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牧石 > 文章欣赏:缅怀余光中(牧石)
缅怀余光中
作者:牧石  作于:2017-12-19 9:43:53  访问:419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缅怀余光中
   
   余光中先生去世了。
   
   他给世界留下的了许多漂亮的诗歌,给后人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语言大师。他写的乡愁扣动了亿万华厦儿女的心弦。
   其实,他的每篇作品都是极有可读性的,总能给你某些启示,给你美的享受。比如写李白:
   
   寻李白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
   
   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把自己藏起来,连太太也寻不到你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
   
   而今,果然你失了踪
   
   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从开元到天宝,从洛阳到咸阳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当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再放夜郎毋乃太难堪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陇西或山东,青莲乡或碎叶城
   
   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
   
   凡你醉处,你说过,皆非他乡
   
   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
   
   身后事,究竟你遁向何处
   
   猿啼不住,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一回头囚窗下竟已白头
   
   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
   
   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
   
   仍炉火未纯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樽中月影,或许那才是你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而无论出门向东哭,向西哭
   
   长安却早已陷落
   
   这二十四万里的归程
   
   也不必惊动大鹏了,也无须招鹤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
   
   诡绿的闪光愈转愈快
   
   接你回传说里去
   
   这多美!它美在哪里。下面稍加分析
   
   开篇轰然而起,破空而来,拟人的“傲慢”与“羞愤”出人意外地加诸“靴子”和“手”之上,“至今还落在”与“人却不见了”似真似幻,不仅活画出李白傲岸不群的神采,而且有广阔的艺术时空供读者神游遐想。诗的第二节关于李白及其作品的感人力量的描写,妙想奇情匪夷所思,在第三节“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的渲染和跌宕之后,第四节诗人更忽发奇想:“樽中月影,或许那才是你的故乡/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民间盛传李白在采石矶长江中捉月而死的传说,而余光中的一阕“月光奏鸣曲”,为读者奏响的竟是一个想像飞腾的奇妙尾声。李白诗的想像如行空天马,超逸绝然,而余光中诗作丰富而具有创作性的想像,确实也颇有“太白遗风”。
   
   余光中认为:“我敢断言,今曰许多以诗自命的三流散文,其淘汰率不会下于六十年代那些以诗为名的魔咒呓语。”《寻李白》的语言,密度高而弹性大,炼字炼句具有“新鲜”与“新奇”的美学效果。如“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一句,虚实互转,伸缩自如,凝炼而繁富,它不仅生动地表现了杜诗的内容和风格的特色,与李白诗作了美的对照,同时又概括了安史之乱与以后的回纥入侵,时空阔大而包举众端。又如“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不仅是“小”与“长”运用了西方诗歌中常用的矛盾修辞法,而且“长安城小”与“壶中天长”又是无理而妙的反向的变形,加之一“怨”,更觉文字向内紧凝而含意多面地向外延展,义有多解,令人咀嚼。如“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这是全诗最光彩照人的笔墨,“七分”,“三分”,“半个”等数量词运用各呈其妙
   而“酿”,“啸”,“吐”这几个动词更可以说诗中之眼,是为雄奇骇俗之句。其中就“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一句,笔力千钧,耐人寻味。凡识者见其凡俗,愚钝者读出遗憾,而卓识者或分享到无限诗意。全在这“绣口”,更在这“就”之妙用。所谓“绣口”,美言吉语之所从出,此美赞英雄所见宜略同,而“就”之副词连词动词之属性于此大用,则当细嚼:先说副词,“就”有十个作用,其表“事实正是如此”,“就半个盛唐”即“就是半个盛唐”,据此可见其省一“是”字,此乃“诗”与“非诗”之别;“就”亦连词,辞书所列二十八义项之“就此”类是,“绣口一吐”,半个盛唐就在此(诗里)了,斩钉截铁毋庸置疑,何等气魄和张力!“就”又为动词,“凑近”“靠近”乃其本义之源,而“完成”“确定”义则常见诸“成就”“功成业就”中,“就半个盛唐”亦袭其意,谓李白“绣口一吐”,成就乎半个盛唐,此乃越文学之脉,穿时空之限,蔚为大观。因此,这几句“厚实”的豪言,意境宏浑壮美,历来被赞赏有加,著名学者余秋雨更是将其奉为“当代中国诗坛的罕见绝唱”。
   
   写中元夜——
   月是情人和鬼的魂魄,月色冰冰
   燃一盏青焰的长明灯
   中元夜,鬼也醒着,人也醒着
   人在桥上怔怔地出神
   
   伸冷冷的白臂,桥栏拦我
   拦我捞李白的月亮
   月亮是幻,水中月是幻中幻,何况
   今夕是中元,人和鬼一样可怜
   
   ……
   
   先生把中国文字的美,充分展示出来,在有限的文字篇幅中,书发出无限的意境,让你遐想冥想浮想!
   
   余先生驾驭文字的能力非常人能及。
   
   顺手摘下一篇先生于2014年的演讲,作为对这位可敬的长者永久的纪念
   
   ●文字的美学
   
   余光中
   
   我自己对白话文有什么样的想法?我写诗、写散文、写评论文章、翻译,用的当是主流通用的白话文,不过“的了吗也”用得不多。我现在写完诗之后就看看每一行用了几个“的”,如果这首诗三十行,一数只有十五个“的”,我觉得还可以,一数二十个“的”,我觉得太多。为什么“的”不好呢?“的”在我们白话文的节奏里只能算半拍,“好的”不会是“好的——”,不应占一拍,可出现率却高得不得了,所以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做《论的的不休》。你去看《儒林外史》,它一个“的”字都不用仍然把故事说得非常生动。所以“的了吗也”,尤其是万恶的“的”,用时需要考虑一下。
   
   所以我现在用“的”用得很少,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的白话文有一个毛病,什么形容词后面都是一个“的”。美丽的、丑陋的、迅速的、缓慢的、高峰的、低调的……都是“的”,英文里面有那么多形容词它不是一个语尾都用一个什么像“的”一样的字,它是用不同的语尾:tive,ious,ly,likely,baby-like,women-like,father-like,这也是形容词,它的形容词后面有不同的语尾,这个变化就多了。我们一路“的的的的”下来就非常单调,所以我自己写文章写散文,主要是白话,碰到紧要关头,要诉诸权威、要用典故或一些什么,就诉诸文言。不要以为文言完全退位了,没有,文言改变了一个身份还是延续了下来,就是我们每天讲的成语。
   
   我们说“一言难尽”,如果你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你朋友说:“怎么现在才来?”你说:“一言难尽。”四个字就讲完了。你说:“哎呀,不是一句话就讲得清楚的!”果然不是一句话就讲得清。
   
   我们说“千山万水”、“千军万马”,其实不太合理我觉得,你说我们旅行,过一座山会碰到十条河吗?你去打仗,一件兵器十匹马吗?没有这回事。所以你看我们的成语,往往牺牲一点有趣,可是成就了起码的美学。我们百家姓怎么念的?赵钱孙李啊,四声都用上去了,变化、好听。赵,第四声;钱,第二声;孙,第一声;李,第三声。赵钱孙李就很好听。
   
   所以我并不避免用文言。我如果翻译三百年前的英文诗,那时候诗很有古风,我就用文言来翻,方言也用一点,有一点勾画的句法也会用。像徐志摩的诗,最好的一句是什么呢?“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这是比较欧化的。我们普通讲“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的方向!”这不是情诗了,这是情人吵架。他讲得很含蓄,“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方向”只用了一次。我们中文说“你走你的桥,我走我的路”,不会各用一个名词来垫底。这就是徐志摩的高明之处。我们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会说“公说公有,婆说婆有,理”。所以徐志摩聪明就在这个地方。
   
   我自己有一个说不上是座右铭的话,就是说“白以为常”,白话文是常态;“文以应变”;“俚以见真”,俚语见真性情,你骂人一定要用俚语对不对?不用俚语就没有杀伤力;“西以求新”,有些新的句法,新的想法就可以用西洋的。
   
   还有西方人欢喜讲人的身份好像很有学问,他说“某某某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你看多有学问,“他是某某主义的奉行人”,你看多么伟大。我们怎么说呢?“某某人吃素”,就完了。所以我们西化时还是要挑一下,如果中文本来有很好的说法就不一定去西化。
   
   所以我想来想去,中文的四字成语里面只有一句成语,不合我刚才讲的“起码的美学”,那就是什么呢?就是“乱七八糟”。因为按照我刚才的说法,既要铿锵,又要对仗,又要简洁,那就应该说“七乱八糟”,或者“乱七糟八”,结果它偏偏打散了变成“乱七八糟”,所以它本身就是乱七八糟。因此呢,我这场乱七八糟的演讲,就这样乱七八糟地结束了。
   
   (节选自2014年10月25日余光中在母校厦门大学所进行的演讲)
   
   余先生,你上去之后,文曲星是不是也该让位了?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人生如梦 人生如梦
暗想 暗想
被虐待的80后及他们的后代 被虐待的80后及他们的后代
金融危机宝宝能不能帮你安然渡过严冬? 金融危机宝宝能不能帮你安然渡过严冬?
[原创]忘却自己(25) [原创]忘却自己(25)
微笑生活 微笑生活
和你一起朝前走 和你一起朝前走
七绝《观雪域晨山有感》(平水) 七绝《观雪域晨山有感》(平水)
世外源 世外源
女人,痛了你别哭泣 女人,痛了你别哭泣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25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