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竹鸿初 > 文章欣赏:觉醒的图腾(竹鸿初)
觉醒的图腾
作者:竹鸿初  作于:2018/9/15 17:40:27  访问:56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在我的祖辈里,再到如今的我,身体的血管里世世代代都流着图腾文化的血液。图腾文化是我们部落优良的传统,它是保证我族延续下去的根本。
 
 相传,在盘古开天之际,祖先们就开始对图腾开始崇拜,他们最先开始是在身上用锋利的石头画下简单的猛兽线条,如老虎、狮子和狼等充满力量的动物。经过无数辈的经验总结,我们有了更加精湛的文身技术。祖先们相信,一旦在自己身上画上猛兽后,就会相应的得到猛兽的力量。所以每次打猎归来,无论猎物多少,给神兽献祭都是少不了的。
 
 那时,靠近西南海洋的的那片大陆上有几十个像我们这样的族群部落,每一个部落大小不一,平时你攻我伐,互相消耗对方的力量,不断的抢夺女人小孩、土地和牛羊,这些都是财富的象征,也意味着一个部落是否走得更长远?
 
 每一个族群的图腾都不一样,我们部落的图腾是崇拜狼图腾,狼凶猛狡猾,勇敢好斗,群居动物,打猎时团队合作。正是因为我们部落不断向狼学习优点,所以我们部落才能没有被其它部落吞并。
 
 你知道一个部落被吞并的后果吗?凡是成年男性都会被杀死,有的被长矛贯穿胸膛,有的被砍下头颅,有的被大卸八块。遇到文明些的部落,只是简单的杀人抢夺女人土地等资源,倘若是遇到住在黑暗森林的那些蛮人部落,他们的士兵生性残忍,喜欢用人血祭祀,喜欢吃人肉,特别是人两条大腿上的肌肉。有些部落之间竟然公开售卖这种上品肉类。那时还没有银币之类的,都是以物换物的交易。
 
 
 
 自从五年前黑暗森林的蛮人部落被部落联盟军打退后,这片大陆已经和平了十多年了。因为那场战争,十多个部落被黑暗森林的蛮人部落灭族。黑暗森林是一片非常广袤的热带森林,大小甚至超过陆地。里面常年湿润,土地贫瘠,只能靠完全的打猎采摘野果生活,不像大陆已经开始种植粮食,饲养牛羊了。大陆上大半部落是半农耕半打猎的民族。
 
 有时候,我们还要面对来自海上岛屿部落的偷袭攻击,他们不论男女老少,只要是非我族类,都会杀死吃肉。他们甚至比黑暗森林的蛮人部落更穷凶极恶。所以在靠近海岸的十里地里,荒芜人烟。
 
 
 
 大陆部落之间为了增强势力,为了不被其它部落消灭,在图腾文化非常接近的情况下彼此会结盟。就拿我们部落来说吧!我们有三个部落盟友,都是狼图腾文化的部落。虽然每个部落的图腾不是一种狼,但并不影响部落融合。平时部落间会通婚,会交易,会互相学习一些农耕打猎技术。
 
 在记录大陆部落历史的《图腾觉醒》一书中,明确把大陆的部落统称为图腾部落。黑暗森林的部落称为蛮人部落,至于那些岛屿上的食人部落称为海盗部落。不过民间更喜欢称呼他们为食人部落。
 
 
 
 对了,忘了告诉你,大陆上部落是母系社会,一般首领都是有威望的女性,每一代的首领都是在固定的几个家族中选取,然后由人们投票来表决。
 
 我很自豪的告诉你,在我们平野家族中,历史上出过的女性首领最多。由于农耕技术和打猎技术的发展,生产力得到提高,人们对劳动力的的要求也越高。在有的部落,已经出现男性挑战母性社会的内斗。没错,图腾部落正处于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
 
 现在真的是特殊时期,再过半个月,就要开始选取下一任女首领,族里已经有人暗中花钱行贿德高望重的族长,希望可以废除老旧的首领选举制度,让每一个成年人都有机会参与竞选首领。
 
 值得一提的是,首领和族长是不一样的。族长只是些智慧的象征,他们主要主持祭祀教育之类的活动。首领则不同,是负责带领军队保卫部落安全的人物。
 
 今年的选举中,我们平野部落的获胜面较大,最有可能当选的是我的姐姐明木,族里长辈早有合计,如果今年男性也可以参加首领选举,就打算让我去竞选首领。
 
 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我不过是一个十一二岁的毛孩子,哪里有能力竞选首领?
 
 姐姐明木走了过来,说道:“小川子,我刚才收到消息,说今年族长已经同意男性可以参加首领竞选,我打算让你也去。从明天开始,你就去拜师月屠。其它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我心里十万个不愿意,由于母亲生我时难产而死,父亲又在前些年的部落冲突中战死,现在姐姐明木是我唯一的亲人。每次看着姐姐明木,我就是个小孩子,内心深处总有撒娇的小想法。
 
 姐姐明木见我一脸不高兴,说道:“小川子,为了我们部落,你一定要去拜师月屠。如今部落里暗潮涌动,恐怕不久就要出事。让你走也是为了你的安全,一旦有事,我们平野家族必定成为众矢之的。”
 
 “姐姐,我不走,我要陪在你身边。”
 
 姐姐摸了摸我的头:“小川子,乖,听姐姐的话。”我靠在姐姐的怀里,默许了姐姐的决定。
 
 月屠住在三座大山外,一座大山就够我爬个十来天了,三座大山就得花上一个月。我在四个卫兵的护送下出发了。我走那天,雪儿来送我,我看着她有些舍不得,平时我和雪儿都是好朋友,看着她扎的那两个小发辫,我就感到感到非常亲热。雪儿哭了,我看着雪儿哭了,不经意间我也受到了感染,我也哭了。姐姐明木没有来送我,她今天在忙族里的大事,我很理解。
 
 雪儿突然走过来,说:“小川子,以后你回来后你可要娶我,不能食言。”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说真的,我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雪儿是的聪明可爱的女孩,比我大一岁,在我们族,由于常年战乱和医疗水平有限,一个人的正常寿命只有四十来岁,所以结婚生子,繁衍后代也比较早。
 
 雪儿见我呆头呆脑的,用手指戳了我的额头一下,说:“你个呆头鹅听见没有?”我的脸红的像个苹果,转身一溜烟就跑了。我们走出很远后。我看见雪儿还在那里看着我们。我也看见另一个身影,姐姐明木,她可能是刚刚忙完族里的事。其实最舍不得我走的是姐姐明木,姐姐比我大八岁,听雪儿说:“玉叶家族的莫路一直想娶姐姐,多次派媒婆上门提亲,可是姐姐觉得我还小,放不下我,就拒绝了。”
 
 在我们部落,二十岁的女孩还不嫁人,那就是剩女了。我回过头,眼里噙着泪水。这次护送我的四个卫兵里有我最喜欢的慕山大叔,他三十出头,目光炯炯有神,身材高大魁梧,力大如牛,骑马射箭样样精通,他是我们部落少有的高手。从小我就喜欢黏着他,求慕山叔叔教我骑马射箭。
 
 经过这几年的学习,我骑马射箭的技术其实还不错,三两个敌人还是有把握解决的。慕山大叔其实是家族长辈派遣给姐姐的护卫。姐姐担心我的安危,也就让慕山大叔来护送我。
 
 我在心里想着姐姐,想着雪儿,心中怏怏不乐。大叔看见我失落的样子,说:“小川子,人总是要经历悲欢离合的,况且你这次又不是再也不回来。你去月屠那里学习五年后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说不定你能竞选成功首领,然后带领全族统一大陆,然后西拒蛮人部落,南抗食人部落。”
 
 听完慕山大叔说的话,我两眼发光,我似乎看到了自己辉煌的未来。由于连日来下雨,路滑难行。我们除了要防其它部落的偷袭外,还要防凶猛的野兽。我们要翻过的三座大山都有猎豹和老虎出没。
 
 这时候恰是雨季,雨一整天一整天的下个没完。我们一行人叫苦不迭。
 
 
 
 一路上我们提心吊胆。平时累了就休息一会儿,饿了就吃自带的野果,和一些用高粱面粉做成的油饼。至于晚上,我们都是就近找一些荒废的山洞住宿。
 
 慕山大叔跟我讲,这些山洞是从前居住在这里的部落开凿的。后来因为黑暗森林蛮人部落入侵,导致整个部落几乎灭族,剩下的一些人则是投靠了其它部落。
 
 一天又一天,我们五人历经千辛万苦翻过了三座大山。我站在一块巨石上大声喊道:“我来啦!”我的声音回荡在山谷里。
 
 慕山大叔让我小声点。慕山大叔说这附近有一货伙强盗,都是些被部落赶出来的罪犯,他们不分高低贵贱,合在一起干一些拦路抢劫的事。偶尔他们也直接到富裕的家庭里去抢,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由于他们经常神出鬼没,大陆部落对他们即使恨的牙痒痒,也束手无策,只能干瞪眼。
 
 我马上闭上嘴。我曾听姐姐说过:“这一带有一个罪犯组成的团伙,我们俗称为匪帮。匪帮有一两万的人,规模不小于一个普通部落。而且个个都骁勇善战,凶残无比,可以说匪帮是大陆上最有战斗力的一支军队,无论男女老少,都会骑马射箭。”
 
 接着,我们又走了两天。慕山大叔说:“还有一天就能到了。”我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一路上我的脚被磨破,被划伤,我的身上全是一些吸血昆虫留下的伤痕。慕山大叔四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沮丧又气馁。
 
 我们下一个要路过的是虎山口,因为这里老虎经常出没,以前又发生过多起老虎吃人的事?因此得名。
 
 过了虎山口就到了月屠的住所白月崖。光听这个名字就让我有些恐怖。听说月屠的住所是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来的,人要上去得借助绳梯。
 
 虎山口到了,走了大半天都没有老虎。我反倒有些失望。慕山大叔四人一直绷紧神经,不敢放松。就在我们快要离开虎山口的时候,一只凶猛的老虎直接从路旁的大石头上向我扑了下来。慕山大叔四人离我有十多米远。就算他们想要救我也做不到。
 
 我浑身哆嗦,吓得一激灵。我好歹出生在图腾家族。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我回过神来,猛的往旁边一跃,同时本能取下背后的铁剑,快速刺了过去。铁剑直接刺进了老虎的脖子,老虎还待要继续攻击我,慕山大叔四人一个箭步赶了上来,一人一剑就结果了这只老虎。
 
 也算是这只老虎倒霉,换做是平常人,在那种突然的袭击下,几乎都会命丧虎口。可是它却偏偏遇到了我。慕山大叔教我的腾挪功夫是我最擅长的。其次才是剑术。
 
 慕山大叔看我没事,脸上露出了笑容。部落里早就有慕山大叔暗恋姐姐的流言,由于慕山大叔与姐姐身份悬殊,再加上慕山大叔比姐姐大十岁,这段感情被杀死于萌芽状态。虽然正常人的寿命只有四十来岁,可是像慕山大叔这些习武的人常年练武,身体强壮,寿命也会高出十来岁,算是长寿的了。
 
 万一我有什么闪失,慕山大叔他该怎么面对我姐姐明木呢?
 
 到了,到了,终于到了。传说中的白月崖就在眼前。人在白月崖前就像一只蚂蚁般大小。我抬头看着悬崖高处的那一排排山洞,瞬间被震撼,这绝对是鬼斧神工,非人力所能。
 
 我们被山崖下负责接待的人送上了山洞。这次我们并没有爬绳梯,而是乘坐的人力电梯上去,就是人站在一个木条编织的笼子里,上面有几个大汉通过滑落用力拉。我在想,万一绳索断了,万一几个大汉手松了,从高空摔下去不得粉身碎骨啊!
 
 乘坐这种电梯的人其实很少,只有我这种贵宾才能享受。因为这次我们带来了五把青铜剑。青铜剑在当时是非常稀有的,一个部落能有十把青铜剑就不错了,更别说一个普通人,就算辛苦劳作几千年也未必买得起一把青铜剑。这次也不知道姐姐从哪里得到的这五把青铜剑。
 
 月屠是个剑痴,爱剑如命。月屠其实早已收山,不再收徒。没想到姐姐用五把青铜剑让月屠答应收我为关门弟子。现在的白云崖虽然还是在面相所有部落收徒,但都是月屠的几个得力弟子在传授,他本人现在很少露面,听说在研究一种图腾术,就是杀死一只猛兽,将它的灵魂封印在自己身上的图腾里。境界低的能借助猛兽的力量,境界高的能让图腾里的猛兽飞出,为你作战。反正我是不信。
 
 在大陆上的所有图腾部落中,不论男女老少,每个人的身体上都会画上图腾,这是一种身份象征,有点类似于身份证。
 
 上到悬崖后的我,忍不住好奇的我往悬崖下一看,我的个乖乖,差点吓得我尿裤子,这高度,看得人头晕目眩。
 
 由于太高,洞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云雾缭绕。引路人是一个有婀娜身姿的年轻姑娘,她有一头长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桂花香味,身体已经发育的不错。她明显比雪儿更有女人味。哎!我感叹道:“看来我对长头发的女人毫无抵抗力。”
 
 我们一路无话,引路女子直接将我们带进一间石屋,墙上的油灯亮着,只见一位白须老者在一张石头床上盘腿而作,两眼紧闭,似老僧入定般打坐。
 
 年轻女子柔声说道:“父亲,狼图腾部落的小川子他们到了。”
 
 听姐姐说过月屠是个老头子,想必这就是月屠了吧!月屠慢慢睁开眼,看了我一眼,然后又闭上眼,点了点头说道:“嗯!果然是块学武的料。”
 
 月屠对年轻女子说:“月儿,你带着他们先下去休息,明天再来拜师磕头。”
 
 月儿姑娘应了一声,答道:“好的,父亲。”
 
 慕山大叔把五把青铜剑放在石头床上,月屠猛然睁开了眼,那种对剑的痴一览无余。
 
 正当我们要离开之际,月屠突然开口说道:“小川子在虎口山击杀了一只老虎,月儿,待会儿你去派人把那只老虎尸体搬回来,我有用处。”
 
 听到月屠说我们杀了一只老虎,我是一惊,这老头是怎么知道的?真是个神奇的老头。转念一想,可能是虎口山的暗哨报告的。
 
 月儿带我去了一间石房,这间屋子比月屠住的那间好了几个档次,有一张桌子,床上铺了棉絮,墙壁上还画满了各种动物图腾。这间屋子是给我住的,慕山大叔四人住在隔壁的那间房。
 
 月儿姑娘笑盈盈的说:“小川子,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
 
 我赶紧说:“有劳月儿姑娘费心了。”
 
 晚上,月儿亲自把饭菜送了过来。吃完饭后,我有些无聊,就躺在床上无聊的观看那些墙上的图腾,这些都是老虎图腾,每只老虎各式各样,张牙舞爪,似乎在传授某人武艺一般。渐渐的,我看的呆了,不知道是不是头晕的缘故,我看到墙上的图腾慢慢汇聚成一只凶猛的老虎,样子和我在虎口山击杀的那只老虎一样。它像只活老虎一样,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把上衣脱去,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狼图腾,这是一只凶悍的虎狼,是狼种群里最凶猛的一种,就连猛犸象也不是对手,可称作为百兽之王了。
 
 突然,屋子里安静了。那只老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再去看墙上时,那些图腾壁画又恢复了原样。 
 
 第二天,我被月儿请到了月屠的那间房屋,月屠还是和昨天一样,盘腿而坐,老僧入定。不同的是我看到了地上的那只老虎尸体。正是被我击杀的那只老虎。
 
 月儿说:“小川子,磕头拜师吧!”我还以为磕头拜师有多隆重,没想到如此简单。我面向月屠磕了三个头。月屠睁开眼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月屠的徒弟了。”
 
 月屠让大家都出去,屋里只剩下我和月屠师父。月屠师父说:“小川子,既然你拜我为师,作为师父应该送给你一个见面礼。”
 
 月屠让我脱去上衣,月屠看着我身上的虎狼图腾,笑了笑,说道:“好,真是天意如此。”
 
 我不知道这老头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只好遵从。月屠师父说:“今日为师送你一只图腾兽。”语毕,月屠手一伸,直接从老虎尸体中抽出了老虎的灵魂。我被眼前的一幕惊的目瞪口呆,没想到世间真的存在图腾术。
 
 只见老虎的灵魂的痛苦的挣扎,张牙舞爪的,作势要咬人。可是月屠师父的手强有力的抓住它的脖颈。月屠师父直接将老虎的灵魂硬塞入我身上的狼图腾,然后用两颗虎牙直接打进我的身体。虎牙的位置正好是狼图腾的两个眼睛位置。
 
 月屠师父大汗淋漓,说道:“小川子,记得千万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别人,不然你会招来杀身之祸。以后师父会教你图腾术和剑术,你先离开吧!我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儿。”
 
 出来后,慕山大叔问我里面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只告诉慕山大叔月屠师父让我勤奋学习的话。
 
 慕山大叔四人住了几天后,就来向我告辞。我有些舍不得,但是没办法,族里最近不安全,姐姐需要慕山大叔保护。
 
 慕山大叔四人走后,我有些无聊。月屠师父也不教我剑术和图腾术。我只好去找月儿玩。月儿平易近人,很好相处,而且乐于助人。她开始教我一些击杀的用剑技能,这些剑术飘逸灵动,出剑奇快。
 
 月儿的剑术完全打破我的认知,原来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我从此虚心向月儿姑娘学习修炼剑术。
 
 至于月屠师父,每个月会让我去一趟,每次都是让我在那儿陪他打坐冥想,让我欲哭无泪。之后,其它师兄又交给了我一些射箭之术。射箭术也和我以前跟慕山大叔学的完全不一样。以前我以为只要拉满弓就能射的更远更精准。可是我错了,在师兄们的演示下,我看到射箭新境界。那就是不拘泥于形式,弓箭随心动,意念所到之处,箭快而精准。
 
 教我射箭之术的是三师兄浩然,他这人真心不错,心地善良,老实憨厚。这几个月的相处让我发现浩然师兄对月儿有意思。
 
 月儿这几个月都在陪我练习,我的进步神速,连她这位师父都夸我是奇才。自从月屠师父把老虎的灵魂封印在我的身体后,我感觉我的身体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几乎感觉不到疲惫,总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精力。而且我的反应速度是以前的数倍。
 
 月儿对我说:“小川子,我会的剑术你几乎都学会了,只要勤加练习,以你的资质,很快就会超过我。”
 
 月儿甜甜一笑,说:“我还会飞花术,不知你愿不愿意学啊!”
 
 我把头点得跟拨浪鼓似的说:“学,当然要学!”
 
 月儿说:“所谓飞花术就是类似于暗器之类的功夫,飞花摘叶,皆能伤人。只要手中有物,都可以使用。我今天先教你最简单的扔石子。”
 
 我在心里一想:扔石子,这么简单,这个好学。可是到了我扔,我总是扔不中目标,石子飞的是远,可是没有考虑风速之类的外在因素,我总是扔不中。
 
 我的自信心受挫。月儿握住我的手说:“来,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石头,两眼紧盯目标,然后屏主呼吸,集中注意力,然后凭直觉飞出。”
 
 嗖的一声,石子飞出,正中目标。月儿笑着说:“多练习,等你练熟后我就教你飞花摘叶。”
 
 转眼间,我在白云崖已经呆了两年多了。我心中挂念姐姐明木,我想念我的雪儿。有时候练剑术累后,我就一个人躺在后山的一块大石头上,嘴里叼着狗尾巴草,脑海里浮现出姐姐明木和雪儿的样子。
 
 有时月儿和浩然师兄会来陪我。我们喝一些竹酒,切磋一下剑术。在白月崖呆了这么久了,我没有认识几个人,大师兄和二师兄我也只见过一面。除了月儿和浩然师兄外,我最熟悉就是看门的小林了。听说他的剑术很高,可以和三师兄一较高低。每次进出时,我都会和他打招呼。
 
 月屠师父还是每个月月初见我一次。不同的是,月屠师父开始教我一些口诀,或者是灵魂出窍之类的图腾术。现在我的图腾术只能算刚入门了,我可以熟练的运用虎狼图腾的能力,我可以让图腾上的虎狼飞出我的身体,然后让虎狼为我上前杀敌。至于月屠师父说的图腾术最高境界,我还做不到。图腾术的最高境界是图腾和身体合二为一,然后变成图腾猛兽。
 
 至于飞花术,我已经完全掌握。又到了月初,我来见月屠师父,师父对我说:“小川子,图腾术我都教授给你了,只要勤加练习,早晚会修炼到人和图腾合二为一的。至于剑术,我让月儿基本都教给你了。现在我教你最后一招剑术“日月同辉”。这种剑术只要一招,虽然威力强大,但是,太耗损精元,不到生死危关,不建议使用。你可看好,我只使一次。”
 
 月屠师父嘴里念道:“形意相随,剑随心动。有形无形,是风是影是空无。”只见月屠师父以手指代剑,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火红的口子,就像是空气被燃烧起来。而且发出的光芒非常刺眼。
 
 “小川子,由于这里不好施展,为师只是将这招“日月同辉”演示出来,至于它的威力可以说是毁天灭地,一点也不为过。还有,我平日里让你打坐入禅就是让你修养身心,练武切记心浮气躁。好了,我会的你都学会了,明天你就可以下山去了。”
 
 我跪在地上给月屠师父磕了三个头。“小川子,去吧!只要你日后不助纣为虐、滥杀无辜就是对师父我最大的报恩了。”
 
 我擦着眼泪走了出来。第二天月儿和浩然师兄来送我。我的眼睛不争气的溢出了眼泪。浩然师兄说:“小川子,以后有人欺负你,回来告诉师兄,我帮你出头。”
 
 我连忙道谢。月儿看着我,我能看出她的不舍,毕竟我们在一起快三年了。月儿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说:“父亲让我把这本破解阵法的元阳十三式交给你。我从来没见过父亲对谁这么好?就连我这个女儿他也舍不得给我。”
 
 我提着月儿替我准备的干粮就上路了,我的背上是一把铁剑,和一把慕山大叔送我的弓。
 
 我身轻如燕,不到一天功夫我就来到第一座山的脚下。爬到半山坡时,我的脚踩到了一个绳圈,触发了机关,我被倒吊着。我背上的剑也落了地。这时,一群人围了过来,不用说,我也知道是匪帮的人。
 
 我二话不说,一个起身,用手抓住绳子用力一扯,绳子就断了。我落地站稳,方才看清对面的人,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脸白得有些吓人,远远看去,颇有几分姿色。
 
 “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们为什么要设陷阱害我。”
 
 年轻女子旁边的一男人说:“你小子今天交了桃花运了,我们匪帮首领看上你了,请你做我们首领的男人。”
 
 我看了看脸色白的吓人的女人,她浑身散发出冷气,让人起鸡皮疙瘩。“啊……”我有些惊讶。
 
 匪帮女首领叫灵衣,我曾听浩然师兄提过此人。浩然师兄告诉我,灵衣这人是个很邪的人,遇到最好加倍小心。
 
 灵衣嗲声嗲气的说:“只要你答应做我的男人,我让你享尽人世间的荣华富贵。”
 
 我岂能答应?我趁他们不注意,摘下身边的一把树叶,直接飞了过去。灵衣和身边的几个人轻松的躲过了,只有后面的一些小喽啰当场身亡。与此同时,我连忙拿出弓箭,快速射出几箭,我不求射中,我只想争取一些时间。我快速在树林里奔跑着。
 
 灵衣一声冷哼:“想跑,没那么容易。”只见她身形晃动,像鬼魅般追了过来。我把弓放回背上,手里握着铁剑,准备近战。
 
 灵衣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她快速围着我转了一圈,然后嘴里念着什么?只见我身体周围出现一些金黄色的符印,它们缩得越来越小。我感觉我的身体被人定住了,想动却不能动。
 
 灵衣笑道:“没想到父亲的关门弟子如此不堪一击,真是丢他老人家的脸。”
 
 灵衣刚才对我使的是“伏虎术”,属于阵法的一种。我暗恨自己以前没有学习一些阵法。我在心里暗暗发誓,逃过此劫后要把“元阳十三式”都学会,到时候对我有威胁的人就只有那些大部落里的高手了。
 
 我被五花大绑,身体被封印,我空有一身蛮力,却使不出来。我被抬回了匪帮首领灵衣的闺房。
 
 灵衣关上门,把衣服脱的一丝不挂,我不敢睁眼。灵衣娇声的说:“你觉得我美不美?只要你让我怀上孕,我就放你走。”
 
 我紧闭双眼,过了好长时间,房间里都没有动静了,我以为灵衣走了。我微微睁开眼,看到灵衣就站在一米之外。她的身体被我看了个精光,全身的肤色和她的脸一样,像具死尸。我看着有些害怕。
 
 灵衣的身体就像一块寒冰,我感觉整个屋子都是冷嗖嗖的。灵衣笑道:“害什么羞啊!让姐姐来帮你宽衣解带。”
 
 我真是欲哭无泪,浑身动弹不得,任由她摆布。也不知灵衣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身体在发热,体内的荷尔蒙作用着。那夜我失控了。事后,我浑身冰冷。
 
 连续几天后,我感觉自己身体在消瘦。我真心是绝望的,本想回去见姐姐和雪儿,可是却在这里被匪帮首领灵衣抓来配种。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半个月后,灵衣也不再来找我。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我只盼灵衣能兑现承诺放我走。可是灵衣不是那种诚信的人。
 
 一个月后,浩然师兄和月儿突然来到了匪帮。也不知道月儿跟灵衣说了什么,灵衣答应放我走。临走时,灵衣对我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
 
 我回头朝浩然师兄看了一眼,他苦笑一声。月儿和浩然师兄怕我再出事,打算一路护送我回部落。几天后,我的身体开始复原。在路上的空隙,我总是研究“元阳十三式”,虽然记得滚瓜烂熟,但还是不得要领。月儿和浩然师兄也不会,问他们也是白问。我只好自己摸索。
 
 一个月后,我们回到了部落,我把“元阳十三式”基本学会了,就是刚入门,只能破解一些小阵法,如灵衣先前对我使用的简单阵法“伏虎术”我就能轻松破解了。至于布阵,也只能布一些小阵。
 
 三年了,我终于回来了。我走后的三年里,部落里发生了很多大事,姐姐明木为了保全平野家族的利益和地位,不得不嫁给了玉叶族的莫路。莫路如今是部落首领。至于雪儿,她也嫁人了,如今都有一个几个月的孩子了。姐姐明木见我回来,非常开心。
 
 我想到雪儿,心中难受极了。姐姐明木告诉我:“这几年部落间发生了几次大战,我们部落损失惨重,光是一场战争我们部落就牺牲了一千多人。现在我们部落可能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了,你姐夫对此也是一筹莫展。现在你回来了,我看到了希望。”
 
 姐姐又问我这几年学了那些本事,我把自己学了剑术和飞花术告诉了姐姐。至于图腾术,我只字不提。
 
 之后我去看了雪儿,雪儿有些伤感,我能感到那种对现实的无奈。雪儿的父亲逼迫他嫁人,尽管雪儿不愿意,可是她不敢违抗父命。
 
 回来的路上,我失魂落魄,心中怅然若失。之后,我去见了月儿和浩然师兄,我好奇的问月儿:“你说了什么?竟然能让匪帮女首领灵衣放了我。”
 
 月儿抿嘴一笑,说:“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啊!灵衣本是我的亲姐姐,因为偷学了冰魄术,被父亲赶出了白月崖……我只是对灵衣叫了声姐,她就答应放你走了。”
 
 我邀请月儿和浩然师兄留下来多住几天,他们二人长久的被困在白月崖,能出来自然是要玩的尽兴。我带着月儿和浩然师兄去了我小时候玩的地方。晚上回来的时候,我利用空闲时间练习剑术和图腾术,最后又研究“元阳十三式”。我能感觉自己在一天天进步。
 
 突然,慕山大叔叫我去姐姐那儿,姐姐告诉了我一些部落现在的处境。经姐姐那么一说,我才看清当前形势,与我们部落结盟的其它两个部落都加入了其它阵营。如今,我们部落势单力孤。更大的形势是,海上的食人部落和黑暗森林的蛮人部落结盟,打算一起进攻图腾部落。我为图腾部落的未来感到忧心。图腾部落各自为阵,一盘散沙。
 
 突然,有人在喊抓刺客,我和姐姐走出门,看到姐夫所住的房间起火。我赶忙飞身跃下,冲进姐夫莫路的房间。大火熊熊,只见莫路躺在地上,全身是血。我把莫路放在地上,并吩咐人去请懂医术的老族长。姐姐看到地上的莫路,失声痛苦。
 
 莫路用手指了指姐姐明木,想说什么却说不出。部落首领莫路死了。
 
 老族姗姗来迟,姐姐趁部落主要几个领导人都在,说:“我丈夫死了,我非常伤心。可是我来不及伤心,我不能伤心,我要为部落的明天谋划。如今部落首领死了,部落不能一日无首领。我弟弟小川子智勇双全,又从白月崖学到一身本事归来,他是我们部落未来的希望。我提议,让我弟弟小川子接任首领。”
 
 紧跟着,慕山大叔也举手同意,慢慢的,大家纷纷附和,愿意推举我为首领。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刺客就算跑的太快,凭我现在的本领,能逃出我手心的人屈指可数。
 
 后来我才意外发现,原来是姐姐明木授意慕山大叔刺杀了部落首领莫路。两个人都是我敬爱的人,我决定不再追查刺客了。
 
 第二年春天,虎图腾联盟和猎狗图腾联盟向我们部落进军,两个联盟加起来有三十多个部落,军队大概有十五万人之多。除了我们部落,其它的所有部落另结成狼图腾联盟,狼图腾部落直接表示中立。局面就是我们一个部落对抗虎图腾联盟和猎狗图腾联盟。
 
 我深表忧心,我们部落的军队不过三万多人,且老弱病残居多,战斗力更是低的可怜。我决定赶快研究透“元阳十三式”,只要能破阵法和布大阵法,再多的军队来我都不惧。
 
 好在月儿和浩然师兄还在,月屠师父让他们两人留在我身边,协助我。
 
 月儿说:“我可以去叫我姐灵衣带领匪帮的人来帮忙。”
 
 我没有同意,因为匪帮是盗贼,一旦和匪帮沾上边,以后在大陆上恐怕再无我们部落的立锥之地。
 
 眼见大军压境,我却一筹莫展。在部落生死存亡之际,我必须带领部落逃过此劫。之后,我又去见了姐姐明木和慕山大叔。慕山大叔表示他愿意出动手下的三千名护卫甲军,护卫甲军是我们部落的最强战斗力,也是我们部落的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动用这张王牌。因为护卫甲军是我们部落的根本。
 
 前些天我已经派人把部落里的老人孩子和女人转移了。我开始在虎图腾联盟军和猎狗图腾联盟军的必经之地黑风口布下阵法,只要阵法启动,我就能困住两万多人的兵力,然后命令埋伏的士兵倒油放火,接着又安排弓箭手万箭齐发,能最大限度的射杀敌军。
 
 只要此战能赢,一能灭了联盟军的威风,二来可以助长部落军队的士气。另外,我做了一些安排,我决定深夜和月儿浩然师兄去刺杀敌军部落首领。
 
 我们悄悄闯入敌军营帐,只杀了几个小头目,连续抓了几个人逼问首领们的营帐所在地都没有成功。我有些失望。还是月儿聪明,她发现一个现象,每十二个营帐排成一个圆形,圆形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营帐是亮着灯的。经过月儿一提醒,我才看出这是一个阵法,说明联盟军中有高手。
 
 我按照“元阳十三式”中的破阵方法倒推,我发现最北端亮灯的那个营帐是弱点,所以必须由部落首领这样的人坐守。我们三人相视一笑,直接奔向最北端的那个亮灯营帐。我一把铁剑在手,几剑就将营帐斩开。月儿满手石子齐射首领模样的人。部落首领都是些有本领的人,这人险险避开。可是还有浩然师兄,他飘逸的剑术像是一个女人在跳舞,只见剑光一闪,首领的人头落地。这是第一次看到浩然师兄用剑。
 
 接下来,我们用同样的方法,连续刺杀了十五个首领,为了震慑对方,每个首领的头颅都被砍下。这些头颅被堆在一起,成了一个小山丘。
 
 待我们刺杀第十六个部落首领时,对方出动了五个高手,这些人的一出场,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说实话,我真心没把握这次能全身而退。
 
 我发现这五个高手中,有一个是脸上文着图腾的女人,满脸皱纹,看起来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巫婆,我相信她就是那个阵法高手。其余四人有一个是书生模样的白衣男子,手里握着一把铁剑,风度翩翩,简称白衣书生。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油腻大汉,他手持双斧,看起来刚猛无比,简称络腮大汉。一个是驼背的老头,手里握着一把镰刀,简称驼背老头。最后一个带着面纱,身体瘦得像根竹竿,简称瘦竹竿。
 
 我低声说道:“你们小心,这些人都很厉害。待会儿我会布下迷雾阵,你们俩直接从西南出口出去,我会紧随其后。我的阵法可能困不了他们多久,所以一出阵后,你们直接回部落。”
 
 月儿说:“那你呢?”
 
 我笑道:“放心,我逃命还是有把握的。”
 
 我挥舞着铁剑,迷雾阵瞬间布下。顿时四周烟雾缭绕,浓厚的烟雾阻挡着视线,就算有人在你身面前你也发现不了。月儿和浩然师兄按照计划从西南逃出,我也在出阵之际,用射箭术连续射出十五支箭。这次射出的弓箭不是平常的弓箭,而是在箭头中注入了一些图腾术,只要被射中,不仅会伤害身体,而且还会伤害灵魂。一个人再强悍,灵魂死了也就彻底完了。
 
 十五支箭嗖嗖而去,大部分弓箭被挡下,我只听到一声女人的惨叫,那只可能是阵法高手老巫婆了。
 
 今日目的已经达成,我迅速追月儿和浩然去了。一出阵,我看到到处都是燃烧的营帐,惨叫声此起彼伏。一定是月儿和浩然师兄放的火。
 
 回到部落后我和月儿、浩然师兄笑成一团。能斩杀十多个部落首领,这的确是大功一件。姐姐明木则责怪我太过鲁莽了,作为部落首领怎能轻易涉险呢?慕山大叔则是欣慰的看着我。
 
 我怕对方的五位高手追来报复,我在外面布下了迷魂阵。迷魂阵是一个大阵法,就算是那个老巫婆在,她没有个十天半个月也不能破解。
 
 其实我已经感受到了他们的气息,可能是惧怕迷魂阵,所以离开了。据哨兵来报,联盟大军明天就会到黑风口。黑风口是部落最后的一道防线,只要没有守住,我们部落将无险可守。
 
 慕山大叔带领三千护卫甲军防守,我带着两万主力大军去增援黑风口。黑风口先前已经有五千军队在这里修筑工事,搬运油、火具、大石头和所需要的弓箭。我在黑风口下布了一个生死阵,我相信能困住两万多人,甚至是更多。
 
 接下来,我不能再布阵法了,我的身体明显虚弱了不少,可能是损耗的精元太多的缘故。我得保留,好防范对面五位高手的报复。
 
 庆幸的是,那五位高手没有去偷袭部落的大本营。
 
 第二天黎明,联盟军的前锋部队已到了。我并没有启动生死阵,我想等大部队。就算这三千人的前锋部队过去了,他们也过不了迷魂阵。就算过了,慕山大叔手下还有精锐的三千护卫甲军。
 
 终于,大部队来了,我一看见大部队一进阵就启动了阵法,生死阵困住了三万人左右。一声令下,一桶桶油被倒下点燃,一支支箭招呼着阵中的三万人。哭喊声,惨叫声和喊杀声混成一片。用血流成河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头发的味道,后方的军队早已退出几里远。不到半小时,三万人大半被烧死,还有小部分被弓箭射杀。
 
 这时,我命令埋伏在黑风口两侧的月儿和浩然师兄各率领一万人冲锋,占据有利地形,势如破竹。联盟军早已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有心思恋战?
 
 随后,我也率领五千人加入了战斗。经过三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斩杀敌人一万五千余人。
 
 黑风口一战消灭了联盟军四万五千余人,而我军损失不过一千来人。可是我觉得哪里不对,但一时又想不明白。
 
 下午时分,我留下五千部队给月儿和浩然师兄,让他们继续防守黑风口。我则是率领一万九千人回部落。我担心联盟军会从其它道路进攻部落。
 
 果不其然,军队刚开拔不久,就收到姐姐明木发来的求救信。信上说有五万盟军从一条小道奔袭而来,三千护卫甲军正在苦苦应战。我心急如焚,抛开主力部队,飞速赶回。
 
 回到部落时,三千护卫甲军死伤殆尽,迷魂阵也被破了,慕山大叔和姐姐明木都已负伤。我不惜损耗精元,布下乾坤阵。这个阵法困住了大多数人,可在阵外的人还有一万多。主力部队到来还要两个小时,现在部落剩下的战斗人员不过两千余人。
 
 我脱去上衣,身体上的虎狼图腾像血液一样流出,突然一只高大威猛的虎狼出现。我骑上虎狼,手持铁剑,一路劈杀。所到之处,死伤无数,一个冲刺虎狼就能撞飞数十人,再加上它用嘴的撕咬,杀伤倍增。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对面五位高手的到来,凭我一人恐怕很难守住,况且布阵法消耗的精元太多,我能维持虎狼的形态已经不错了。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急于出手,一是不清楚我图腾术的深浅,二是让这些虾兵蟹将消耗我的精元。最后等虚弱后,再一起联手击杀我。
 
 一万多人被我杀死三千多人,这些人哪里见过这阵仗,都离我远远的。突然瘦竹竿出手了,他身体围绕着一些黑色雾气,看上去像是剧毒。他朝我奔了过来,我取下弓箭就是给他一箭,他们上次尝过我射箭术的厉害。瘦竹竿轻易就避开了。我骑着虎狼向瘦竹竿扑去,瘦竹竿又躲开了。
 
 在瘦竹竿躲开的瞬间,我发现了他的弱点,我握剑腾身而起,使出一招“月下酌酒”,剑气带动着杀气,飞速刺去。瘦竹竿来不及防守,被一剑贯穿胸膛。我反手剑一挥,瘦竹竿的头颅被割下。可是我犯了个大错,瘦竹竿全身都是有剧毒的。
 
 我明显感到胸口刺痛,我急忙收回虎狼图腾,助我解毒。可是对面哪里给我解毒的机会?
 
 络腮大汉手持双斧劈开,虽然我避开,可是我感觉带着强大的气压,就像气波功之类的。我因为措手不及,再加上精元消耗过多,我的身体反应速度大不如前。
 
 我的胸口被震伤,胸口剧痛,嘴里吐出了一口热血。姐姐明木和慕山大叔连忙过来保护我。他们那里是对方的对手。驼背老头手持镰刀向姐姐明木砍去。为了救下姐姐,我忍着伤痛,甩开络腮大汉,一个箭步跃了过去,用铁剑挡下驼背老头的镰刀。真是太险了。
 
 与此同时,白衣书生出动了,他挺剑刺向慕山大叔。慕山大叔用手中的弓随手一挡,弓被割断,剑从慕山大叔的头皮上削过,掉落一地头发。我一手抱着姐姐,然后赶去救慕山大叔。
 
 我连忙射出三箭逼退了白衣书生。慕山大叔看起来十分狼狈。我身体的毒也被解了大半。我问慕山大叔:“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是你有事。”慕山大叔手中的铁剑刺进了我的肚子。我万万没想到慕山大叔会出卖我,我从来没有提防过他。姐姐抱着我:“小川子,小川子……”
 
 姐姐哭着问慕山大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因为我看不到部落未来的希望,联盟军答应我,只要我杀了小川子,就答应不再屠杀我们部落。”
 
 这时,老巫婆用锁身阵将我困住,我的身体在慢慢变弱。白衣书生提剑打算斩下我的头颅,我放弃了。可是我还有最后一招剑术“日月同辉”没有使出来啊!可是我还还没有和虎狼图腾合二为一啊!我不甘心。
 
 姐姐也被驼背老头踩在脚下。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浩然师兄来了,他一剑挑落白衣书生的剑,然后顺势一个回旋踢将慕山大叔踢飞。可我的身体还不能动。其实我要解身体的锁身阵并不难。
 
 我感觉身体上的虎狼图腾在灼烧着我的身体。我一声怒吼,站了起来。这时,我的身体冒着腾腾热气。我的身体越来越热,我感觉身体在燃烧。
 
 终于我和身体上的虎狼图腾融为一体,我是人也是虎狼,我直接一拳挥向络腮大汉,络腮大汉本是可以避开的,可惜我的身体像个巨大的漩涡,吸引着他。络腮大汉举起双斧来挡,砰的一声巨响,双斧碎裂,拳头直接打在络腮大汉的脸上,他的半个脑袋被打掉。
 
 我转身又准备去解决驼背老头,他把镰刀横在姐姐的脖子上,威胁着我再敢向前走一步,就杀了姐姐。
 
 我停了下来。浩然师兄一个漂亮的穿刺,将驼背老头的脑袋刺穿。
 
 白衣书生有些怕了,我直接冲向白衣书生,浩然师兄去对付老巫婆了,提防他作怪。
 
 白衣书生身法灵动,我总是追不上他,只要能接近他,我就能一拳将他打成粉碎。我突然想起了那招剑术“日月同辉”。虽然不是我生死攸关之际,可是我想试试,我要用白衣书生来练习。剑意倾洒,我的身体化身一把利剑,直接快速斩击几十剑。白衣书生虽是用剑高手,可是他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距离我十多米远的情况下被剑意围困?我觉得没意思,剑舞如花,电闪雷鸣。白衣书生被刺中,粉身碎骨。
 
 杀死白衣书生,我回过头来,准备和浩然师兄联手杀死老巫婆。老巫婆自上次被我用弓箭射伤灵魂,现在实力大减。我极速旋转着身体,老巫婆被吸了过来。我两个拳头来了个双雷灌耳,老巫婆还没来得及惨叫,脑袋就被砸碎了。
 
 乾坤阵中还困有联盟军队。我心一横,把瘦竹竿的身体扔进阵中,然后用铁剑斩碎。可怜了上万的军队,都被漫天飞舞的毒气毒死了。
 
 主力部队陆续赶来。我再看看慕山大叔,他坐在地上,一脸懊悔,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我已经原谅了慕山大叔,至少他本意不坏,他只是想保全部落。我能感觉他刺我的那剑其实刺得并不深,而且避开了主要器官。
 
 一个小时后,黑风口的哨兵来报信,联盟军退兵了。这是一次大胜利。这次共斩杀敌军七万余人。我也一战成名,威望得到空前提高。
 
 此刻的我,不再想统一图腾部落的事,我已经杀人杀到麻木了。我应该选择善良,我应该修身养性。
 
 之后,狼图腾联盟的部落纷纷表示愿意臣服,并送来美女五百,竹酒一千桶,牛羊各一千头,并且主动腾出一片土地给我们部落。我照单全身。
 
 部落这次损失惨重,正好需要补给。
 
 我首先倡议大陆上的所有图腾部落捐弃前嫌,组成大陆联盟。我被给各个部落推选为联盟首领。至于海上的食人部落和黑暗森林的蛮人部落,我选择和解。每个部落出一些粮食,食人部落和蛮人部落无非是为了吃。有了免费粮食自然也就同意了。
 
 月儿和浩然师兄住了几个月后,就回白月崖去了。雪儿的丈夫这次战死,成了寡妇。我主动上门提亲,雪儿父亲看见我还愿意娶一个寡妇,自然是答应的爽快。
 
 我不计较雪儿的过去,因为她还是我眼中那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
 
 我辞去了部落首领的职务,推选慕山大叔担任。我和雪儿成婚那天,姐姐明木和慕山大叔也同时成婚。真是双喜临门。
 
 五个月后,匪帮首领灵衣挺着大肚子出现了,她率领匪帮两万人全部加入我们狼图腾部落。从此我们部落更加强盛,虎图腾部落和猎狗图腾部落都不敢再与我们为敌。
 
 当晚,我睡的很香甜,我做了一个梦,我听见一只虎狼对我说:“孩子,你荣耀了部落,你让图腾觉醒了,我要对你说声谢谢。”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于成都,竹鸿初
 
 后记:不敢相信,我从早上六点写到下午五点,如果不是收尾太快,我还能写五六个小时。饿得头晕眼花,最后还是决定快速收尾。如果写图腾联盟抵抗食人部落和蛮人部落,估计越写越远,又会扯到统一图腾部落,又会写到月屠师父是坏人,暗中派遣大女儿灵衣率领匪帮不断使坏,又会写浩然师兄为了救我自爆身体。又会写我与月儿纠纠缠缠、斩而不断的感情……如果你读到了这里,我要说声谢谢,因为太长了。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图腾 图腾
图腾 • 月亮在民间永生 图腾 • 月亮在民间永生
游阳朔之图腾古道 游阳朔之图腾古道
虎背上的图腾 虎背上的图腾
牧羊犬,站成图腾的模样 牧羊犬,站成图腾的模样
图腾 图腾
西王母,永远的图腾 西王母,永远的图腾
遥望玉龙雪山 遥望玉龙雪山
“横行”的“文化图腾” “横行”的“文化图腾”
田垄里有几个金黄的稻穗 田垄里有几个金黄的稻穗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6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