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黎松曦 > 文章欣赏:阻碍中国社会道德进步的观念(褦襶子)
阻碍中国社会道德进步的观念
作者:褦襶子  作于:2018/8/9 12:14:31  访问:64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最近,卫视频频播放一则消息,某地有个出租车司机(姑且将其称之“路师傅”),经常免费为需要帮助的人服务。长期义务接送一位需要定期到医院检查的瘫痪老妇去医院复查。媒体介绍,路师傅的家并不富裕,生活比较拮据。其实这可想而知,开出租车是个辛苦活,干这个行业的人家庭基本都是属于平民家庭,生活水平都不会太高。媒体在介绍路师傅“高尚”行为时,其妻在镜头上露面,说家里有事找路师傅,路师傅总是说没有时间。开出租车是自由职业,不存在有没有时间问题。所谓没有时间,就是暗示路师傅在忙着做好事,没有时间履行家庭义务。
 
   公益,是一个社会文明水准的象征。现代文明肯定世人的公益行为。可是国人的公益观,存在着人性的扭曲。我们不否认有些人做好事上瘾,但也只能以自己的利益为代价。如若以牺牲他人的利益为代价,这种公益行为就等同于罪恶。把善举推到极致往往会产生罪恶的结果。
 
   路师傅为失去生活信心的盲人介绍工作,推荐活源。这都是值得肯定的善举。可是诸如免费接送瘫痪老妇定期复检就值得商榷了。记者在采访路师傅时,他明确表达不计较经济损失。不知这是不是表示他接送老妇定期复检都是纯义务的免费行为。出租车行业的收入对于维系一个家庭生活来讲,也只能维持在一个较低的层面。如果路师傅,经常做这类公益,免费为此类需要帮助的人服务。那他的收入就将受到明显的影响。
 
   如果一个人收入很高,在不影响家人生活质量的前提下,帮助别人无可厚非,属于应该肯定的文明之举。可是象路师傅这样的职业,经常完全免费做公益,就是以牺牲家人的生活质量为代价的。一个人的首要义务,是履行自己的家庭义务,其次才是社会义务。或者说,家庭义务是一个人最主要的社会义务。路师傅推卸家庭义务去做公益,就是牺牲别人的利益做善事。我们不能主观臆断路师傅做公益的初衷,但至少他的行为客观上是以牺牲家人的生活质量为代价的。鄙人到觉得,媒体中路师傅的妻子所述,家里有事路师傅推托没有时间,即便他是因为帮助别人没有时间履行家庭义务,也是不可取的。
 
   春秋时期,鲁国制定了一道法律,如果鲁国人在外国看见同胞被卖为奴婢,只要他们肯出钱把人赎回来,那么回到鲁国后,国家就会给他们以赔偿和奖励。这道法律执行了很多年,很多流落他乡的鲁国人因此得救,得以重返故国。后来孔子有一个弟子叫子贡,是一个很有钱的商人,他从国外赎回来了很多鲁国人,但却拒绝了国家的赔偿,因为他自认为不需要这笔钱,情愿为国分担赎人的钱。但孔子却大骂子贡不止,说子贡此举“伤天害理”。祸害了无数落难的鲁国同胞。
 
   孔子说:“世上万事,不过义、利二字而已,鲁国原先的法律,所求的不过是人们心中的一个‘义’字,只要大家看见落难的同胞时能生出恻隐之心,只要他肯不怕麻烦去赎人把同胞带回国,那他就可以完成一件善举。事后国家会给他补偿和奖励。让这个行善举的人不会受到损失,而且得到大家的赞扬。长此以往,愿意做善事的人就会越来越多。所以这条法律是善法。”孔子认为,子贡的所作所为,固然让他为自己赢得了更高的赞扬,但是同时也拔高了大家观念里对“义”的要求。往后那些赎人之后去向国家要钱的人,不但可能再也得不到大家的称赞,甚至可能会被国人嘲笑,责问他们为什么不能像子贡一样为国分忧。
 
   子贡此举是把“义”和“利”对立起来了,所以不但不是善事,反倒是最为可恶的恶行。自子贡之后,很多人就会对落难的同胞装作看不见了。因为他们不像子贡那么有钱,而且如果他们费了很大周折,求国家给一点点补偿的话反而被人唾骂嘲讽,哪里还来得行义举的动力。很多鲁国人可能因此而不能返回故土。
 
   做好事,为什么只有不留名才值得称赞呢?我们在日常生活里对于买卖公平期待已久,货真价实的交换常常令人盛赞。可是对于生活里做好事,期待(仅仅是期待)相应的回报就完全不能接受。谁要是做了好事希求回报(更不用说接受回报),就将遭到口诛笔伐。甚至,连做好事希求得到称赞都要遭到质疑。
 
   我们社会里大张旗鼓地倡导“感恩”,这说明国人已经不懂得感恩为何物了!人性的冷漠不能不说与国人拔高道德标准有着密切的关联。在我们的生活里倘若拣到别人遗失的钱财,接受(更不用说索求)失主回报的钱物,轻则直接抹煞其所做的好事(不值一提),更多的国人则会将其行为视为道德缺陷,予以无情的鞭挞。一个倡导做好事不求回报的社会,是一个极其虚伪的社会,怎么可能使人懂得“感恩”,这不是悖论么!助人做好事希求(更不用说接受)回报,都要受到蔑视嘲讽,甚至无情的抨击,那谁还来做好事!这是人性的扭曲。
 
   可是如果把做好事追求名声做到极致,也形同罪恶。我们无法猜测路师傅做好事是为了名声还是做好事成瘾。但至少客观上是以牺牲家人的利益为代价的自私行为。这与子贡的行为有异曲同工之处,他的行为被定义为做好事的标准,谁要是在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时收了车费,就会遭到谴责。媒体这种宣传,堪称导致中国大陆社会公道堕落的罪恶行径。路师傅不知道是受传统观念绑架,还其行为被媒体重塑,总之他们的行为拔高了社会公德标准,结果是使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失去得到帮助的机会。
 
   做好事,要量力而行。透支个人利益与牺牲家人利益做善事,不应该受到推崇。广泛宣传这种行为的结果形同于助纣为虐。那个在人们冷漠中死去的小悦悦,那个被过往车辆碾压成路面涂层的清洁工,等等,在无助中产生的悲剧,如果说是缘于世人的“冷漠”,那媒体的这种宣传就是造就这种“冷漠”的主要推手。我不相信当时过往行人对于小悦悦与躺在路上的清洁工都麻木地没有感觉,可是他们没有感觉的“资本”,承受不起“感觉”的代价,只能装作没有感觉,谴责所有过往行人的行为也是卑鄙的。小悦悦是死于愚蠢的观念与媒体对于愚蠢观念的推波助澜。清洁工的尸体,是被那些枉法裁决者与拔高社会道德的媒体人残忍地涂在路面上的。
 
   就路师傅的条件,如果他能接送去医院复检的老妇时,帮忙从楼上把老人抱到车上并送进医院就诊,就已经是很高尚的行为了。往返车费必须收,路师傅的妻儿都是靠路师傅开出租车的收入生活,都是辛劳的工薪阶层,那些接受帮助的人只想着自己需要帮助,可曾想过路师傅这样的助人者他自己的家人也是需要生活费用的?
 
   现在的救护车费用昂贵,一般的工薪阶层用不起。许多行动不方便的人去医院主要还是得靠打车。如果路师傅发出广告,承接此类业务,把行动不方便的乘客(或病人)从楼上接到出租车上,再把乘客(或病人)从出租车上送到目的地(或医院里就诊),各收取一份同程出租车费用(三份同程出租车费),也是要做出很大牺牲的。首先要付出比获取相同出租车费更大的力气,其次可能要花费比获取相同出租车费更多的时间。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善举了,如果这种行为能够被我们社会肯定,将有更多的需要帮助的人能够得到帮助。因为这要比救护车的费用低得多得多。也是普通工薪阶层所能承受得起的。人家在出租车业务之外提供了附加增值服务,这本身就是一种善举。
 
   可是我们的媒体不但发现不了这种推动社会道德进步的善举,还要人为地按着传统的纯粹善举标准,重塑道德楷模。其结果自然就是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再很难得到应该得到的帮助。路师傅的行为是很难复制的,如果媒体反映属实,他的行为也是有不道德一面的。如果做好事就可以不择手段,就可以牺牲他人的利益,那么冲上公路,杀光所有违章的司机,一定会使中国大陆世界第一交通死亡率基本降到零。救人命够高尚吧,可是能用杀人救人命吗?
 
   不用杀光所有违章司机,就是出现杀死违章司机的现象,造成违章死亡的恐怖氛围,就会使违章现象大大降低,交通事故死亡率显著下降。被杀的违章司机,绝对没有现在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多。
 
   我们的媒体人惯于造神,许多媒体形象都是经过媒体人重塑的。其传递给世人的观念,严重阻碍了我们这个社会道德的进步。这就是高尚道德的弊端。历史的发展证明,提倡高尚道德的社会长久下去无不道德沦丧。而倡导底限道德的社会,虽然没有产生那么多耀眼的“道德楷模”,但整体社会公德水准却显著高于提倡高尚道德的社会。
 
   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媒体,如果能够充分肯定【把行动不方便的乘客(或病人)从楼上接到出租车上,把乘客(或病人)从出租车上送到目的地(或医院里就诊),各收取一份同程出租车费用】的行为,提醒世人〖这种行为首先要付出比获取相同出租车费更大的力气,其次可能要花费比获取相同出租车费更多的时间〗,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善举了,没有人天生就有义务帮助你,受到帮助无论大小都应该感恩。那么就会有更多的出租车司机加入增值服务的公益行列,出现更多助人现象,使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
 
   媒体塑造纯粹道德楷模的结果,不止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处于无助状态。也导致社会公德的加速堕落。许多接受帮助的人,就会拿“道德楷模”的标准去衡量帮助自己的人,就会觉得帮助自己的人还有哪些没有帮助到位。内心对于受到帮助的感激就会淡化,久而久之就会产生受到帮助是应该应分的。帮助自己的人是为了名声才帮助自己,你得到助人的名声,就应该帮助我,“帮助”满足不了我的要求就是你不道德。因此出现许多上门讨要“帮助”的现象,你满足不了我的“救助”,我就赖在你家不走,搅得助人者的家人不得安宁,还到处散布助人者虚伪。这一切丑恶现象都是拜媒体“塑造纯粹的道德楷模”所赐。
 
   一位曾经接受过深圳歌手丛飞长期资助求学,最后成为大学老师的受助者,在记者找到他时,他误以为是丛飞披露了资助他的事,义正辞严地谴责丛飞不道德,对于身患绝症缺钱治病的丛飞没有问一句。这种灵魂的扭曲,“媒体”居功至伟。
 
   做公益值得推崇,可是做公益的人只能牺牲自己的利益,不能牺牲他人的利益,哪怕是牺牲家人利益也是不道德的。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肯定世人的每一点一滴善举,夸大人们的点滴善举,比树立虚幻的道德楷模有助于引导人们向善。路师傅的“善举”作为个案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处在其家人能够接受的程度,他人都可以不必干预。也不必用什么社会效应去评判。问题是媒体的宣传,所宣传的传统道德价值观,严重背离人性,遏制了人心向善!高尚的道德观,是社会道德沦丧的意识根源。健康的社会是不会需要提倡虚幻的“高尚 ”的,有人性的良知——普世价值就足够了。真正的高尚,只能是人类道德自我升华的结果,而不应该是外在因素作用的结果。“高尚”就好比海市蜃楼的虚幻或守株待兔的那个兔子,除了幻觉就是远离现实生活。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听话”正在毁灭这个民族的未来! “听话”正在毁灭这个民族的未来!
观念反思——捐 观念反思——捐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2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