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刘辉(文军) > 文章欣赏:【京味儿散文】 我的少年房山(刘辉(文军))
【京味儿散文】 我的少年房山
作者:刘辉(文军)  作于:2018/8/10 14:11:39  访问:20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京味儿散文】
   
   我的少年房山
   
   地冻天寒练红心,荒山野岭煅新人。
   狼豹出没惊险事,雄赳气昂热雄魂。
   
   说起“拉练”这个名词,搁现在的年月里,听起来都会觉得新鲜。做工的您就安心做工,务农的您就精心耪地,开公司的老板会算计往怀里搂钱很正常,当学生的一定得考上个名牌学校才算是好孩子。闲的没事儿也搭上有几个闲钱,那就得琢磨放松放松。于是,“郊游”成了流行的找理由狂野的代名词。三五一伙或自驾、或公交、或自行车。健身强体也好,绿色出行也好,就想往郊区边儿溜达看蓝天白云、赏青山绿水、吃野菜糊饼。
   
   我所经历的野营拉练跟休闲休假无关、跟欣赏游玩无关。因为脚板的千里磨砺,因为困苦的重重炼造,难忘的记忆还犹如昨日。赶上郊游,路遇曾经的似曾相识或回放中途经的老地名,我总是深陷于几十年前大山里行军的步辙中。
   
   拉练缘由很简单:边境线上国情吃紧,全民“备战备荒为人民”。上面说了:宁可百日无战,不可一日不练。一句“野营拉练好”,成了响彻大江南北的全民动员令。学校拉、工厂练,军队战士们更是一马当先。
   
   当年我刚刚16周岁哦,刚刚成为“领导阶级”一员,正乐得屁颠屁颠的呢!野营拉练任务一下,忙不迭的也争前恐后。第一批从房山那边儿回来了,当头儿立马言语了:我是第二批。也许看我人小鬼机灵,当团部团长的通讯员,顺带着有特殊“待遇”:可以骑自行车。稍作准备,春节后出发。
   
   那时辰没自行车卖,自然也就不会骑了。为当个好通讯员,求邻居借车练手。28车,滑行骑、掏裆骑、扶着骑,挺好的八成新,让我快“练”成了一堆废铁。搭一个月的月薪拿给人家修车,人家没说什么,其实哪够啊!到了,由于咱脚潮,支支吾吾没敢应,还是没“享受”特殊待遇。过后团长还说呐:幸亏小鬼含糊,真要把车带上,爬山越岭没丁点儿平地,不定谁骑谁那?
   
   既然是个通讯员,就得“装”出个样儿来。一床摞补丁的军黄色薄被;一条带窟窿眼的军毯;一双半旧的黄胶鞋;一件七成新的搪瓷脸盆,用军背带“三横两竖”成就了行军的行套。棉军帽、黄上衣、蓝裤子,腰扎武装带、斜跨军水壶、脚蹬帆布鞋,活脱脱是个小战士的“造型”。向团长报到,一句“小家伙还是那么回事儿”,算是对我的认可。我心说了,“咱老爸打仗的时候,您不定干嘛哪?”听师傅说,拉练团长是现役连职的军代表。
   
   不用动员,小一千人的拉练队伍个顶个的气宇轩扬。决心书、保证书、要求火线入党入团的申请书,就跟上战场似的,写得这叫一个有劲。刚刚进厂,我憋着劲儿想头一个入团,申请书自然写得字字如铁,全是掏心窝子的话儿。没赶上过战争,又错过了在校当兵的机会,这回说什么也得好好显摆一下,露露小脸儿。
   
   团长会上先说了,头一批拉练不算艰苦。有红烧肉、能炸油饼吃,达不到拉练目的。等于说这回第二批拉练,行走十五、六天不能见着肉腥儿,不能吃着油炸食品,合着全是“斋饭”。咱心想,忍忍也就过去了。当时流行“苦不苦,想想当年长征二万五”。
   
   冬寒正料峭的时节。头一天从东郊走到西郊,队伍到八一制片厂里宿营。吃喝不愁,有“兵哥哥”子弟兵照应着。团长下令,我随跟队的赤脚医生统计“泡兵”人数。还好,只有几位女孩子脚嫩,先当了“泡兵”。赤脚医生挑泡、热敷,还教大家再累甭忘了热水烫脚。
   
   第三天,就进了大山里的房山。
   
   房山的山很光,房山的水很清。碰上猫狗都知道歇歇儿的冰冷季节,一支举着红旗的队伍行走于山壑之间。歌声粉饰着大山里的寂寞,还是显得孤苦伶仃、形只影单。
   
   偶尔蹭着一个村庄的边儿上,听动静儿出屋的大爷大妈们,双手揣在棉袄袖口里,看队伍花花绿绿的觉得新鲜,眼里所吐露的是一种疑惑。从石屋里跑出来的小子们,用怯生生的眼神目送着我们,好像正是队伍的路过,才打碎了沉寂多年的山间睡梦。
   
   那回宿营目的地是六渡,我记住了半辈子。当年的穷山沟,现在可是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
   
   先打头阵的“恏”下了房子:团部居中,一连河边,二连村东,三连村西。大队伍还没进村,大队干部们就屯集了备好了欢迎夹道;大队部备好了柴火、搭好了灶台、活好了炸油饼的面。熙熙攘攘且欢笑的人群,你可以感觉到当年“八路”驻军的良好口碑;可以感觉到什么叫军民鱼水情。听队长“你们就是当年的八路军,见到你们格外亲----”,心里这叫一个热乎。
   
   撂下背包,先给老乡打水,好像经典的电影都是这么演的。于是,我也学起来。从拒马河到团部足有一里地的坡路,磕磕绊绊,我真不是干活的衙役。费劲巴拉地往水缸里一倒,两木桶就剩下底儿啦!“小鬼,先别干了!先通知各连长、指导员晚上八点团部开会,队伍明晨七点整大队部集合”。说完,团长接过我的担水扁担。我顾不得满身湿漉漉的,赶紧“传令”。
   
   传完令,我径直到了一派热闹的大队部。说是想帮帮厨,其实是肚子叫唤着找辙呐!俩大柴火灶架着两大饼铛,食堂卞大班长带着几位小伙子正在烙大饼。随身背来的两口大锅派上了用场:一口熬棒子面粥,一口烧开水。队干部赶来忙着添柴烧火,团部宣传干事、后勤管理老哥儿几个手脚没闲着,搬柴火的、翻铛的、活笼粥锅的。本来我是奔着炸油饼来的,见我疑惑“瞧!这不油饼面改烙大饼了。团长有令,不能破了规矩。”景干事边烧柴边跟我念叨。
   
   赶上呆六渡休息时间长,我还赶上了一顿儿“忆苦饭”。说是求老乡拿喂牲口的麸糠为我们代蒸。老贫农台阶上捋一把胡子,胡噜一把泪,声泪俱下地说得我们吃窝头只打噎嗝。其实,那窝头真不是纯麸糠,隐隐地新棒子面的味道没觉得难吃。肚子饿,俩“忆苦窝头”很快吃完。
   
   “小鬼过来一下”,在一边的团长,脸色显得不好看,叫我。“我胃痛,你把这两窝头先替我收着。”我心想,咱是团长的兵,两窝头咱包圆。正好,咱肚皮还没填满呢!好嘛!那顿忆苦窝头,使我真着着实实地知道了“苦”滋味。过后团长问,我拍了拍肚皮。
   
   天刚刚拉晚儿了,大队干部一再嘱咐:尽量别出门,小心山上有狼有豹子趁黑下来!本来和赤脚医生有约,到各连队宿营地巡视“挑泡”,发治肠胃不和的药品,听这么一说,心里也犯毛。赶紧招呼,谁愿意逛夜景?带上三大小伙子一块走,壮胆儿。走在山壑土路,行在拒马河畔,偶尔打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吼叫,听得浑身汗毛都乍起来了。于是不约而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语录歌开道,少了些许惧怕。
   
   搁现今儿,再提怕狼怕豹子,那是笑话!从六渡到十渡,处处是景色宜人,露宿的、篝火的、ok的,就是有狼豹那也是怕人了,甭说没了!冬天怎了?照样热闹,溜冰的、钓鱼的、照有篝火晚会,想请野兽哥儿们掺乎掺乎,它不定敢来。
   
   走到霞云岭,那可就是深山区了。一天八九十里地,疲劳之极,没有统一口令就不能歇息。见着好地形了,团长立马吩咐:打旗儿!歇歇。这时咱就是“救星”:从背包后抽出红三角小旗子,威武地“刷、刷”两下,俩旗交叉,就地休息。惯例是男左女右,临时用手围起了布帘,走时留下一片狼藉。小歇息的,顾不上瞅瞅谁脚上起没起泡?叹声气、伸伸懒腰,权当作“自我调节”。
   
   山下一个村落,成了我们的宿营地。记着离得不远处,就是一处“莲花庵”。那时节,信仰成了腐朽没落,没人再敢进进出出,吃斋念佛的事儿全免。也许山里人不吝这一套,也许山里人就有向来的嗜好,庵里头还有不灭的香火。几位仙姑一身都是灰布长衫,来回都是双手合十,满虔诚的样子。见一队长龙人马来到这穷乡僻壤之地,从尼姑们匆忙忙的脚步里都读得出来,真有点儿诚惶诚恐。多亏,野营拉练的队伍不碍山里人的事儿。
   
   半大的小子,有些少不更事。二连二排三班的小麟子,见着女的没头发,图看新鲜自个儿闯进了莲花庵。小麟子以为是逛王府井那,庵子里一通乱转,惊得几位仙姑乱了方寸。连长汇报了下属私闯庵子的事儿,小麟子受到了警告处分。好像是脱离组织,扰乱村民生活的缘由。那一夜,班班讨论如何贯彻“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还有一件事儿,我至今没弄明白?那是在河北村宿营的时候。
   
   行军一天,饿了,咬几口包包里的烙饼;渴了,喝几口壶里的冰水;累了,唱“打靶归来”,唱“雄赳赳、气昂昂”,喊惊天动地的口号。进了河北村,打水、帮厨、陪赤脚医生“挑泡”,传完口令准备闷得密。到底是跟团首长一个炕:青石板做床板,大安山的煤当燃料,整个石屋被老乡大爷添煤弄得暖烘烘的。团部开完碰头会已近歇息时,打过洗脚水,我先委进了被窝。首长们累过劲了,也都相继入寝。
   
   我睡在大石炕当间儿,床暖被燥,弄得我辗转反侧的没完没了。睡梦中以为到了火焰山,弄个假芭蕉扇也是越扇呼越热。半夜里着实睡不着,一个直挺坐了起来。好家伙!我本来就破的军毯燃起了火,小火苗见着缝隙了,紧着烧。吓得也急得我,大声连推人带叫唤。经检查,我的被子也是一个火窟窿。最严重的是:老乡家的竹坯炕席报废了!
   
   损坏物品要赔偿。团长叫我写检查,参谋长嘱咐:弄深刻些。找到房东陈大爷,“小战士没经验,不小心烧着了您家炕席。您老看检查,给您老拿着十元赔偿钱。”参谋长一个劲儿道歉,我就是个错误典型,心里好难受。陈大爷再三说,“不打紧的”。再说,怕你们冻着,煤块儿添足了些。
   
   火线入团,遇见了火情,于是没戏。拉练到厂,提起烧了老乡家的炕席,我入团的事,那年还是泡了汤。
   
   几十年过去了,我始终没忘记我少年时“丈量”过的房山。
   
   野营拉练的日日夜夜:锤炼人的性格,成熟自个儿的处事方略,需要艰苦的磨砺与实践的打造。古老房山,那是文化积淀很久的宝山;红色房山,那是中国共产党发展壮大的一个堡垒!
   
   2010•12•24稿(2018/6/30修改)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文军诗词】京味儿——不扛着“大串”那都不算过年 【文军诗词】京味儿——不扛着“大串”那都不算过年
【文军诗词】京味儿——烤白薯的味儿 寒冬中的标配 【文军诗词】京味儿——烤白薯的味儿 寒冬中的标配
【文军诗词】京味儿-——面面俱到,面茶里为何无茶味道 【文军诗词】京味儿-——面面俱到,面茶里为何无茶味
【文军诗词】京味儿——没油没肉,『野』味也飘香 【文军诗词】京味儿——没油没肉,『野』味也飘香
【文军诗词】京味儿——酱牛肉 诱惑至深谁又能抵挡? 【文军诗词】京味儿——酱牛肉 诱惑至深谁又能抵挡?
【京味儿散文】密云见闻——也谈刺激舌尖的那些事儿 【京味儿散文】密云见闻——也谈刺激舌尖的那些事儿
【京味儿散文】烤白薯的味儿 寒冬中的标配 【京味儿散文】烤白薯的味儿 寒冬中的标配
【京味儿散文】大杂院里的冬日之果 【京味儿散文】大杂院里的冬日之果
【京味儿散文】从国宴中的“开水白菜”说起 【京味儿散文】从国宴中的“开水白菜”说起
【京味儿散文】流连在老北京商号里的记忆 【京味儿散文】流连在老北京商号里的记忆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2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