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三郎 > 文章欣赏:批判岳玉来(王炳武)文章辑录第六十七篇——六十八篇(三郎)
批判岳玉来(王炳武)文章辑录第六十七篇——六十八篇
作者:三郎  作于:2018/6/15 15:00:00  访问:153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批判岳玉来(王炳武)文章辑录第六十七篇——六十八篇 
 
 
 第六十七篇: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一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关于国家博物馆对章乃器捐献文物说明辞问题
   
  2018年5月28日西痞分子岳玉来(王炳武)发表毒诗:
  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只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不介绍解放后被毛泽东的“阳谋”打成右派,是更著名的54万戴帽管制30年之久的右派分子之一,对文革中的进一步迫害更讳莫如深。有感而作。
  原来历史可阉割,讳莫如深作掩遮。
  祖国江湖多潋滟,故乡山岭尽嵯峨。
  右派光辉照日月,左倾阴暗晦星河。
  五七平反尚羞涩,六四归真待烂柯。
  2018年5月28日于北京海淀寓所
  
      关于岳玉来(王炳武)这首毒诗说的“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只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不介绍解放后被毛泽东的‘阳谋’打成右派”。众所周知,中国礼仪传统历来就有“为尊者讳”的说法。章乃器虽然不是什么大尊者,但也是国家博物馆一些文物的恩施者、捐献者。展馆说明语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这是为章先生增光;不提解放后的被打成右派,也是避讳了章乃器的不光彩,有何不可?有何不妥?
  岳玉来(王炳武)毒诗虽然写了“右派光辉照日月”,可历史毕竟不是任人揉捏的陶瓷泥,右派对新中国也没有什么光辉可言,只有狰狞可怖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民主专政的狂言。至于当时右派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民主专政的反动言行,就不用再重复了,与今天岳玉来(王炳武)的言行是一样的。    
     邓小平说:反右派斗争,不能全否定。我们党没有全盘否定反右派斗争,纠正的只是反右扩大化的错误。换句话说,当时的确有嚣张的右派,反右派斗争是必要的;只是在其后反右派的斗争中出现了扩大化的倾向。我们党当初以及到了改革开放起初就注意到了反右扩大化的错误问题,一直在努力纠正错误落实政策减少负面影响。请注意语义和概念:我们党纠正的是反右扩大化错误,而不是否定反右派本身。
  人的一生是很复杂的,在一生长达几十年的生涯里,少数人不能总保正确,也不会总是错到底。前半生误入歧途,后半生拨开云雾见青天走上正途的例子大有人在,再回头成百年身;有的人人生开始走入了正途,后来却走上了邪路,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样的人生境况,既不能用前半生的晦暗否定后半生的光明,也不能用前半生做了于人民有益的事就否定晚年逆历史潮流而染上了政治污点。岳玉来(王炳武)既是不明此道理,也是一贯的把不是当理说,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歪曲事实、偷换概念、转移命题、诡辩愚蛮。
  如果岳玉来(王炳武)及其追随者还不明白上面所说,那么下面就把“反右派斗争”和“反右扩大化”二者的区别再详细讨论一下。用历史文献说话。
     请看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系列文章第二篇;二、关于“反右派”和“反右扩大化”。
                           2018.5.30
  
  
       二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关于“反右派”和“反右扩大化” 
  
  2018年5月28日西痞分子岳玉来(王炳武)发表毒诗:
  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只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不介绍解放后被毛泽东的“阳谋”打成右派,是更著名的54万戴帽管制30年之久的右派分子之一,对文革中的进一步迫害更讳莫如深。有感而作。
  原来历史可阉割,讳莫如深作掩遮。
  祖国江湖多潋滟,故乡山岭尽嵯峨。
  右派光辉照日月,左倾阴暗晦星河。
  五七平反尚羞涩,六四归真待烂柯。
  2018年5月28日于北京海淀寓所
      关于毒诗里说的“反右派斗争” 和“反右扩大化”问题,对岳玉来(王炳武)的故意混淆,我们用历史文献斥伪、辨正。
  历史文献一:
  1981年7月17日上午,邓小平同王任重、朱穆之、周扬、曾涛、胡绩伟谈话,就当时思想战线上的问题,特别是文艺问题发表意见。他旗帜鲜明地指出:“前些日子大鸣大放了一通,有许多话大大超过了一九五七年的一些反社会主义言论的错误程度。像这一类的事还有不少。一句话,就是要脱离社会主义的轨道,脱离党的领导,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回忆一下历史的经验: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是扩大化了,扩大化是错误的,但当时反右派的确有必要。大家都还记得当时有些右派分子那种杀气腾腾的气氛吧,现在有些人就是这样杀气腾腾的。我们今后不搞反右派运动,但是对于各种错误倾向决不能不进行严肃的批评。” 
                        ——摘自《邓小平年鉴》
  历史文献二:
  “1957年的经济工作,由于认真执行党的‘八大’的正确方针,是建国以来效果最好的年份之一。这一年在全党开展整风运动,发动群众向党提出批评建议,是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正常步骤。在整风过程中,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地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种进攻进行坚决的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但是反右派斗争被严重地扩大化了,把一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
                ——摘自《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
  
  1
  用“阳谋”辱毛,
  是炳武本性。
  骨子里反党,
  贱人又贱命!
  2018.5.29
  
  2
  历史大事件,
  确实有右派。
  反对党领导,
  嚣张放阴霾。
  2018.5.30
  
  3
  邓小平曾说:
  反右派斗争,
  不能全否定,
  止到扩大化。
  2018.5.30
  
  4
  反右没有错,
  错在扩大化。
  错的给平反,
  其余全摘帽。
  2018.5.30
  
  5
  反右派问题,
  中央早处理,
  改革开放初,
  处理更彻底。
  2018.5.30
  
  6
  关于右派事,
  邓公有论述。
  斗争是必须,
  只纠扩大化。
  2018.5.30
  
  7
  问题很明了,
  炳武还混淆。
  故意搅浑水,
  西痞丑山魈!
  2018.5.30
  
     请看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系列文章第三篇:三、关于1989年春夏之交“六四”事件动乱性质的定性。
                             2018.5.30
  
  
      三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关于1989年春夏之交“六四”事件动乱性质的定性
  
  2018年5月28日西痞分子岳玉来(王炳武)发表毒诗:
  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只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不介绍解放后被毛泽东的“阳谋”打成右派,是更著名的54万戴帽管制30年之久的右派分子之一,对文革中的进一步迫害更讳莫如深。有感而作。
  原来历史可阉割,讳莫如深作掩遮。
  祖国江湖多潋滟,故乡山岭尽嵯峨。
  右派光辉照日月,左倾阴暗晦星河。
  五七平反尚羞涩,六四归真待烂柯。
  2018年5月28日于北京海淀寓所
     岳玉来(王炳武)在毒诗里幻想着“六四归真”。在岳某其他毒诗里也常常为动乱“六四”鼓与呼,想把“六四”负面风波事件说成是“革命行动”。为此,岳某寝食不安。
    1989年春夏之交的“六四”动乱事件与1976年清明悼念周总理的“天安门事件”是两类不同性质的事件,没有可比性,不可类比,不可相提并论。
    关于1989年春夏之交“六四”事件动乱性质的定性,请看如下中央文件、《人民日版》社论与邓小平讲话:
     第一、党中央的文件说:“1989年6月23-24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出席这次全会的中央委员170人,候补中央委员106人。列席会议的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84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68人,有关方面负责同志29人。全会审议并通过了李鹏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提出的《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会议认为,赵紫阳同志在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错误,对动乱的形成和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错误的性质和造成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他在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期间,虽然在改革开放和经济工作方面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是在指导思想上和实际工作中也有明显失误。特别是他主持中央工作以来,消极对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方针,严重忽视党的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和思想政治工作,给党的事业造成了严重的损失。鉴于赵紫阳同志的上述严重错误,全会决定,撤销他的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委员和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职务,对他的问题继续进行审查。全会对中央领导机构的部分成员进行了必要的调整:选举江泽民同志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增选江泽民、宋平、李瑞环同志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决定增补李瑞环、丁关根同志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免去胡启立同志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职务,免去芮杏文、阎明复同志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职务。”请看清,赵紫阳的错误之一是“支持动乱”。(上述文件中央至今没有宣布撤销)。
    第二、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全文如下:
  “在悼念胡耀邦同志逝世的活动中,广大共产党员、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干部、解放军和青年学生,以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哀思,并表示要化悲痛为力量,为实现四化、振兴中华贡献力量。
  “在悼念活动期间,也出现了一些不正常情况。极少数人借机制造谣言,指名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蛊惑群众冲击党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新华门;甚至还有人喊出了打倒共产党等反动口号;在西安、长沙发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抢、烧的严重事件。
  “考虑到广大群众的悲痛心情,对于青年学生感情激动时某些不妥当的言行,党和政府采取了容忍和克制态度。在二十二日胡耀邦同志追悼大会召开前,对于先期到达天安门广场的一些学生并没有按照惯例清场,而是要求他们遵守纪律,共同追悼胡耀邦同志。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保证了追悼大会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顺利进行。
  “但是,在追悼大会后,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继续利用青年学生悼念胡耀邦同志的心情,制造种种谣言,蛊惑人心,利用大小字报污蔑、谩骂、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公然违反宪法,鼓动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在一部分高等学校中成立非法组织,向学生会“夺权”,有的甚至抢占学校广播室;在有的高等学校中鼓动学生罢课、教师罢教,甚至强行阻止同学上课;盗用工人组织的名义,散发反动传单;并且四处串联,企图制造更大的事端。
  “这些事实表明,极少数人不是在进行悼念胡耀邦同志的活动,不是为了在中国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进程,也不是有些不满发发牢骚。他们打着民主的旗号破坏民主法制,其目的是要搞散人心,捣乱全国,破坏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摆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
  “如果对这场动乱姑息纵容,听之任之,将会出现严重的混乱局面,全国人民,包括广大青年学生所希望的改革开放,治理整顿,建设发展,控制物价,改善生活,反对腐败现象,建设民主与法制,都将化为泡影;甚至十年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都可能丧失殆尽,全民族振兴中华的宏伟愿望也难以实现。一个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国,将变为一个动乱不安的没有前途的中国。
  “全党和全国人民都要充分认识这场斗争的严重性,团结起来,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坚决维护得来不易的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维护宪法,维护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决不允许成立任何非法组织;对以任何借口侵犯合法学生组织权益的行为要坚决制止;对蓄意造谣进行诬陷者,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禁止非法游行示威,禁止到工厂、农村、学校进行串联;对于搞打、砸、抢、烧的人要依法制裁;要保护学生上课学习的正当权利。广大同学真诚地希望消除腐败,推进民主,这也是党和政府的要求,这些要求只能在党的领导下,加强治理整顿,积极推进改革,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来实现。
  “全党同志、全国人民必需清醒地认识别,不坚决地制止这场动乱,将国无宁日。这场斗争事关改革开放和四化建设的成败,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中国共产党各级组织、广大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各民主党派、爱国民主人士和全国人民要明辨是非,积极行动起来,为坚决、迅速地制止这场动乱而斗争!”(人民日报当年当日的这篇社论至今没有宣布废止和撤销)
     第三、1989年6月9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发表重要讲话。谈到“六四”风波,邓小平指出,“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次事件的性质,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四个坚持的对立”。(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邓小平对1989年“六四风波”的定性、论述至今没有修改)
     
  诗言志、诗叙事:
  
  1
  “六四”是动乱,
  后来变暴乱。
  炳武开倒车,
  总是想翻案。
  2018.5.24
  
      2
  赵紫阳右错,
  支持搞动乱。
  被撤职反省,
  中央有文件。
  2018.5.24 
  
     3
  翻案翻不了,
  自由化烟消。
  再过多少年,
  徒然又徒劳。
  2018.5.24
  
      4
  土地今确权,
  不是旧翻版。
  炳武胡嘞嘞,
  车轮已前转。
  2018.5.24
  
       5
  打着怀念幌,
  实把西货贩。
  奸佞岳玉来,
  名滥身也烂。
   2018.5.24
             
  附岳玉来(王炳武)原诗:、
  七律•怀念胡耀邦
  民主自由思耀邦,每逢六四话衷肠。
  风吹翠柏风还净,雨打红枫雨亦香。
  大众街头曾呐喊,三军歧路尚彷徨。
  卅年逝去终发现,华夏依然照紫阳。
  2018年5月20日于北京海淀寓所
   
     关于岳某辱毛毒诗,请看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系列文章第四篇;四、关于辱毛:岳玉来(王炳武)一贯攻击、诋毁毛泽东。
                               2018.5.30
  
  
      四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关于辱毛:岳玉来(王炳武)一贯攻击、诋毁毛泽东
  
  2018年5月28日岳玉来(王炳武)发表毒诗,诗中用“阳谋”字样辱毛。 
  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
       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只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不介绍解放后被毛泽东的“阳谋”打成右派,是更著名的54万戴帽管制30年之久的右派分子之一,对文革中的进一步迫害更讳莫如深。有感而作。
  原来历史可阉割,讳莫如深作掩遮。
  祖国江湖多潋滟,故乡山岭尽嵯峨。
  右派光辉照日月,左倾阴暗晦星河。
  五七平反尚羞涩,六四归真待烂柯。
  2018年5月28日于北京海淀寓所
  
      岳玉来(王炳武)一贯仇毛,多次用“阳谋”“阴翳”字样辱毛,这首毒诗又用“阳谋”字样辱毛。这是岳玉来(王炳武)的本性。那些对岳玉来(王炳武)存在幻想尊崇膜拜执迷不悟者,应该醒悟才对。
      2015年5月毕福剑对毛泽东的不敬言辞众人皆知,毕福剑因此也受到大众谴责,在央视内部受到批评教育,工作也进行了调整。岳玉来(王炳武)的辱毛言论不能和毕福剑相比,毕福剑是偶尔犯错误,而岳玉来(王炳武)是一贯仇毛、一贯违宪攻击诋毁污蔑毛泽东,冒天下之大不韪,比毕福剑严重恶劣多了。岳玉来(王炳武)辱毛言词多了去了,什么“千夫所指”“僵尸”“独夫民贼”“啥领袖”“嘛导师”,“阳谋”即其一。
      1、2014年6月25日在《韵和菊香秋韵〈七律•题知青旧照(二)〉》写道:“愤青竟是恁狂痴,/两鬓归来灰发丝。/罪恶阳谋发动日,/最高指示传达时。/当年都是豪情语,/今日尽成哀痛思。/万寿无疆南柯梦,/千夫所指谁告知?”笔者当时作诗奉和予以批驳。
      2、2016年9月13日岳玉来(王炳武)在《9月13日赋江青题为“孜孜不倦“的林彪学毛泽东选集摄影》毒诗里就写了“江青已摄光辉像,毛氏未填阳谋词”句子,用“毛氏”“阳谋”辱毛。笔者当即原韵奉和:“不允许用“阳谋”“阴谋”字样辱毛——读岳玉来(王炳武)《9月13日赋江青题为“‘孜孜不倦的林彪学毛泽东选集摄影》’诗原韵奉和:玉来辱毛乐孜孜,/桀犬吠尧吐涎丝。/西化言论失败日,/炳武丧妣哀恸时。\小丑跳梁狰狞像,/蚍蜉撼树狂妄词。/党史早已记一笔,/不劳尔辈赋歪诗。”
      3、2016年10月2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有感于极左派怀念文革》诗中说:“莫道明哲可保身,/阳谋诡计恶毒音。/浩劫十载鬼神怨,/极左卅年贤圣嗔。/成分偏高就下狱,/出身优越即凌云。/落花流水谁能阻?/失意空怜坠楼人。”
      4、2016年12月23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有人因承受不了反左诗文刺激拂袖退出微信群》诗中说:“极左流毒多远深?/延安整肃到如今。/文革阴翳殃满国,/反右阳谋祸全民。/社会基石已扯列,/城乡生态被肢分。/语言有异即烦恼,/观念不同就退群。”
      5、2017年4月26日西痞王炳武(岳玉来)又狰狞写了《七言排律•题颜达同学与当年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合影》毒诗,又一次用“阳谋”一词辱毛:“六旬凭啥称知青?/因为当初命运同。/领袖阳谋再教育,/导师阴翳废招生。/十年动乱谁罪过?/一代蹉跎我遭逢。/悔未手握三尺剑,/恨无臂挽六钧弓。/时光地老仇方尽,/岁月天荒憎不穷。/冬麦经霜依旧绿,/腊梅冒雪照常红。/东风唤醒改开日,/大美人生是晚晴。”一张当年知青上山下乡与农民的合影本是平常的纪念照片,可岳玉来(王炳武)却生发出辱毛的“灵感”。水管里流出的都是水,血管里喷出的都是血。当代中国核心价值观爱国的是非标准是:爱国必爱党,爱国爱党必拥载毛泽东;反华必反共,反毛就是反共。对于顽固反毛反共西痞分子、西化分子岳玉来(王炳武)来说,任何一个场景、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意象他都生发联想可以“赋诗”辱毛,这就是死硬西痞的“灵感”特征,这与我们正能量者正相反:任何一个场景、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意象我们正能量者都可以籍此抒发爱国情感、歌颂祖国、歌颂特色中国社会主义、歌颂共产党、歌颂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歌颂祖国的每一个改革成果。岳玉来(王炳武)灵魂深处无时无刻想的都是“辱毛”“辱毛”再怎样“辱毛”,抹黑中国抹黑中国又找什么借口抹黑中国。岳玉来(王炳武)诗中“/悔未手握三尺剑,/恨无臂挽六钧弓。/时光地老仇方尽,/岁月天荒憎不穷”的咬牙切齿、磨刀霍霍、刀光剑影读者诸君看到了吧?感觉到了么?
      6、2017年5月15日岳玉来(王炳武)又发表毒词《江城子•读《人民日报》否定文革文章(用郭振山同牌、同题、同韵)》,再一次用“阳谋”字样污蔑毛泽东,词写道:“十年罪孽不需言。/泪双潸,/血连斑。/领袖阳谋,/反右是前愆。/利诱学生掀浊浪,/施诡计,/恶多端。/国民经济落艰难。/狱森严,/揽全权。/迫害风潮,/城市漫乡间。/为啥五毛恋极左?/良药苦,/信石甜。”在这首词里,上半阙末尾文字更是恶毒、直接地攻击污蔑毛泽东:“/领袖阳谋,/反右是前愆。/利诱学生掀浊浪,/施诡计,/恶多端”,这段词语是岳诗“最得意”的“词眼”,也是岳玉来(王炳武)辱毛抹不掉的罪证。
      7、2018年5月28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的诗前题记式说明文字又故态复萌重放厥词:“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只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不介绍解放后被毛泽东的‘阳谋’打成右派”(至于在此段文字里涉及的其他如全盘否定反右派斗争的观点;混淆正确的“反右派斗争”与“反右扩大化”二者的区别,另外文字段批判、辩驳——见上面此次批岳系列文章一评和二评)。
                                   2018.5.30
 
   第六十八篇:一首用“业障”字眼辱毛的反动词作
             ——评岳玉来(王炳武)2018年6月10日《鹧鸪天•匿题》
  
       岳玉来(王炳武)标榜自己是“老愤青”,我看是老反革命才符合实际。岳玉来(王炳武)还为自己的毒诗辩解说:他的诗是“针砭时弊”。别再瞎掰愚弄网民了,你岳玉来(王炳武)一贯散布全盘西化论、抹黑中国、辱毛、反共,这是“针砭时弊”吗?在2018年6月10日的毒词《鹧鸪天•匿题》里攻击毛泽东是“业障”,恶毒至极、反动至极、嚣张至极,这也是“针砭时弊”吗?
       在这首词里,岳某制造毛邓的对立。邓小平与毛泽东是战友关系,邓小平理论与毛泽东思想是承传关系,不存在割裂和壁立。虽然岳某词里有“邓英明”字样,但岳某人也并不是真诚称颂小平同志。岳玉来(王炳武)多次在诗词里贬斥、攻击邓小平,把邓小平平息1989年春夏之交那场动乱(后来演变成反革命暴乱)的正确决策说成是“血腥镇压”,影射邓小平是罪魁祸首。这个问题以后还要谈到,读者诸君还可以查阅笔者之前写的批岳诗文。
       话题还回到岳玉来(王炳武)2018年6月10日发表的攻击毛泽东是“业障”的这首《鹧鸪天•匿题》的词上来。
       毛泽东的业绩、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贡献,党的决议以及邓小平谈话、习近平讲话对毛泽东功过是非的评价,大家都知道。岳玉来(王炳武)也知道,但岳玉来(王炳武)还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使劲攻击、诋毁、贬损、诬蔑毛泽东,说明岳玉来(王炳武)是一个与人民、与党为敌的死硬反动分子。
  
       一、对毛泽东功过是非评价摘要
       第一、党的决议说:“对于‘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毛泽东同志负有主要责任。但是,毛泽东同志的错误终究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毛泽东同志是经常注意要克服我们党内和国家生活中存在着的缺点的,但他晚年对许多问题不仅没有能够加以正确的分析,而且在‘文化大革命’中混淆了是非和敌我。他在犯严重错误的时候,还多次要求全党认真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还始终认为自己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是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所必需的,这是他的悲剧所在。他在全局上一直坚持‘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但也制止和纠正过一些具体错误,保护过一些党的领导干部和党外著名人士,使一些负责干部重新回到重要的领导岗位。他领导了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对江青、张春桥等人也进行过重要的批评和揭露,不让他们夺取最高领导权的野心得逞。这些都对后来我们党顺利地粉碎‘四人帮’起了重要作用。他晚年仍然警觉地注意维护我国的安全,顶住了社会帝国主义的压力,执行正确的对外政策,坚决支援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并且提出了划分三个世界的正确战略和我国永远不称霸的重要思想。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党没有被摧毁并且还能维持统一,国务院和人民解放军还能进行许多必要的工作,有各族各界代表人物出席的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还能召开并且确定了以周恩来、邓小平同志为领导核心的国务院人选,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根基仍然保存着,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还在进行,我们的国家仍然保持统一并且在国际上发挥重要影响。这些重要事实都同毛泽东同志的巨大作用分不开。因为这一切,特别是因为他对革命事业长期的伟大贡献,中国人民始终把毛泽东同志看作是自己敬爱的伟大领袖和导师。”
      ——摘自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第二、习近平说:“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没有先例,犹如攀登一座人迹未至的高山,一切攀登者都要披荆斩棘、开通道路。毛泽东同志晚年的错误有其主观因素和个人责任,还在于复杂的国内国际的社会历史原因,应该全面、历史、辩证地看待和分析。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
    “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尽管他们拥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领导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和行动可以不受时代条件限制。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
               ——摘自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第三,邓小平说:“毛主席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是做了非常好的事情的,他多次从危机中把党和国家挽救过来。没有毛主席,至少我们中国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毛主席最伟大的功绩是把马列主义的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实际结合起来,指出了中国夺取革命胜利的道路。”
                  ——摘自《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44—345页
      党史文献及历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谈话讲话科学评价毛泽东、高度赞扬毛泽东的文字还有很多,就不在这里引用和摘录了。意思已经十分明了。全国人民至今也还爱戴怀念毛泽东。仇毛即仇共 ,反毛就是反共。岳玉来(王炳武)一贯仇毛一贯反毛,在岳某的许多诗文中用极其恶毒的字眼辱毛。 
  
         二、岳玉来(王炳武)攻击毛泽东部分毒诗毒语举例
  2015年5月毕福剑对毛泽东的不敬言辞众人皆知,毕福剑因此也受到大众谴责,在央视内部受到批评教育,工作也进行了调整。岳玉来(王炳武)的辱毛言论不能和毕福剑相比,毕福剑是偶尔犯错误,而岳玉来(王炳武)是一贯仇毛、一贯违宪攻击诋毁污蔑毛泽东,冒天下之大不韪,比毕福剑严重恶劣多了。岳玉来(王炳武)辱毛言词多了去了,什么“千夫所指”“僵尸”“独夫民贼”“啥领袖”“嘛导师”,“业障”,阳谋”即其一。
      1、2014年6月25日在《韵和菊香秋韵〈七律•题知青旧照(二)〉》写道:“愤青竟是恁狂痴,/两鬓归来灰发丝。/罪恶阳谋发动日,/最高指示传达时。/当年都是豪情语,/今日尽成哀痛思。/万寿无疆南柯梦,/千夫所指谁告知?”笔者当时作诗奉和予以批驳。
      2、2016年9月13日岳玉来(王炳武)在《9月13日赋江青题为“孜孜不倦“的林彪学毛泽东选集摄影》毒诗里就写了“江青已摄光辉像,毛氏未填阳谋词”句子,用“毛氏”“阳谋”辱毛。笔者当即原韵奉和:“不允许用“阳谋”“阴谋”字样辱毛——读岳玉来(王炳武)《9月13日赋江青题为“‘孜孜不倦的林彪学毛泽东选集摄影》’诗原韵奉和:玉来辱毛乐孜孜,/桀犬吠尧吐涎丝。/西化言论失败日,/炳武丧妣哀恸时。\小丑跳梁狰狞像,/蚍蜉撼树狂妄词。/党史早已记一笔,/不劳尔辈赋歪诗。”
      3、2016年10月2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有感于极左派怀念文革》诗中说:“莫道明哲可保身,/阳谋诡计恶毒音。/浩劫十载鬼神怨,/极左卅年贤圣嗔。/成分偏高就下狱,/出身优越即凌云。/落花流水谁能阻?/失意空怜坠楼人。”
      4、2016年12月23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有人因承受不了反左诗文刺激拂袖退出微信群》诗中说:“极左流毒多远深?/延安整肃到如今。/文革阴翳殃满国,/反右阳谋祸全民。/社会基石已扯列,/城乡生态被肢分。/语言有异即烦恼,/观念不同就退群。”
      5、2017年4月26日西痞王炳武(岳玉来)又狰狞写了《七言排律•题颜达同学与当年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合影》毒诗,又一次用“阳谋”一词辱毛:“六旬凭啥称知青?/因为当初命运同。/领袖阳谋再教育,/导师阴翳废招生。/十年动乱谁罪过?/一代蹉跎我遭逢。/悔未手握三尺剑,/恨无臂挽六钧弓。/时光地老仇方尽,/岁月天荒憎不穷。/冬麦经霜依旧绿,/腊梅冒雪照常红。/东风唤醒改开日,/大美人生是晚晴。”一张当年知青上山下乡与农民的合影本是平常的纪念照片,可岳玉来(王炳武)却生发出辱毛的“灵感”。水管里流出的都是水,血管里喷出的都是血。当代中国核心价值观爱国的是非标准是:爱国必爱党,爱国爱党必拥载毛泽东;反华必反共,反毛就是反共。对于顽固反毛反共西痞分子、西化分子岳玉来(王炳武)来说,任何一个场景、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意象他都生发联想可以“赋诗”辱毛,这就是死硬西痞的“灵感”特征,这与我们正能量者正相反:任何一个场景、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意象我们正能量者都可以籍此抒发爱国情感、歌颂祖国、歌颂特色中国社会主义、歌颂共产党、歌颂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歌颂祖国的每一个改革成果。岳玉来(王炳武)灵魂深处无时无刻想的都是“辱毛”“辱毛”再怎样“辱毛”,抹黑中国抹黑中国又找什么借口抹黑中国。岳玉来(王炳武)诗中“/悔未手握三尺剑,/恨无臂挽六钧弓。/时光地老仇方尽,/岁月天荒憎不穷”的咬牙切齿、磨刀霍霍、刀光剑影读者诸君看到了吧?感觉到了么?
       6、2017年5月15日岳玉来(王炳武)又发表毒词《江城子•读《人民日报》否定文革文章(用郭振山同牌、同题、同韵)》,再一次用“阳谋”字样污蔑毛泽东,词写道:“十年罪孽不需言。/泪双潸,/血连斑。/领袖阳谋,/反右是前愆。/利诱学生掀浊浪,/施诡计,/恶多端。/国民经济落艰难。/狱森严,/揽全权。/迫害风潮,/城市漫乡间。/为啥五毛恋极左?/良药苦,/信石甜。”在这首词里,上半阙末尾文字更是恶毒、直接地攻击污蔑毛泽东:“/领袖阳谋,/反右是前愆。/利诱学生掀浊浪,/施诡计,/恶多端”,这段词语是岳诗“最得意”的“词眼”,也是岳玉来(王炳武)辱毛抹不掉的罪证。
       7、2018年5月28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参观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有感》的诗前题记式说明文字又故态复萌重放厥词:“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只介绍章先生解放前被蒋介石独裁政权逮捕,是著名的“七君子”之一。不介绍解放后被毛泽东的‘阳谋’打成右派”(至于在此段文字里涉及的其他如全盘否定反右派斗争的观点;混淆正确的“反右派斗争”与“反右扩大化”二者的区别,另外文字段批判、辩驳——见上面此次批岳系列文章一评和二评)。
       8、2018年6月10日岳玉来(王炳武)在毒词《鹧鸪天•匿题》里攻击毛泽东是“业障”:《鹧鸪天•匿题》“金榜一题谁玉成?/早该高考建功名。/何因挚爱错今世?/险被浩劫误此生。/毛业障,/邓英明/改革开放神州行。/回潮极左有余悸,/蛇影杯弓也震惊。”
  
  三、岳玉来(王炳武)你不要窃喜;岳玉来(王炳武)的追随者、厮混者
      应该醒悟与岳划清界限。
      逆历史潮流而动,与人民为敌、与共产党为敌、辱毛反共抹黑中国,绝没有好下场;帮腔者、为虎作伥者也同样没有好下场。咱们拭目以待。
       勿谓言之不预。
                                              2018.6.13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锲而不舍于方寸之间 锲而不舍于方寸之间
何伟荣:平民心态做官 何伟荣:平民心态做官
你幸福吗? 你幸福吗?
细品一簇---思维感 细品一簇---思维感
寻秋 寻秋
有关那个年代记忆的几个片段 有关那个年代记忆的几个片段
风
北京笔记,江夏南桥饶峰饶浩成成功在望的最精彩微博(116) 北京笔记,江夏南桥饶峰饶浩成成功在望的最精彩微博
秋天里的灾害 秋天里的灾害
冰雕 冰雕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26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