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念人 > 文章欣赏:《曙光》第三章:梅梅命绝黄泉路(一)(念人)
《曙光》第三章:梅梅命绝黄泉路(一)
作者:念人  作于:2018/1/11 12:21:01  访问:139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转眼间,寒冷的冬天又降临了,尽管南方不是冰天雪地,可是,老天却吹着一阵阵寒风,使人万箭攒心。但是,有时透过云层,隐约地看到一丝阳光,驱散寒冷,不时给人间带来一些温暖。
   半年来,每当傍晚,周兰兰都要坐在阳台旁,呆呆地凝望着长挂在防盗网上的杜鹃花。今冬的杜鹃花,由于主人无心顾及,少浇水,没有开花,仅剩下一枝枝光秃秃的枝条。此刻,阳台上没有任何气息,显得十分寂寞凄凉。是的,自从主人王学瑞怨恨投江后,这里显得更冷冷清清,没有一点生机。为了寻找失去的丈夫,她疲于奔命,哭肿了眼睛,总找不到丈夫的任何信息。失去了丈夫,穷途潦倒,她那一颗本来对这个世界己充满失望的心,如今,更使她绝望,万念俱灰。她回想起这半年多的痛苦变化,不禁又泪水涟涟,那一幕幕切肤之痛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浮现。
   丈夫投江后,儿子王南南了解到是潘沿美指使黑社会人员杀人灭口后,怒不可竭,他闯入潘沿美办公室,将潘沿美痛揍了一顿。过后,潘沿美以殴打领导捣乱行政秩序罪被抓入狱五年。
   王南南入狱后,不久,潘沿美借助改革开放名义,把周兰兰所在单位转包给社会人员承包,这样,周兰兰自己也无缘无辜地被炒了鱿鱼,下岗在家。
   兰兰下岗后,连最低生活保障补助费都没有,生活捉襟见肘,女儿王梅梅因没有钱交学杂费,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
   这一系列沉重的生活打击,使兰兰自己身体更加消瘦,脑海变得眼神呆板,不多话,好像对外面的世界已失去了兴趣。面对着苍夷满目贫无立锥之地的家庭,作为一位家庭主妇来说,生活犹如一望无际的沙漠,天天面对着的是一阵阵狂风恶沙,除了泪水,还是泪水,这时候,她对生活充满着迷茫与惆怅。
   自己的丈夫王学瑞,由于写几篇反腐败文章,被领导打击迫害已有九年了,九年没有安排工作,九年没有发放工资,如今,生死不明,家破人亡,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腐败分子摧毁掉了。天啊!难道你就这样眼巴巴地看着腐败分子,恣意妄为地对一个查出没贪污一分钱的干部进行打击迫害吗?然而,她不明白,对一位清廉的干部,被腐败领导打击迫害投江,组织上麻木不仁,视而不救,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自己的丈夫不贪污不受贿竟犯了弥天大罪了吗?
   天空渐渐黑下来,视线变得模糊起来。此时,周兰兰想到家庭处境就像外面的天空一样漆黑一团时,她再也不想费那么多精力往远处望了。于是,她把左手放在阳台栏杆上,头伏在手背上,然后,再用右手不断地擦着那双呆滞的眼睛,头发任凭西北风吹扑。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想去做了,只是感觉到很累很累,她讨厌这个世界,讨厌腐败分子,讨厌那些见死不救的人。此刻,她只想在这阳台上好好地闭上眼睛,无忧无虑地永远闭上眼睛,再也不愿醒过来,看这些腐败分子横行的特色社会。
   这时,王梅梅捡着几条青菜回来了。当她一跨入门口,看到屋里没有开灯,黑麻麻的,心里不禁吃了一惊。当看到母亲一个人独单地伏在阳台上,既不煮饭也不说话,伏在阳台上悄悄地擦着眼泪。王梅梅看到自己的母亲在哭,便放下捡来的青菜,心里一酸,急急地跑过去抱住母亲的大腿,含着泪水说:“妈妈,你又在想爸爸了?”说着也“呜呜”地哭出声来。此刻,她看到母亲没有说话,总是一把一把地擦着鼻水和泪水,显得相当的悲伤凄凉。是的,这半年来,母亲确实熬过得很艰难。自从失去了丈夫,儿子被抓,自己又下岗,家里仅剩下一老一小,经济上没有任何帮助,连政府规定的最低生活保障费都没有,每顿吃的是一把米分成两顿煮成的稀饭糊口,为了小女儿,她有时舍不得吃,留下来供女儿吃饱,作为母亲在这些日子里,确实从没有吃饱过肚子,吃的菜都是女儿从外面捡回来的,日子就是一天一天这样熬过来的。每顿饭,母亲都要以泪洗脸,这日子如何过呢?一提起这些事,也许好多人都没有相信,改革开放几十年还存在着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天方夜潭。
   (二)
   夜幕降临,己是伸手不见五指,王梅梅看到母亲没有做晚饭的意思,懂事的女儿,这时她站起来,用手擦了擦泪水,转身返回屋里打开灯,然后,走进厨房,打开煤炉,把中午剩下来的稀饭烘热,顺手又把自己捡来的青菜洗了洗放进小锅里,加进一些水和几滴调和油煮熟后,从阳台拉回母亲一起吃晚饭。她们母女吃饭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到使人都无法相信了。这就是腐败分子给社会带来的创伤。此刻的社会己进入腐败的寒夜,善良人彷徨无措,在这个正义公理己遭腐败绑架的时刻,愤怒与忍耐,已成为人们最后尊严之所系。面对当前的苦难,面对潘沿美一伙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击迫害,在腐败分子猖狂横行的时刻,她们母女再也没有勇气和腐败分子抗争了。流泪、无耐、不满、愤怒、期待,这就是她们最好的反抗方式。
   失去了王学瑞,社会失去了一位才华横溢而且廉洁奉公的记者、作家,人民失去了一位反腐败的好干部、好社长。近半年来,莫晓兵心里总是不安,他为自己不保护好王学瑞而感到内疚难过。王学瑞的失去,使他更加深了对与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做斗争的决心。王学瑞失去后,给家庭生活带来巨大的困难,为了解决王学瑞家庭面临的实际困难问题,受覃孚同志的委托,他多次登门送大米、番薯、吃用油等,鼓励她们克服困难,坚持活下去,终有一天,党与人民一定会为王学瑞昭雪伸冤。
   这天夜晚,周兰兰母女刚吃完饭,莫晓兵提着一小袋大米来到周兰兰家门口,王梅梅开门把莫晓兵引进屋后,莫晓兵一眼就看到饭桌上放着三个碗,其中两个碗是母女盛饭吃的,另一个碗是装菜用的。他走进饭桌仔细看了看,发现碗底中湿湿,还隐约看到碗中一粒半粒剩余饭粒,旁边还有几条榨菜,这惨不忍睹的情景,莫晓兵触景生情,眼眶里含着泪水发问:“今晚,你母女俩又吃稀饭了?”
   “是的,你送来的大米,妈妈都舍不得吃,担心吃完了饿肚子。所以,妈妈说要节约吃,每顿都是煮稀饭。”王梅梅很认真地回答。
   听孩子这么一说,莫晓兵的心像被千万支针直刺,心里感到相当的难受。他怨恨自己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保住这一位总编兼社长,使其家庭落到如此地步。天啊!你为何眼巴巴地看着一个廉洁奉公、幸福和睦的家庭这样受苦受罪呢?查出一分钱都没有贪污的人,为何被整九年之久,如今又死无下落?面对这样惨无人道的行为,你为什么麻木不仁、见死不救呢?天啊!你为何不发怒,把这些害国家害人民罪大恶极的腐败分子劈个身败名裂,肝脑涂地,为贫苦人民大众创造一个无忧无虑和睦相处的社会呢?
   想到此,莫晓兵从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塞到周兰兰手中,然后,安慰兰兰说:“我们知道你们母女的生活处境,受苦受累了,这是三百元钱,请收下!先买一些米,填饱肚子。这些日子,没有来探望你们,没有照顾好你们,使你们受苦了,对不起你们,对不起王社长!请原谅!关于王社长反腐败受迫害一案,覃孚同志表示绝不放过。对这一案件,我们一定要求省纪委解决。因为王学瑞同志不贪污是查出来的,不是我们自己说的。王社长因为写反腐文章挨整是有证有据的,白纸黑字。我们不相信,一个反腐干部这样遭受腐败分子潘沿美一伙打击迫害致死,没有人管?一定要归还王社长一个清白。只要王社长不贪污,潘沿美就必须下台。我莫晓兵九年陪伴一位受迫害的人,不图什么,只图还好人一片清白,图构建一个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兰兰同志,面对当前如此大的生活负担与思想压力,你要顶得住,克服困难,坚持活下去。”
   兰兰坐在饭桌旁,用手托着下巴,心情沉重地听着莫晓兵说。
   这时,梅梅见到莫晓兵说话停下来,她忙斟一杯水递给莫晓兵说:“莫叔叔,喝水!”紧接着又说:“妈妈的心脏病重了,睡不好,常常头昏眼花,近来不想吃饭。”
   梅梅说到这里,兰兰坐在桌子旁有气无力地接着说:“是的,看来,我是去日多在日少了,可能看不到王学瑞问题解决的那一天了。”说着“哼哼”连续呻吟了两次,然后,又重新用手托着下巴,无精打采地看着莫晓兵。
   莫晓兵听到兰兰这么一说,悲痛、怜悯、愤怒交织在一起,一齐涌上心头,他含着眼泪,用低低的声调慢慢开导兰兰说:“我知道,你失去丈夫,儿子被抓,自己又下岗,生活是相当艰难的……”刚说到这,兰兰就再也忍不住委屈,“呼呼”地大声哭起来。梅梅看到母亲痛苦地哭出声来,主动走过去,用双手搂住母亲安慰地说:“妈妈,不要哭,不要哭!”她见母亲痛苦的哭声,自己也忍不住“呜呜”地抽泣起来。
   (三)
   母女痛苦委屈的哭声,像在行刑时烤红了的炉具烙在莫晓兵的身上,难受极了。他忍住心中的灼痛安慰她们说:“你们要挺住,艰苦的日子会过去的。要相信.……”他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不清。因为,王学瑞明明查不出贪污,为何九年不安排工作,九年不给工资,这叫人怎么相信呢!即使自己安慰自己,也是显得苍白无力的。
   莫晓兵是怀着一颗十分沉重的心情,离开兰兰母女俩的,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他想起今晚对兰兰母女的探望情景,使他进一步加深了对腐败的憎恨,使他看到腐败分子迫害手段是那样无情和残忍,眼睹了腐败分子带给人民难以想象的灾难,从而更加增添了他对潘沿美一伙做斗争的信心与决心。
   莫晓兵走后,兰兰注视着手中的300元钱,对生活升起一丝希望。为了活下去,兰兰母女经过商量,决定将莫晓兵送来的300元钱,到市场购买一些转手菜,在小巷流动叫卖。
   “妈妈,在小街卖菜,城管人员要赶的,我同学的妈妈,她就是被城管人追赶跌坏了腰的。”
   “有什么法子呢?300元要去租一个货摊又不够。目前,家里穷的连饭都顾不上,哪里有钱去租摊点呢?”
   “妈妈,那你把菜买回来,我一个人去叫卖,你就别去了!”
   “小女儿能把菜挑起来吗?”
   “能!”
   “挑不了!”
   “挑得了。”
   “你就别争了,咱们一起去试试吧!”
   说实话,兰兰心里也是那么想,女儿快快长大,尽早担负起这一家庭的重任呢!此时,兰兰看到小女孩坚持要去叫卖,于是,便答应她的要求,与自己一起去。她考虑到,这样,一边可以考察女儿的叫卖能力,一边看看是否能把菜担挑得动。
   冬天的广南城,笼罩在一片寒意之中。早晨五点三十分,天还不亮,兰兰就很早起了床。尽管她身上患有贫血、胃气疡、心脏、高血压等疾病不断折磨,可是,这位经历过农村艰苦劳动磨练的媳妇,此刻,她连早餐也没有顾上,就拖着脆弱的身体,肩上挑起箩筐跨出门口,往郊外走去。
   兰兰一人来到了郊外的菜农地,她看到一位大约五十开外的白发妇女正在担水浇菜,她看到这一块地的青菜生长得还不错,于是,她就弯腰卷起裤脚,朝这位白发菜农的菜地走去。
   “阿姨,卖青菜吗?”兰兰靠近白发菜农问。
   白发菜农看到面前这位女人消瘦脆弱的身躯,稍滞无神的同代妇女,便反问:“想买青菜吗?”
   “是的!”
   “买多少?”
   “六十斤!”
   “啊!六十斤?”一听到兰兰要买六十斤青菜,白发菜妇大吃了一惊。她原以为兰兰属于那群常常跑到菜地里买便宜菜的打工仔家属。
   “一斤多少钱?”兰兰紧接着问。
   白发菜妇看到兰兰是做生意的,便有意每斤提高两毛钱,大声说:“一斤卖一块八毛钱!”
   市场上一斤才卖一块八毛,到菜地买一斤就一块八毛,买回去怎么卖?想到此,兰兰用一种哀求的口气对白发菜妇说:“我本来不是做卖菜生意的。几个月前,老公遭受单位领导打击迫害投江后,至今生死不明,儿子被抓坐牢,女儿辍学在家,我又下岗。为了维持生活,今天,我才来到这里,买一些青菜到街上转卖维持生活呢!”
   白发菜妇听到兰兰这么一说,那颗同情心,立即浮现在心头上。她回想起自己的老公,也是由于主持公道,为员工讨欠薪被无情的老板撤销厂工会主席职务,赶出工厂的情景。于是,她便软下心肠来自言自语地说:“看你这样遭遇,一块二就行了!”
   兰兰听到白发菜妇松口答应了,脸上显露出几年来从没有过的微微一笑。于是,她怀着感激的心情,低下头卷起裤脚,一边说声“谢谢!”一边下菜地与白发妇女一起拔菜。
   这天,刘曹苞一早起床后,他就接到负责监视王学瑞家属的一位城管人员来电,告知兰兰母女在新新市场摆摊售菜的消息。他听后,马上恶狠狠地交代这位城管人员,想方设法阻死她们生活出路。
   兰兰跟着自己的丈夫,从农村转到大城市生活后,已有近二十多年没有下过田地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甜苦辣的味道。作为主妇,作为一位从农村到城市的妇女,失去了男人的依靠,犹如一条船失去了舵手,在一望无边的大海中漂泊,不知道今后的生活道路如何走下去呢?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曙光》第三章:梅梅命绝黄泉路(二) 《曙光》第三章:梅梅命绝黄泉路(二)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2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