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念人 > 文章欣赏:《曙光》第三章:梅梅命绝黄泉路(二)(念人)
《曙光》第三章:梅梅命绝黄泉路(二)
作者:念人  作于:2018/1/11 12:23:35  访问:137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在农村,只要有土地,依靠自己的双手总可以活下去,在城市,则有所不同,在走特色社会的今天,口袋里没有钱是寸步难行的。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来望了望眼前这一片广阔的绿色田野,用手理了理滑落在脸上的头发,深有感触地想着,如果有机会重回老家农村去,平平安安地种菜务农,安安稳稳地过日子,该多好啊!可是,她完全没有料到,如今的农村,与往日的农村不同了。现在的农村,也并不是她心中所想象的那样美好。自从取消了人民公社,走单干私有制的道路后,土地被富人征用霸占,好多农民失去了土地,到处流浪打工,收入得不偿失,生活过得也十分艰难。
   话说回来,是的,她经历了多年的城市生活,那紧张的生活节奏,你争我夺的竞争,尤其是党政机关中的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官场争斗,令其厌烦。在她的心中,尽管城市灯火辉煌,光亮耀眼,可是,那黑暗的角落比农村更为恐怖呢!
   大概九时左右,兰兰协助白发菜妇拔满了菜,按毎市斤一元二角钱付给白发菜妇后,挑起新鲜青菜赶回市内销售。十点半左右,兰兰将青菜挑到新新市场门前,与已经在这里等待近两个小时的女儿梅梅会合。
   母女看着市场门口前川流不息的人群,她们决定放在市场门口叫卖,兰兰叫卖女儿收钱。兰兰嘱咐女儿说:“你眼睛放明亮一点,如果发现‘狼’来了,你马上拿称拿钱,母亲挑菜,立即往小巷里面跑。”
   “嗳!”女儿点了点头表示领会。
   十一时正,光顾新新市场的顾客达到高峰,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当她们母女刚售出青菜二十斤时,城管人员开着一辆一吨半的小汽车来了。
   “妈咪,快走!‘狼’来了!”女儿梅梅恐惧的大喊起来。
   “快!快!”兰兰一边惊恐地喊,一边急促挑菜逃走。
   当城管人员一出现,门口外上百个摆摊人员像被撞穿了的蜂窝一样,密密麻麻、四处乱跑乱串。然而,城管人员犹如一只只到处咬人的豺狼,他们挥舞着木棍、电警棍,像当年日本鬼子进村扫荡一样,对市场门前的流动小贩乱砸乱撞,蔬菜、水果、鱼类等农产品散落遍地都是。此刻,兰兰母女也免不了这场灾难,当她们母女俩脚忙手乱、惊慌失措逃到二横路路口时,跑在后面的兰兰在急忙中脚踩上一块小石头,一刹那间,跌倒在地上,她不顾脚上的疼痛,为了保住青菜,立即爬起来继续往前跑。可是,刚跑了几步,城管人员就追赶上来,一言不发,左右开弓,把兰兰挑的青菜打落满地。这时,跑在前面的女儿王梅梅看到母亲挑的青菜被城管人员打散满地,她就急忙返回头来,一边拼命地帮助母亲捡起地上的菜,一边痛哭地大声哀求:“求求你,请不要打烂青菜,这是我们母女的救命菜,求求你啊!”此刻,兰兰眼看着一条条被城管人员踩得一塌糊地的救命青菜,心痛如刀割,含着泪水跪在地上哀求,请求他们脚下留情,放一条生路。有二、三个走在前面的城管人员见此状况,可能动了仁慈之心,边骂边走过去,不踩青菜,不没收青菜。但是,走在最后的那位城管人员,不管母女俩如何哀求,他还是走上前去用脚将青菜踏成泥浆。走时,他面色阴森地说:“反腐英雄家属,这就是反腐败的下场!”
   “我们以后不反腐了,让我们母女俩活下去吧!”兰兰母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这次,兰兰母女虽然逃过大劫难,但是,六十斤青菜仅售了二十多斤,四十多斤被野蛮的城管人员踩烂,不仅不赚到钱,连本都亏掉了。晚上,兰兰睡觉时想到此次售菜的情景,她就觉得心惊肉跳、骨寒毛竖,这日子是如何过呢?脑海里老是想着这样的问题,党不是号召反腐败吗?为何越反越腐败?腐败分子照样横行霸道,日吃万钱。她想起自己的丈夫,他年掌批上百万元,连一分钱都没有贪污的领导干部,为党为人民反腐败遭受到上一级当权者的迫害时,有关部门不仅无动于衷,反而官官相护,包庇过关,这问题确令其费解呢?人啊!不要太过于认真,太认真了,生活会使你带来不应有的麻烦与惩罚。
   面临陷于生活的绝境,兰兰心里想着,如果继续转手售青菜,看起来可以勉强维持母女的生命,不过,母女天天要是遇上无良城管的欺辱,其命运不知那月那日会遭受到这帮人的毒手。可是,对于一位女人来说,尤其是从农村来的女人,除搞一些农副产品买卖外,还能搞什么呢?但是,即使搞农副产品销售,也要有成本,作为一贫如洗的一位农村出身的妇女,连一、二百元成本都要依靠筹借,这样的生活条件,在当今这一特色社会里,究竟如何去生活呢?
   (五)
   尽管兰兰对蔬菜销售心有余悸,可是,为了生活,母女俩还是要顶着风险去做,因为,这样做总比坐着饿死好呢!第二天,天蒙蒙亮,她就起了床,习惯地往卫生间擦牙,梳了梳那半花白的头发,然后,挑起菜筐,带着女儿走出家门,匆匆地往郊外走去。
   此次,兰兰母女俩在新新市场大门口,距离二横路口仅有五十米远的地方摆设摊位销售,这样,如果城管人员来扫荡时,母女就可以迅速地往二横路口躲避,这里仅有出车道,少人行走,容易逃跑。
   广南的冬日,尽管没有冰天雪地,,但是,阵阵细雨透出寒冷的天气,兰兰母女顶着寒风细雨站立在市场门口旁,面对着络绎不绝的顾客,一边关注着摆在面前的蔬菜,一边不断地抬起头,提心吊胆地注视着远处,提防城管人员。
   今天,下着毛毛细雨,天气显得比往日寒冷,可能是老天不作美,兰兰母女在寒风细雨中叫售三个多小时,仅售出二、三十斤菜心,还有多半尚没有销售出去。临近中午时分,突然,兰兰看到摆在市场门口西边的摊贩四处流窜、乱成一团。
   “快!快!收集蔬菜,走!‘狼’来了!”兰兰急促地推走女儿。
   “是!快!快走!”王梅梅手忙脚乱收拾菜心。
   “好了!快走!‘狼’追来了!”兰兰急如星火。
   这时,王梅梅看到身边的小摊贩已乱跑起来,心里更加胆战心惊,她转面对兰兰急急地说:“妈妈,快走!”说着,她提起收款袋和称转身就跑,当她一口气慌张地跑到二横路入口时,刚好碰上一辆从里面开出的黑色轿车上,“啊!……”的一声,就倒在血泊中了。此刻,黑色小轿车不仅不停下来救人,反而踩大油门加速马力,从梅梅身上碾压而去。
   紧接着,王梅梅后面的母亲兰兰,看到女儿碰车倒地,马上放下肩上的蔬菜,心慌意乱,心急如焚地扑过去,抱起满身是血的女儿大喊大哭:“救人啊!”随着兰兰的悲痛的哭喊声,立即引来了一大群围观者,大家眼瞪瞪地看着这惨不忍睹的情景,议论纷纷。有位年过四旬的妇女气愤地说:“这无良的司机,开车撞人就走,真是无人道!”有位戴近视眼镜年约五十开外知识分子摸样的人,不痛不痒地说:“只有腐败官员、富二代、黑衣党才有胆量干的事。”
   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退休的老人看到这悲惨情景,竟流下眼泪,有的给兰兰送上十元、二十元.……以示同情、安慰。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位学生摸样的女青年,她躲到墙后,悄悄的拨打120急救电话。二十分钟后,一辆打着十字救护车来到现场,将兰兰母女护送上救护车,然后“呜呜”地向市附属医院开去。
   三个小时的紧张抢救,由于伤势过重,流血过多,她没有苏醒过来,年仅十二岁的王梅梅就这样活活地离开人世……
   兰兰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儿离去,心中像被千万把利刀撕割一样,当女儿尸体从急诊室里送往太平间时,她悲痛地扑上去伏在女儿身上大哭大喊,哭得死去活来,眼泪像雨珠一样掉落盖在女儿身上的白布上。这是一位苦命的女儿,一九九七年那年,她刚满三周岁,爸爸就遭受到潘沿美打击迫害,从此,童年时代只好在风雨交加、饥不择食的岁月中度过,她陪伴着爸妈一起受苦受累,尤其是爸爸被迫投江后,家里失去了顶头梁柱,生活一天比一天艰难,家里再也不能支持她读书,小学四年级就辍学在家。俗语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恶劣的生活环境,磨练了王梅梅那一颗受伤的心,使她过早地懂事起来,认识到特色社会的真相。对此,她与母亲共患难,承受着生活巨大的压力,早出晚归,与母亲一起操劳持家。由于家庭入不敷出,生活贫困,一个月都吃不上一顿肉。“六.一”节,这是儿童的节日。每逢节日来临,有钱人家都带着自己的孩子逛公园、游文化宫、入宾馆酒楼,可是,王梅梅没有这样的福气,有时,她看到人家的女儿吃巧克力,自己多么想也能够吃上一口,尝尝巧克力的美味。但是,王梅梅知道自己家境贫困,这样的奢侈品,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口福的,于是,她就悄悄地躲到远处去。
   女儿的离去,使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雪上加霜、悲痛至极。这几天,兰兰再没有去市场摆摊了,她吃不下睡不好,贫困、恐惧、悲伤,像一支支滚烫的铁锥,一起扎在手心上,痛得一下子喘不过气来,痛苦的连续打击,苍白无力的面孔上显得更加憔悴,心力交瘁,她仰望着这个空荡荡的家,注视着挂在墙壁上那张全家福,如今,她想起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全家福照片,悲伤的泪水又流了下来。潘沿美的打击迫害,使一个十分幸福的家庭变成骨肉分离、家破人亡绝境。对着这悲惨的处境,她多次想到一死了之,远离这个寒冷的特色社会,远离‘先富论’所带来的腐败,远离腐败给她带来的巨大灾难。
   王梅梅的死,是周兰兰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原来,那天,刘曹苞雇请的那位城管人员看到兰兰母女还继续摆摊售菜,他就电告刘曹苞,而刘曹苞在电话里答复说:“此事由我来处理!”说完,他放下电话,立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向‘黑衣党’手下打电话。
   “二虎,我是老大,那位反腐家属继续在新新市场摆摊,你马上去修理掉!”
   “是的,我开车去,在慌乱中撞死她们!”
   “好!要彻底,不留痕迹。”
   “请老大放心,我二虎会处理好,万无一失!”
   “好!事后有奖!”
   二虎收起电话,接着,又与那位城管人员联系,然后,他开着早已将车牌封盖好的丰田黑色小轿车,迅速地开往新新市场。到市场后,二虎没有将小轿车停在大门口前,而是将小轿车开进二横路口等待。当城管人员开展大扫荡时,这时,他在远处看到兰兰母女,正在慌慌张张地朝二横路口逃来时,于是,他就急忙开动丰田黑色小轿车,有意向王梅梅撞过去……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曙光》第三章:梅梅命绝黄泉路(一) 《曙光》第三章:梅梅命绝黄泉路(一)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2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