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三郎 > 文章欣赏: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概要 (2018年8月28日增订)(三郎)
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概要 (2018年8月28日增订)
作者:三郎  作于:2018/8/28 20:20:47  访问:274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概要(2018年8月28日增订)
 
 说明:
    这里岳玉来(王炳武)资产阶级自由化言行概要,是该人观点的概括,不是此人黑诗毒文的全部展露,也不是笔者对此人黑诗黑文剖析与批判的诗文的汇总。岳玉来(王炳武)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是成系统全方位的,这里对岳玉来(王炳武)十二个方面西化言行的举例,只是他每个言行下此类诗作的极少部分,有的只举例一二首,但岳玉来(王炳武)每类言行下的诗作绝不是一二首,有的达十几首几十首之多,而且还在增加,给他自己添罪过、涨罪错。概括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十二个方面也许概括得还不全面,有遗漏,以后会将继续补充。《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概要》只是了解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的概括介绍和阅读索引。读者诸君可参阅笔者的《批判岳玉来(王炳武)诗作辑录》和《批判岳玉来(王炳武)文章辑录》。说“言行”,是说对人要察其言观其行,对岳玉来(王炳武)也是这样。岳玉来(王炳武)的自由化,不但有言论,还有行动,所以说是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概要”。
 
 1、岳玉来违宪污蔑、诋毁毛泽东和邓小平
     岳玉来此人刚愎自用、孤芳自赏、狂妄自大,——狂妄到什么程度呢?他无视《宪法》中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肯定,无视1981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邓小平文选》、习近平2013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中关于毛泽东一生功过是非的正确评价,借批文革、批极左之名,全盘否定毛泽东,极尽污蔑、攻击之能事,言语之恶毒,令人咋舌。纵观毛泽东的一生,他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晚年的错误,包括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是第二位的。毛泽东仍然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杰出的领袖。评价毛泽东一生的功过是非、总结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是可以的,但不能违宪,不能超出党的决议的原则,背离《邓小平文选》中对毛泽东正确评价的立场,更不准对习近平2013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的精神视而不见、阳奉阴违、对着干。
     岳玉来此人冥顽不化,不见棺材不掉泪。继2014年之后2015年2月、2016年1月至4月又写了一系列攻击毛泽东的歪诗,继续坚持他一贯仇视毛泽东的立场。《宪法》肯定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天安门城楼上至今还悬挂着毛泽东的肖像,这表明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对毛泽东的尊重和怀念。可岳玉来多次在其歪诗中污蔑、丑化、诋毁毛泽东。2015年2月17日的《七律•感于极左思潮》的诗中竟影射毛泽东为僵尸:“每忆文革牙咬龇,已过卌年仍痛思。祸国殃民啥领袖,阳谋诡计吗导师?红歌泛滥想重庆,乌有怀乡赖僵尸。万寿无疆若能够,千年倒退未可知”(2015年2月17日于北京寓所);在2014年6月25日的诗中对毛泽东用了贬义十分明显的“千夫所指”字眼,2016年3月30日的诗中用“独夫民贼”的贬义成语对毛泽东进行诅咒。
     关于岳玉来(王炳武)的反毛辱毛毒诗,我们再举几例。
     ⑴、2014年6月25日在《韵和菊香秋韵〈七律•题知青旧照(二)〉》写道:“愤青竟是恁狂痴,/两鬓归来灰发丝。/罪恶阳谋发动日,/最高指示传达时。/当年都是豪情语,/今日尽成哀痛思。/万寿无疆南柯梦,/千夫所指谁告知?”笔者当时作诗奉和予以批驳。
     ⑵、2016年9月13日岳玉来(王炳武)在《9月13日赋江青题为“孜孜不倦“的林彪学毛泽东选集摄影》毒诗里就写了“江青已摄光辉像,毛氏未填阳谋词”句子,用“毛氏”“阳谋”辱毛。笔者当即原韵奉和:“不允许用“阳谋”“阴谋”字样辱毛——读岳玉来(王炳武)《9月13日赋江青题为“‘孜孜不倦的林彪学毛泽东选集摄影》’诗原韵奉和:玉来辱毛乐孜孜,/桀犬吠尧吐涎丝。/西化言论失败日,/炳武丧妣哀恸时。\小丑跳梁狰狞像,/蚍蜉撼树狂妄词。/党史早已记一笔,/不劳尔辈赋歪诗。”
     ⑶、2016年10月2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有感于极左派怀念文革》诗中说:“莫道明哲可保身,/阳谋诡计恶毒音。/浩劫十载鬼神怨,/极左卅年贤圣嗔。/成分偏高就下狱,/出身优越即凌云。/落花流水谁能阻?/失意空怜坠楼人。”
     ⑷、2016年12月23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有人因承受不了反左诗文刺激拂袖退出微信群》诗中说:“极左流毒多远深?/延安整肃到如今。/文革阴翳殃满国,/反右阳谋祸全民。/社会基石已扯列,/城乡生态被肢分。/语言有异即烦恼,/观念不同就退群。”
     ⑸、2017年4月26日西痞王炳武(岳玉来)又狰狞写了《七言排律•题颜达同学与当年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合影》毒诗,又一次用“阳谋”一词辱毛:“六旬凭啥称知青?/因为当初命运同。/领袖阳谋再教育,/导师阴翳废招生。/十年动乱谁罪过?/一代蹉跎我遭逢。/悔未手握三尺剑,/恨无臂挽六钧弓。/时光地老仇方尽,/岁月天荒憎不穷。/冬麦经霜依旧绿,/腊梅冒雪照常红。/东风唤醒改开日,/大美人生是晚晴。”一张当年知青上山下乡与农民的合影本是平常的纪念照片,可岳玉来(王炳武)却生发出辱毛的“灵感”。水管里流出的都是水,血管里喷出的都是血。当代中国核心价值观爱国的是非标准是:爱国必爱党,爱国爱党必拥载毛泽东;反华必反共,反毛就是反共。对于顽固反毛反共西痞分子、西化分子岳玉来(王炳武)来说,任何一个场景、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意象他都生发联想可以“赋诗”辱毛,这就是死硬西痞的“灵感”特征,这与我们正能量者正相反:任何一个场景、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意象我们正能量者都可以籍此抒发爱国情感、歌颂祖国、歌颂特色中国社会主义、歌颂共产党、歌颂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歌颂祖国的每一个改革成果。岳玉来(王炳武)灵魂深处无时无刻想的都是“辱毛”“辱毛”再怎样“辱毛”,抹黑中国抹黑中国又找什么借口抹黑中国。岳玉来(王炳武)诗中“/悔未手握三尺剑,/恨无臂挽六钧弓。/时光地老仇方尽,/岁月天荒憎不穷”的咬牙切齿、磨刀霍霍、刀光剑影读者诸君看到了吧?感觉到了么?
     ⑹、2017年5月15日岳玉来(王炳武)又发表毒词《江城子•读《人民日报》否定文革文章(用郭振山同牌、同题、同韵)》,再一次用“阳谋”字样污蔑毛泽东,词写道:“十年罪孽不需言。/泪双潸,/血连斑。/领袖阳谋,/反右是前愆。/利诱学生掀浊浪,/施诡计,/恶多端。/国民经济落艰难。/狱森严,/揽全权。/迫害风潮,/城市漫乡间。/为啥五毛恋极左?/良药苦,/信石甜。”在这首词里,上半阙末尾文字更是恶毒、直接地攻击污蔑毛泽东:“/领袖阳谋,/反右是前愆。/利诱学生掀浊浪,/施诡计,/恶多端”,这段词语是岳诗“最得意”的“词眼”,也是岳玉来(王炳武)辱毛抹不掉的罪证。
    ⑺、2018年5月28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的诗前题记式说明文字又故态复萌重放厥词:“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只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不介绍解放后被毛泽东的‘阳谋’打成右派”(至于在此段文字里涉及的其他如全盘否定反右派斗争的观点;混淆正确的“反右派斗争”与“反右扩大化”二者的区别,另外文字批判、辩驳)。
    ⑻、2018年6月10日岳玉来(王炳武)在毒词《鹧鸪天•匿题》里攻击毛泽东是“业障”:《鹧鸪天•匿题》“金榜一题谁玉成?/早该高考建功名。/何因挚爱错今世?/险被浩劫误此生。/毛业障,/邓英明/改革开放神州行。/回潮极左有余悸,/蛇影杯弓也震惊。”
    ⑼、2018年6月24日岳玉来(王炳武)在毒诗《七律•韵和毛泽东文革史诗〈有所思〉》攻击毛泽东,毒诗又用“阳谋”字样辱毛:“领袖阳谋既定时,/中华千里尽枯枝。/飞花飒飒遭风掣,/落叶潇潇随雨驰。/侄子尊前跨黑马,/老婆台上扛红旗。/临屏应和步原韵,/劫后诗人枉有思。” 
      岳玉来(王炳武)等西化分子的胃口不只是谤毁一个毛泽东,他们是要否定整个中国共产党领袖群体。2016年8月15日,岳玉来在《七律•悯祥林嫂》一诗中就影射攻击邓小平:“沉冤未雪话祥林,/笑柄遗留嫂夫人。/封建千年天暗暗,/文革十载夜森森。/休道宜粗不宜细,/当知乱假即乱真。/牢骚满腹屈平恨,/义愤填膺到如今。2016年8月15日于北京寓所” 其中“休道宜粗不宜细,/当知乱假即乱真”二句就是赤裸裸地攻击邓小平。“宜粗不宜细”是文革后处理历史问题、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邓小平作的指示。事实已经证明,邓小平的这一指导意见对分析、处理历史问题和起草决议是起了推动作用的。如今,决议已经作出35年了,决议的原则和精神对统一全党思想有权威的积极作用。岳玉来这时质疑当时邓小平这一正确决策,纯属恶毒攻击。
     2017年3月7日西痞岳玉来(王炳武)在八斗文学网又发表了一篇他西化心迹的词“鹧鸪天”:“鹧鸪天•赋邓小平怀抱黑白两猫的漫画像/理论精髓是两猫,/不需争辩自崇高。/改革掀起千重浪,/开放带来万里潮。/风飒飒,/雨潇潇,/那年春夏浪滔滔。/若无六四喋血事,/青史永存一舜尧。/2017年2月24日于北京海淀/”这首词为1989年春夏之交那场“六四”动乱翻案、攻击邓小平。 第一,篡改、捏造邓小平理论的“精髓”。1992年10月,江泽民同志在中共十四大报告阐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理论的精髓。而岳玉来在这首词里瞎说邓小平理论的精髓是“猫论”(两猫)。 第二,为上世纪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六四事件”翻案。上世纪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六四事件”是动乱,最后演变成反革命暴乱,党中央果断决策,最后被解放军平息。“六四”动乱的定性,不存在平反的问题,甭想翻案。1989年的“六四”动乱事件与1976年1月的天安门事件性质截然不同,没有可比性。第三、岳词不仅颠倒了“六四”事件的性质,用“喋血”字眼来攻击我们党和解放军对动乱(后来演变成反革命暴乱)平息的决策和行动,还把这“喋血”的“镇压”(资产阶级自由化者、“六四”事件煽动者支持者语)加到邓小平头上,也正因为邓小平对“六四”事件“喋血”的“罪由”,岳词表面上对邓公的歌颂便被暗里勾销了、替换了、挪走了(“若无六四喋血事,青史永存一舜尧。”)就像全盘否定毛泽东一样,全面否定邓小平。
 
 2、岳玉来违宪影射、中伤、诽谤贾庆林江泽民
    2015年3月7日岳玉来写了一首歪诗影射攻击贾庆林江泽民同志。“敢问谁是铁帽王?管他姓贾还姓江!”出语不凡,野蛮十足、显摆他胆大。这里的“贾”和“江”,谁都可以看出来,指的是贾庆林、江泽民。因为不可能泛指全国姓贾姓江的,那只能是特指。贾庆林江泽民虽然是中共前高官,退休了,但还健在;到现在的2016年4月12日也没听说、也没发现他们有节操问题被立案调查或判徒刑,那么贾庆林和江泽民现在还有公民权。习近平的治国理政是依法治国,公民的人身权、财产权、名誉权等权利、权力受法律保护,未经法院宣判任何人不能侵犯。岳玉来口口声声说人权,你的人权观在贾庆林江泽民这里怎么没有了?怎么能够随便捕风捉影、中伤诬陷他人?岳玉来,你在诗中影射,几乎明指贾庆林和江泽民就是“铁帽子王”。请问岳玉来,贾庆林和江泽民是什么时候被揪出来的?还是今后某个时间要被揪出来?现在距离你写那首诗已经一年多了,全国人民、全世界都没听说贾庆林和江泽民涉嫌腐败被中央立案调查。你的诗是2015年3月7日写的,那你是怎么先知道的?是王岐山还是习近平给你打电话了?就是明天以后贾庆林和江泽民被揪出来,也不能证明你2015年3月7日超前写的诗是对的,你是世界级的预测大师、臆测大师。
 
  3、泛化、扩大化使用“极左”一词,用“极左”指代、形容改革开放新时期直至今日习
     大大领导下的盛世。
     “左”和“极左”一词是有特定含义的,不能像一般的词汇那样用来叙述一段社会发展、描写一个历史过程;用“极左”来指向什么、来形容什么需要十分负责任、十分慎重。而岳玉来之流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者使用“极左”一词与我们不同,在他们的词典里,“极左”是另有含义的,“极左”是他们任意挥舞的大棒,是随便粘贴的标签,顾左右而言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们把批“极左”扩大化、泛化,用“左”“极左”来攻击改革开放,抹黑习大大治下的当今中国。谁若说,岳玉来(王炳武)你们这样扩大化地批“左”、批“极左”不对,他们就会倒打一耙,说你是“文革派”“前朝遗老”。这时,“左”和“极左”就成了他们乱扣的帽子、抵制正能量的挡箭牌。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一个历史转折点,1978年以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2016年3月1日岳玉来在《七律•读牛建山打油诗》中说:“每逢极左鲠在喉,韵律不谐也打油”。汉语语义,“每逢”是“每次遇到”、内含“又一次遇到”、“多次遇到”之意,如果是“仅此一次”确定的意义,就不能用“每逢”。文化大革命以后改革开放时期直至今日,中国没有再发生“极左”,岳玉来诗中的“每逢极左”从何而来?指的是什么?在资产阶级自由化者的眼睛中,凡是不符合他们的设定和标准,他们都冠之以“左”或“极左”,甚至把今天习大大治下的当今中国与文化大革命等同。2016年1月15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看暴民打砸王福重轿车视频有感》一诗中说:“卅卌年来说废兴,常常极左占上风”把改革开放时段都说成是“极左”。改革开放从1978年开始,到2016年已经38年了,诗语,说个接近数“卅卌”(34)也未尝不可。事实上,极左的文革或者说文革的极左从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之后已经终止。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决议,结束文化大革命,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开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新时期。可在岳玉来的诗中,把1978年以来改革开放至今的38年了仍污蔑为“极左占上风”,意为改革开放与文革一个样,还是“极左”,是文革的延续和继续(“十载浩劫未烂柯”),这是对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诋毁,也是对改革开放时期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影射攻击。比毕福剑还歹毒。2016年2月19日习大大还召开了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思想文化宣传、新闻媒体部门或单位必须姓党,其他各种媒体也必须注意舆论导向。岳玉来把这指斥为“左”,心生怨恨,2016年3月26日在《韵和东方乔教授〈五律•述志〉》发声说,“监管今倾左,不便露锋芒”。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也是莎士比亚剧里人物的内心独白。
 
 4、岳玉来借批“个人崇拜”影射攻击习近平
    岳玉来(王炳武)不止借批“左”、批“极左”之名来影射攻击现在的改革开放,抹黑全国人民昂扬奋发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还露骨地借批“个人崇拜”来攻击习近平。岳玉来在2016年3月30日的一首诗中说“个人崇拜在回潮,双刃向民带霜刀”;在另一首诗中说“个人崇拜又抬头”。2015年9月5日在污蔑中央党校的诗中说“个人崇拜又磨刀”“个人崇拜刀又魔”。请注意,这里的“又”字别有深意,不是批文革了,而是批我们当下全国人民拥载的治国理政卓有成效的习近平总书记。你看,个人崇拜“在回潮”、“又抬头”“刀又磨”“又磨刀”,十分明白,一点也不含蓄,——可以听见岳玉来(王炳武)这些嚣张的自由化者在磨刀霍霍!
 
 5、岳玉来(王炳武)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臆造、散布阶级和阶级斗争颠覆说
    2016年10月31日 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 无题》诗中吟道:“抛弃阶级争斗论,本初人性定回归”。用“人之初,性本善”唯心主义观念否定马克思主义阶级和阶级斗争学说,胡说“过时真理已晦暗”。2016年12月20日附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 匿题》诗中说:“普世价值渡众生,阶级岂是尽相争?”用“普世价值”包装他们全盘西化谬论,散布阶级斗争熄灭轮。2017年3月28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 又过志新桥》诗中写道:“谬误阶级争斗论”。中国现在有效《宪法》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是这样表述的:在中国,剥削阶级虽然已经消灭,但在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仍将长期存在。散布阶级斗争熄灭轮既不符合现实,也违反《宪法》。
     岳玉来(王炳武)除了鼓吹“阶级和阶级斗争熄灭轮”,2010年突发灵感,梦呓出“知产阶级”一词,以为可以像哥伦布一样轰动世界、名垂青史。2014年9月又把这篇旧稿翻晒出来,宣称:他的研究成果是“对经典阶级斗争学说的颠覆”。 {见岳玉来(王炳武)《关于阶级斗争学说的断想(对经典阶级斗争学说的颠覆)》}。其文的荒谬、荒诞、荒唐不值一驳。互联网方便了我们信息沟通、资源共享,但也使有些人利用其造谣传谣,随意构建体系,传播伪科学,标榜自己是牛顿第二、当世的爱因斯坦、以什么岳克思、王格斯自居,真不知天下有羞耻二字。真理的高山常有怪诞的乌云盘旋。岳玉来(王炳武)制造詭文,徒增笑柄当靶子,其阐述的谬理虽然不被学界承认也入不了真理的门槛;但他自己仍可以像玩手淫自慰一样,得到自得其乐的快感,感受阿Q似的精神愉悦;这可能是他根深蒂固的习惯,并乐此不疲。
 
 6、岳玉来气势汹汹质问“党校谁操晴雨表?”习近平说:“党校姓党”——给岳玉来污蔑
    党校言论当头棒喝
    2015年8月,中共中央党校按照中共中央的部署,在校园重新塑立了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邓小平领袖像和党员楷模、优秀县委书记焦裕禄、谷文昌像。这本是中共党内的正常活动,可岳玉来闻知此事后十分不舒服,2015年9月赋诗二首攻击和污蔑。攻击质问说“党校谁操晴雨表?”{2015年10月15日我写了《评岳玉来〈七律:惊闻中央党校重新树立领袖塑像(二首)〉》一文予以批驳}。2015年12月11日至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习近平在会上做了重要讲话。习近平指出:“党校姓党”,“党校工作是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讲话是对岳玉来(王炳武)攻击、污蔑中央党校言论的有力回击和当头棒喝。
 
 7、岳玉来为叛贼林彪招魂、为林彪翻案
     林彪不是以正能量载入史册的,因为林彪阴谋政变、叛国投敌、没有晚节。林彪与毛泽东正相反:毛泽东整个一生功大于过,而林彪则过大于功,二人精神不在同一频道,灵魂不在同一层次,二人有本质的不同,有天壤之别,没有可比性。林彪的擢升和权术心计惹众多老帅不满,陈毅闻讯林彪摔死,在病床上大呼“拿酒来!”周恩来知悉林彪机毁人亡后,在自己的办公室手扶墙壁嚎啕大哭(这不是对林彪死去悲伤的大哭,而是长期被林彪压抑、摧残,一朝泄去这种精神折磨后的大哭)。对这样一个负面历史人物,岳玉来与牟宜之的两首诗却津津乐道、大加赞赏,不知九泉之下的陈毅、周恩来该作何感想。岳玉来还攻击毛泽东来讨好林彪。岳玉来诗写道:“九亿人民遭玩弄,十年岁月陷阳谋”,“战功赫赫垂青史,空望江河万古流”。对林彪反党集团的定性是写入共和国史和党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对林彪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而在岳玉来和牟宜之的诗中,这斗争的尖锐性和严肃性都不见了,被描写成“萧墙祸端”“宫帷秘事”,用“权贵厮杀”来抹杀我们同林彪反党集团斗争的政治性,来影射毛泽东与林彪的斗争是古代宫廷帝王“立废”的循环、官宦之间的勾心斗角。两位诗作者这样贬毛仇毛、与党的决议对着干是向林彪邀赏么?是在宣扬、散布什么历史观、价值观?
     2018年7月7日,顽固的西痞分子岳玉来(王炳武)伙同他的另一个西化分子郭振山出场了、出相了、出台了:郭振山先抛出《七律•林彪抓捕江青的计划和华国锋如出一辙》毒诗,岳玉来(王炳武)其后以支持者的姿态给郭振山撑腰打气炮制了毒诗奉和郭振山,两个大龄反毛反共反动分子联手攻击毛泽东、美化叛贼林彪为林彪翻案,向习近平领导下当今盛世的正义示威,挑战现在网络宣传阵地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正能量;用肉麻的、藐视党的决议的词句吹捧林彪,用最恶毒的语言冒天下之大不韪攻击毛泽东。在一首诗里集束射出两颗“重磅”炸弹,表现了岳玉来(王炳武)和郭振山两个老牌媚外者、反叛者、卖国者、自由化者的嚣张,也暴露了他俩是中国人的败类、人渣的真面目。岳玉来(王炳武)和诗肉麻捧林仇深咒毛:“《七律•韵和郭振山〈林彪抓捕江青的计划和华国锋如出一辙〉》/赫赫战功史炳彪,/坠亡座驾等闲瞧。/高呼万岁毁忠信,/屈就独夫失节操。/兵败庐山千古恨,/名成黄埔万年骄。/本该出手未出手,/你死我活甭怨毛。/”是郭振山原诗引发了岳玉来(王炳武)的灵感,两个西痞同气相投,郭振山诗恶毒写道:“成王败寇话林彪,/历史风云放眼瞧。/才堪重任追韩信,/计可安邦比曹操。/辽沈鏖兵声誉著,/平津喋血战神骄。/奸臣良相凭谁定,/覆雨翻云总是毛!/”( 《七律•林彪抓捕江青的计划和华国锋如出一辙》)辱毛的同时,两个人渣吹捧林彪,捏造出“林彪抓捕江青”的天方夜谭,无知又无耻。
 
 8、鼓吹、宣扬西方“宪政”观,污蔑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体和国体
     2016年4月18日岳玉来在《七律•过志新桥》诗中说:“天下太平宪政日,公民作主路迢迢”,鼓吹、宣扬西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宪政“观。这些年关于全盘西化的“宪政”与“人民民主专政”的政体国体之争不绝于耳。《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环球时报》专栏文章、《求是》杂志文章、新华网、人民网、党建网文章,都已做了正面回答。在改革开放时期以来的几届中共中央的工作报告里都有阐述。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正确方针。长期以来,境内外一些自由化者把主张“宪政”看作是最有可能改变中国政治体制的突破口和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策略与途径,极力宣扬、鼓吹“宪政”的超阶级性和普世价值性。这些“宪政”主张指向非常明确,就是要在中国取消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政权。
      一个语词的实际运用不能脱离历史。宪政是西方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政治制度,具有确定的内涵,构成宪政实质内涵的几个方面如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是同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性质、同我国现行的根本政治制度是对立的。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制度是千百万革命先烈浴血奋斗得来的,是党和人民的正确选择,是符合我国国情的,是我国改革开放继续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的政治保障,不是你岳玉来之流狂吠几声就能改变的。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公民的人权、民主状况大为改善,已经当家作主。至于岳玉来(王炳武)你索要的、你含义的“公民作主”、西方的“人权民主”,那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你自我打气说“路迢迢”,只能是自娱自乐。
 
 9、攻击红歌、用“群魔”“文革余孽”污蔑红歌演唱广大群众
    岳玉来(王炳武)这只嚣张的自由化恶犬无时无地不在狂吠。音乐常识是:我们需要抒情的爱情歌曲、也需要抒情的思乡思友思亲歌曲,也需要既抒情又铿锵的革命歌曲,一个都不能少。2015年我们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你听那振奋人心的抗战历史歌曲,热血沸腾。每逢“五一”“七一”“八一”“十一”重大节日以及其他重要集会,无不是红歌高唱。红歌、唱红歌是我们的革命传统,从中国共产党诞生之日起到现在,我们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唱红歌已经唱了快一百年。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反映自己这个历史阶段的特色的红歌。红歌,不能因为岳玉来之流自由化者不愿意听和反对,我们的红歌传唱就戛然而止吧?事物的辩证法就是这样实事求是:我们党和人民开心、高兴、愉悦之日,就是岳玉来(王炳武)之流自由化者心里难过、怨愤之时。这不,岳玉来(王炳武)对我们传统的唱红歌也发声攻击、诋毁、污蔑。2016年5月2日“‘在希望的田野上’五十六朵花‘社会主义经典歌曲’”大型交响演唱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岳玉来2016年5月6日作歪诗《七律•惊闻人民大会堂举办红歌会》恶毒攻击:“/红歌大会刮妖风/极左回潮警世钟/交响曲中雷隐隐/群魔台上雾蒙蒙/文革余孽魂荡荡/爱国骚人意忡忡/螳臂当车徒惹笑/不废江河流向东/”。把我们的开心红歌演唱会说成是“刮妖风”,“极左回潮”;把台上众多演员(还有几百个花季孩子们)都污为是“群魔”、“文革余孽”。2016年5月7日,岳玉来又喷毒液、再放厥词攻击污蔑红歌、诋毁丑化唱红歌者。岳玉来在《韵和东方乔〈七律•暮春铭志〉》歪诗中说:“妖魔颂圣红歌忙,瘴气黑烟乌有乡”。“卌年纠左还反复,始信征程路漫长”。这首诗继续妖魔化我们唱红歌者,污蔑是“妖魔”;还攻击我们唱红歌歌唱领袖、歌唱祖国、歌唱党是“颂圣”,是“卌年纠左还反复”,贬损语言明显、诅咒之意昭然。
 
 10、颠倒是非、美化罪犯、藐视法律,攻击习近平的依法治国方略、污蔑中国的法制建设
      和法治进步
     预谋杀人犯贾敬龙于2016年11月15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已执行死刑。对这样一个极其恶劣的杀人犯,岳玉来(王炳武)寄予了无限的同情,赋诗赞扬有加,将其当作英雄歌颂。2016年11月16日抛出“重磅”歪诗,借此案肆意渲染煽动,颠倒黑白,藐视法律,攻击我法治社会,诋毁中国。岳诗说:“铁骨铮铮贾敬龙,/雷鸣闪电裂长空。/暗洪已是流滚滚,/烈火即将燃熊熊。/两把菜刀说贺总,/一身武艺话林冲。/官逼民反待何日?/告状无门是国凶。/”岳玉来(王炳武)狰狞凶恶的西痞嘴脸暴露无遗。岳诗的恶意诋毁是:第一,歪曲事实,混淆是非。贾敬龙所在村及其贾家住房拆迁是经村民大会集体表决通过的、经所在地人民政府批准的、经贾敬龙父亲家长签字同意的,符合该村民意、符合程序,没有任何不妥。第二,藐视法律,对抗社会。贾敬龙对村支书代表村委会的拆旧房行动怀恨在心,伺机报复。用两年时间准备凶器,研究报复手段,预谋时间不为不长。最终,贾敬龙实施了犯罪,置人死命。心肠歹毒,手段残忍。这不只是贾敬龙藐视法律、对抗社会,岳玉来(王炳武)与其同辙。岳玉来(王炳武)对这样一个死刑犯顶礼膜拜,赞扬其“铁骨铮铮”,这是在宣扬什么法制观?是非观?爱憎观?第三,仇恨中共,欲颠政府。岳玉来在诗题里把被贾敬龙杀害的村支书冠以“恶霸村支书”字样,影射攻击中共;并煽动说这是“官逼民反”;贾敬龙的杀人犯罪是因为偌大的中国他“告状无门”,污蔑习大大领导下的法治中国、依法治国。贾敬龙违约在先、不听众人家人劝阻在先,有什么冤状可告?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恶霸村支书”,这“恶霸”的定性你岳玉来说得算吗?其实岳玉来就是“四人帮”遗留下来的“帽子工厂”余孽。第四,玷污先烈,侮辱好汉。更不能让人容忍的是,岳玉来(王炳武)还在该诗第三联拿贺龙老总和梁山好汉林冲为贾敬龙衬托、壮胆、褒扬,“两把菜刀说贺总,一身武艺话林冲”。岳玉来,你咏贾敬龙的诗怎么扯上贺龙元帅和林冲呢?贾敬龙与贺龙、林冲是一个层次的人么? 第五,鼓吹西化,变色中国。“暗洪已是流滚滚,烈火即将燃熊熊”。岳玉来此处说的“暗洪已是流滚滚,烈火即将燃熊熊”,是在歌颂我们的改革开放吗?是在吟诵我们全国各族人民在习大大领导下奔小康实现中国梦的情景吗?不是的。岳玉来在贾敬龙案上大作文章,把一个杀人犯的犯罪看做是他们的“暗洪”,是他们的“烈火”,这“暗洪”将冲向哪里、“烈火”将烧向哪里?我想,读者是不难明白的。
     2016年12月2日岳玉来又在聂树斌被宣布无罪的案件上大作文章,赋毒诗,借此事件污蔑法治中国、歪曲中国的人权状况,攻击习大大依法治国的治国方略、治国政绩、治国成就。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的两首诗里写道:“(一)网上争传聂树斌,/无辜冤死又一人。/法律残缺百姓贱,/官员腐败平民贫。/重文轻武说弱宋,/峻法滥刑话暴秦。/宪政谣传路尚远,/风闻大海几扬尘。”“(二)/娇儿屈死母何悲?/怒向苍天讨是非!/法制进程屡搁浅,/人权保护渐式微。/当然群众应爱国,/只问冤魂该恨谁?/信任危机最可怕,/沸腾民怨心如灰。”对于聂树斌本身案子,我们尊重法律,不去评说;我们只评论岳玉来(王炳武)借此案吟咏的两首诗里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纠正聂树斌的错案,彰显了我们司法机关十八大以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依法治国取得的成效,表现了司法改革的进步、宣示了有错必纠的司法勇气,值得称颂。可岳玉来借此案同党唱反调,十八大以来的司法改革、法制进步,岳玉来(王炳武)一概视而不见,瞪眼说瞎话,恶毒攻击。岳诗写道:“法制进程屡搁浅”,——岳玉来,习大大领导的中国法制建设、依法治国布局错了吗?是搁浅停滞不前了吗?“人权保护渐式微”——中国的人权状况也没有进步而是退步了吗?事实果真是这样吗?
       2014年10月23日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谈到依法治国和法制建设,习近平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把依法治国确定为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把依法执政确定为党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始终把法治放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来考虑、来谋划、
 得重大成就”。那么十八大以来中国的法制改革更是成就昭著,习大大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效果显著,习大大的法治观深入人心;法官制度改革、审判制度改革、律师制度改革、刑侦制度改革等等法制改革,有目共睹,我们在这里就不详述了。而岳玉来(王炳武)你却说我们“法制进程屡搁浅”,与习大大的论述对着干,是何居心?
    “人权保护渐式微”,是岳玉来攻击我们的又一支毒箭。域外的反华势力和国内的西化分子历来都是在“人权”问题上大作文章,域外国家甚至在联合国大会上与我交锋,但每次交锋,污蔑和歪曲都被我国人权状况的改善、向好的事实所击败。2016年9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关于我国的人权状况和政府为之的努力,白皮书说:“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的宪法原则,也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坚定意志与不懈追求。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领域的人权保障是人权事业发展的重要方面。多年来,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恪守以民为本理念,保证和发展人民当家作主,充分实现人民权利、充分保障人民权益,推动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效保障了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履行应尽的义务。”“随着法治中国建设的全面推进,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不断取得新进展。”白皮书中说的中国人权状况的“新进展”,联合国也给予肯定,举世瞩目、全国夸赞、人民自豪。解放前和解放后、文革前文革中中国的人权是什么状况?文革后又是如何改善的?改革开放前中国的人权是什么体验?改革开放后直到今天又有什么感触?每个正义正能量的中国人都会有正确的实事求是的回答。只有岳玉来(王炳武)视而不见,恶意歪曲。
 
 11、攻击党的新闻舆论与思想宣传的政治性,诬蔑我们新闻舆论与思想宣传工作的作用和 
     成效
     从上面举例已窥全貌,岳玉来(王炳武)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是成系统、全方位的。在思想宣传新闻舆论上,岳某人同样对党的思想宣传、新闻舆论工作进行诋毁和攻击。略举几例。
     2018年4月4日,岳玉来(王炳武)旅游到青岛,写了毒诗《七律•又到青岛》:“青岛曾遭德殖民,/至今留有痛伤痕。/课堂说教全篇假,/影视宣传几句真?/岂是国人创历史,/分明历史骗国人。/重来骚客得灵感,/八句未成已断魂。” 要害是中间四句:“课堂说教全篇假”,攻击我们的教育方针和教材编纂;“影视宣传几句真” 把我们影视宣传的主流成就全否定了;“岂是国人创历史,/分明历史骗国人,”公然鼓吹历史虚无主义,否定中国近代史、中国革命史。2016年习近平在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不是好,要看事实,要看中国人民的判断,而不是看那些戴着有色眼镜的人的主观臆断。”一针见血指出“戴着有色眼镜的人”的荒唐和卑鄙用心,坚定了我们的自信。
    2017年9月16日,岳玉来(王炳武)发表毒诗《偶得》,攻击中央政权,抹黑北京市。岳诗说:“把酒思亲邀月明,/寒光如水静无声。/朝中旧事多谲诈,/市里新闻尽附庸。/粱米煮熟终醒梦,/鲤鱼腾跃可成龙。/无虑湖边垂钓客,/少愁垄上荷锄翁。” 要害是第二联的第三第四句“朝中旧事多谲诈,市里新闻尽附庸。”“朝中”,指的是中央政权;“谲诈”,阴谋之谓也。“市里新闻尽附庸”,市里,指首都北京市,“尽附庸”,北京市的思想文化、新闻舆论宣传都是(一个“尽”字,全面否定,恶毒至极)附庸风雅,都是假的,在他们看来,都是共产党自我“涂脂抹粉”。岳玉来(王炳武)把党和政府的正能量宣传,污蔑为“官方宣传”,他是不信的,且反感。毒诗字里行间都充溢着王炳武(岳玉来)对党中央领导、对共和国政权、对北京市政府、对北京新闻媒体宣传界的诋毁与仇恨——这就是王炳武(岳玉来)的思维定势。第三联的两句自白了岳玉来(王炳武)的心路历程,自我打气;“鲤鱼腾跃可成龙”?西痞成什么龙?成蚯蚓、成蜥蜴、成癞蛤蟆还差不多。
    2016年1月15日在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看暴民打砸王福重轿车视频有感》一诗里,恶毒攻击我们改革开放时代还是“极左占上风”;“ 正义呼声被烟锁,真诚呐喊遭云封”,思想宣传新闻报道“舆论划一”。西化嘴脸暴露无遗。
 2017年10月1日 ,岳玉来(王炳武)《折腰体七律•国庆节游天安门广场》诗里描写,北京没有日新月异的变化,也没有新闻:“人去人来多旧貌,花开花谢少新闻。”而且丑化毛泽东,诬蔑党和人民对领袖毛泽东的崇敬,把毛主席纪念堂说成是“赫然矗立当朝庙”,是可忍孰不可忍!
 
 12、岳玉来是混进党内的不合格的共产党员
     岳玉来是网名,真名叫王炳武。早年上山下乡当过知青,哎哟,这就不得了了,觉得自己好像是国家的功臣一样,全世界都对不起他,国家、共产党、毛泽东都亏欠他,想起来就赋诗骂上一通,对社会、对共产党也要挖苦、嘲讽、讥刺、调侃,来发泄他的不满;对中共前高官正面领袖贾庆林、江泽民,岳玉来(王炳武)也要影射攻击。就是这样的思想觉悟和政治水平还混入了党内,还在河北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混迹,不知道岳玉来(王炳武)正调反弹,散布了多少谬论!
     不怀疑你有正当的入党手续,是说你组织上虽然入党了,思想上并没有入党,你的世界观是非无产阶级的,你不遵守党章、不遵守宪法,这还像个共产党员吗?岳玉来(王炳武),你安心做学问,在宪法框架内吟咏时事、抒发襟怀,歌颂祖国的大好河山和美好愿景,没人反对你,像你现在这样违反党的决议、违反习近平的讲话全盘否定毛泽东、诋毁毛泽东,影射诽谤贾庆林江泽民,篡改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为叛贼林彪翻案,鼓吹西方的“宪政”观,用“左”和“极左”攻击、抹黑改革开放,用“个人崇拜”影射、污蔑习近平是不行的。中国是有法制的,网络也不是法外之地,绝不放任你的违宪言论,绝不放过你的无耻谰言,绝不放纵你的胡叻叻。
                     2016年4月初编,  2018年8月28日增订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无影幽灵(八) 无影幽灵(八)
北京笔记;无 题(81) 北京笔记;无 题(81)
歌功颂德 歌功颂德
居安思危——防火安全时刻在我心 居安思危——防火安全时刻在我心
《回忆录》续六十五 《回忆录》续六十五
祝我生日快乐 祝我生日快乐
鹧鸪天  为君十赋鹧鸪天(组诗之二) 鹧鸪天  为君十赋鹧鸪天(组诗之二)
小院牡丹开(五绝) 小院牡丹开(五绝)
人生二十年 人生二十年
看客 看客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27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