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念人 > 文章欣赏:《曙光》第四章:王学瑞大难不死(一)(念人)
《曙光》第四章:王学瑞大难不死(一)
作者:念人  作于:2018-1-12 17:54:35  访问:124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跨入第九个冬天了,冬天的广南市,这天,没有阳光,没有飞鸟,偶然天空中出现一丝阳光,从早到晚,也被天空笼罩着的一层厚厚的云幕遮住。街道上,那川流不息的大小汽车排放出一条条乌黑的气体,把广南市上空搞得十分浑浊,街道两旁的行人呛得叫苦连天、怨声载道。
   夜晚十时,街道路灯在浑浊的天空下显得十分昏暗。此时,市民大多都躲避在家看电视,唯有一些外来民工在昏暗的灯光底下,陆陆续续地走动着,寻找着发财的美梦。此刻,王学瑞也走在街头上,不时回头眺望,朝家里走去。
   十二时左右,他回到了家庭地处的东方小区。
   “啪!啪!”王学瑞轻轻地敲门。
   “谁?”兰兰用带有沙哑的声音问。
   “我—王学瑞!”王学瑞小声地回答。
   兰兰听到是自己的丈夫王学瑞的声音,喜出望外,刹那间,喜悦的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脑海里立刻浮现:“他是王学瑞,他没有死……真没有死。”兰兰自言自语地说。当她打开大门,看到王学瑞果真的站立在门口,于是,一把将他拉入屋,随就把门关上,然后,她一下子转过身来,双手紧握拳头,一边捶打着丈夫的肩膀,一边痛哭地说:“您去哪里来?您去哪里来?”然后,她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住丈夫,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呜呜”地痛哭,好像要把这半年中压抑在心中的苦楚,全部哭出来似的。
   丈夫的归来,兰兰心里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家庭有了掌舵人,有了顶梁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担忧的是潘沿美打击迫害尚没有了结,其“黑衣党”打手到处厉兵秣马、追逐赶杀,家庭上空时时都笼罩着白色恐怖之中,使人提心吊胆,生活不安宁。
   大约过了几分钟,王学瑞放下身上的小挂包,然后走进卫生间。兰兰入厨房为丈夫煮饭去。
   做饭好后,王学瑞一边吃饭,一边问坐在饭桌旁的兰兰:“孩子们呢?”这一说,立即勾起刚刚抹去泪水不久的妻子的心,委屈、痛苦的泪水又重新流了出来。此刻,她悲愤填膺地向丈夫诉说。
   “自从你投江后,王南南打听到,你投江是潘沿美指使‘黑衣党’追杀所为,他万分气愤,‘七、一’那天,他乘潘沿美出席庆祝共产党成立八十四周年大会归来之时,他悄悄闯进潘沿美四楼的办公室后,随手关了办公室门,一不做二不休,他握紧拳头两目射着愤怒的光芒,像武松打虎一样飞扑上去,将潘沿美按倒在地,然后骑在潘沿美身上左右开弓,打得潘沿美用手掩着脸孔,连连喊叫。正在打得火热时,三个保安跑上来抓住南南,将其送往派出所。一个月后,公安局以妨碍公务、捣乱行政机关、以及打人轻伤等罪名立案起诉,被判五年徒刑。”讲到此,兰兰的语调渐渐放缓下来,眼眶里泪水盈盈,她接着说:“南南被抓后,仅剩下我和女儿王梅梅,生活更加艰难。幸好,莫晓兵见难相助,支持我们母女300元,要求我们母女以摆蔬菜摊点来维持日常生活。可是,我们俩在新新市场仅仅摆两天的摊位,潘沿美的打手刘曹苞就指使‘黑衣党’开车撞死王梅梅.……”说到这里,兰兰已泪流满面,不停地哭泣,再也说不下去了。
   听着妻子这痛苦的倾诉,王学瑞心里感到剧烈的阵痛,看着妻子那面黄肌瘦的脸孔,望着这一贫如洗的家,想起被抓的儿子、想起离去的女儿,真有点后悔写哪几篇反腐文章,给家庭带来那么多的灾难与痛苦。可是,当这念头一出现脑海时,他又想起,自己是党与人民教育与培养起来的记者、作家、社长,不为人民说公道话,不为人民主持公道,那么,还算是党的喉舌社长,人民的记者、人民的作家么?想到此,面前这一幕幕的劫难,更激起对潘沿美一伙的愤怒,更加点燃起与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斗争的火焰,更激起与腐败分子斗争到底的决心。对此,他提醒自己,在困难面前,决不能退缩,困难越大胜利就越大。俗话说,山,只经风雨,才能显其固;水,只经长流,才能显其清。
   (二)
   面对着这位饥寒交迫心里显得相当痛苦的妻子,王学瑞心里也十分难过,他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妻子,使她承受这么大的生活压力与思想打击。他完全理解妻子的心情,此刻,她需要的是宁静、平安的幸福生活,而不是恶斗、追杀的日子。于是,王学瑞怀着一种怜惜的心情与妻子进行开导。
   “对不起,由于我写那几篇反腐文章给你与家庭带来那么多的灾难,请谅解我做丈夫的过去。以后,我要为你创造一个平安、温暖的家庭,使我们好好地过好后半生!”说到这里,王学瑞稍停下来,看了看妻子那含着泪水的眼睛,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就继续说下去。
   “那天晚上,我投入南江后,幸好遇上居住在小岛上的一位杨将军,当晚,他开着小艇从大岛基地归来,及时把我救上小艇。第二天清早,当我要离开杨将军家时,杨将军夫妇看到我遍体鳞伤,杨家夫妇就把我挽留下来,在他们家中治疗养伤。”当王学瑞说到这里时,兰兰用手擦了擦眼泪,用一种感激的眼光看着丈夫说:“真是好心人!”紧接着问王学瑞:“以后,怎么了?”于是,王学瑞继续接着说:“杨将军夫妇的女儿是一位军医,她从医院检药回来给我治疗。几个月过去了,在杨将军一家人的精心照料下,我的伤渐渐恢复了。”王学瑞说到此,兰兰的眼睛闪出灿烂的光芒,双手合在一起放在面前,自言自语地说:“谢天谢地,遇上一家大好人!”兰兰刚说完,王学瑞接着说:“走时,杨将军还郑重地告诉我,他有一位战友陈某在中央领导人身边任秘书,叫我将遭受到腐败领导打击迫害情况以书面向陈秘书汇报,以便取得他的帮助支持,纠正这一冤案。”这时,兰兰听到杨将军对自己丈夫极为重视,并指点解决办法与途径,脸上一下子露出微微笑容说:“谢谢杨将军,有杨将军的指点,我们解决问题就有希望了。”刚说到这里,王学瑞紧接着说:“当我跨出大门口,杨妈妈就在屋里一边喊‘学瑞’一边急急地从屋里走到大门口,她拉住我的手话重心长地说:‘孩子,外面风雨大,路上保重!’说着,她塞给我2000元钱!”兰兰听到这里,她的思想情绪又被杨将军一家人的高尚人格感动的热泪盈眶,念念不忘。
   “你遇上了贵人!你遇上了贵人!”兰兰边说边站起来收拾饭碗。
   “是的,我遇上了贵人,没有他们,我早就见阎龙王去了!”王学瑞也站起来说。
   “恩人,救命恩人!”兰兰边洗碗边唠唠有词地说。
   “明天,我要去找莫晓兵商量对策!”王学瑞喃喃地说。
   今夜难入眠。初冬的夜晚,四周都是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远处,有几盏路灯在黑暗中微微闪光。此时,王学瑞吃完饭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他仍然像往常一样,习惯饭后走到阳台上凉风。一出门,突然,从西南面吹来一阵冷风,扑打在他脸孔上,使他打了一个喷嚏。但是,他不觉得冷,反而觉得精神焕发。他认为,这个喷嚏是向潘沿美重新发出怒吼,重新向潘沿美一伙发起进攻的冲锋号,在这号角的召唤下,反腐大军浩浩荡荡向前进,扑向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其势如破竹,不可阻挡。此刻,在这黑暗中,他仿佛看到了黎明,看到了曙光.。
   第二天一早,王学瑞、莫晓兵按约定的时间,来到老地方华山酒家。一见面,他们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战友一样,紧紧地抱在一起,他们俩已有半年没有跨入这个酒家了,半年来,华山酒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一跨入大酒店大门口,有俩位身着红色旗袍的漂亮小姐站立在门口一旁,以甜美的声音与微笑迎接着每一位客人进入大厅,这里已装修一新,安上各种各样的装饰灯,显得是那样的耀眼辉煌,尤其是服务小姐全部换了,没有一人是熟悉的面孔,连那一张张桌布也由淡黄色换上洁白的。他们注视着老地方,感叹不断,这里一切都变了,唯有自己这两位顾客,坚持九年反腐斗争不变呢!
   (三)
   半年不见,他们都感到对方老了许多,尤其是王学瑞,本来年近五十,正是一位男人事业的高峰期,应是精神抖擞、意气风发之时,但是,九年的磨难,精神上的打击,致使他头发过早地花白掉落,显得有点苍老。莫晓兵长年累月奔波,肠胃不适,食欲不振,脸上显得消瘦。王学瑞投江后,他相信自己这位反腐战友不会死的,对此,每逢周末,他都独自一人悄悄地来到江边,当俯视着江面的点点归帆,望着南飞去的雁群时,叫他怎能不动秋水伊人。
   尽管他们俩在反腐的道路上困难重重,压力极大,可是共同的人格,共同的信仰,共同的追求,使他们在反腐的斗争中,相濡以沫,凝结成一道摧不倒的精神城墙,精神上的欲达,使其貌贬神扬,斗志不衰落。
   他们选在餐厅靠左的方角坐下来,然后,莫晓兵叫来一些包点,他一边喝茶一边交谈起来。
   “我知道你是不会死的!”莫晓兵高兴地说。
   “为什么?”王学瑞奇怪地问。
   “因为斗争没有结束!”莫晓兵果断地回答。
   “是的,我命大,恰巧遇上一位海军将领把我救助。然后,我住在将军家里养伤几个月之久。”王学瑞用感激的口气说。
   “好人还是有的!潘沿美搞打击迫害不得人心!”莫晓兵的声调从兴奋转为愤慨的地说。
   “这次跳江,大难不死,因祸得福,当我离开杨将军家时,他把一位战友任中央某领导秘书情况告诉我。他说反腐问题如有必要,可通过秘书向中央领导人反映。”王学瑞心情显得有点激动地说。
   “是吗?这确是因祸得福。有了这条直通中央领导人的线索,我们的反腐斗争就有了新的希望。”莫晓兵兴奋地说。
   接着,他用鼓励的口气说:“一个人,只有经过政治磨难与战胜政治磨难,才是世人所敬重的人。然而,政治磨难不是人人都能遇得上的,在世上,能经得起政治磨难考验的人是不多的。”
   “不管是在世界上奔波,还是在红尘中起伏,关键要有一个纯洁真诚的心境。一个人,只有了这种心境,才能经得起任何狂风恶浪的考验,才能显示出人生的价值。”王学瑞感叹地说。
   “是的,当今世界,许多人把金钱当做至高无上的追求,沉醉于花天酒地,可是,一个人失去了纯洁与真诚,人生还有什么价值呢?”莫晓兵深有体会地说。
   “如今,坏的不打击,好的不支持,真是令人痛心!”王学瑞委屈地说。
   “时下,社会上出现一种‘羡腐心理’,把贪污当作本事,把耻辱当作光荣,把丑陋当作美丽。这种‘羡腐心理’往往会对腐败行为形成激励机制。然而,人都有消极从众心理,在‘羡腐心理’支配之下,人们很容易产生起从众行为,由此导致腐败行为的合理化、社会化,这是多么可怕的效果。”莫晓兵对社会上的弊病进行抨击。
   “人常言,难忘总是风雨情。咱们并肩的斗争所结下的战斗友情,我是深深理解的。可是,我们不遗余力与反腐分子作斗争,实质是为捍卫党与国家利益而斗争,党有关部门为何九年视若无睹呢?”王学瑞对自己的问题不解决有点怒气不平地说。
   “以党的利益为重,以人民的利益为重,坚持下去,党与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会还你一个清白!”莫晓兵看到王学瑞对反腐问题浮现有点怒气苗头而谆谆地说。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曙光》第四章:王学瑞大难不死(二) 《曙光》第四章:王学瑞大难不死(二)
浣溪沙---大难不死 浣溪沙---大难不死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08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