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念人 > 文章欣赏:《曙光》第六章:涂改档案劫房屋(二)(念人)
《曙光》第六章:涂改档案劫房屋(二)
作者:念人  作于:2018/1/14 10:41:00  访问:167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从林花花的角度来说,尽管自己从心底处不愿意为陈香香办理这事,但是,她考虑到,把王学瑞的房改房分给陈香香,一是堵住陈香香的嘴,使她不把打击报复王学瑞的秘密暴露出去;二是她曾经是潘局的情人,而且将房子分给她也是潘局的意思;三是陈香香能够大方地让出自己的情人。对此,她只好装出热情的态度对待此事。
   “带来多少?”林花花将身体靠近陈香香,左手掩着自己的嘴巴,然后,贴近陈香香的耳朵,用一种偷偷的口气问。
   “带来了五万,剩下的五万,办完再给他们!”陈香香也小声地回应。
   “好!到时,我们进入到邱局长办公室,我把来意说完后,我转身去卫生间,你就把款递给邱局长。”林花花轻声地交代。
   “好!我按照你的交代办!”陈香香用右手掩住嘴巴小声说。
   不一会,她们来到了市房产局,下车后,她们俩就坐上电梯,直登九楼邱局长办公室。
   “邱局,您好!”林花花主动向邱局长打招呼。
   “林小姐,欢迎!欢迎!”邱局长显出十分热情的样子,不称林花花职务而称呼小姐。
   “邱局,我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着林花花‘嘻嘻’地笑起来。
   这时,邱局长的秘书送上两杯热烘烘的绿茶。然后,转身退出邱局办公室。
   “哈哈,你们这么漂亮的小姐,无事也可登三宝殿,陪我喝喝茶,跳跳舞也好啦!”邱局兴趣极浓地开玩笑。
   “既然,邱局长平时有这样的雅趣,那么,以后我们多登局长之门呢!”说到此,林花花话题一转说:“嗳,忘了,只管说话,忘记介绍了。”说完,林花花转身指着陈香香说:“这时陈小姐,即陈香香,是省乡村局科技处科长,今天来,主要有一事相求,请局长帮忙。”
   “什么事,尽管说,为小姐办事,我邱某尽力而为”此刻,邱局虽然脸对林花花说,可是,眼睛却对着陈香香。
   “我局干部王学瑞调离我市,他那套房改房,经局党组讨论决定,转交给陈科长使用。今天,我们想取回王学瑞的房改房档案进行修改,换上陈香香的名字,好吗?”林花花说完,喝了一口茶。
   听林花花这么一说,邱局长脸上一下子收起了笑容,他半吐半吞地说:“这样做,可不行呢!”
   “有什么不行?”林花花追问。
   “这样做,违反了房改政策。一是政策规定:凡国家干部每个人享受国家房改福利待遇只能一次,王学瑞只要是享受一次房改,在本市参加房改,政策是允许的。二是涂改档案犯法。尤其是房改档案更不能涂改,轻者将受到行政处分,重者要受刑罚的。”邱局长说到此,停下来喝了一口茶,脸上露出某些犹豫的样子。
   “好久不见,邱局长办事越来越认真了。”说着,林花花喝了一口茶继续说:“现在是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就是自由经济。如今,有哪个部门,有哪个领导还照章办事呢!此事,不过是改个名字,小事一桩,有那么严重吗?邱局长太认真了。少见!少见!”
   “房改政策太强了,我们还是慎重考虑为好!”邱局长故意推辞一下,然后看了陈香香一眼。
   “政策强也要有人去执行。药品、牛奶都是关系到群众生命安全的大问题都造假,房改是少数人的事情,难道就没有假?所以,邱局,你太过分认真了!好吧!你们俩谈谈,我到卫生间一下!”说着,林花花就起身走出门口。
   林花花走出去后,陈香香挤眉弄眼,用十分可怜的口气说:“邱局,我原住六十多平方房子,太窄了。现局党组分给我这套九十多平方,宽是宽了一点,请邱局长关照一下吧!”
   邱局长看到面前这位女人,尽管是年近四十,可是,仍是眉来眼去,春色满脸,便问:“你丈夫在哪个单位工作?”
   “几年前,我丈夫因病去世了,我现在独身一人,生活单调寂寞。此事,邱局帮忙解决后,我会报答你的。”说到此,陈香香给邱局长抛去一个媚眼。
   一听到陈香香说报答的话,邱局脸上一下子露出阳光,便追问:“有何报答?”
   陈香香看到邱局松了一口气,早就料到天下乌鸦一般黑,便含笑地说:“只要邱局开心,需要怎么样的报答都行。”于是,她顺手从挂包中拿出内装着五万元的大信封递过去说:“这是一点小意思,请邱局收下!”
   邱局看到是一大包东西,料到内面肯定装着不少钞票,他马上心开眼不笑,故意推辞一下说:“不要这样,这样影响不好!”
   陈香香见到邱局假意推辞,顺便将大信封放到邱局面前,然后,她微笑地说:“今后,我还要请您去跳舞呢!”
   陈香香说到这里,这时,门口外响起脚步声,邱局知道有人来了,于是,他急中生智地将陈香香放在办公桌上的大信封,顺手扫进抽屉里,然后,他装出没事的样子,与陈香香漫谈。
   门口外的脚步声不是别人的,是林花花的脚步声,她一回到邱局长办公室,就单刀直入地说:“邱局,想通了吧?就请您帮这个忙吧!”说着,她坐到邱局办公桌前面原来的位置上,然后,从挂包里取出更换报告交给邱局长。
   俗语说:吃人的嘴软,收人的手短。邱局接过林花花递过来的报告,大概地看了一下。然后,他无可奈何地提起笔来在报告上批示:请房产科办理!
   林花花、陈香香拿着邱局长的批示报告,她们分别向邱局长握手后,转身走出门口。这时,邱局长看到陈香香走在后面,便风趣地说:“陈小姐,别忘了,要请我跳舞啊!”
   “请放心,这事办成后,我是不会忘记的。”陈香香转过头装出娇情滴滴的声音回应。
   走出邱局办公室门口,她们直奔五楼的房产科。她们真料不到邱局这么快就审批,配合得不错。林花花有意在陈香香面前抬高自己说:“我与邱局是多年的老朋友,这个面子,他肯定要给我的。”
   陈香香听到林花花这么一说,知道林花花又在自己吹捧自己。其意在于,她自己比陈香香什么都“亮”,潘局抛弃陈香香选择自己是明智的。对此,她心里不服气,暗暗地骂道:“假如没有我送上的五万元,邱局能审批的那么快吗?”此刻,陈香香虽然恨林花花,可是,为了得到那套房子,只好装出微笑的样子应对。
   不一会,他们来到五楼房产科,一进入门口,她们就碰上周科长。
   “周科,你好!”林花花是在会议中认识的,没有什么交往,对此,打招呼不如与邱局那样圆滑。
   “林处,你好!”周科长也是应付回答。
   站在林花花背后的陈香香也跟着向周科长点点头示意。
   “周科,邱局交代你办件事,就是把我局王学瑞社长的房改房更改给陈香香科长使用。”林花花以领导的口气对周科长说。接着,她把邱局的批示交给周科长。
   周科长接过林花花递过来的批示看后便问:“为什么要更改?”
   “因为,王学瑞已调离单位。调离我单位就不能参加我单位房改。”林花花说话口气相当硬。
   周科长听到这里,心里总觉得不妥当,明知更改房改档案,既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也不符合政府房改政策。但是,见是邱局长的批示,按照组织原则,下级服从上级。于是,他就默认了。
   周科长带她们来到四楼的档案馆,吩咐工作人员把王学瑞的房改档案调出来,交给了林花花。
   上午,林花花从市房产局拿回了王学瑞的房改档案后,采取速战速决的办法,下午,她就协助陈香香,对王学瑞的房改档案进行篡改。
   在办公室,林花花先关上了门,然后拿出涂改液涂掉王学瑞的名字,重新写上陈香香的名字;其二,王学瑞是处级干部,陈香香是科级干部,缴费不一样,她把交款项目的一万一千多元涂掉,改写成一万五千多元;其三,以局名义,发给陈香香一份基本情况调查表。
   林花花从事人事工作近两年时间,她知道涂改房改档案的责任,料必省房改办是不会重新盖章的。所以,除了把王学瑞的名字涂改为陈香香的名字,把交款项目与家庭人员名字调换外,其它都没有涂改,也无法涂改。
   第二天清早,天气蒙蒙,西北风一阵大一阵小。想要下大雨一样,广南的空气,显得十分浑浊。
   陈香香一早起来,刷牙洗脸后,回到房间,坐在镜子面前,像往常一样,对着镜子打扮起来。她先梳了梳飘到肩上的头发,拿出眉笔在眉上认真地画,涂上口红,在脸孔涂上一些肉色膏,然后,穿上自己平时最爱穿的大红花连衣裙,提起潘沿美当年送给自己的那个金色女式手袋,像一位贵妇人走出门口,往市工商行走去。
   十时左右,陈香香从银行取出五万元现金与涂改的档案表格,一齐放进金色手袋里,打的士往市房管局。
   再说邱局长,原是在省级机关王学瑞手下任广告科科长。由于能说会道,善于交际,机构改革时,平调到市房管局任副局长。不久,第一把手退休后,他就升任为副处级的局长职务。
   陈香香来到邱局长办公室时,临近十一时了,她一到站就急急忙忙打开车门下车,直奔房产局办公大楼。
   “哎!小姐,还没有给车费!”
   “啊!忘了!”
   陈香香听到司机一叫,才恍然大悟地返回来,拿出二十五元交给司机,连的士票也没有拿,立即转身往办公大楼走去。
   一到邱局长办公室,刚好下班铃响了,邱波局长正在收拾文件准备下班。
   “邱局,下班了?”陈香香急急地问。
   “是啊!”邱波一看是陈香香,便高兴地回答。
   “我来送修改的房改档案!”说着,陈香香从金色手袋里取出房改档案表和那一包捆得紧紧的五万元现金递过去。
   “好!就放在这里!”邱波接过房改表格和人民币放进抽屉里。
   陈香香看到邱波收下了东西,知道到事情已成功在握,于是,她开口对邱波说:“邱局,我请你吃中午饭!”
   “好!”邱波放好东西后回答。
   陈香香陪着邱波一起下楼后,坐上邱波自己开的轿车,往海滨方向开去。
   海滨酒家是广南市较有特色的一家酒店,主要是以吃海鲜为主的酒店。除吃饭外,还内设包厢、沐足、按摩、舞厅等服务项目。据说,此酒店有市公安局入股,很少有人登门打扰,所以,这里成为广南市世外桃源,是官商勾结的典型。对此,这家酒店生意长盛不衰,政府官员都爱光临这里。
   邱波是酒店李老板的老客户了,由于年仅四十余岁年富力强,每次来这里吃饭,总是包房,不仅仅是吃饭,饭饱酒足后还要唱卡拉OK、玩女人,大显身手,他也是广南市小有名气的色鬼了。当年,邱波在王学瑞手下任科长时,即因男女关系问题,曾经受到王学瑞的严厉批评。今天中午,他看到陈香香年近四十,可是,姿色犹在,对此,他便带陈香香来到海滨酒家包房。李老板见邱局长带着十分姿色女人光临,心中就明白了一大半,于是,他有意安排五楼靠西的那间设有卫生间、按摩床的包厢。
   邱波点了鲍鱼、龙虾、螃蟹、蚝一些海鲜,还点了一份狗肉煲,共五菜一汤。此外,邱波还叫来两瓶法国拿破仑红酒,放开肚胆与陈香香干杯。
   俗语说:事不过三。邱波与陈香香却连续干了四杯,双方的脸上都显得热辣辣的,显得有点醉意。于是,邱波主动放下筷子,左手拿着酒杯,离开餐桌,走到电视机前,打开卡拉OK。然后,选了一首《你知道吗?我在等你》流行歌曲唱起来。
   陈香香看到邱波拿起酒杯唱卡拉OK,她也拿起酒杯走到邱波的身边,拿起另外一个话筒,与邱波对唱起来。
   “你知道吗?我在等你!”
   “嗳!我不是来了吗!”
   “我想你,犹如鱼儿离不开水。”
   “我爱你,像大海一样的深情。”
   每唱一句,他们就互相看一眼,眼神含露着像歌词中的那样深情。
   第一首歌唱完,邱波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后,转身接过陈香香的酒杯往饭桌上放,然后,抱着陈香香随着轻悠悠的歌曲,挑起慢四步来。
   究竟邱波是情场老手了,一抱住陈香香,他就抱得紧紧的。当然,陈香香也不是那种不见过世面的女人,明日黄花。于是,她将计就计,把那丰满的胸部贴近邱波的胸膛如胶似漆,慢慢地揉檫起来,跳起《擦胸舞》。此刻,邱波感觉到真舒服,使他一下子鼓起艳欲的扬帆。乳房、红酒、舞步交织在一起,把邱波搞得分不清天南地北,如醉如痴。随着慢移的舞步,陈香香故意把头伏在邱波的肩上,犹如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人。
   这时,邱波看到陈香香是这样的痴情,这样的渴望,他就顺势把舞步引向按摩房移动。然后,他将陈香香压倒在床上,动手解开陈香香的上衣。
   “你们男人,为什么都爱这样?”陈香香装出情意滴滴的样子说。
   “如今,当官的,谁没有情妇?”邱波一边解陈香香的裙钮,一边回答。
   “这是中午!”陈香香担心说。
   “这是我的老地方,不怕!”邱波说完,他就迅速地脱去陈香香的连衣裙,露出了那雪白而且又丰满的身躯,他像黑猫抓老鼠,一下子扑过去,压在陈香香的身上......
   下午三时,陈香香陪邱波从海滨酒家回到邱波办公室。这时,邱波激情不消,随手打开抽屉,拿出陈香香房改审批表,在最后一栏局领导审批栏中写上“同意转迁”意见,交给陈香香,并嘱咐陈香香抓紧到房产科登记领证。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曙光》第六章:涂改档案劫房屋(一) 《曙光》第六章:涂改档案劫房屋(一)
新探红楼(28):被随意涂改的《郑残本》 新探红楼(28):被随意涂改的《郑残本》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8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