妹高子照料他。——这个高子,竟是奥尔根最后杀死的一个武士广太郎的妻子。当他得知自己居然是这个美丽温存、精心照顾自己的日本女子的杀夫仇人,他怔呆了。胜本正色告诉他,广太郎死得很光荣。接受胜本的托命照顾奥尔根的高子曾以此为耻并痛苦不堪,此时也接受了奥尔根的道歉,她含泪微笑着说,他尽了他的职责,你尽了你的职责。
     纳森•奥尔根被震撼了。所谓武士道,所谓荣誉,所谓战败切腹,是他原来根本无法懂得的东西。他开始慢慢体悟到,这个安静的村庄里,人们的微笑和鞠躬中,所蕴涵的深厚的感情积累;他开始慢慢理解,传统的日本人民严于律己的生活方式和深沉的民族情感。高子的儿子稗玄,仅仅十来岁,他在死去的父亲的盔甲前缅怀,他在雪地里薄衣静坐,他也耐心地教奥尔根日本的棍术,教他武士的技艺……可以在他身上读出深沉的民族积淀,一些让人感动、醒悟的东西。“我很惊讶‘武士’一词在日文里的意思竟是‘侍奉’。”“我感到这里有一种超自然的东西,我能感觉到它的力量,就在这里,因为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可以高枕而眠。”身为战俘纳森•奥尔根坐在清风吹过的安详的草丛中,写下了心里的这些句子。
     在一次日军的偷袭中,幸得奥尔根及时发现,才使胜本躲过一劫。又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后,正值樱花盛开的时节。纳森•奥尔根走向胜本住处,当时胜本正背对着他站在庭院中。院中几株樱花竞相绽放,满树粉红雪白,如云般锦簇着,让人陶醉。地上,更是一片使人迷乱的落英缤纷。仿佛听到了奥尔根的脚步,胜本凝神道:“开得这样美真是罕见,纵使用一生去期待,也是值得的。”他陶醉般地说道:“懂得生命存在于每一次呼吸,存在于每一杯茶香,存在于每一个带走的生命中。”胜本转过身,凝视着奥尔根的眼睛:“这就是勇士之道。” “就像这些樱花,”他又转向那丛丛天真烂漫地开放着的天堂,“……它们正在走向死亡。”这片花的迷醉的海洋,这片散发着芳香的土地,这个处于日出东方的美好国度……都是如此让他眷恋,让他不舍啊。然而这个智慧之身深深知晓,他的日子,武士的时代,……就像这樱花,只能绚烂一时。从这个世界凋谢,退出历史舞台的命运,任何卑微的生命都是无法扭转的。但他是坚韧的,不会服输的!胜本叫人拿来奥尔根的包袱,然后他面对着这位旨在剿灭日军的美国上尉,严肃的面孔取代了柔和的遐想,他正色看着奥尔根道:“天皇会安排一条安全的路回东京,我们明天就出发。”奥尔根惊讶,然后淡然道:“好。”“好。”胜本递过奥尔根的包袱,收敛了笑容。“当我拿出这个,你就是我的……敌人。”他的脸上肌肉慢慢紧缩,坚毅的神情由内而外。奥尔根无言地接过包袱,注视着胜本疾步远去。此时的胜本仿佛和那时战场的他重和了:表情严肃,似乎毫无感情。那只有在最强大的武士身上才能感受到的不怒而威、不动如山的气魄。然而此时的奥尔根却用完全不同于往日的眼光来探问这位不寻常的武士首领,他瘦弱的身躯所支撑着的伟岸人格,平浅的东方式外表下深重的历程,漠然的表情下深邃的情感,以及他所带领的这些执着地活着的日本人……都谜一般让这个西方的上尉困惑而又心往神迷。更包括让他深愧于心又不知如何面对她的清丽温柔的高子,对他友好和善而又精习武士道的胜本之子信忠,惹人怜爱的早熟的稗玄……奥尔根满怀无法舒展的复杂的景仰和向往。或许,在他心中,他宁愿用自己的余生去读懂去守护这些珍贵的灵魂吧。
     回到上校身边,奥尔根的身份发生了完全的转变——日军军事顾问。他的使命也随之而至——剿灭以胜本为首的“叛军”。保持武士精神,依靠美国快速实现日本的现代化,胜本与亲美派大臣大村的意见激烈冲突;而此时已成为傀儡的天皇完全失去主张,胜本被关进牢狱,并赐死刑。挣扎矛盾中的奥尔根似乎又坚定了,他不顾自身的安危,去营救他的朋友胜本,因为他知道胜本有他未完成的使命。在这场营救中,为掩护父亲,信忠壮烈牺牲,奥尔根和胜本悲痛无比地离开。
     接下来就是这部影片最壮丽和宏远的场景。在这广阔的稀树高草的山坡上,山的边缘甚至还有无辜开放着的樱花。不低头的武士们用他们的铮铮铁骨和西式的洋枪洋炮坚决抵抗,直到竭尽全力,涌进全身血液。机关炮不停地轮转着,而奋不顾身的武士骑马奔驰而来,冒着枪炮的雨林。一个又一个武士倒下了,后面又有铁人般的武士接上来,冲进密密的枪林弹雨中……炮声隆隆震天,马嘶声声不绝,更震耳欲聋的是武士们冲锋的呼喊,垂死的挣扎,……是的,这是一群准备随时献出生命的武士。山上烟雾弥漫,血光照天,厮杀一片。这些唯美、宏大的远景镜头深深吸引了我们,这些壮烈、强悍一幕幕更深深震撼了我们。现代化的军队和先进的大炮,勇猛奔驰的血肉之躯,在巍峨群山下的原野尽情挥洒奔放,现代文明与古老的武士文化传统,二者不可不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和对比。人仰马翻,尸横遍野,然而没有一个武士后退,他们深深明了此时的进攻意味着什么。没有什么可以阻拦他们向前的勇气,没有什么可以抹煞他们誓死拼杀的力量,没有什么可以湮灭这段武士的历史和意志。武士道的精髓就是这些为使命、为荣誉而生,为证明、为民族而死的生命中,每一次微弱的呼吸,每一个决然的眼神。一个一个从马上翻下,又在草地上倒下……最后在成堆的尸体中只剩下奥尔根和胜本,两人遍体鳞伤,他们用最后的力气支撑着,扶携着,仍旧执着地向前,迎着坚利的枪炮……观众眼中辽阔的视野渐渐模糊,热血沸腾的心渐渐也潮湿起来。因为此时,西式化的日本军人也被感化了:当首领不顾大村的愤怒狂喝停炮,热泪盈眶摘下军帽弯下身躯时,全军都肃然了。他们都缓缓地摘帽,茫然而又肃穆地跪下双膝,久久向他们的武士——这最后的武士膜拜。失败在胜本的预料中,奄奄一息的他一脸坦然,他艰难地摸索落在地上的剑,——这是他最后的尊严和名节。奥尔根接受了这个荣誉的使命,他凝望着胜本的脸,痛苦和凄婉绞着他原已千疮百孔的心,他一咬牙将剑刺进胜本的腹部。一阵猛烈的钻心的痛楚,胜本缓缓倒下,他的双目仍然炯炯,只是两滴大大的泪珠滚落,他用最后一口气清晰地说道:“完美……一切都是那么……完美……”烂漫的樱花掠过眼前,这片让人眷恋的土地啊,我的祖先们宠爱的地方啊……
     日军的战略包围此时成了膜拜圈,默默地将这尊了无气息的神围在敬仰的中央。山坡的刀光剑影仿佛瞬间消失了踪影,这些日本人好像不懂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们失语般地沉默了……
     和平似乎蔓延在日本天皇的接待厅里。大村正代表日本和美国大使谈判,并劝说天皇签署这些有利于日本现代化的条约。突然有守卫来报,紧接着,纳森•奥尔根捧着一把剑一瘸一拐地走入大厅。一直静默在幕后的天皇似乎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奥尔根身着上尉服装,向天皇跪下:“这是胜本的剑。他希望您能收下它,那样武士的力量就会永远伴随着您。”……“他希望用他的最后一口气,让您记住曾握过这把剑的家族,以及,他们为谁而死。”他高高举起胜本的剑,沉重地低下头。天皇肃然,他小心翼翼地接过剑,仿佛看到了胜本般激动地抚摸着。他仿佛决定了,站起身对着美国大使,“我梦想日本能够同心一致,成为一个强大、独立并且现代化的国家,现在我们有铁路、大炮、西洋服饰,但是……”天皇细细端详着剑,谨慎地抚摸着,叹一口气:“我们不能忘记……我们是谁,我们的根在哪里。”
 尽管大村想竭力挽回,但天皇坚持拒绝了美国的条约。跪拜着的奥尔根早已热泪盈眶。他开始更深刻地了解胜本对天皇的“侍奉”和尊崇,然而这到底是对是错?
     武士的精神已如烙印般深印在奥尔根身上,他对天皇说过:“如果您认为我是您的敌人,您尽可以下命令。”他又回到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乡村,回到那片祥和的土地,尽管一切只是暂时的……
     在二战中那些做出令人发指的禽兽不如之事的日军,那些端着刺刀凶残鲁莽的蓄着小胡子的黄装;坚定虔诚望着明治天皇、深情凝然向着东方土地的胜本,以及在风雪枪林中屹然矗立着的胜本般的精魂,哪个才是真实的日本民族?当天皇捧着剑问奥尔根:“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奥尔根抬起含泪的双眼,一字一句凝重地说:“我会告诉你他是如何生的。”武士的民族阶层自此消亡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在历史的车轮下,锋利的武士刀也会轻易折断,灰飞烟灭。然而谁也不会忘记胜本,谁也不会忘记这些珍贵的民族精魂,这些无法抹煞的民族的根基和深厚的情感。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作品供“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未经作者本人同意,“八斗文学”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也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不复存在 游客 <2014-6-20>
http://www.qudouyin66.com/ http://www.y 游客 <2012-5-16>
华人雄于天下,敢叫日本鬼子吃败仗 游客 <2011-12-28>
春樱秋枫留不住,人去关卡亦成空。 游客 <2010-6-7>
厉害,厉害。武士强大,武士强大。 日本武士大王。。 <2010-1-9>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老年花似雾中看 老年花似雾中看
古城墙 古城墙
驳
情殇 情殇
都说丰都的阴曹地府好玩,可知道乘着月色更刺激 都说丰都的阴曹地府好玩,可知道乘着月色更刺激
我怎么可以原谅我自己 我怎么可以原谅我自己
上古的谶语 上古的谶语
狗兄狗弟(成人童话) 狗兄狗弟(成人童话)
冥漠之都(二) 冥漠之都(二)
时间之影 时间之影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34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