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流石 > 文章欣赏:金玉情缘 第四场 主仆易嫁(流石)
金玉情缘 第四场 主仆易嫁
作者:流石  作于:2018/4/13 17:18:44  访问:140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离土地庙不远的山坳里,三间破茅草屋被布置一新,老生和净以及小生袖手旁观,老管家带众家丁忙忙碌碌。】
 
 老生(白):徐大人,亲家翁,对这新房你可还满意?
 
 净(白):老恩师啊,我没啥不满意的,为了这儿女婚事昨天还与贱内吵了一架,她就怕我女儿过来享不到福,还要受苦啊。
 
 老生(白):这一点你夫妻俩就别担心了。这孩儿人好,肯定会善待令爱的,虽然眼下有些困难,我俩在银钱上给些资助也就过去了。必正孩儿,以后你将如何善待小姐啊,还不赶紧在岳父面前表个态?
 
 小生(白):岳父大人呐。
 
 (唱):我与小姐自幼订了娃娃亲,
 
 与她也有青梅竹马情。
 
 我能与小姐成婚配,今生决不做负心人。
 
 此誓有天地日月做鉴证。
 
  我若忘恩负义背誓言,定受那天打雷劈火烧身。老生(白):住口,发什么誓,大吉利的日子赌什么毒咒?净(白):我没要你发誓赌咒,只要我女儿不受欺凌,不受委屈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老管家【上前】(白):老爷,新房已经布置完毕。
 
 净(白):好,你看看还有什么生活用品需要添置的,叫人去买了回来。这天寒地冻的,运东西不方便,多去几个人。这房屋四周的缝儿要堵好,别冻着新人。
 
 老管家(白):老爷吩咐得好,我马上叫人去办。【给众家丁分派任务,与众家丁同下。】
 
 净(白):老恩师,前面不远有个凉亭,我早就吩咐下人烫了一壶酒在哪儿,我们前去饮酒赏雪如何?
 
 老生(白)客随主便,老朽也正有此意。
 
 净(白):老恩师,请。
 
 老生(白):徐大人,请。
 
 【净、老生及小生三人同去凉亭】
 
  
 
  
 
  
 
 【官道,徐府家丁某甲上】
 
 某甲(白):要想快活似神仙,得会送人上西天。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在徐府伺侯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有苦劳。我一直想把那个叫百合的小丫头弄到手,在老爷和老夫人面前提过多少次了,他们总是不答应。上次憋不住了,想把百合摁倒办了,可被那丫头挣脱了,还到老夫人跟前告了我一状,害我受了一顿狠打。到如今,你们能把小姐嫁给乞丐,为什么就不能把那丫头赏给我呢?那癞头乞丐不过是个逃犯,到处都是通辑他的告示,我这发财的机会到了,岂能错过?一见官差才知道,那个帮叫化子说亲的老头子也是当今皇上跟前大红人九千岁爷的死对头,那官差已经飞鸽传书了。平时要找那乞丐是找不到的,现在他和那老头子在一起,都是嘴边的大肥肉了,岂能飞掉?明晚是洞房花烛夜,也正是杀人放火天呐,我这有好戏看了。把这一对所谓的玉麒麟一勺烩了,我也就坐等升官发财了。做了人上人,我由奴才当主子,这才叫杨眉吐气呢。时候不早了,我得赶快回去,免得那个老不死的管家起疑心呢。【下】
 
  
 
  【徐府大院,张灯结彩,灯碧辉煌。】
 
 【老管家领众家丁上,丫环、杂役也忙进忙出。】
 
 老管家(白):各位都忙里忙外的,忙了一整天了,明天还要忙一天,老爷吩咐了,喜事办好了,各人都重重有赏。今天大家都累了,各人做好手头上的事,做好了都早早休息。明天还要早起,望各位到时候都打起精神来,把这婚礼办好,让徐府再兴旺发达起来。
 
 众家丁、丫环、杂役(同白):好的,谢谢老管家。【老管家下】
 
 【众家丁离开大院,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贴旦扮水莲捧香茶上绣楼,听到家丁谈话,停下。】
 
 家丁甲(白):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癞头乞丐凭什么能娶小姐?
 
 家丁乙(白):可不是吗?老爷已经下了请贴,说明天将小姐嫁给老太傅的义子,要是那些宾客们都知道了老爷的佳婿就是一个癞头乞丐,以后徐府的脸往哪搁啊?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出门也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家丁丙(白):还有更过分的呢。说好是与老太傅的义子结婚,可是那老东西连一幢豪宅都舍不得买,还怨人家狮子大开口;那小东西连租房都不愿意,就说怕有意外,住不长久;结果就找了这么一个人家不用的破茅草房子,老爷竟然还同意了。我们就落得一忙一累,这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养猪。小姐以后跟了那个叫化子,有苦吃呢。
 
 【老管家返回】
 
 老管家(白):你们还在这里说三道四的,怕徐府不够乱啊?都给我滚,滚!
 
 【众家丁作鸟兽散,贴旦捧香茶上绣楼。】
 
  
 
  【绣楼上,小旦正在读《列女传》,贴旦捧香茶进来,放下。】
 
 贴旦(白):小姐,小姐,你真决定了要嫁给那个癞头乞丐穷书生吗?
 
 小旦(白):不嫁给她,我还能嫁给谁?
 
 贴旦(白):小姐,你是整日在闺房里,绣楼内,两耳不闻窗外事呀,你不知道那些下人们闲言碎语的话有多难听啊。
 
 小旦(白):谁要嚼舌头让他嚼去,我们还能把所有人的嘴都封住不成?
 
 贴旦(白):奴婢刚才捧茶上来听去布置新房的家丁们回来说,你的新房是一个人家弃之不用还四面透风的破茅草屋呢。你跟了这样一个米无一升、柴无一捆的穷鬼还不得冻饿而死啊?家丁们说你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说老爷不是在嫁女儿,倒是像在卖养猪呢。
 
 小旦(白):住口!大胆奴才,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小旦放下手中书,去撕贴旦嘴巴,帖旦躲过,跪地求饶。】
 
 帖旦(白):小姐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听我说说心里话好吗?
 
 小旦(白):讲。再敢胡言乱语,非得叫人打烂你的嘴巴不可。
 
 帖旦(唱):小姐,小姐,你听我说。
 
 奴婢从小是孤儿,爹娘冻饿而死在大雪灾。
 
 亲哥哥为了让我活命将我卖,卖到徐府十一载。
 
  奴婢摆脱了穷命债,好像是死而复生再投胎。
 
 小姐生来在富贵家,怎知道穷苦人冻饿难挨?
 
  小姐跟奴婢,名份上是主仆,
 
 实际上像同父同母。
 
  奴婢千思万想,就怕小姐跟着他,
 
 再去遭罪吃那饥寒苦。
 
 小旦(唱):只听水莲这一席话,奴家心里好像石头砸。
 
  明天就要出嫁,往后的日子真叫人担惊受怕。
 
 说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棒槌抱着走。
 
 女人啊,听什么三从四德,终身不自由。
 
  写什么贞妇烈女,哪一个不遭罪吃苦?
 
 小旦(唱):奴家也想终生受这富贵荣华,
 
 怎能胡乱的嫁给一个倒败人家?
 
 小旦(白):女人就是这个命,事已至此,有什么办法呢?
 
 帖旦(白):小姐,腿长在你的身上,只要你不上花轿,谁也拿你没有办法。
 
 小旦(白):这不妥吧?昨天还说得好好的,马上就要变卦。
 
 贴旦(白):有什么妥不妥的?天下好男人多的是,离了文家,再嫁给一个富贵人家,去了就享福,多好啊。
 
 小旦(白):我不上花轿,总得找一个不让爹娘难堪的理由啊。
 
 帖旦(白):这还不容易吗?这些年来小姐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明天可以装病啊。
 
 小旦(白):好啊。起来吧,我们再合计合计。
 
 【贴旦起身,陪小旦说话,并服侍小旦安寝。】
 
  
 
  【新婚佳期,小生穿新郎装,戴大红花,骑俊马,徐府家丁牵马,杂扮乐队和轿夫,奏乐、抬大红花轿上。】
 
 小生(唱):今日里总算是如愿以偿,我做新郎,娶新娘。眉开眼笑,喜气洋洋,好似中了状元郎。
 
 九泉下的亲人啊,我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多亏了老义父,多谢了好岳父,
 
 二位老人的鼎力相助,让我与小姐配呀配成双。
 
 家丁(白):姑爷,姑爷,徐府到了,老管家在门口相迎,请下马。
 
 【鞭炮响起,老管家上前相迎,小生下马,花轿停下,奏乐中止。】
 
 老管家(白):姑爷,老爷吩咐我在此恭候,请随我来。各位请到客厅用餐,等大家酒足饭饱,小姐收拾妥当后就上花轿。
 
 【二家丁上,一人牵马去后院喂食,一人招呼乐队人员和轿夫去客厅,小生随老管家去花厅。】
 
  
 
  
 
 【花厅内,净和老旦坐书桌两旁】
 
 净(白):夫人呐,今天是女儿大喜的日子,你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还闷闷不乐的呀?
 
 老旦(白):我犟不过你,你偏要把女儿嫁给一个我看不上眼的人,我能高兴吗?不过我也想通了,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我这妇道人家也只能听天由命就是了。
 
 净(白):穷无根,富无苗,想当初,我夫妻不也是一贫如洗吗?现在享受富贵荣华,凡事还是要眼光放长远点为好。
 
 老旦(白):老爷说的有理,今天知府、知县和四方乡绅都来了,老爷该到前院招呼贵客才是。
 
 【贴旦慌慌张张,急急忙忙进花厅。】
 
 贴旦(白):老爷,夫人,不好了,我刚才给小姐穿戴梳妆的时候,小姐忽然肚子痛,痛得在床上打滚呢。
 
 老旦(白):啊,女儿呀,我的心肝,娘马上过来看你。【随帖旦匆匆上绣楼。】
 
 净(白):女儿这两天身体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病了?病得还这么巧?莫非女儿改变主意了?我也去看看。
 
 【净欲离开花厅,老管家引小生进门相遇。】
 
 老管家(白):老爷,新姑爷已带到。
 
 小生【对净行礼】(白):老岳父在上,请受小婿一礼。
 
 净(白):好!好!贤婿请起,老管家,带新姑爷去单间吃酒席,好生款待。
 
 【管家应允,带小生离开,净上绣楼。】
 
  
 
  【绣楼内,小旦扮徐牡丹抱着肚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哼哼唧唧。老旦摸小旦额头,给小旦盖被,小旦躲闪,蹬被,贴旦也在床前伺侯,净进门。】
 
 净(白):女儿呀,你这两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呢?
 
 小旦(白):哎哟!哎哟!爹爹呀,人吃五谷生百病,这病说来就来,我能叫这病儿见我就躲吗?我痛得受不了,爹爹快去请郎中来吧。
 
 净(白):好!好!我这就叫人去请。
 
 【净欲转身离开,又转回来。】
 
 净(白):慢着,这孩子不知道是真病还是假病,贸然请外面郎中来,总感觉有些不妥。有了,夫人呐,这几年来,女儿一直由百合服侍。百合是名医之后,她也懂些医理,会些医术,小姐的身体也是由她调养好的,我叫人请她来可好?
 
 老旦(白):好,好主意。
 
 贴旦(唱):不好不好真不好!小把戏马上就要被戳穿了。
 
 今日若不把这婚事搅,小姐今后要吃苦受煎熬。
 
 我肯定要做陪嫁的丫环也得把罪遭。
 
 贴旦(白):老爷,夫人,不行啊,不行啊。小姐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百合姐姐是看不好的,如果让百合姐姐耽误了小姐的病情,那就更不妙了。
 
 净(白):水莲,百合的医术我心理有数,我马上就叫人喊她过来。
 
 老旦(白):百合那丫头正在厨房里烧菜,今天客人这么多,她恐怕抽不出身啊,要是怠慢了贵客也不好啊。
 
 净(白):府里的杂役多着呢,做饭烧菜不缺她一人。到底是给女儿看病重要?还是做饭烧菜重要?
 
 小旦(白):哎哟!哎哟!我肚子好痛啊,我这病是治不好的,叫谁来都没用。爹,娘,你们都别管我了,让我疼死好了。
 
 净(白):胡说,水莲还在这里傻楞着干什么?快叫百合上来给小姐看病。
 
 老旦(白):傻孩子,别说气话了,水莲还不快去?
 
 贴旦(白):是,老爷,夫人。【下】
 
  
 
  
 
 【厨房里,传菜的家丁进进出出,灶台上忙忙碌碌,正旦扮百合在热菜,张妈在煮饭,贴旦上。】
 
 贴旦(唱):百合姐姐总是常常被人夸,
 
 水莲我总觉得处处不如她。
 
 百合姐姐为人直爽本领大,
 
 我这一点小伎俩哪能瞒得过她?
 
 不找她,老爷夫人跟前交不了差;
 
 找了她,又怕她在老爷跟前说真话。
 
 (白):唉!我这真是进退两难,自找麻烦。呀,不知不觉到厨房了,百合姐姐,百合姐姐。
 
 正旦(白):水莲妹妹喊我何事?
 
 帖旦(白):小姐病了,老爷和夫人叫我喊你去看看。
 
 正旦(白):小姐这两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呢?这里面必有蹊跷。张妈,我要去给小姐看病,你就要多操劳一些了。
 
 张妈(白):孩子,去吧,这些小事暂时还累不着我。
 
 【贴旦引正旦同下。】
 
  
 
  
 
  
 
  【绣楼内,净与老旦在安慰并服侍小旦,帖旦与正旦同上。】
 
 贴旦(白):老爷,夫人,百合来了。
 
 正旦(白):奴婢见过老爷夫人。
 
 净(白):百合来了,快给小姐看看究竟是何毛病。
 
 正旦(白):奴婢用心察看就是了。【查看小旦病情】
 
 【老旦拉净到一旁。】
 
 老旦(白):老爷,女儿病成这样,这亲事延缓几日如何?
 
 净(白):夫人说哪里话来?如今花轿就在门外,厅堂内又高朋满座,还要再延缓几日嫁女,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老旦(白):女儿都病成这样,还怎么嫁?
 
 净(白):百合不正在用心看吗?
 
 老旦(白):百合,百合,百合是神仙呐?她看一看小姐的病就好了?
 
 净(白):夫人莫急嘛,听听百合是怎么说的,再做下一步打算如何?
 
 【净和老旦又到小旦床前。】
 
 净(白):百合,小姐得的究竟是什么病啊?
 
 正旦(白):回禀老爷,小姐是消化不良,又偶感风寒和心情不畅所导致的胸闷腹胀。奴婢开个方子,吃一幅药,到明天早上就好了。【写药方】
 
 净(白):还要到明天早上才好,这怎么能行呀?总不能让全城人都来看徐府笑话啊。【急得搓手,转圈。】
 
 老旦(白):水莲,还不快照方抓药去?给小姐看病要紧。【贴旦拿药方下。】
 
 【老旦又拉净到一边。】
 
 老旦(白):老爷,现在是无法可想了,府上的丫环多,找一个代嫁如何?
 
 净【甩袖子,挣脱】(白):这怎么能行?必正孩儿是认识小女的,一旦他闹起来就更不好收拾了。
 
 老旦(白):咱老夫妻将那丫头认做女儿嫁给了他,既堵住了众人嘴,又抬举他了。吉时一过,宾客一散,还怕他闹不成?
 
 净(白):夫人言之有理,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总得找一个愿意代嫁的丫环才好。
 
 【净和老旦又回到小旦床前。】
 
 老旦(白):百合,你就在这里陪陪小姐,我和老爷有事要商量。
 
 正旦(白):好的,奴婢会照应好小姐的。
 
  
 
 【老旦掩门,拉净到花厅。】
 
 净(白):来人。
 
 家丁【上】(白):老爷有何吩咐?
 
 净(白):叫府中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丫环都到后花厅去,老夫有话要说。
 
 家丁(白):好的,老爷。【净、老旦、家丁同下。】
 
  
 
  
 
  
 
 【花厅内,净和老旦相对而坐。】
 
 净(白):府里的丫环这么多,竟然都不愿意嫁给必正孩儿,真正难为了女儿。来人。
 
 家丁【上】(白):在。
 
 净(白):看看水莲抓药回来了没有,回来了就叫她过来。
 
 家丁(白):好。【退出门外】
 
  
 
  
 
 【贴旦持中药回府,家丁引贴旦进花厅。】
 
 帖旦(白):见过老爷。
 
 净(白):水莲,小姐身体不好,我想让你嫁过去可好?
 
 贴旦(白):奴婢愿意终生服侍小姐,小姐到哪我就到哪。
 
 净(白):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
 
 贴旦(白):是的,老爷,奴婢不想落入火坑。
 
 净(白):火坑?
 
 净(唱):你们都当我是狠心人,要将亲生的骨肉推落火坑。为儿择婿,老夫眼光看得准,
 
 徐府上下,竟无一人是知音。
 
 让丫环代嫁,实出无奈,
 
 哪想到,这些下人们都是刁钻古怪的小奴才。
 
 大喜的日子啊,眼看着亲事就要办砸,
 
 让老夫颜面扫地,还下不了台。
 
 夫人呐,我的老冤家,还有什么办法?
 
 老旦(唱):我只是个妇道人家,哪有什么好办法?
 
 (白):水莲啊,就委屈你了,替小姐嫁给了他吧?
 
 贴旦(白):这怎么可以啊?
 
 (唱):配婚姻要你情我愿,说不定月老早已把红线牵,
 
 只是我们都没有看穿。
 
 老爷和夫人难道忘记了?
 
 谁曾替新姑爷挨过打?
 
 新姑爷曾挨过打还要护着她。
 
 净(唱):这丫头一席话,又把老夫心中的石头给放下。
 
 百合呀,也该许配给好人家。
 
 老旦(唱):这丫头一席话,又让老身心里五味陈杂。
 
 百合呀,你若嫁给了那个癞头乞丐穷书生,
 
 还当什么贵妇人?老爷呀,时机不等人。
 
 我三人同上绣楼将此事与她说清,
 
 说不定,也只有她,心甘情愿做新人。
 
 【净、老旦、贴旦和家丁同下。】
 
  
 
  
 
  
 
 【绣楼上,正旦给小旦喂糖水。】
 
 小旦(白):多亏了你,贤妹妹。这几个月来委屈你了,为我婚姻大事还连累你了,实在不该啊。
 
 正旦(白):小姐说哪里话来?你的病会很快好起来的,只是要错过了这吉日良辰和美满婚姻,怕将来后悔呀。
 
 小旦(白):美满婚姻?他穷得要饭,米无一升,柴无一捆,还捡个破茅草屋做新房。下人们都说,我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跟着这样的人,以后还有什么盼头?
 
 正旦(白):小姐呀,看人眼光要长远。富能变穷,穷能变富,穷和富不是永远一成不变的。奴婢听说他是忠良之后,听说他拾金不昧又才高八斗。这样的人,正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大丈夫啊,跟了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没有出头之日呢?
 
 【净、老旦、贴旦同上,停下,偷听绣楼谈话。】
 
 小旦(白):贤姝呀,你高看他了。
 
 (唱):才子腹内诗词文章三千罐,
 
 却换不来一斗养家糊口钱。
 
  可见自古书生多无用,
 
 还不如做工经商和务农。
 
 正旦(白):小姐呀,雄鹰高飞不恋家,好男儿当胸怀天下。
 
 (唱):莫以财富论英雄,古来大贤多贫穷。
 
  万贯家财如粪土,诗词文章润矫龙。
 
 【净、老旦、贴旦进门。】
 
 净(白):我女儿有才,这丫头也出口成章啊。女儿呀,你身体好了些吗?水莲已经抓药回来了,水莲,去把药煎给小姐喝了吧。
 
 贴旦(白):好的。【拿药下。】
 
 正旦【对净行礼】(白):见过老爷。
 
 净(白):你两个刚才的谈话我也听到了,我女儿生的是疑嫁病。女儿呀,时辰不早了,赶快梳洗打扮好,准备出嫁吧。为父早就为你操办好了一切,是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老旦(白):刚才女儿肚子痛得那么厉害,你忘记了?你现在就催女儿出嫁,你还像个爹爹吗?
 
 净(白):百合,你给小姐开的药方里都有些什么药啊?
 
  
 
 正旦(白):回禀老爷,有黄连、甘草、芍药、茯苓之类。
 
 净(白):好!好!我女儿身体不好,不嫁就不嫁,这黄连苦水你得喝下去了。
 
 小旦(白):我虽然怕苦,但这苦药水只能苦我一时,总比嫁一个穷丈夫苦我一世要好。爹爹啊,我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上花轿嫁给他的。爹爹呀,你也不要再逼我了,再逼我也是把往绝路上赶啊。
 
 净(白):女儿大了,是该有自己的主见了,我不强迫你了。百合,我来问你,今晚你代小姐出嫁如何?
 
 正旦(白):老爷,这不合适吧?小姐与文相公早就是名份上的夫妻了。
 
 净(白):百合呀,你也是我的女儿,你应该明白为父的一片苦心,我也是万分无奈了才出此下策的,算我求你了,我的好女儿。
 
 老旦(白):百合呀。你进徐府三年多,老身也当你像亲生女儿一样看待。这几个月来虽然对你有所亏欠,但是这一次,这件事也只有你替我徐府解围了。算我求你了,答应老爷吧。
 
 正旦(白):好!好!奴婢答应就是了。替小姐出嫁虽然于情理不通又前途未卜,但是老爷和夫人对我恩重如山,奴婢只能知恩图报。
 
 净(白):真不愧是名医之后啊,识大体,明大义,顾大局。夫人呐,你去叫人来服侍百合梳妆打扮,并要下人们守口如瓶,不得走漏消息。
 
 老旦(白):我这就去安排。【下】
 
 净(白):百合呀,你今日代嫁,实在委屈你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老夫能办到,尽量满足。
 
 正旦(唱):听说老爷早已把小姐的嫁妆准备好,
 
 这些我一样都不要。
 
     奴婢想学爹爹悬壶济世;
 
 奴婢想治好文相公的一身疮;
 
 奴婢想文相公是个读书郎,
 
   说不定时来运转还能够为官拜相。
 
  金银珠宝奴婢都不想,
 
 财物多了惹祸殃,
 
  奴婢只想老爷能送我一箱医书和诗词文章。
 
 净(白):这个容易,一会儿老夫亲自挑选就是了。
 
 正旦(唱):奴婢这几个月干粗重活全靠张妈相帮,
 
 奴婢想让张妈送我入洞房。
 
 净(白):这个也容易,老夫说一下就可以了。
 
 正旦(唱):老爷和夫人把奴婢当做亲生女儿一样,
 
 老爷和夫人在奴婢心理也如同爹娘。
 
 只希望老爷和夫人
 
 别因奴婢嫁给了穷丈夫就变了心肠。
 
 奴婢想要马车一辆,
 
 方便夫妻俩回乡祭祖和回来探望爹娘。
 
 净(白):这是理所应当的,还有别的要求没有?
 
 正旦(白):奴婢心愿已足,别无他求。
 
 净(唱):老夫再送你一包安家银两,
 
  不论你夫妻俩在哪安家落户,
 
 都离不开这铜臭孔方。
 
 必正孩儿前途无量,你要照应好他,
 
 让他好好读书写文章。
 
 你千万不要让他再误了光阴做那乞丐郎,
 
 既会让徐府颜面丢光,
 
 又会让他文家报仇雪恨没指望。
 
 正旦(唱):老爷的话奴婢谨记心上,
 
 一定规劝他奋发图强。
 
 净(白):从今后你再也不是徐府的丫环了,从今日起,你已经是老夫出嫁的女儿了,你得改口喊我为爹爹了。
 
 正旦【下跪行礼】(白):爹爹在上,请受女儿一拜。
 
 净【扶正旦起】(白):好女儿,快起来吧。老夫得为我儿挑选书籍去了。牡丹,你也别装睡了,起来吧,往日里都是百合给你梳妆,现在就给百合梳梳头吧。
 
 小旦(白):知道了。【净下】
 
 【帖旦端药上,小旦起床到正旦身边,拉正旦手,并从身上摸出玉佩交给正旦。】
 
 小旦(白):多谢了,百合姝姝!这块玉佩是自幼时文家交给我的定情之物,我一直带在身边。现在姝姝替我出嫁,这块玉就交给姝姝了,姝姝替我好生照顾好他。
 
 正旦【接过,推辞】(白):这,这,这不合适吧?
 
 小旦【握住正旦手】(白):这没什么不合适的,姝姝替我出嫁,从今往后,姝姝就是他的娘子了,收下这玉佩,理所应当。
 
 正旦(白):那好吧。【收下玉佩,藏好。】
 
 帖旦【将药放在桌上】(白):小姐,药已经煎好了,可以喝了。
 
 小旦(白):这药你替我喝了吧。
 
 贴旦(白):我喝?
 
 小旦(白):都是你替我出的鬼主意,这药自然是你喝了。
 
 贴旦(白):这药这么苦,还要我喝,真是好心没好报。你是我的主子,你的话我得听,这药我喝。【喝药】
 
 【正旦和小旦见贴旦喝药,开心一笑,正旦向外张望。】
 
 正旦(白):时候不早了,老夫人已经带人上来了,小姐还是躺下吧,水莲姝姝给我梳头吧。
 
 【小旦躺床上,贴旦给正旦梳头。】
 
  
 
  【傍晚时分,徐府大门外,鞭炮声响,奏乐声起,贴旦和张妈扶新娘子进花轿。】
 
 老管家(白):起轿。
 
 【小生骑马在前,花轿在中,张妈坐马车在后离开徐府。老管家和贴旦进大门内,大门关闭。】
 
  
 
  
 
 【土地庙外,停放马车一辆,贴有大红双喜字。】
 
 【土地庙里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布置一新,土地公和土地婆神像也换上了新装,供桌上也摆满了糕点和水果,蜡烛台上也点燃着大红蜡烛。老生和一徐府家丁在庙门外向前张望,焦急等待。】
 
 老生(唱):今晚必正孩儿要成亲,
 
  我这老头既要做那媒人,又要做他爹尊。
 
 盘盘算算,忙忙碌碌,既要操心又担心。
 
 必正孩儿今天上午就出了门,
 
 现在天色已晚还不见人。
 
 莫非是徐府变了卦?
 
 莫非是这亲事又娶不成?
 
 莫非是必正孩儿又言行失分寸?
 
 想想必正孩儿这几个月来
 
  在供桌底下把身藏;
 
  想想我这老头子也在这供桌底下
 
 躲过了祸一场。
 
 求求土地公和土地婆二位小尊神,
 
 保佑必正孩儿顺顺当当的娶回贤德妻房。
 
 【喇叭声响起】
 
 耳听得喇叭声响,
 
 不由得我这老头儿心里喜洋洋。
 
 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呀,
 
 对我这父子有大恩。
 
 今晚上就代替必正孩儿的生身父母,
 
 看着这对才子佳人在此拜堂成亲。
 
 【送亲队伍打火把到土地庙前停下,小生下马,家丁放鞭炮,张妈扶新娘子下轿。小生用红绸带牵新娘子进土地庙内,奏乐声又响起。】
 
 【幕后,男女合唱】:稀奇稀奇真稀奇,土地庙里,
 
 本当是书生小姐偕鸾凤,
 
 却变成了乞丐丫环,
 
 拜呀么拜呀拜天地,
 
  配呀么配呀配夫妻。
 
 看得那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
 
 笑呀么笑呀笑嘻嘻。
 
 老生(白):一拜天地。【小生、正旦朝庙外拜。】
 
 老生(白):二拜高堂。【小生、正旦叩拜神像。】
 
 老生(白):夫妻对拜。【小生、正旦互相叩拜。】
 
 老生(白):送入洞房。
 
 【家丁领小夫妻上马车,张妈独坐一辆马车随后护送。】
 
 轿夫甲(白):我给人抬轿一辈子了,第一次见在土地庙里拜堂成亲的。
 
 轿夫乙(白):老人家,洞房在哪里呀?我这几个大老粗也想去闹闹洞房。
 
 轿夫丙和丁以及奏乐的(同白):就是,就是。
 
 老生【从身边摸出早就准备好的银两】(白):各位就别去闹了,都辛苦了,这里有些银两大家分了吧。【轿夫和奏乐的分银两下。】
 
 老生(白):唉,人都走了,刚热闹了一下又清静了。【打呵欠】我得找地方睡觉去了。呀,庙外还有一匹马在等着我呢。【到马身边摸马】好马呀,好马,有你代步可轻松多了。老头子不经摔,你可要听话一点,跑慢一点儿呀。【上马离去。】
 
  
 
 【洞房内,明亮的大红蜡烛照映着墙上的大红双喜字,方桌上摆好了酒、菜、水果、糕点。】
 
 【披红盖头的新娘子静静的坐在床沿上,小生手持秤杆细看新娘又左右踱步。】
 
 小生(唱):今日里总算是如愿以偿,
 
             细思想总觉得有些荒唐。
 
             手持这秤杆,细看这新娘,
 
             总觉得她与徐小姐有些不一样。
 
             秤杆儿细长长,秤星儿一行行,
 
             但愿是称心如意的娶回了贤德妻房。
 
             大喜的日子里,我是悲泪伴着喜泪淌,
 
             但愿那九泉下的亲人啊,
 
             也为孩儿这喜事高兴一场。
 
             既然她与我配成双,总得揭这红盖头儿,
 
             看看她的俏模样。
 
 【小生挑红盖头,见到正旦。】
 
 小生(白):呀!不是牡丹小姐。这位大姐,总觉得你好面熟,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正旦(白):官人啊,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你再仔细看看奴家,再想想几个月前。奴家见你一面就日夜把你记在心上,你见奴家一面就把奴家全忘记了吗?
 
 小生(白):小生想起来了,大姐呀。
 
     (唱):几个月前多亏了大姐的好心肠,
 
             若不是大姐及时相救,
 
             小生恐怕是早就见了阎罗王。
 
             大姐对小生有菩萨心肠,
 
             小生却给大姐添祸殃。
 
             面对大姐呀,小生羞愧难当。
 
 正旦(白):官人呀,怎么还称奴家为大姐呀?难道官人不愿意娶奴家吗?
 
 小生(白):想我文必正在如此穷困潦倒之中还能娶妻已经是个奇迹了。一般的女子是不会嫁给我的,愿意嫁给我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子。大姐愿意嫁给我,是我几世修来的福份。从今后,你就是我的娘子了,娘子。
 
 正旦(白):哎,官人,你的腿怎么跛了?
 
 小生(白):从你我上次初相见时,我被徐府赶出来之后,看相的贾老伯就带我在刚与你一起拜堂的那个土地庙里安顿了下来,为了维持生计就帮在安乐街卖草药的周老汉采药,重阳节前从山上摔了下来,被南阳首富家的大少爷利公子所救,治好了伤以后腿就一直跛着。
 
 正旦(白):官人,让奴家看看腿伤好吗?
 
 小生(白):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伤还是以后再看吧。娘子,这几个月来让你受委屈了,义父带我进徐府,说好的是娶小姐,怎么上花轿的又是你呢?
 
 正旦(白):小姐生病了,上不得花轿,所以让奴家代嫁。
 
 小生(白):小姐生病了?病得这么巧?恐怕生的是嫌穷病、疑嫁病和怨夫病吧?
 
 正旦(白):官人呐,这也不能怪小姐,那些闲言碎语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奴家比不上小姐,但愿意和我的夫君同生共死。若我的夫君能不嫌弃奴家出身卑贱则心满意足。
 
 小生(白):嫌弃?你对我有大恩,为夫终生只娶你一人,愿和你白头偕老。
 
 正旦(唱):听夫君一席话,奴家心中的石头也摔落地下,面对着夫君,依然是羞羞答答。
 
 小生(唱):你已对我有恩,我要对你有爱。
 
 正旦(唱):你也对我有情,我曾对你有意。
 
 小生和正旦(合唱):你和我今日恩恩爱爱做夫妻,
 
                     有情有意,一对真心永不离。
 
 小生(唱):你已对我的恩如山,我要对你的爱似海。
 
 正旦(唱):你我患难之中做夫妻,恩爱情深无嫌猜。
 
             你的目光明似火,一见便暖我心窝。
 
 小生(唱):你的容貌美如仙,
 
             心地善良好似观音在人间。
 
             今日与你成婚配,这也是天赐良缘。
 
 【正旦拿出玉佩递给小生。】
 
 正旦(唱):小姐送我这玉佩,我替小姐做新人。
 
 【小生接过,也拿出金锁递给正旦。】
 
 小生(唱):幼年时,徐府送来这金锁,
 
             为的是凭这金锁玉佩订婚姻。
 
             今宵这金锁玉佩重相聚,
 
             预示着这婚姻好比是金镶玉。【二人同看金锁玉佩。】
 
 正旦(唱):卑贱奴婢今日配了名门之后,
 
             这大概也是爹爹的在天之灵暗中护佑。
 
 小生(唱):逃犯乞丐能够娶了贤德女子,
 
             这也许是我将时来运转有天意安排。
 
             小姐无主见,听不得闲言碎语将我怨,
 
             今日里主仆易嫁,只盼她也有个好姻缘。
 
 正旦(唱):小姐也有情,她也曾对你时常牵挂在心,
 
             也对我有恩,我二人若将来能够夫贵妻荣,
 
 切不可哇,睚眦必报,必须善待这一家人。
 
 小生(唱):贤妻的话,为夫谨记在心。
 
             这天寒夜冷,红烛儿都在嘲笑我这两个人。
 
 春宵一刻值千金。还不快喝了这交杯酒,
 
 同到暖被内把体温。【男女同饮交杯酒。】
 
 【洞房外,大门上,红灯笼高挂,丑扮贾半仙着道袍执拂尘,骑快马匆匆忙忙上,下马。】
 
 丑(念白):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
 
             这边是洞房花烛夜,
 
             夹谷内已血流成河。
 
             都只为叛徒告密,
 
             要为洞房中人带来灭顶之灾。
 
             幸亏马儿跑得快,
 
             急急忙忙送信来。
 
 丑(白):夜已深了,不知道这小夫妻俩睡了没有,先听听动静再拍门。【丑在洞房窗户下听声音】
 
 【洞房内,二人放下酒杯,相视一笑。】
 
 正旦(唱):夫君啊,奴家与你成婚配,
 
 也是笑在脸上喜在心。
 
 【小生抱正旦,准备宽衣,正旦阻止。】
 
 夫君啊,奴家与你婚后的日子天长地久,
 
 小女子也不怕艰难险阻。
 
 劝夫君别急在这一时候,
 
 要为前程远景早做筹谋。
 
 小生(唱):贤妻的话,为夫谨记在心。
 
             我也是男子汉大丈夫,并非等闲人。
 
             我二人呐,要学哪鸳鸯交颈不离分,
 
             更要学那凤凰齐鸣,比翼飞翔在天庭。
 
 正旦、小生(合唱):我二人要学凤凰齐鸣,
 
                     恩恩爱爱, 比翼飞翔在天庭。
 
 丑【拍门】(白):你这两个痴虫,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还在这里说什么恩恩爱爱的,快开门,快开门,老夫带你们逃命要紧。
 
 小生(白):门外是谁?这大喜的日子里,别说这不吉利的话,要喝喜酒和闹洞房已经过了时辰。
 
 丑(白):贫道贾半仙,你听不出来吗?事情紧急得很,谁还有心专程骑马来和你开玩笑?
 
 小生(白):啊!原来是贾老伯来了,我马上开门。
 
 【小生开门,丑拉小生出来,正旦也跟着出门,张妈和家丁也被吵醒,出来查看。】
 
 丑【细看正旦】(白):啊,这新娘子是……,我想起来了。必正,你好福气啊。
 
 小生【拉丑到一边】(白):老伯过奖了,到底是什么大难啊?还请老伯明言。
 
 丑【挣脱】(白):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时间不等人,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赶紧的收拾东西跟我一起逃命要紧。
 
 小生(白):老伯不说明白,我夫妻俩稀里糊涂的往哪里逃?
 
 丑(白):你听仔细了。
 
   (唱):昨天要去给利公子算命,
 
           刚进小巷就遇一徐府家丁匆匆忙忙往前行。
 
           我见他鬼鬼祟祟像是起了歹心,
 
           就跟了他到衙门外,里面的情形看得真。
 
           他与官差交头接耳把话论,又洋洋得意出了门,
 
           官差放了信鸽走,我又继续把他盯,
 
           才知道是你今夜要在此成亲。
 
           老夫在利府算完命,就去小梁山上搬救兵,
 
           头领与贫道有交情,又派喽啰打听清,
 
           锦衣卫队和官兵,把下手时间定在今夜三更。
 
           老夫和头领设巧计,趁着黑夜把他们往夹谷引,
 
           用弓箭和滚石檑木来对付这一班畜牲。
 
           谁知口袋没扎紧,还有一些人马已脱身,
 
           正绕道往这里飞奔,老夫这才匆忙来送信,
 
           都别犹豫,快快随老夫去逃命。
 
 小生(唱):多谢贾老伯对晚辈情重恩深,
 
             又劳心出力救我等性命。
 
 小生(白):娘子啊,张妈妈,和这位小哥哥,快快上收拾行囊,上马车,跟随贾老伯逃命要紧。快、快、快。
 
 【小生和正旦进新房收拾衣物,张妈和家丁赶马车来,丑催促小生和正旦上车。】
 
 【丑骑马,引一行人,沿山道飞奔。】
 
 【喊杀声响,官差带众官兵上,搜查,放火,茅草屋被烧得火光冲天。】
 
 小生(唱):听身后喊杀声响,又惊又怕又慌张。【掀门帘】
 
            花烛洞房变成了冲天火光,差一点见了阎罗王。
 
            娘子啊,你跟着我做了逃命鸳鸯。
 
            雪夜里,我们到何处把身藏?
 
            贾老伯啊,带我们去向何方?
 
 正旦(唱):官人啊,你我夫妻一场,同生共死理应当。
 
             官人啊,你吉人天相,定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丑(唱):雪夜里慌不择路,幸亏这老马识途。
 
           来时路已迷茫,要去往何方也没了主张。
 
          我分不清东西南北,也只能信马由缰。
 
  
 
 【净与老管家骑马,老生坐马车,率众家丁带武器打火把上】
 
 【离洞房不远处,老管家射箭,射中官差,官差砍杀一身边人率众逃散。】
 
 【净与老管家和老生以及众家丁等人在已烧为草灰的洞房前停下,见徐府家丁某甲躺在地上,上前查看,确认某甲已死。】
 
 【众家丁在草木灰中搜查,一无所获。】
 
 众家丁(白):启禀老爷,洞房中没有发现尸首。
 
 净(白):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可怜的孩子啊。【痛哭】【见某甲尸首】你这个猪狗不如的蠢东西,老夫全家人待你不薄啊,你落得这个下场,也真是罪有应得。
 
 老生(白):必正儿啊,我的儿啊。【痛哭】
 
     (唱):只想到让我儿好把亲事成,
 
             那想到刚成亲又惹祸上身。
 
             老朽年迈,死不足惜,
 
             最伤心的莫过于白发人要送黑发人。【伏地不起,净扶老生起身。】
 
 净(白):老恩师啊,你心痛,我也心痛,你年龄大,受不得这个打击,别哭坏了身子,保重身体要紧。
 
 老生(白):老朽是快要进黄土的人了,还保重什么身体哟?是死是活都要尽快找到他们才好啊。【净、老生同抹眼泪。】
 
 老管家(白):启禀老爷,那些官兵们已成惊弓之鸟,那个阉贼鹰犬已经负伤,应该还逃得不远,是否去追?
 
 净(白):穷寇勿追,寻找我儿要紧。
 
 家丁(白):启禀老爷,发现马车轮子雪印。
 
 净(白):好!好!肯定是我儿得了信,事先逃走无疑,快!快!沿着马车轮子雪印去追,保护我儿。
 
 家丁(白):老爷,这个死尸怎么处理?
 
 净(白):顾不得他了,把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丢到山沟里喂狼。
 
 家丁(白):好的。【拖走死尸】
 
 【净率众人沿前面马车轮子雪印追赶】
 
  
 
 【丑与张妈等人快马加鞭,后面的追赶人员却越来越近。】
 
 【正旦与小生在车内却听到后面的呼儿唤女之声,便叫丑与张妈等人停下等侯。都下马车。】
 
 【后面的追赶人员赶上,停下,也下马车,在火把的照映之下,小生与正旦看清是净与老生和老管家带众多徐府家丁到。】
 
 【小生与正旦以及张妈等人上前行礼。】
 
 小生(白):孩儿见过义父和岳父老大人,你们怎么也赶过来了?
 
 净(白):老夫百密一疏,没想到徐府竟出了叛徒。幸亏老管家及时发现,这才匆匆赶来营救我儿性命。我儿大难不死,必有厚福啊。
 
 小生(白):这也幸亏贾老伯及时送信,带我们离开洞房。
 
 净(白):贾老伯?哪一位贾老伯?
 
 丑【上前见净】(白):贫道贾半仙见过员外。
 
 净(白):哦,原来是老熟人了。
 
 丑(白):是老熟人了,上次差点儿在贵府上被打死了。
 
 净(白):不打不相识嘛。你还能不记前嫌,连夜送信救我儿性命,实属难得,老夫谢过。【对丑作辑】
 
 丑(白):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这位老大人面生得很呐,请问该如何称呼?【手指老生】
 
 老生(白):老朽左良梅,见过道长。
 
 丑(白):是三朝元老,当朝太傅啊。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久仰,久仰!
 
 老生(白):不敢当,不敢当。
 
 老生【盯着正旦看了一下,到净身边。】(白):徐大人,亲家翁,老朽的干儿媳妇怎么换了一个人啊?
 
 净(白):老恩师,这个女伢子也是我的义女,我的亲闺女病了,就让他来了。
 
 老生(白):哦,这么巧啊,必正孩儿,对新娘子满意不?
 
 小生(白):回禀义父,孩儿心愿已足,别无他求。
 
 丑(白):都闲话短说了。夜深寒冷,都在这荒郊野外杵着不是事啊。还是尽快商量一下这对新人的下一个落脚之处,和这位老大人的返程安全问题吧。
 
 净(白):半仙所言,正合我意,必正孩儿是和百合连夜搬回徐府?还是跟随老恩师一道由老管家等人护送去山东?请拿个主意。
 
 小生(白):官兵是冲我来的,我不能让义父大人和岳父大人都受连累,还得另寻住处为好。
 
 丑(白):官兵此番追捕已损失惨重,但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这对小夫妻此时回徐府,实乃是下下之策,不但自身难保,还得牵连无辜;跟老太傅回山东,路途遥远,人口众多,必然引起阉贼耳目注意,不可,不可,实为下中之策。
 
 小生(白):如此说来,老伯可有上上之策?
 
 丑(白):这次救你们脱险,也多亏了小梁山的英雄好汉们鼎力相助,头领梁小虎仗义疏财,愿意结交天下豪杰。贫道可以带你夫妻二人投奔于他, 他知你是忠良之后,又文才出众,必获重用。
 
 小生(白):贾老伯叫我落草为寇?不妥,不妥。
 
 丑(白):你不愿意落草为寇?可是阉贼和官兵偏要把你逼上梁山。
 
 净(白):恕我多言,这小梁山也上不得呀。
 
 丑(白):这是为何?
 
 净(唱):前朝水泊梁山有宋江,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
 
           却只能让所有的英雄好汉们都给他陪葬。
 
           现在小梁山也在学宋江,又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
 
           想推翻朝庭纯属痴心妄想,干着伤天害理的买卖,
 
           还经常滥杀无辜,像这样的山匪流寇又怎能长久?
 
           必正孩儿虽有才学,只是个文弱书生,
 
           还携带家眷进强盗窝,真是羊入虎口。
 
 张妈【到净跟前】(白):老爷,老婆子的娘家侄儿在离这儿三百里外的桃源山寨当头领,几年前郑家庄上的恶霸侵占我家土地,打瘫我男人之时,我那侄儿得知凶信后派人来教训了那个恶霸并要我全家去他那儿落脚,只因我那丈夫故土难离又深感老爷大恩才没去成。
 
 净(白):你这么一说,老夫倒想起来了,老夫两年前自京城回府,半道上被你那侄儿接到山寨去住了几天。你那侄儿是个正人君子,小山寨被他治理得井井有条。那里没有苛捐杂税,也没有贫富悬殊,所有人都自食其力,也都丰衣足食,忙时劳作,闲时操练。若有官兵滋扰和匪寇侵犯,则全寨皆兵,人人奋勇杀敌。在当今乱世,那里也算得一方净土。必正孩儿去那里安身,老夫放心。必正,百合,你们意下如何?
 
 小生(唱):今夜里我夫妻们是绝处逢生,
 
             正为难时又天降救星。
 
             各位大恩大德,小生铭记在心。
 
             有此避难之所正合我意。
 
             只是苦了娘子啊,
 
             刚成婚就不得安宁,还要连夜逃命。
 
 正旦(唱):官人呐,现在已经是别无选择,
 
             就要当机立断,把主意拿定,别犹豫,别磨磳,
 
             奴家与官人一条心,患难相共不离分。
 
 净(白):好!张妈,你就连夜带他们去往桃源山寨,你的家眷我会派人照应好的。安顿好了就回徐府,老夫另有重赏。
 
 张妈【行礼】(白):多谢老爷,恭请二位新人上马车。
 
 【正旦、小生上马车。张妈也上马车。】
 
 丑(白):贫道走南闯北的,实不知还有桃源山寨,今夜里我也一同前往如何?
 
 净(白):半仙足智多谋,欣然护送我儿,老夫更为放心。
 
 丑(白):过誉了。【上马,向净和老生拱手作辑。】就此一别,后会有期。
 
 老生(白):且慢!【到小生、正旦马车边上】必正孩儿,老朽实在舍不得就此分别啊。本指望带你小夫妻两回山东,但你们现在有了更好的住处,老朽也为你高兴啊。咱父子就此分别,你过去后要凡事小心,要继续攻读诗书,为仕途铺路。孩儿记住,你不入仕是扳不到阉贼的,也是无法为文家报仇雪恨,平反昭雪的。
 
 小生(唱):老义父的话,孩儿谨记在心。
 
             孩儿以后入仕,不但要平文家冤屈,
 
             还要造福天下苍生,
 
             为穷苦百姓争一个祥和太平。
 
 老生(白):好!我儿有志气,就此别过,快上路吧。
 
 小生(白):好!孩儿就此拜别,老义父和岳父大人以及各位多多保重。
 
 【张妈马车在前,小生马车在中,丑骑马在后,下山远去。】
 
 【净到老生身边。】
 
 净(白):老恩师,他们已经走远了,你也年迈体弱,本当让你回府休息。但是现在形势逼人,阉贼爪牙非要害你不可,我也只能托付老管家连夜带人护送你回山东了。学生因为要防范衙门里人到徐府搜查,不能亲自护送你老人家了,实在惭愧得很呐,请见谅。
 
 老生(白):徐大人说哪里话来?连日来让你劳心费力了。只是老管家也年迈须白,让他护送老朽回家,路途遥远艰险,怕他体力不济啊。
 
 净(白):老恩师啊。
 
   (唱):别看他年龄大,须发白,学生的武艺不如他。
 
           他年轻里曾是一游侠,爱好的是打抱不平、
 
           抑强扶弱,仗剑走天涯。
 
           后来打死一恶棍,犯王法,充军路上又被人追杀,
 
           走途无路时是学生收留了他。
 
           从此后他在徐府做管家,忠心耿耿,
 
           将近二十个春秋冬夏。
 
           今晚上也多亏了他,及时发现了叛徒,
 
           又打退了刺客走狗。
 
 老管家【上前,到净身边。】(白):老爷,再要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你还是快快回府吧。虽然我到草屋前的那一箭也射伤了官兵头领,让他在恼恨之中杀了叛徒。老爷耗在这里,老奴担心的是家宅不安呐。老爷还是快快回府吧。
 
 净(白):好!我马上回去。你带的这几个人都是你精心挑选的,也都是忠心耿耿、武艺高强的人,你们一路上要照应好老恩师的饮食起居。老恩师平安回府了,你们也要及时回来,路上别耽搁太久,免我挂念。
 
 老管家和众家丁(白):老爷所言,我们谨记在心。
 
 净(白):老恩师,学生就此别过,你一路保重。【净上马,拍马往徐府走。】
 
 老生【上马车也向净回礼】(白):徐大人也多多保重。
 
 老管家和众家丁【上马】(白):老太傅,我们也启程吧。
 
 老生(白):好,启程。
 
 【老生和老管家以及众家丁赶马下山往官道而去。】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国家公祭日有感(新韵) 国家公祭日有感(新韵)
江城子。抗震救灾感怀 江城子。抗震救灾感怀
鼓励的微笑 鼓励的微笑
叠字诗(二) 叠字诗(二)
践行菜根谭 践行菜根谭
尚书心安即桃源 ——为同乡好友题 尚书心安即桃源 ——为同乡好友题
红绸子 红绸子
海滨之旅——从阳西到海滨记事 海滨之旅——从阳西到海滨记事
寄
如何对待未成年人的谎言 如何对待未成年人的谎言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27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