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刘辉(文军) > 文章欣赏:【京味儿散文】流连在老北京商号里的记忆(微缩版)(刘辉(文军))
【京味儿散文】流连在老北京商号里的记忆(微缩版)
作者:刘辉(文军)  作于:2018/9/25 16:04:28  访问:129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流连在老北京商号里的记忆
   
   来源: 北京文摘     2017年12月28日        版次: 07     作者:
    
       张秉贵在为顾客称糖果
    
       上世纪70年代的东风市场刘辉(文军)
   
       北京是全国的商业中心。王府井一条街的经典繁华、前门大栅栏的经久不衰,以及众多老字号所蓬发的魅力,为北京乃至全国各地人民津津乐道。
   
       新时代的市场经济,如今是花开各异地五彩斑斓。追时尚的时髦、寻抢一样的物品、崇尚同一的商品,早已终结成一幕幕的旧事记忆。
   
       百货大楼
       “一抓准”引领一个商业时代
   
       全国的商业服务战线,那会儿专门学百货大楼、学习张秉贵。一面旗帜的矗立,代表一种精神。“一抓准”是经验的凝缩、是业务的纯熟、是服务的境界、是社会的标杆。
   
       其实,伴随“一抓准”的还有“一念清”。原先的三尺柜台必得有珠算盘在旁,“啪啪啪”,连声带响,圆角分、落地生根。人家张秉贵“口念账”,用不着打算盘。
   
       当初,有不少像我等心思的人专去挤糖果柜台:看老劳模时时都开心的笑脸,听老劳模“干巴利落脆”的口念账、瞅一瞅他老人家一回头一转身的辛劳劲儿。后来,老人家病了,由徒弟盯着。围柜台一圈圈儿的,人流照样乌央央。
   
       百货大楼是那会儿的商业风向标。品种多、样式全、数量足、信誉高,哪也比不了。售搪瓷脸盆,数十种竖起半面墙;售各色枕巾,牡丹月季、红色粉色样样不差。搞一回上海针织品展销,男女高低领的单色毛衣,不怕排队缠绕几圈。
   
       有几年极端的光景,全民惯配穿仿制的绿军装。一听传言:“百货大楼上货啦,绝对‘国防绿’!明早儿排队去。”斜纹布或平纹布,足足摆满了柜台上下。带着布票钱票,直奔“国防绿”。
   
       排几个钟头队,买到了就不算白来。只见售货员“腾腾”、“嚓嚓”打开布匹,即刻往柜台上一比划,立马按您说的尺寸“刺啦”一声,几秒钟之内叠完,糙纸包、纸绳系——走您嘞!
   
       后有一阵时间,街上流行“黄裙子”。肯定是排大队啦,妹妹又爱追时髦。我二话不说,下完夜班直接替妹妹排队抢到了。
   
       为爸爸买“梅花表”,那是很记忆犹新的往事。已经很长时间的经济闭塞,头一次要大量进口瑞士表,百姓也是憋足了购买情绪。可靠消息:百货大楼首次大批量供应。
   
       降温的初冬时节,当天凌晨三点,百货大楼门前排队。围了几圈的人群、数十个占位的马扎、影影绰绰地时常闪现着抽烟不止的烟火以及烟草味道。自发组织发号,恐怕有不自觉的“加塞”。
   
       我拿着买“梅花表”的号与攥在手心发热的钱款以及工业券,排到了下午才被人流挤拖至柜台前。开票的售货员明明确确地告知我:“梅花没啦!”——不禁惊讶、失望,“雪铁纳的要不要?”——追问之下,我不得已做了回爸爸的主。
   
       至今,已经没有动静的“雪铁纳”躺在我的一个储物盒子里。戴表的先人早已远去,而作为买表之人的我还记怀那段儿往事。几十年光景,蹉跎瞬逝。
   
       东风市场
       青葱年华欣赏的先锋之店
   
       等我能个人行走会花钱的工夫,东风市场的牌号已取代了“东安”。一长溜儿的货位货架、数不清柜台的各式各样,集购物、饮食、小娱乐为一体的市场,“东风”算是第一号。从南至北,占着很长的一条子空间。
   
       早先那会儿的“东风”,即便物品不是特丰盛但也是先锋之店。所有物品与生活需求息息有关、与生活追求时时有关。依赖“东风第一枝”,成了青葱年华们特欣赏的前卫标志物。
   
       学校有重大活动要求:一律着白汗衫。“就去东风市场”。刚上班的那一阵子,冬季盛行“羊剪绒”皮帽。纯羊皮面、纯羊毛毡绒里、二十三元一顶。再高级点儿的,时兴狼毛:灰黑白色毛配上黑羊皮面,讲究个派头。九十多元一顶,咱才一级工的工资,趁早躲远些。 
      
       还有羊剪绒大衣。大众就得等机会,来喽就一定得排队等候幸运降临。“周日,上货!”跟别人换个班,又是半夜排队。别忘了,还是立冬以后“西伯利亚寒流”侵袭的时节。后来赶上购买“蓝天牌”海军呢大衣、一百三十一,继续“死等”——直到买到手穿上身儿才踏实。
   
       东单菜市场
       聚集节日热闹的聚宝盆
   
       一年到头,就指着过大节。过节的兴奋劲儿,完全依仗鸡鸭鱼肉的物质支撑。除了票证供应的加量补贴、除了国家有序地加大市场的供应,北京市里各大菜市场成了增加细菜以及水产品的集中供应点。
   
       每每经过今日“银街”的过街桥,记忆里的东单菜市场速成电影胶片状。熙熙攘攘胶着在一起的队伍、人头攒动挪半步蹭一步的场面。再一实看:不远处亦已是豪华中的高低错落,所有楼群似乎与曾经繁忙于百姓的热闹,早已经拉开了实际距离。
   
       上班之余,怎么都得到东单菜市场排几次队。这是家长在春节前必下的叮嘱。购一坨冻肉、买几斤海鲜、买几斤细菜、买几斤腊肠——碰到什么合适买什么。总之,一切为“烘托”节日氛围细琢磨。
   
       在咱眼里,那会儿的大菜市场就是聚集或拼凑节日热闹的聚宝盆。街头巷尾的副食店、小菜店,怎也承负不起节日的重量。
   
       稻香村 
       礼尚往来的首选
   
       原先市里的交通不甚灵光,商业沟通的信息也随之很萧瑟。不怕谁说谁老土,上班十多年,我就知道家门口的“稻香春”食品店日日火爆。南味糕点、海鲜干货、绍酒笋干、酱腌腊品、酒曲糕粉,货品的充裕程度,完全有别于大众的小副食店。
   
       尤其熬到几大节日,这里可是“头碰头”挨挤得不行。后厂前店新鲜供应糕点、元宵、粽子,加工多少售卖多少。家里来客人,大人一句话,准保到“稻香春”置办些高级吃货。
       再后来,“稻香村”连锁一片。一搬家,我远离了“稻香春”老店。这些年,偶尔,也算是故意,凑回巧,到青少年生活过的滚烫岁月里翻篇儿。
   
       那一处的“春”似在似不在,打扮得平平素素:就像最常见的小食品店,超市小模式。点心在、糖果在、南货在、干货在,加了米面油盐酱醋。与他处无二致,就是“春意”的特色不在。
   
       如今,“稻香村”是集团式食品企业,全市点点开花。百年老字号:大厂区、多门店、独家经营,无人不知。首都的特色糕点,正以无可竞争的优势称雄于京城的各大主干道甚至于街巷之纵深处。
   
       如今出门看老人走亲戚串朋友,提溜一盒子“稻香村”,必是你我他礼尚往来的首选。再寻寻别处?不是招牌不硬拿不出手,就是名气不大怕别人看扁了咱!
   
       无数商号,在市场的大潮中无不淋风沐雨。兴起、淘汰,成立、滑落,跌倒、爬起;从字号的创立到走向浪尖潮头,面临新时代,谁都面对抉择。
   
       (据《法制晚报》)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京味儿散文】大杂院里的冬日之果(微缩版) 【京味儿散文】大杂院里的冬日之果(微缩版)
【京味儿散文】往日胡同里的“楚汉之争”(微缩版) 【京味儿散文】往日胡同里的“楚汉之争”(微缩版)
【京味儿散文】伏天里的伏事儿 【京味儿散文】伏天里的伏事儿
【文军诗词】京味儿——不扛着“大串”那都不算过年 【文军诗词】京味儿——不扛着“大串”那都不算过年
【文军诗词】京味儿——烤白薯的味儿 寒冬中的标配 【文军诗词】京味儿——烤白薯的味儿 寒冬中的标配
【文军诗词】京味儿-——面面俱到,面茶里为何无茶味道 【文军诗词】京味儿-——面面俱到,面茶里为何无茶味
【文军诗词】京味儿——没油没肉,『野』味也飘香 【文军诗词】京味儿——没油没肉,『野』味也飘香
【文军诗词】京味儿——酱牛肉 诱惑至深谁又能抵挡? 【文军诗词】京味儿——酱牛肉 诱惑至深谁又能抵挡?
【京味儿散文】密云见闻——也谈刺激舌尖的那些事儿 【京味儿散文】密云见闻——也谈刺激舌尖的那些事儿
【京味儿散文】烤白薯的味儿 寒冬中的标配 【京味儿散文】烤白薯的味儿 寒冬中的标配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2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