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流石 > 文章欣赏:金玉情缘 第三场 麒麟上门(流石)
金玉情缘 第三场 麒麟上门
作者:流石  作于:2018/4/13 17:13:54  访问:142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雪后天晴,太阳初升,红霞满天,依然干冷。在安乐街上,张妈挎竹篮赶往徐府。】
 
 张妈(白):昨晚回来,将煨好的羊肉端给我男人吃了。今天大清早的,天还没亮,我就起来给一家人做饭。吃完饭,洗了锅碗,我那个下不了床的男人还偏偏要我把家里的豆渣圆子、荞麦粑带回徐府感谢老夫人的恩情。他不想想徐府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山珍海味都吃腻了,还能看得上这些?我带也不是,不带也不是,这些东西是半路上丢掉,还是被徐府倒掉?毕竟都是粮食,被糟蹋了,于心不忍呐。有了,路上要是有乞丐就赏给他们吧。唉,可是一个也没看见。回家一趟就提来提去的烦死了,年纪大了 ,提不动了。这里有个石凳,我得喘口气再走。【扫石凳上的雪,放竹篮坐下。】
 
 【利府家丁牵马,副净扮利公子从街头匆匆赶来。】
 
 家丁(白):少爷,少爷,跑慢点,小人跑不动了。
 
 副净(白):你报信说老头子要回来了,我能不早点回去吗?老子打儿子从来都不晓得心慈手软,本少爷什么都不怕,就怕老爷的家法。
 
 家丁(白):少爷就这样回去?挨打无疑,你看你,帽子戴歪了,衣服穿反了,脸上留有窑姐的红嘴唇印子呢。
 
 副净(白):啊,停、停、停,我得赶快下来。【副净重戴帽子,重穿衣服,用雪擦脸。】看看我现在如何?
 
 家丁(白):好!好得很。少爷现在可以走慢点,不慌不忙的回府了 ,倘若老爷问起来,你就说与同窗好友会诗文去了。
 
 副净(白):这主意不错,你看前面坐的是不是张妈?
 
 家丁(白):不错,是张妈。
 
 【家丁牵马,副净大摇大摆的走到张妈面前,对张妈行礼。】
 
 副净(白):张妈早,小生这厢有礼。
 
 张妈【起身制止】(白):利公子呀,大少爷,还对我这个老婆子行此大礼,受不起啊。
 
 副净(白):张妈,说正经事,我上次托人捎给小姐的书信,小姐看了没有?她做何反应?
 
 张妈(白):呀,呀,呸!你不提这事倒还忘了,你一提起这事我老婆子是一肚子火。那些淫词烂诗臭文章你也拿得出手?小姐看了羞得满脸通红,气得茶饭难咽。徐老爷发话了,以后谁敢送这些肮脏的东西给小姐,非得打断他的狗爪子不可。
 
 副净(白):可恼啊可恼。
 
     (唱):本少爷自比柳永还才高三分,
 
            就是比宋玉潘安也相貌堂堂。
 
            论出身了也高贵,论家产也富足,
 
             娶个国色天香是应当应份。
 
             凭什么让徐府主仆老少都目中无人?
 
             我为求婚尊称你为张妈别不知分寸。
 
             这个老婆子不过是粗仆下贱人,
 
             将我惹恼能打她个南北不分。
 
    【副净欲打张妈,家丁拉住,扯到一边。】
 
     家丁(白):少爷,少爷,消消火,凡事忍耐为妙。
 
         (唱):自古女子爱金银,只有舍得花钱才能把人哄开心。
 
         (白):少爷呀,你还想让她帮你带金钗玉镯给小姐,你不陪个笑脸,给点甜头怎么行呢?只要你以后得到了小姐,这个老东西你想怎么打发都行。
 
 副净(白):你这主意妙,实在是妙。【伸出右手大拇指,呵呵笑,并从怀里摸出十两银子走到张妈面前。】张妈妈,本少爷刚才多有得罪,你大人莫记小人过,这一点小意思还请你收下。【把银子塞到张妈手中】
 
 张妈(白):哟!大少爷不愧是豪门子弟呀,出手就是大方,我这老婆子要多少时间才能挣来这么多钱呐?大少爷不会无缘无故给我钱的,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大少爷的银子烫手,我这老婆子手指头太短了,捏不住啊。【将银子丢在地上。】
 
 副净【从地上捡起银子】(白):你这个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准备用银子砸张妈,家丁拉住。】
 
 家丁(白):少爷,别和她一般见识,有钱别怕用不掉,有礼别怕送不掉,我们还是早点回家吧,免得老爷和老夫人责怪。
 
 副净(白):哼!【上马,家丁牵马离开。】
 
 张妈【看着二人离去】(白):我这个老婆子怎么了?昨天碰到个乞丐,今天碰到个少爷,两人都要缠着小姐,我想坐一会儿都坐不安稳。算了,还是快快回府为妙。【提竹篮赶往徐府。】
 
  
 
 【徐府大门大开,门外,老管家带众家丁正在扫雪铲雪,张妈提竹篮上。】
 
 老管家(白):张妈早啊!这么快就回来了,看你竹篮这么沉,又带些什么好东西给老爷和老夫人呢?
 
 张妈(白):老管家别取笑奴婢了,我家哪里还拿得出什么贵重之物呢?这早晨还冷得很,你老人家怎么就不晚点起来呢?
 
 老管家(唱):昨晚灯花爆,今天有喜事到。
 
              老爷一起床,就跟老夫人把话唠。
 
              说是夜里做梦有吉兆,徐府进来一老一少两只玉麒麟。
 
              老夫人就吩附我等扫洒门庭,敞开大门迎贵人。
 
 张妈(唱):好啊好!妙啊妙!莫不是钦差到,老爷的官位又升高;
 
            莫不是小姐的吉星到,配一个如意郎君,终生有靠啊!
 
            徐府鸿运高照,我这做下人的也喜上眉梢。
 
            老婆子虽蠢,也不是混沌人,且挎着竹篮儿走后门。
 
            只愿这满门主仆老少都心想事成。【挎竹篮绕道后门】
 
 【扫雪完毕,老管家留下两家丁看门以便迎接来客,其余人进入院内。】
 
  
 
 【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缓缓而来,赶车人是一个穿戴整齐、衣帽鲜艳的跛脚书生。马车到徐府大门外停下,徐府家丁慌忙上前询问。】
 
 家丁(白):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几个月前来找打的癞头乞丐啊。你这身穿戴哪来的?你什么时候发财了啊?怎么脚还跛了?
 
 小生(白):休要啰嗦!还不快进府内通报,就说当朝太傅左大人正在门外。
 
 家丁(白):啊!你可别哄我啊。
 
 小生【转身向车内作辑】(白):义父,徐府到了。
 
 【车内掀开布帘,小生扶老生下马车,家丁见此,一个也前来搀扶,一个进门通报。】
 
 老生(白):徐府好气派啊,我倒要看看徐府老爷有多大的架子。
 
  
 
 【净扮徐贵财和老旦扮老夫人正在花厅内享用糕点。】
 
 家丁【进门】(白):启禀老爷和老夫人,当朝太傅左大人正在门外。
 
 净(白):啊!他怎么来了?他来干什么?我得快快迎接。
 
 家丁(白):老爷,还有一个跛脚的穷书生,就是几个月前来找打的癞头乞丐也来了,他已认左大人为义父了。
 
 净(白):这就更奇怪了,莫非昨夜的梦就应在这两个人身上?夫人,我看他们定是为小姐婚事而来,你看如何是好?
 
 老旦(白):老爷,婚契都撕了,还有什么婚事可谈?跟文家从此断绝来往,让那个穷鬼死心,不是更好么?
 
 净(白):夫人说哪里话来,老夫自有分寸。左大人是朝中显贵,不可轻易得罪,夫人还是暂时回避为好。
 
 老旦(白):好!好!老身陪女儿刺绣去了。
 
 【净随家丁出花厅,老旦去绣楼上。】
 
  
 
 【净走出徐府大门,见老生,作辑】
 
 净〔白〕:老太傅光临寒舍,蓬壁生辉,学生有失远迎,望请恕罪。
 
 老生〔白〕:徐大人说哪里话来,也太见外了,老朽前来叨扰,海涵,海涵呐。
 
 净〔白〕:老太傅,故人相逢,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学生早就想接恩师进府一叙,一直没有机会。今日相见,学生早已备下薄酒,为你老人家接风洗尘啊。
 
 老生〔白〕:如此甚好!这后生已被老夫收为义子,【手指小生】听说他与徐大人还是姻亲,可喜可贺啊!【拉小生】还不快拜见老丈人?
 
 小生【行礼】〔白〕:小婿拜见岳父老大人!
 
 净〔白〕:谁是你岳父?
 
 老生〔白〕:孩儿礼数不周,莫见怪!我这两日也多亏了他照应,咱师生二人已经是儿女亲家了,这样的喜酒哪能不喝呢?
 
 净〔白〕:老恩师取笑了,老恩师,请!
 
 老生〔白〕:徐大人,请!
 
 【净与老生同进徐府,小生也随其后。】
 
 老生〔白〕:必正,上次你是空手进门,这次岂可空手?还不快把车上的礼品给徐大人过目?
 
 小生〔白〕:多谢义父提醒。【进马车内拿出美酒、绸缎和礼盒,家丁接过。】
 
 净〔白〕:老太傅如此多礼,哪承受得起啊?
 
 老生〔白〕:徐大人,就是一点小意思,不足挂齿啊。
 
 【三人依次进门,家丁牵马车到后院。】
 
  
 
 【徐府花厅内,老生、小生与净依宾主次序坐下。】
 
 净〔白〕:老恩师刚才提到贤侄与小女的婚事,不知贤侄可留有当时订婚的凭证?
 
 【小生从怀中摸出婚契和一把金锁,上前呈给净,净接过。】
 
 小生〔白〕:婚契在此,还有信物金锁一把,请两位老大人过目。
 
 净【接过,细看】〔白〕:这婚契和信物哪来的?
 
 小生〔白〕:这两件物品小生一直带在身上,因不敢忘记爹娘嘱托,不敢弄丢。
 
 净〔白〕:这许多日子以来,你连饱暖都乞求于人,还藏一把金锁在身,真是腐儒一个呀!还有这婚契,不是被我那老不贤给撕了吗?
 
 小生〔白〕:当时撕掉的只是个抄件!
 
 净〔白〕:你,你连我都瞒了。哼!【放下婚契和金锁】
 
 老生〔白〕:徐大人呐,别生气,这后生也真难得,他坚守信义,人品可嘉了。这婚事有这白纸黑字和当时的信物在此,徐大人就不要再推诿了呀?
 
 净〔唱〕:老太傅德高望重年高迈,为国操劳智不衰。
 
           京城到此地有千余里,怎会专程为贤侄儿亲事来?
 
 老生(唱):老朽无能身体弱,告老还乡又从此地过。
 
             幸得遇见这一位真君子,德才兼备、拾金不昧,
 
             好一个忠良遗孤来相陪。
 
             又听说,他与令爱有姻缘,这真是天赐良缘。
 
             你和我同朝为官好多年,这样的好事应该互相成全。
 
 净(唱):老恩师说话太过谦,
 
           小女儿妆残貌丑配不得这样的好姻缘。
 
           贤侄儿德厚才高人钦佩,
 
           老恩师在此,我情愿当面把婚退,
 
           多送他金银财宝,让他丰衣足食跟你把家回。
 
           老恩师可以为他另选名门配佳偶,
 
           没必要在此多费口舌。
 
 老生(唱):徐大人说话理太偏,许婚赖婚易把丑名传。
 
             文家得势就与他千般好,文家落难就将情份尽丢抛。
 
             徐大人在朝中还要继续把官做,
 
             出尔反尔难压同朝臣僚舌根苗。
 
             义子若是跟老朽回家转,
 
             又怎会缺吃少穿无银钱?
 
 老生(白):只是徐大人,你呀,总得为独生女儿择一贤婿吧?
 
     (唱):令爱若是与我义子成婚配,也不辱没你徐家门楣!
 
 净(唱):我与文大人义结金兰情谊深,
 
           我也不敢忘记文大人对我徐家恩。
 
           我与文家结连理真心真意,
 
           只是女儿长大由不得爹娘,
 
           婚姻事,她要自作主张。
 
 老生(唱):自古道,婚姻事凭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她一个女孩儿家,能讲出什么至理名言?
 
 净(唱): 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已把她宠上了天。
 
            我这老夫妻晚年生活靠的是她们一对小夫妻。
 
            夫妻和睦千般好,怕的是,我今日为她作主,
 
            以后留下千般怨言。
 
    (白):此事得与她娘儿俩商议一翻为妙。
 
 老生(唱):徐大人在朝在野名声显,做决断还要征求夫人言。
 
     (白):这是徐大人的家事,共同商量一翻也好。
 
 净(白):老恩师请稍候,我去一会儿就来,水莲哪里?
 
 【贴旦扮水莲进花厅对净行礼】
 
 贴旦(白):老爷万福,老爷有何吩咐?
 
 净(白):给二位贵客换茶水,并将小姐教你的曲子弹奏一遍,我有事,一会儿过来。
 
 贴旦(白):是!老爷!【离开花厅】
 
 净【起身】(白):二位贵客,我去去就来,请稍候。【离开花厅】
 
 【贴旦上,给老生和小生换茶水,并抱来琵琶弹奏一曲《昭君出塞》】
 
 【小生又将婚契和金锁收藏】
 
  
 
 【净到绣楼上,老旦和小旦正在刺绣。】
 
 净(白):夫人,孩儿,都停下手中的活,老夫有话要说。
 
 【老旦和小旦都放下手中针线。】
 
 老旦(白):他们都打发走了没有?
 
 净(白):哪有那么容易?小东西还留有一手,你上次撕的是假婚契,他还带了当年订婚的信物;老东西也难缠得很,硬说他义子德才兼备,说我出尔反尔以后在朝中难做官。婚都退不了了。
 
 老旦(白):老东西不识抬举,将他撵走算了。
 
 净(白):这么做呀,不妥啊。
 
 小旦(白):爹,娘,不必为此事烦恼,既然老人家说他德才兼备,我和爹爹就不妨好好考考她,让她知难而退。
 
 净和老旦(同白):女儿高见。
 
 老旦(白):儿啊,他又穷又丑的,千万别松口啊,免得以后跟了他吃苦头啊。
 
 小旦(旦):孩儿晓得着。
 
  
 
 【净、小旦同下绣楼到花厅,在珠帘外听琵琶声抑扬顿挫,见小生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小旦(唱):看他今日穿戴一新,比上次相见也不觉得面目可憎。
 
             丫环水莲也是色艺双全,这琵琶声引得多少公子少爷意马心猿?
 
              想不到,这癞头乞丐穷书生还能够正襟危坐、道貌岸然。
 
 【净引小旦掀珠帘进入花厅,贴旦、老生、小生都起身相迎。】
 
 净(白):让二位久等了,失敬,失敬。
 
 老生(白):哪里,哪里,徐大人客气了。
 
 净(白):水莲,吩咐伙房,准备好酒好菜款待贵客。
 
 贴旦(白):是,老爷。【抱琵琶退出花厅】
 
 净【引小旦到老生跟前】(白):这是当朝太傅左大人。
 
 小旦【施礼】(白):左大人万福!
 
 净(白):这便是小女牡丹,不识礼数,老恩师见笑了。
 
 老生(白):徐大人有福呀,令爱真是国色天香啊。
 
 净(白):老恩师过奖了。
 
 净【手指小生】(白):孩儿也来见过这位文相公。
 
 小旦【施礼】(白):文相公万福。
 
 小生【还礼】(白):小生这厢有礼了。
 
 净【坐,指身边凳子】(白):女儿也坐。
 
 小旦(白):谢坐。【坐下,老生和小生也在原位落坐。】
 
 净(白):我孩儿听说文相公德才兼备,想见识一下贤侄的才学到底如何。老夫这里有一上联,求对下联,请听好了,门开门闭,门里家业大。
 
 小生(白):小生献丑了,天晴天落,天下门户多。
 
 净(白):家大业大家业大,大家大业需要大才方能守。
 
 小生(白):门小户小门户小,小门小户依靠小人来支撑。
 
 净(白):你、你、你……【气得吹胡子瞪眼】
 
 老生(白):哈哈,徐大人大人大量莫见怪,文相公也才思敏捷,可喜可贺啊。
 
 小旦(白):奴家终日坐在绣楼内,只以针线为伴。奴家这里有绣花针一枚,请文相公以针为题,写诗一首如何?【从身边丝织物上取下绣花针递给小生,小生接过】
 
 小生(白):无有笔墨纸砚,怎么题?题在哪里为好?
 
 小旦(白):水莲,拿文房四宝来。
 
 【贴旦捧笔墨纸砚上,并在桌上铺纸砚墨,小生在纸上挥毫。】
 
 小生(唱):独眼无珠用线穿,
 
             头尖身细屁股圆。
 
 小旦(白):这也太俗了。
 
 小生(唱):进出都钻绸缎上,
 
             要留锦绣在人间。
 
 净(白):妙啊,妙!最后一句写得好,有画龙点睛之笔呀。
 
 小旦(白):他不但诗写得好,字也写得好呢。
 
 小生(白):小生才疏学浅,过奖了。
 
 小旦(白):奴家再出一上联,穿针引线绣鸳鸯,鸳鸯戏水。请对下联。
 
 小生(白):有了,沾墨挥毫画蝴蝶,蝴蝶采花。
 
 小旦(白):好啊!请画一副蝴蝶采花图如何?
 
 小生(唱):不愧是金枝玉叶豪门大户女,她要学苏小姝三难秦少游。
 
             也幸亏我自幼时把诗书攻读,也幸亏琴棋书画都有名师教授。
 
             要不然,我今日出乖又露丑,这娶贤妻也难过了科举考。
 
             且看我随心所欲,胸有成竹,拿这笔杆儿逞英豪。【画图】
 
 小旦(唱):哎呀呀,面前站的这一位,自幼时曾与他玩耍,
 
             小孩儿过家家,想起来还有些羞羞答答。
 
             又谁知成年后,他全家族被阉贼屠杀,
 
             只留下这独根苗儿,朝不保夕,乞讨度生涯。
 
             为婚姻事曾把我的心儿伤透,
 
             想要赶他走,话儿又说不出口;
 
             想要将他留,愁字儿又上心头。
 
             这凡人不可貌相啊,海水不可斗量。
 
             看他的对联和诗画,看他的文采和书法,
 
             没有哪一个公子少爷能够比得过呀。
 
             孩儿已经心乱如麻,且看老爹爹如何应答。
 
 小生(白):已经画好了,两位老大人请看。【将画呈上,净接过,传递给众人同看】
 
 净(白):画得好啊!画得妙啊!这蝴蝶画活了,这花儿娇嫩得很,好像长在纸上一般。
 
 老生(白):哈哈,老朽没看走眼呐,这孩儿将来必定是大明朝的栋梁之材啊。徐大人呐,有婿如此,夫复何求?
 
 净(白):老恩师所言甚是,不知我孩儿意下如何?
 
 小旦【装作看画没听见】(白):这画儿画得好,这上面还少了一首诗,能否补上?【将画又放回桌上】
 
 小生(白):好!马上补。【在画上题诗】
 
 小生(唱):花儿有心等蝴蝶,
 
             蝴蝶重情非贪色。
 
             花香陈陈蝶恋花,
 
             蝶舞麒麟花恋蝶。
 
 小姐(唱):他自比做蝶恋花,劝我要学花恋蝶。
 
             花开花易谢,蝶去等蝶来。
 
             花蝶相恋正当时,错过时机又成痴。
 
             孩儿婚姻由爹娘做主,是吉是凶,是福是祸,这由命运安排。
 
 老生(白):哈哈,你看小姐已经答应了。
 
 净(白):自古婚姻非儿戏,让他两成婚容易,过日子难啊。
 
 净(唱):怕的是天长日久,总给咱这老夫妻啊添愁烦。
 
 老生(唱):徐大人,莫愁烦,莫为儿女婚姻多为难。
 
             你看他,现在能吃苦中苦,将来定享福中福。
 
             令爱也是贤德女,配我义子好比是金镶玉啊。
 
            徐大人,莫犹豫,不要错过了好姻缘,只把女儿终身误。
 
 净(白):怕女儿吃苦啊。
 
 老生(唱):现在苦,不算苦,年轻人吃苦能造福。
 
             小两口儿现在吃点苦,待他功成名就、儿孙满堂之时定享福。
 
 净(白):好吧,这婚事我也答应了。只是两个孩儿现在年纪轻,肩膀嫩,眼前的难处得为他们多操些心就是了。他们成婚之后的事还多得很呐,你我做长辈的要为这对小夫妻安排好啊,免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老生(白):徐大人所言正合我意,我们是得仔细商量,为两个孩子考虑周全。
 
 净(白):时候不早了,边吃边聊如何?
 
 老生(白):客随主便。
 
 净(白):水莲,到厨房看看,酒菜可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就开席。
 
 贴旦(白):是,老爷。【离开花厅】
 
  
 
 【厨房里,热气腾腾,张妈生火,正旦扮百合掌勺,靠墙的铺子上摆满了各式菜肴。贴旦上】
 
 贴旦(唱):稀奇稀奇真稀奇,
 
             癞头乞丐想娶妻。
 
             小姐好比月里嫦娥女,
 
             怎能对这井底癞蛤蟆错把终身许?
 
 这穷酸饿醋今日仗
 
             那老头子的势儿妆扮得好,
 
             都夸他德厚才高,
 
             这些虚名儿在奴婢眼里值不得半分毫。
 
             要过这锦衣玉食的生活,
 
             要维持这里外开销,
 
             靠的是源源不断的银票。
 
             标谤德厚才高,在人世间充傻冒,
 
             冻饿而死的都是那缺衣少食的假英豪。
 
 (白):小姐要是跟了她呀,怎么得了?不知不觉到厨房了,百合姐姐就是因为他才遭了这么多罪,百合姐姐都一样样的挺过来了。她现在做的饭菜,老爷和老夫人都赞不绝口呢。百合姐姐,百合姐姐,老爷问,酒席准备得怎么样了?可以开席不?
 
 正旦(白):已全部准备好,可以开席了,只是有些菜在上桌前到锅里打个滚就行了。
 
 贴旦(白):好了,我这就回复老爷。
 
 张妈(白):水莲慢走,老婆子想问一下,今天来的是何方贵客?
 
 贴旦(白):什么贵客?就是上次来让百合姐姐挨打的癞头乞丐和一个老头子。
 
 张妈(白):啊?
 
 正旦(白):啊?
 
 张妈(白):早晨听老管家说,老爷昨夜梦见府里来了一对玉麒麟,难道梦就应在这两个人身上?
 
 贴旦(白):什么玉麒麟?我看就是一对癞蛤蟆。
 
 张妈(白):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这穷苦人也许还有发达之期呢。
 
 贴旦(白):穷到这种地步了还怎么发达?不过我听那老头子说,这乞丐还是有些骨气的,白捡的黄金白银都不要。在花厅内,老爷和小姐要他吟诗答对做画都难不倒他。那老头子直夸他德才兼备,将会是大明朝的栋梁呢。不能耽误久了,我得回复老爷去了。【贴旦下。】
 
 正旦(唱):听水莲这一席话,百合心里也乐开花。
 
 这癞头乞丐穷书生,也来自善良人家。
 
 他本是忠良之后,命不该绝,
 
 虽然受尽了艰辛曲折,却没有改这男儿本色。
 
 小姐若是跟了他呀,也是才子配佳人,并不辱没身份。
 
 小姐若是终身有靠啊,奴婢也是欢喜在心。
 
 张妈(唱):看这丫头今日里又露笑颜,也许是有心事怕被人看穿。
 
 小姐若与那书生成婚配呀,也是天作之合续前世姻缘。
 
 怕的是好事多磨呀易生变。
 
 这是东家喜事,老奴不便多言,
 
 盼的是这丫头也有个好姻缘。
 
 【贴旦上】
 
 贴旦(白):老爷叫端酒菜开席呢。
 
 正旦(白):好咧。【端酒菜给帖旦,贴旦接过,离开,厨房里又开始忙碌。】
 
  
 
 【绣楼内,老旦扮老夫人正在做针线活。】
 
 老旦(唱):想当初,家贫穷,老爷赶考难得中,
 
             全靠我浆洗缝补,挣些散碎银两补贴家用。
 
             没想到,老爷结拜义兄后,
 
             竟然时来运转,能够升官发财像做梦。
 
             到如今,徐府家大业大名声大,
 
           在享受着富贵荣华,我那做习惯了的针线活儿依然还放不下。
 
           女儿已过十七八,正当配给好人家。
 
           哪料到义兄他全家遭屠杀,
 
           只有那癞头乞丐独根苗儿走天涯。
 
           为了不给徐府添灾祸;为了不让女儿受罪过;
 
           为了不让老爷官难做,老身已把恶人做,
 
           给了那穷鬼一顿打,又让百合做苦差,
 
           只希望与文家,像那黄泥巴儿做鼓锤,一打两断。
 
           哪料到,穷鬼竟然搬来了老太傅,
 
           女儿的婚事老身又做不得主。
 
           老爷不让我到花厅去,老身我心里苦,苦,苦。
 
           老爷要发起火来我也怕,
 
           我也怕,冲撞了权贵,害了这一家。
 
           只见女儿把楼下,不见女儿来说话,
 
           心烦意乱,针儿又把手扎【针扎手,丢下针线。】
 
           急匆匆想把绣楼下,又怕忍不住要把火发。
 
           难忍耐,要忍耐,只等女儿进门来。
 
 【贴旦陪小旦进绣楼,老旦起身相迎。】
 
 老旦(白):女儿,这婚事退了没有?
 
 小旦(白):母亲,娘啊。
 
     (唱):想当初,也是你们给我订下这门亲,
 
             孩儿心中只有他一人。
 
             哪料到,人越长大越烦心,
 
             这门亲已经伤透了孩儿的心。
 
 是好是歹都听天由命,
 
             孩儿的心中早就乱了方寸。
 
 老旦(白):伢子呀,你别糊涂,老身决不让那乞丐毁了我儿终身,定要到你爹爹跟前争个输赢。老爷呢?
 
 贴旦(白):老爷正陪那老头子和乞丐在喝酒谈心呢。
 
 老旦(白):我找他去。【小旦拉住】
 
 小旦(白):娘,还是别去吵闹为好,爹爹最疼孩儿,娘就别去为难他了。孩儿我饿了,母亲和我一起吃了午饭,再去理论不迟。水莲,端饭菜上来。
 
 贴旦(白):是,小姐。【小旦陪老旦坐下,贴旦下。】
 
  
 
 【徐府大门外,净恭送老生和小生上马车离去,家丁上。】
 
 家丁(白):老爷,老爷,不好了,老夫人在花厅里发火砸东西呢。
 
 净(白):啊?今天怎么了?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一老一少,这个老婆子又得跟我吵吵闹闹了。
 
 【净和家丁进花厅,老旦正在砸东西,净制止,老旦住手。】
 
 净(白):老婆子今天是怎么了?为何要发这么大火?所有的物件都是用钱买的糟蹋了多可惜啊。
 
 老旦(唱):老爷开口我就有气,
 
             你把女儿的终身当儿戏。
 
             你怎能让亲生的骨肉,我的心肝,
 
             金枝玉叶的千金小姐做了乞丐妻?
 
 净(唱):莫说女儿做了乞丐妻,
 
           也不辱没他的金枝玉叶体
 
           唐朝有个裴中立,山神庙还带遇贤妻;
 
           宋朝有个吕蒙正,破窑内读书,殿试中头名。
 
           古来大贤受饥贫,大器晚成立功勋,靠的是贤德和才能。
 
           莫笑他今日贫中贫,鲤鱼还有机会跳龙门。
 
           必正儿人品端正有才能,时来运转定做人上人。
 
           老夫的眼光看得准,他值得闺女托付终身。
 
 老旦(唱):我骂你老东西是个混沌人,将女儿塞给扫把星。
 
             他家被满门抄杀冤未平,你又搭进我这全家人。
 
             奸臣当道杀的尽是贤能人,越是贤能越遭瘟。
 
             徐府自身都难保,要明哲保身,得与文家恩怨撇清。
 
 净(唱):想撇清,撇不清,你怎知官场内斗的浑水有多深?
 
           那捕风捉影的刀儿,莫须有的罪名随时都能要人命。
 
           别看那奸权一时能得势,坏事做尽必定惹火烧身。
 
           指鹿为马的赵高刀下死,卖国求荣的秦桧要跪几千年。
 
           虽说阉贼今日能够一手遮天,但总会有人将他们罪孽揭穿。
 
           到那时皇上要请他们吃些牢饭和刀剑。
 
           每逢奸逆被惩处,忠良之后福临门。
 
           必正孩儿今日虽贫困,到后来难免要步步高升。
 
 老旦(白):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你要报恩我不反对,可以用别的方式。天下男儿多得很,为什么偏偏要搭上女儿的终身?还有,你准备怎样嫁女?你舍得让我儿跟那穷酸要饭啊?
 
 净(白):实话跟你说吧,这亲事不答应也得答应,我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你可知道那老太傅,那三朝元老在朝中的势力有多大?不说他三个儿子所掌握的实权,就是他的门生故旧已经遍朝野了。他虽然告老还乡,但是要我丢官,只需要跟人打个招呼就行了。我要是失去了官位和钱财,你还当什么夫人?必正孩儿虽然现在处境艰难,但是人品和才学都令我和女儿满意。老太傅和必正孩儿已经准备去购置新房了,后天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我准备分些财产把女儿嫁了过去。
 
 老旦(白):你,你,你……
 
 老旦(唱):你这一席话把我气晕了头。
 
             我这夫妻俩养女孩儿十八年,花费了多少心力?
 
             花费了多少银钱?你只知道把那官儿当,
 
             就不知道我母女俩曾经有多可怜。
 
             怎么能凭那老头的一张嘴,就将这掌上的明珠、心腹上的肉,
 
             送给那乞丐、混蛋、无赖?
 
             倒贴妆奁嫁女儿,净做亏本的买卖!
 
             老身盼的是门当户对,想钓的是金龟婿。
 
             他这个癞蛤蟆、贱骨头,无钱又无权,
 
             有什么资格跟这名门闺秀、千金小姐续姻缘?
 
 净(白):老夫百事都可以忍你,让你,但这件事由不得你了。老夫主意已定,说过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老旦【往地上赖,撒泼,哭闹】(白):我造了什么孽哟!我这母女俩偏偏要听命于你这样的男人,我不活了,我不活了。【要寻死】
 
 净【将老旦推开】(白):歇着!你那一套没用了,即便你死了,我也要把女儿嫁给他。
 
 老旦(白):好!好!好!我寻死也没用,你好狠心呐,这个家我不管了,随你弄去。【下】
 
 净(白):不管就不管,还吓到我了?【下】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无    形 无    形
迷失2 迷失2
天桥.乞者 天桥.乞者
我正在穿越这个城市 我正在穿越这个城市
五月的天空 五月的天空
二探红楼(67): 曹頫是《红楼梦》作者的新证明 二探红楼(67): 曹頫是《红楼梦》作者的新证明
太阳雨 太阳雨
北京笔记,人类的宇宙思维还很不够(三) 北京笔记,人类的宇宙思维还很不够(三)
酒吧 酒吧
假如今生不再相见 假如今生不再相见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27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