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朱凤鸣 > 文章欣赏:女儿高考(下)(朱凤鸣)
女儿高考(下)
作者:朱凤鸣  作于:2017-10-11 20:06:44  访问:114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6
   
   女儿在家复习第二天晚上,班主任打来电话,让明天回校参加个活动,要求身边带些钱。第二天早上,老陈给了女儿100元钱就上班去了,中午下班回来,看到女儿和妻子眼睛都红红的。
   老陈问女儿,女儿不说,只是一个劲地抹泪,经反复盘问,女儿才说出了原委。
   原来今天女儿回校,是参加一次捐款活动。女儿隔壁班有位出类拔萃的女班长,是个家庭经济条件十分困难的住校生,母亲长年瘫痪在床,仅靠病怏怏的父亲种地供她和上初中的弟弟读书。这次学校放假时她没回乡下复习。
   父亲知道女儿生活非常节俭,在学校舍不得买好菜吃,所以专门做了几样好菜,从乡下骑车数十里赶到学校看望女儿,让她注意营养,好好复习。谁想到,这位父亲回乡下时也许是疲劳过度,在一个丁字路口拐弯时突然摔倒,一辆装满货物的大卡车迎面而来,因车速过快紧急刹车后仍带着巨大的惯性碾过了他的身子。出事现场惨不忍睹,这位父亲当场脑浆涂地,只留下一辆压扁的破自行车和两个压扁的空饭盒。
   这位女班长得知自己父亲惨遭车祸后,悲痛欲绝,决定放弃高考,找个工作赡养母亲和供弟弟上学。因此,学校发动全校师生搞一次募捐活动,以使这位高考很有潜力的特困生顺利参加高考。
   学校虽然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捐款,但同学们都尽了最大努力。老陈女儿看到同学们大多是几元、几十元地捐,自己又是班长,应当带头捐款,身边又没带零钱,就将父亲给的100元钱全部捐了。
   回家后,老陈女儿将此事告诉了母亲,正好母亲今天厂里正式通知她下岗,规定以后每月只发200元生活费。母亲就对女儿说,现在捐款的事这么多,你也不考虑家里的困难,一下子就捐掉了我一个月生活费的一半,以后光靠你父亲一个人的死工资,还要供你读大学,你说怎么办?说完两个人都哭了。
   老陈完全能理解女儿和妻子的难处。这年头捐款的事确实够多的,这个部门组织捐款,那个部门也组织捐款,一年记不清有多少次,也不论每个捐款者家庭的具体情况,有的是直接从工资上硬扣,有的虽说是自愿捐其实也是必须捐的。老陈记得有一次是为特困企业职工捐款,每人规定要捐几百元。老陈心里好笑,自己家里就有特困职工,本来是自己家里应当接受捐款的,可自己还要往外捐款,后来想反正是捐给特困职工的,也会有妻子工厂的一份子。可是这次捐款活动几个月过去了,妻子月初该发的生活费仍然拖至月底才发,而且生活费的标准一点也没提高。其实,干部群众对目前名目繁多的捐款活动本身不一定有多少意见,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么。有意见的倒是不管各人家庭情况怎样一律同样要求,还有,这些捐款是否都专款专用。
   老陈告诉女儿,你做得对,像那位女班长的特殊困难每个同学都应尽大力帮助,我们家虽然也有困难,但比她家要好得多,我们宁愿自己平时节省点,在场面上做事不能让人瞧不起,我在单位每次捐款从不比别人少一分,当然你妈讲得也有道理,你要体谅家里的难处,不过我相信我家的困难是暂时的,等你考上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我们的条件就会好起来的,你现在关键是要集中精力,抓紧最后几天复习,争取考出好成绩,这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
   老陈每天早上翻过一张高考倒计时牌,离高考还有最后两天时,老陈楼上人家的装修终于停了下来,老陈上楼随意一问,说是装修还没完,乡下亲戚要回去忙农活了,过一个星期再来。老陈心想实在谢天谢地,一个星期后女儿已高考结束,到时装修吵翻天也不怕了。
   第二天,离老陈家不远的那家施工单位也停止了施工。老陈一了解,是政府下了死命令,对城区所有施工单位进行了检查,要求在高考期间必须一律停止施工,否则将采取严厉的经济处罚,并对施工单位负责人追究责任。这是政府在关键时刻为群众特别是广大高考家庭办的一件实事,老陈心里感到非常温暖。
   
   7
   
   7月6日晚上,老陈女儿胃口不太好,吃了很少一点晚饭就早早睡了。老陈和妻子不看电视,在房间里一个看书,一个织毛衣。不知为什么,老陈的书怎么也看不进去,妻子的毛衣总织错,其实两人心里都很紧张,担心女儿明天第一天高考不知能否顺利过关。
   老陈想起三年前女儿中考时,根本没这么紧张,那时女儿思想还比较单纯,老陈妻子还在工厂正常上班,虽然拿不到多少奖金,但基本工资还是有保证的,不像现在有这么多事。
   晚上8点时,老陈听到女儿在隔壁房间喊要喝水,过去一看,女儿脸色通红,一摸额头烫手,老陈头脑嗡的一下,心里说真糟糕,老天怎么这样捉弄人,女儿高考要有这么多事。
   老陈为女儿一量体温,竟有38.9度,怎么办?如果送医院挂针,起码折腾到半夜,或许还要让住院,那明天高考怎么办?如果在家找点退热、消炎药服下,说不定好得快一些,但如果没有效果就会更糟糕。
   老陈和妻子经过紧张的权衡,还是选择了后者。老陈一边让女儿服下退热、消炎药,一边让女儿大量喝水,同时又用几条湿毛巾放到冰箱里冰镇后轮换着放到女儿额头上。老陈和妻子坐在床沿上,一遍又一遍地为女儿替换额上的冰镇毛巾,半个小时量一次体温。
   老陈为女儿量体温时,女儿紧紧抓住他的手,眼里泪汪汪的,好像怕父亲要离开似的。老陈强忍住眼中的泪水,握住女儿手心发烫的手,深感父亲责任的重大,从不相信迷信的他,这时心里也在为女儿默默地祈祷,愿老天保佑女儿早点退烧,明天只要能参加高考就是万幸的了。
   也许真是老天发了善心,到晚上11点,老陈女儿的体温终于开始下降,下降到38.5度,老陈心里暗暗庆幸,到12点,已降到38度了。看着女儿额头已冒出一层密密的细汗,脸色也基本恢复了正常,呼吸均匀地闭上了眼睛,老陈为她轻轻地擦去汗水,就让妻子去先睡,自己守到清晨2点多,见女儿睡得安稳了,才去自己房间休息,开灯看到妻子似乎刚刚入睡,脸上有泪痕,枕巾湿了一片。
   老陈躺下后,虽然很困,但仍翻来覆去不能入睡,脑子稍迷糊时,一会儿梦见女儿考砸了,一会儿又梦见女儿放弃了高考,急得想喊又喊不出,出了一身冷汗醒来时看到天已亮了,赶紧起来,到隔壁房间一摸女儿额头已经退烧,心里放心了,就上街为女儿买早点。
   平时老陈没有为女儿单独买早点的习惯,女儿也从不要求父母上街为她买早点,一年到头以稀饭为主。不像有的家长每天给子女变着花样买各种新式早点。
   老陈也知道早上要吃好的道理,女儿学习紧张,又是长身体的时期,以前也买过一段时间早点,可买回后女儿经常吃得很少或不愿吃,说吃稀饭更习惯,后来就基本不买了。
   在高考复习阶段,老陈无论如何要为女儿买早点,女儿答应了,但提出只让买价格最便宜的花卷。
   可是,现在愿做这种赚不到多少钱的花卷的小吃店越来越少了。老陈在一条不太热闹的小弄堂里,终于找到了有卖花卷的一对外地中年夫妇开的小吃店。这个小吃店的花卷很受学生和老人的欢迎,有时去晚了还买不到。
   7月7日高考第一天早上,待老陈赶到这个小吃店,花卷已刚刚卖完,老陈有点慌神儿,平时不爱求人的他,这时求小店的中年夫妇哪怕多收点钱,无论如何也要为今天高考的女儿再做几个花卷。这对中年夫妇知道老陈女儿高考情况后,马上做好了几个又大又松软的花卷,却没多收老陈一分钱,老陈感激万分。
   尽管学校要求家长不要送子女赴考场,说那样反而会给考生增加压力,但大多数家长还是照送不误。
   老陈本来是不想送女儿的,只因昨晚女儿发高烧,还是决定送女儿去考场。
   吃完早饭,让女儿服好药,妻子反复叮嘱女儿一定要细心点,老陈则不再说什么。如果说女儿年轻没经验,但考试方面应当说已有了较丰富的实践经验,现在关键是要解除她的思想包袱。
   一路上,老陈和女儿各自骑着一辆自行车,老陈尽量谈些与高考无关的轻松事,只告诉女儿不要多考虑,和平时一样去应试,考不好也没关系。
   老陈看着女儿左手握着车把,右手打着一把遮阳红伞,上身穿着米黄色的丝衬衫,下身穿一条细花裙子,很自信地骑着车,相信女儿有能力完成好高考。
   考场就设在女儿本校。临近学校时,老陈看到很多家长送子女赴考场的情景:那位局长是用黑色的奥迪小车送女儿来高考的,学校围墙外停了不少小轿车和出租车,有的家长是用摩托车送的,大多数家长是骑自行车护送的。老陈还看到一位矮矮的母亲左手为高个子儿子举着伞,右手为儿子打着扇,儿子大步走,母亲小跑着,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校门是不让家长进的。老陈看着女儿骑车融进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高考生中,就回单位上班了。但还有很多家长坚守在校门口,眼巴巴地等子女考完后再护送他们回家。
   
   8
   
   7月7日上午9点到11点半考语文,是5门高考课程中考试时间最长的1门,其它4门都是两小时。
   整个一上午,平时很稳重的老陈显得坐立不安,不停地看表,仿佛时间故意走得慢似的,真有些度日如年的感觉,回答同事问话有的答非所问。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老陈骑车飞快地往家走,在家门前的路口眼巴巴地望着女儿回家的身影,好几个熟悉的人与他打招呼他都没顾得上回话。一个穿黄上衣的骑车女孩出现了,老陈以为是女儿,可驶近一看,是女儿的同班同学,脸色沮丧,可能是考得不理想。老陈不知女儿考得怎么样,又担心她的身体,是否又发烧了?
   女儿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了,老陈看女儿气色不错,一问也没发烧,并抢着和他开自行车库门,估计发挥得不错,也就不再问什么。
   午餐菜做得很丰盛,都是女儿喜欢吃的,如油焖河虾、红烧牛肉等,以前是家里难得买的。
   妻子说今天上午外婆专门做了几个好菜从乡下送来,为了不妨碍外孙女高考,执意不肯留下吃午饭就匆匆地走了。老陈想到女儿外婆在乡镇企业退休后基本没什么经济来源,但自己宁愿省吃俭用,还经常想着为外孙女买这买那,送来一片暖暖的亲情。
   午饭后,老陈让女儿躺下休息,放心睡觉,到时候叫她。为了怕影响女儿休息,老陈干脆把新装不久的电话插头拔了。自从女儿摔伤后,老陈意识到住宅电话的重要,就紧急申请装了一部。可上个星期家里电话实在太多,主要是老陈有两个乡下亲戚的孩子参加中考,录取时让老陈帮忙。
   这两个乡下亲戚以为老陈在城里工作就有很大的权力,就一次又一次地要求调整志愿(当初填志愿时也未征求老陈意见),帮助联系最好的学校。尽管老陈一再解释自己能力有限,但亲戚根本不相信,三番五次地来电话催问进展情况,弄得老陈哭笑不得。
   当然老陈还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帮着联系,虽然自己无职无权,但至少比乡下亲戚还是多认识点人。赶巧碰上一位挺热心的中专招生办的老师,以前老陈给他辅导过文学作品,因此较顺利地帮一位亲戚的孩子落实了满意的专业。而另一位报外地中专的亲戚孩子老陈实在无能为力,结果弄得这个亲戚对老陈很有意见,老陈心里叫苦不迭。
   老陈下午2点准时把女儿叫起,让她吃了点冰镇西瓜,2点20分就护送女儿到校,下午3点到5点考政治。老陈下午5点半下班回家,女儿已经先到家。老陈随意问了一下女儿全天的考试情况,女儿说上午考第一门课时一开始真有点紧张,但过了半个小时就习惯了,总的说来还是比较顺利的,只是下午实在太热了,教室里电扇也没有,我的背上还晒着太阳,热辣辣的真难受,有个同学还晕过去了,可医疗队抢救及时,学校还为这位同学开了特殊考场,使这位同学顺利考完。
   老陈知道市三中是硬件一流的学校,配有高档的装有空调的电脑房、实验室,可不知为什么,学生每天上课的教室却一直没装电扇,现在普通中小学一般都有电扇了,外地有的高考点还配备了空调,这无疑给大热天的高考生增加了竞争力,而这所省重点中学的这一不足就不能不给考生和家长留下一个深深的遗憾。
   老陈当晚给学校打了电话,学校领导深表歉意,并答应明天一定采取措施。
   当晚9点钟,老陈身上的BP机突然响了,一看竟是自己家的电话号码,真感到莫名其妙时,女儿在自己房间里笑出声来,原来是女儿趁父亲不注意时偷偷拨了个BP机号码,给父亲开了个玩笑。
   老陈想,女儿有心开玩笑,说明她的心情很好,明天考数学和外语又是她的强项,更有把握了。
   第二天高考果然很顺利。女儿说,上午考数学的最后两道难题都做出来了,下午学校果真的采取了措施,虽然来不及装电扇,但所有的向阳玻璃上都贴了纸,考场里还放了冰块。
   第三天上午考历史,可女儿离家赴考场时,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直想吐,老陈的妻子马上慌了神儿。
   老陈自己心里也在敲鼓,但用眼神示意妻子不要慌张。老陈清楚地意识到,这时候父母首先要镇静,才能稳住女儿的情绪。
   老陈安慰女儿,不要紧,坐下喝口水就好了,我骑车带你去。女儿喝了水稍休息一会儿后,真的感到好多了,并仍坚持自己骑车,让父亲护送去考场。
   老陈看着女儿精神大不如前两天地走进考场,心中又在默默祈祷,愿女儿无论如何顺利通过最后一门考试。
   中午老陈提前下了班,在家和妻子等着女儿回家。楼道上终于响起了女儿熟悉的脚步声,妻子赶紧打开门,女儿一下子扑倒在母亲怀里,激动地说,妈妈,我终于解放了!老陈也情不自禁地过去抱住母女俩,三人都流泪了,拥抱着久久没有松开。
   老陈想,自己33年前的中考似乎太平淡太简单了,经历一次女儿这样的高考,对考生和家长来说,都是终生难忘的。
   
   9
   
   接下来的日子是等待考分的公布。
   照理,这时考生和家长们可以轻松地喘口气了,但等待的日子依然是那么难耐。老陈一家仍有坐卧不安之感。
   这段时间,学校又组织了两次考生返校,公布考卷标准答案。老陈女儿感到政治考得不理想,本来基础很好的英语也发挥得一般。细一想,这两门课程都是在下午考的,一家人又抱怨起这个没有电扇的学校,但想想这是学校所有考生一样碰到的问题,也就只好忍了。
   高考期间,文化馆的同事对老陈女儿的高考都很关心,几乎成了大家每天的共同话题。这使老陈非常感动。
   填报志愿时,一位同事专门请上海亲戚帮助弄来了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招生简章。另一位同事向老陈保证,只要考分和录取学校一确定,他会让省城在教育部门工作的老同学首先打听到你女儿的考分和录取的学校。
   更使老陈感动的是,高考三天时间,好多本该老陈干的工作,同事们都主动抢着为他干了,连那位副馆长这几天也不布置他任何工作任务。后来还了解到,老陈楼上两位老人停止装修,也是单位同事去做了工作。
   经过高考后半个多月倍感漫长的等待,终于到了考分揭晓这个望眼欲穿的日子,这是个让考生和家长既兴奋又害怕的时刻。
   实际上,高考成绩正式公布的前一天,考分已下发到各地招生办,并开通了168电话查询考分热线。
   市三中也通知考生前一天就可拨打这查询考分的热线电话,但未讲清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拨打。老陈女儿盼分心切,从这天早上零点就开始拨打,虽然只听到“你拨的是空号”,但仍想早一分钟知道考分,拨打了足有一个小时,依然没有结果。老陈又接着拨打,一直拨打到2点时,老陈妻子又接着拨打了半个多小时,实在感到没希望拨通了才罢休。实际上,当晚好多考生家里都发生了与老陈家类似的笑话。
   还是文化馆那位同事在早上7点时向老陈传来了其女儿的高考成绩,比本地实际开通查分热线电话的时间早了3个小时。老陈女儿高考总分为568分,除政治考得稍差一些外,其它课程考得都不错,数学考得最好,得了144分。
   当天,全家沉浸在兴奋之中,老陈忙着打电话给一些亲朋好友报告女儿的好消息。
   第二天,学校通知考生去领成绩单,老陈女儿回来后没有昨天刚听到考分那样兴奋了。
   女儿说,当得知班里一位模拟考试时考分比她略低的同学却超过了她8分,就怨自己没发挥好,但又得知班里模拟考试得第一名的却只考了550分时,就感到应知足了,自己仍保持了班级的第二名,并得了全校数学高考成绩的第一名。
   老陈告诉女儿,原来成绩差不多的同学高考时相差10-20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又问女儿其他同学的考分情况,知道隔壁班那位特困生女班长发挥的非常好,竟考了609分,成了全市的文科状元。
   而一位报考外语类院校的同学高考总分虽然不低,遗憾的是外语成绩偏偏比规定的少了1分,无奈被外语院校拒之门外。
   班里那位平时学习成绩总是倒数第一的总经理的女儿,高考时却发挥得不错,由于填报了定向联办,估计录取大专没问题。
   但那位局长的女儿却只考了407分,后来有人分析是局长和女儿为填志愿矛盾疙瘩一直没解开,又因为与她要好的一位男同学原来商量好都填艺术系的,但局长女儿为填志愿和父母闹得满城风雨后,这位男同学在正式填志愿时又临时改变了主意,由于她高考时思想负担过重,本来成绩不是最差的,却发挥失常,估计录取无望。
   而考得最惨的正是文化馆副馆长的女儿,进高中时成绩不比老陈女儿差多少,可从高一下半学期开始,这位颇有文艺天赋的校花,频频向多个心中的白马王子发出丘比特神箭,不但干扰了这些男同学的学习和高考,最后自己彻底考砸了,成了班里的倒数第一,只有待明年再考了,把她当副馆长的父亲气得请了病假。
   
   10
   
   8月上旬,高考录取工作正式开始,老陈一家特别注意收听广播和看报纸。
   上海一家报纸首先公布了上海重点高校的录取分数线,老陈一看,天哪!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录取分数线是568分,正好是女儿的考分。
   老陈早听说,如果录取学校有熟悉的人,考分尴尬时可请他们帮忙,或许能起点作用,可老陈苦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没有一个熟人。半个月前,老陈试探着与上海一家文学杂志的编辑联系过,能否帮助在该校联系个熟人,那位编辑倒非常热情地答应了,说正好有位朋友在这个学校,只是半年多没联系过了,马上联系了再告诉老陈。可是,这位编辑第二天来电话很遗憾地说,他的那位朋友三天前赴西欧出国考察去了,一个月以后才能回国。老陈想,这个学校能否录取女儿只好听天由命了。
   一般来说,只要进线就有录取的希望,而且今年这个学校的录取分数线比去年的最低录取分数足足高出30多分。
   但老陈忽视了一个特殊情况,今年外语专业特别热门,很多成绩优秀的考生都报了外语专业,且女生为多。
   很快,电台传来的信息使老陈女儿原有被上海外国语大学录取的一线希望成为泡影。电台说,今年进上海外国语大学录取分数线的某省文科投档考生全部是女生,该校为了达到男女新生比例相对平衡,只得提高文科考生的录取分数,降低理科考生的录取分数(外语大学一般是文理科兼招的)。
   不用问,老陈女儿肯定与上海外国语大学擦肩而过了。
   所幸的是,老陈女儿报的是外兼文,外语专业不录取,可从文科本一重新开始录取,而568分这个成绩录取本一文科一般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况且所填报学校的新闻专业历年来不是同类专业的最高分,因此,老陈全家还是定心的。
   两天后,文化馆的那位同事真的传来了老陈女儿的正式录取信息,是被本一第一志愿录取,即正式录取南京师范大学新闻学专业,并说录取通知书已经寄出,估计明天能收到。
   老陈全家总算感到一块石头落了地。第二天,老陈吃完午饭,就早早地出了家门等着邮递员的到来。
   谁知,平时一贯准时在12点半送信的邮递员,今天却迟迟不见身影。老陈等到1点半时,干脆到附近一个邮政分局问了一下,一位服务员说,邮递员不属他们管,老陈只得又回到家门口,又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才见邮递员骑着摩托车飞驰而来,原来是邮递员的摩托半道上出了故障,老陈急忙问有没有南京来的高校录取通知书,邮递员说上海的今天已收到,南京的恐怕要明后天才能到,说得老陈挺扫兴的,只得无奈地去上班。
   翌日午饭后,老陈又去等邮递员,这会儿倒是12点半准时到的,但又没有录取通知书,弄得老陈挺心焦的。
   谁知老陈上班后一会儿,却接到了市三中校长打来的电话,校长用十分高兴的语气说,祝贺你女儿被南师大新闻系录取了,她是我市今年唯一正式录取的新闻系学生,你快来拿录取通知书吧。老陈想,不是新闻媒体都说录取通知书是直接寄到考生家里的,早知寄到学校,也省得我在家空等了两个中午。
   老陈骑车飞快地赶到市三中校长室,校长亲手递过一个大号牛皮纸信封,老陈没顾得说声谢谢,就迫不及待地顺手拿起校长办公桌上的一把剪子,手有些发颤地剪去信封的一边,抽出一张大红烫金的南京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翻开第一页,是文采飞扬、热情洋溢、催人奋进的《欢迎辞》,上面写道:
   亲爱的同学:
   当你接到这份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你就是南京师范大学的新同学了。我们热烈地欢迎你,并通过你向你的亲友、师长转达诚挚的祝贺和敬意!
   南京师范大学是江苏省重点高校,历史悠久,学科齐全,师资力量雄厚,藏书丰富,在国内外富有影响。校址在古都南京石头城边的清凉山下,校内宫殿式楼群和现代化建筑交相辉映,花木葱茏,芳草如茵,四季飘香,被誉为“东方最美丽的校园”,是环境幽雅、景色宜人的读书胜地。在这里度过的青春年华,将会给你的一生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大学,是锻冶专门人才的熔炉。我们预祝你在这座大熔炉里把自己造就成为全面发展、品学兼优的合格人才。
   老陈神情激动地阅读着,仿佛自己被录取一样高兴。
   下面一页是《新生入学通知书》,老陈女儿的名字被流利的手写体填写在开头称呼的空格内,以下正文是,经省教委批准,新生录取的学校和专业,以及报到日期。信封内还有报到注意事项和报到时交费的详细名目。
   老陈粗略估算一下,开学一次要交4000多元,这是自己的半年工资,也是妻子近两年的生活费收入。今年开始,高校招生除军校和个别师范专业外,实行大面积提高收费,正好又被老陈赶上了,虽然已有思想准备,但刚才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的激动心情又变得沉甸甸的。
   不管怎么说,女儿能被本一第一志愿录取,考上全市唯一的新闻专业,还是值得高兴和庆贺的。
   老陈辞别了校长骑车回单位,一路上看什么都很顺眼,连十字路口那位一贯脸部刻板的交警今天看上去也似有微微的笑意。
   原来骑老坦克自行车总有点寒碜的感觉一扫而光,老陈在轿车、摩托穿流的街道上挺胸昂首,脚下生风,骑车飞快地行驶。
   回到文化馆,老陈女儿大红烫金的录取通知书在同事中间争相传看着,有个与老陈年龄相仿的同事说,我儿子如果明年也能拿到这样的录取通知书,我什么都知足了。
   老陈看着同事们一起分享快乐的情景,自然想到女儿所以能有今天这个较理想的结果,与学校老师和亲朋好友的关心帮助是分不开的,应当向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用什么方式表示呢?请几桌客吧,老陈也不至于请不起,但这种流俗的方式往往变相地让人家送礼,反而增加了亲朋好友的负担,老陈不想做这种既自己浪费又破费人家的事。
   老陈考虑了许久,突然想到何不发挥自己的专长,写篇文章在报上发表,以了却自己感谢学校和亲朋好友的心事。
   由于是亲身经历的事,老陈在下班前脑子里就有了初步的构思,并起好了一个朴实简洁又完全符合实际的标题《幸运的家长》,回到家里后一挥而就,第二天送到本市报社副刊部,一位年轻的女编辑对这篇富有真情实感又有时效的散文很感兴趣,当即决定撤下一篇已编好的文章,换上老陈这篇后给报社分管领导送审,争取近日刊出。
   高校录取新生名单在本市报纸陆续刊出,市三中升为省重点中学后的首届毕业生在今年高考中取得了优异成绩,不但总体平均成绩略高于本市另一所老牌重点中学,而且囊括了全市文、理科和外语三个高考状元,绝大部分志同学都被录取,使学校的名声大震。
   那位贫困生女班长被复旦大学法学系录取。那位总经理的女儿也被一个县市高等专科学校大专班录取,并如愿以偿地进了税务专业。只有局长和副馆长的女儿榜上无名。
   老陈对门老张的儿子高考成绩不够理想,只考取了本二的一个边远城市的高校,这几天老张的妻子直埋怨丈夫当时非得自作主张报了那所舍近求远的重点中学。
   后来,有权威人士分析,市三中所以今年高考成绩超过了那所老牌的重点中学,主要原因是学生用两年半时间才学完高中的全部课程,基础知识掌握得比较扎实,而那所老牌重点中学的学生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学完了高中课程,过早的题海战术反而使学生的基础知识有些生疏了。而今年高考习题的重点是检验考生在掌握基础知识后的灵活运用能力。
   老陈那篇散文在市报发表之日,正好是本市第一批本科录取新生名单刊出之日,老陈女儿的名字自然也在刊出之列。
   高校录取名单和有关高考的文章是广大读者近期关注的热点,一些原来不知老陈女儿高考情况的老陈的亲朋好友纷纷打来电话或来人表示祝贺,有的还带来了贺礼。
   一位多年未联系的老朋友专门送来了一个漂亮的密码旅行箱。
   一位老同学在电话中说,明年自己儿子也要高考,想来取取经。
   还有一位与老陈女儿同考上一个城市高校的男同学家长带着丰厚的礼品前来拜访,说是以后在同一个地方上大学,可互相帮助,回家时可同行,并流露出进一步发展关系的意思。
   老陈没想到,自己的一篇文章反而弄得全家应接不暇。怎样感谢他们的一片盛意,又给老陈出了新的难题。
   高校开学前夕,老陈女儿被邀请参加了一个同学会。
   同学会安排在全市最豪华的丽都舞厅,东道主是那位局长的女儿。她刚收到省城一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女儿高考(上) 女儿高考(上)
大老陈 大老陈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08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