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朱凤鸣 > 文章欣赏:制造名气(下)(朱凤鸣)
制造名气(下)
作者:朱凤鸣  作于:2017-10-11 19:57:15  访问:51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六
   
   其实,这个梦想我自己没费多少心思就顺利地实现了。因为新闻嗅觉灵敏的乡广播站小刘、县广播电台记者凌厉和县报的记者都争先恐后地对外宣传报道我个人举办的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00周年图片资料展的消息,着重对我搜集到的万枚毛泽东像章作了介绍。凌厉的报道还发了新华社通稿,全国、省、地市、县的很多报刊都作了转载。
   当然,我的梦想的实现主要还归功于将军亲自来我家参观展览。开始我还不知道是将军要来,只是接到乡政府秘书的通知,让我这天上午10点钟无论如何不要走开,说有一位上级领导要来参观展览。那个冬日的早上天还阴阴的,到九点半太阳终于钻出了云层,老天爷仿佛也睁开了眼,让我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迎接贵客。10点刚到,我家前面不远的沙石路上就出现了一溜十几辆小轿车,转眼间就开到了我家的晒场,停不下的停在晒场东面的土路上。我看到第一辆车是公安交警车,第二辆车的前排位置首先下来一个青年军官,然后他拉开后排车门,一位没戴军帽头发花白的老军人下了车。看着这位向我走来的老军人肩上金光闪闪的将星,我的心头不禁一热,肯定是将军亲自来看我了。我后悔今天没穿上压在箱子里的那套未穿过的新军装,否则可向将军行个标准的军礼。因为我曾在梦中多次梦到过被将军接见,但无一例外地忘了穿军装或者当时想找军装就是找不到,没想到梦中的情景今天竟变成了现实。我跑步迎上前去,顾不得身穿早就落伍的灰涤卡旧中山装,来到将军面前,像在部队里一样双脚“啪”的一个立正,给将军敬了一个礼,然后紧紧地握住将军那双温暖的大手。本来想说,报告将军,退伍兵李石歌正在举办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图片资料展,请指示,又感到这太军人化了,自己毕竟已不是军人了。又想说,将军,退伍兵李石歌热烈欢迎你,这又太像官方语言了。还想说,退伍兵李石歌家庭图书馆欢迎你,因为门楣上还有将军的题匾,想想也不太合适。最后变成了:将军,我是退伍兵李石歌。将军用一只手拍拍我的肩膀说,小李啊,你办展览的事我在报上已看到了,你退伍这么多年注重精神文明建设、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很不容易,精神可嘉,这次我正好到你们省开会,和省军区的领导谈起你,就顺便来看看你。我看到将军后面果然还有一位穿着将军服的老军人,只是肩上的将星比他少了两颗。我看到还有不少上级领导,过去只在电视屏幕和报纸上见到过,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和职务。这次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来了。后来听说,县委书记的父亲在医院报了病危,他都没去医院,而陪将军来了我这儿。
   将军首先看到挂在堂屋门楣上他的题匾,非常满意地笑了笑。然后进堂屋仔细观看了图片展览,当看到我搜集的毛泽东像章时,我发现他的眼睛也一亮,脸上露出十分高兴的神色。他指着一枚面积不大的铜质毛泽东像章,问我这枚五十年代初期的毛泽东像章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一位抗美援朝老战士送给我的。将军也参加过抗美援朝,看他的表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雄赳赳、气昂昂,保家卫国、战火纷飞的年代,他微笑着说,这种像章那时是很流行的,我现在家里还保存着一枚。
   我家三间平房除中间堂屋外,东面是与平常农家一样的灶间,西面是我独特的房间。将军看完堂屋展览室后,就来到我的房间。我房间内只有简陋的家具和到处堆放的旧报刊,惟一值点钱的是五斗橱上那台十四英寸黑白电视机。将军看到我在房间墙上悬挂的马老师为我题写的“贫富斋”书法,问我是什么意思?我红着脸说,是指我物质上虽然是贫穷的,但精神上是富裕的。将军沉吟片刻说,小李啊,你这个“贫富斋”的想法有些片面,我们革命战争年代还可以这样理解,那时候我们物质条极其艰苦是没有办法,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们不仅精神要富裕,也要提倡物质富裕,如果物质上长期贫困,精神上的富裕也很难维持。将军又说,刚才来这儿时,我一路上看到这里的农民绝大部分都住上了楼房,改革开放以后,你们江南先富起来了,没想到……将军叹了一口气说,你家还只是三间平房。将军说到这里,我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原来对自己办家庭图书馆、办展览还是挺自信的,被将军这么一说,确实感到很自卑,看看四周的邻居,哪一家都住上了楼房,同村搞房地产开发的王明强已住上了别墅式洋房,家里看上了34英寸大彩电,上个月还买回了一辆价值20多万元的私人小轿车。比起他来,我在物质上确实大大地落伍了。但我也不服气,王明强虽然很富裕,但听说他家那么大的别墅里没有一个书橱,没有一本书,他除了家里的老婆外,在外面还包养了好几个二奶,他物质上的富裕并没促进精神上的富裕……
   正当我陷入尴尬的自卑和思绪矛盾时,将军又说,当然你在目前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能办出这样好的社会效果的展览,确实不易,我们当地政府应当给予大力支持。将军问,谁是这个乡的领导?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赶紧来到将军面前说,我们是。将军说,你们江南是经济发达地区,社会影响这么好的展览放在小李家里搞你们感到合适吗?让外地参观者来看你们江南这么差的住房你们不感到丢人吗?你们乡里难道没有一处像样的房子吗?书记、乡长头像鸡啄米似地说,我们马上想办法,马上想办法。我知道,尽管书记、乡长现在在将军面前这样俯首帖耳,但心里不知多么恨我为他们惹事生非。将军还对他们说,你们还要关心他的个人生活,妻子与他离婚两年多了吧,他这样长期一个人生活没人照顾也不是个事。没想到将军是人情味这么浓的大领导,我感激的泪花顿时在眼眶里打转。将军接着说,小李在你们乡大小也是个人才,为了保证他今后搞好这个公益事业,也要给他考虑个工作岗位。将军对一个普通退伍兵这么周到的关心,使我泪流满面。但我在心里不希望将军再为我说点什么,以免引起当地领导对我更大的反感。这时我看到县委书记与县人武部长在交头接耳说点什么。
   午饭是在县城最高级的三星级宾馆吃的。我被拉到将军边上坐,起初我怎么也不愿意,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那么多大领导都没在将军边上坐,怎么轮得上我这个无名小卒呢?最后还是县委书记大声说,将军是专门来看你的,让你坐你就坐么。我才不好意思地坐到将军的右边。我们这个桌上军队的领导还有省军区司令、军分区司令、县人武部长,地方领导有副省长、东江市委书记、县委书记、县长,还有我们石河乡的党委书记,其他人都坐在另三桌上。席间,大家轮番向将军敬酒。将军的酒量真是海量,这么大年龄了喝酒还是这么豪爽。然后是互敬。我除了给将军反复敬酒,只给县委书记敬了一杯酒,其他人我就顾不上敬了。凭着直感,一旦将军走后,我的事只有靠县委书记了。而我们乡的党委书记,我就看着别扭,我知道尽管他也可能为我办一些具体的事,但八成他是被迫的不愿意的,所以敬不敬他酒都无所谓。
   将军真是个实打实的人,在酒席上他就当场为我搞定的两件事,一是我的展览室搬到乡里新建的一幢商住楼的一个层面,这也是乡党委书记当场主动提出的。二是让县人武部拨给本乡一个人武干部的指标给我,虽然这要一级一级办手续,但我想今后的工作肯定有希望了,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最后将军关照,他这次专程来看望退伍兵李石歌的事,对外不作宣传,但李石歌本身的事迹该宣传的还是要宣传。
   
   七
   
   将军走后的一段时间,也许是我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光。
   乡党委书记没有食言,第二天就让人帮我把展览室图片资料全部搬到了房产商王明强建在镇区那幢漂亮的五层商住楼的第三层,王副乡长还亲自来督阵。我走进这经过全装修的200多平方米的房子,真以为是在做梦,我用指甲狠狠地掐了掐大腿感到很疼才确认是真的。我真后悔那天酒桌上没给这办事雷厉风行的乡党委书记敬一杯酒。这一层楼面大的房间有五间,我用两间作了展览室,一间作为报刊资料室,我的几千种报刊资料终于有了良好的归宿,不再因为每年到了黄梅天报刊资料受潮出霉而发愁了。用一间作为办公室兼接待室,还有一间就做卧室。这间做卧室虽然大了点,以后有条件可以一隔二,完全可以做两间卧室,暂且就只能这样了。再加上这层商住楼本来就有卫生设备和厨房。我现在一下子崭新的展览室、办公室、住房全有了。只可惜房子很大很漂亮,里面的家具很少。我的住处倒好说,关键是展览室,总不能把我家的两张旧八仙桌搬来吧,还有我的办公室也是空荡荡的。
   真是有福之人不用愁,正当我为展览室和办公室的设施伤脑筋时,乡党委书记又派人送来了展览室的长桌和椅子,办公室的大办公桌和老板椅,还有一套真皮沙发、茶几,并安装了办公电话,还给我资料室送来了木书架。王副乡长又亲自指挥并同我商量,把一件件物品安放到适当的位置。最令人感动的是他还让人给我送来了一台29英寸大彩电,这是他自己想法从一个私营企业老板那里募捐来的。王副乡长对我说,送来的这些东西属于公共财产,但由你免费租用,就是这一层楼面也是让你免费租用。我想,这实际上就是供我自己享用,与我自己的东西有什么两样。
   望着这层楼里的东西,我真十分感激乡党委书记和这个办事认真的王副乡长,但归根结底我还是要感谢将军,我真不知这辈子怎样报答他。我自作主张地将家里堂屋门楣上将军的题匾“退伍兵家庭图书馆”拆下安装到本层楼面的入口处上方。为此,王明强很有意见,乡里不少人也有看法。我才不管这些呢,没有我的家庭图书馆,能有将军的题词吗?没有将军的题词,乡里能有这么风光吗?
   我的家庭图书馆和展览馆搬至新楼后,一时间,参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中小学生作为革命传统教育而来的,有团委组织团员青年来的,有企业组织入党积极分子来的,有机关党日活动组织党员来的,有各地记者来采访的,有什么也不为就是来看热闹的。开始主要是本乡、本县的,后来是周边县的,再后来外省份的也来了。我从早上一睁眼一直忙到天黑,既当接待员,又当讲解员,有时人多,忙得午饭都没法做,只能乘讲解间隙溜进厨房啃几块饼干了事,有时干脆饿一顿。这时我就感到自己身边缺少个人,就是像秀芬那样没文化的人也行,来人可帮我张罗张罗,中午有人给我做做饭,让我喝碗热汤也行。当然来个有文化的就更好了,还可为我当讲解员。但这些念头刚从心里冒了冒,以后就顾不上了。因为这段时间,我除了办展览外,还有专门邀请我出去演讲毛泽东丰功伟绩的,讲述我举办退伍兵家庭图书馆经历的,还有来货车拉着我的资料展品到外地展览的。这段时间,我虽然忙得天昏地黑,但心里是充实的,心情是愉快的,物质上也是实惠的。我每到一地演讲、展出,举办单位都会赠送纪念品或讲课费,开始我还推让一番,后来就来者不拒了,因为这是我的劳动所得。而最让人兴奋的是,每到一地,总有当地领导人接见,设宴招待时总让我坐上席。还有电视台、报社记者对我作专题采访,我的形象在荧屏上频频亮相,我的专访文章在报纸上反复宣扬。在外县那个爱好集报的老头的一再催促下,东江市民间集报协会正式成立,我义不容辞地当上了集报协会会长。当年年底,我的事迹还被推荐评为市精神文明十佳新人新事。
   我的名声大震,外地人都知道石河乡有个李石歌,石歌石河,石河石歌,石歌就是石河,石河就是石歌,李石歌已成为石河乡的代言人。弄得乡领导对我好不忌妒,我们这么多人辛辛苦苦搞经济建设,让全乡一年一变样,三年大变样,到头来都没有石歌这小子的名气响。我想,你们再瞎干也没有用,你们还应好好感谢我呢,如果没有我李石歌为石河乡扬名,谁也不会知道石河乡这个野猫不拉屎的地方,别还以为是新疆的石河子呢。
   
   八
   
   我的名气响了,我写的文章自然也好上报刊了。很多报社都向我约稿,让我谈集报办家庭图书馆办专题展览的体会。向我约稿的报社,当然只要我寄去稿子他们马上就能发表,只不过有时我没完全按他们约稿的要求去写,他们改动得比较多。有了几篇经编辑修改后正式刊登的文章,我就以此为蓝本,只要变换一下题目,稍改一下开头和结尾,寄到各地报刊、电台,都能很快地发表、播出。我这些文章的题目是《我的集报之路》《我的业余追求》《我怎样自费办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图片展》《我收集到万枚毛泽东像章》《退伍兵家庭图书馆背后的新闻》《一个退伍兵的将军情结》等。后来,我感到老写这段经历太乏味了,就好像祥林嫂向人们讲述儿子阿毛被丢的经过一样,再也提不起别人的兴趣,尤其是引不起周边地区报刊的兴趣,我就试着将我过去创作的文学稿稍作修改后投给原来向我约过稿的报纸,居然大多数也能发表了,即使不能发表的,也会给我寄来客气的退稿信。我不仅感慨万千,这个世俗的社会啊,作者还是过去的作者,文章基本还是我过去的文章,过去没名气时我的文章谁也没人理,现在我有了名气真的就不一样了。我要抓住目前大好的机遇,加快实现我的文学梦。
   可是,也许我缺乏写作的灵感,也许我的文字基础还是不行,经过一段时间后,我实在感到没有什么可写的了。
   我真羡慕记者凌厉,虽然也只是高中文化,但他不但能一篇连一篇地写新闻,还能一篇接一篇地发表文学作品,他的新闻作品每年都能得奖,就是写我事迹的通讯报道还得了一个全国性的新闻大奖,为此前不久被破格评上了主任记者职称,也是我县广播电台第一个获得副高新闻职称的人。他最近在省级文学刊物上发表的一篇短篇小说还被中国作协主办的权威杂志《小说选刊》转载,省作家协会已同意吸收他为会员了。经过这几年与凌厉打交道,我和他已成为无话不谈的老朋友了。我打电话向凌厉诉说了最近写不出东西的苦恼。凌厉在电话里笑着说,你现在是大名人了,放个屁都能成为一篇文章。我说,你别挖苦我了,你还不知道我是吃几碗干饭的。凌厉说,写不出不要硬写,这可是鲁迅说的,你手头有那么多报刊资料,写不出时多看看别人是怎么写的,看多了就能悟出些门道来。
   经凌厉这么一提醒,我真发现自己过去太浮躁了,只追求表面的轰轰烈烈,实际上自己却没真正发挥这些报刊资料的作用,没有静下心来认真研究报刊的文章,好好学习人家是怎么写文章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研究,我发现其实好多作者和作家都有故乡怀旧情结,照着他们的套路我也可以写出好多亲情、友情、爱情的文章,我可以写我的父母,尽管二老在我参军期间已双双病亡,但他们的养育之恩我永远难忘。可以写我的儿子,尽管他还在与我离婚的秀芬那儿,但刚出生时活泼可爱的情景还在眼前。还可以写我的老师,写我的战友,写我的同学……总之,凡我熟悉的人都可以写入我的文章。而文章的套路完全可以按照这些现成文章的结构去摹仿。我就这样试着写了几篇,文章寄出后竟都发表了。这下又增强我继续写作的信心。
   我在细心阅读报刊时还发现,一些作者并不满足于一稿一投,连一些知名作家都有一稿多投的。于是,我也试着一稿多投,当然一个大地区、一个城市的只投一稿,否则如果都发表了就不好了。另外,我还起了不少笔名,一篇文章用不同的笔名发表,只要地址写我自己的,稿费就能寄给我。随着稿费单一张张地寄来,越来越多地寄来,我感到我的写作已走上了良性循环。但我还是不满足已取得的成绩,因为这些文章大多数还是豆腐干,稿费也不高,十元八元的也有,二三十元的也有,最多的也只是四五十元,最少的只有三五元。一个月最多也只有几百元稿费。虽说这时县人武部已正式批准我为乡人武干事,可拿国家正式工资了,但正式工资也只有一千元刚出点头,因为我当了乡人武干事实际又不干事,仍只是忙我自己的事,乡里就不再给我发奖金。想想我今后还要成家,抚养孩子,仅靠这么一点点工资和稿费是肯定不行的。由于一稿多投使我尝到了一些甜头,所以我决心在这方面再动动脑筋。我自己的文章毕竟有限,我难道不能借助别人的文章?当然,我知道抄袭别人的文章是可耻的,常被人称为文贼。
   如果完全照抄别人的文章,那真是太傻了。我试着在同类文章中用张三的开头,李四的主干,王五的结尾,稍加连贯修饰就成了一篇新文章,特别是一些应景时令文章,就可这么炮制。只要寄出去,报刊上都能用。还有一些健康保健知识类的文章,我发现完全可以照搬后大量投稿也无人追问,本来这常识性的东西一些专业书上都有,谁都可以借用。一次,我将一篇《春季如何防止流行性感冒》的文章,只修饰了一下开头,就一下子复写了100份投出去,结果竟用了30多家,一篇不足600字的稿子,竟得了500多元稿费。至此,我已无心思自己创作写稿了,完全是在编写、拼凑、甚至完全是抄袭稿子,可幸的是无人能识破我高超的技巧。我把新疆的稿子投到上海的报刊,把云南的稿子投到东北的报刊。我的稿费成倍翻番,每月突破了一千,有时达到二千,最高的达到了三千多。看着邮局寄来的源源不断的稿费,我再也没心思办展览了,只一门心思用在编写稿子投稿上。我越来越感到时间紧张,人手不够用。我要想法招人了。
   
   九
   
   我又利用媒体的威力。如果我纯粹在媒体上做几个招聘秘书的广告,当然也可以招到人,可那要花费很多钱,我才不愿把自己从媒体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再白白地还给他们。我要通过打擦边球的方法,达到了招人和择偶的目的。我在几家全国性报纸上相继发表了《我的婚姻之路》和《我的写作之路》的文章,除了重述将军支持我集报办家庭图书馆办展览的经历外,着重谈了与妻子离婚后生活的孤独和现在写作成功后人手的紧缺。文章发表不久,很快有了回音。其实,与我离婚的秀芬看我这两年面貌大变,有了正式工作,稿费越来越多时,也带着我的儿子来过我的新居,明显流露出与我破镜重圆的意思。我说,你来干什么,你能替我当讲解员吗?你能帮我写文章吗?第一次被我轰走后,第二次她来了就给我洗衣服,我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衣服说,不用你洗,洗衣服的人马上就要来了。
   我的文章发表后,一共收到20多封女性的来信,大多附有玉照,有工人、农民、机关干部,还有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有已婚离异或丧偶的,也有未婚的。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条件太好了肯定成不了。如东北地区的那个机关干部,虽然那里条件艰苦些,但看照片是个美女,还是个大专生,年龄30岁,比我小3岁,这样好的条件还未成婚,估计不会看上我,即使看上我也不可能跟我长相处。还有那个刚出校门的大学本科生,仅23岁,虽然眉眼一般,但人长得白白嫩嫩的,水灵灵的鲜花一朵,怎么可能跟我这个比她整整大10岁的落伍男人过日子呢?当然,条件太差了也不合适,尤其是有穷亲戚一帮的农民,我到时肯定也招架不了。
   选来选去,我最后选了一个西北地区的女工,早年父母双亡,是由伯父养大的,年龄比我小5岁,高中文化,写一手挺漂亮的钢笔字,也当过一段时间不长的民办小学教师,去年丈夫出车祸去世后,给她留下一个6岁的小女孩。从她寄来的与女儿合影的照片看,母女俩长得都挺顺眼的。所以选中她,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幻想,她的女儿与我的儿子同岁,万一将来我与她成不了家,或许还可让我儿子与她女儿配成亲。
   当我把她母女俩从火车站接回我的新居后,她对我宽敞的住处和办公展览室非常满意。出于我的虚荣心,我没告诉她,这儿的房子是乡政府让房产商提供我免费租用的,而是谎称,两间展览室和一间办公是我租用的,其他房间是我买下的。我原想先安排她和女儿住几天招待所,接触了解一段再说,但看她非常乐意的样子,当晚我们就住在了一起。我和秀芬离婚后已三年没碰女人了,这西北女人的丈夫出车祸去世也一年多了,真是烈火碰干柴,当晚把她女儿安置在资料室的小床上后,我们几乎折腾了一夜。
   这个西北女人因为从小没了父母,很能吃苦,她来后家里生活上的事全包了。而且人也聪明,毕竟当过一段小学民办教师,普通话说得也不错,没过几天,展览室的讲解就可完全托给她了,有时闲下来,还帮我开开信封,到邮局寄寄信件。有了她,我的生活滋润多了,再也不会因工作忙吃几块饼干随便对付一顿了,再也不会等脏衣服在床边成了堆再去洗。我可安安心心地搞写作和外出演讲了。看着她比我原来的妻子秀芬简直强十倍,半个月后,我提出想和她到乡政府把结婚证领了,让她也有个正式的名份。可她思想倒挺开通的,她说现在同居的人挺多,我们又不是婚外同居,也不怕别人说闲话。我想想这样也好,毕竟我们才接触半个月,生活一段再说,万一合不来,好聚好散,省得再办离婚添麻烦。
   我们两人的生活过得很和谐,她生活上很节俭,处处精打细算,我给她买件新衣服她都不太乐意。看她是个过日子的女人,我就干脆把家里的财政大权都交给她。她开始推让一番,看我是诚心诚意的,她才接受了。
   如果不是房产商王明强来闹事,我和西北女人的关系也许能继续和谐地相处下去。其实,王明强对乡政府让我免费租用他商住楼的一层楼面一直是有意见的,开始只是碍于乡政府领导的面子,后来看到来这儿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来参观的同时,也是免费为他的商住楼做广告,就没再说什么。可后来参观的人逐渐少起来,看到我成了拿工资的乡人武干部,又看到我不断有稿费单寄来,以为我不知发了多少财,他的心里就不平衡起来,三番五次打电话要我每月付2000元的租金。我想如果我付这么高的租金,这不等于把我的工资和稿费全交给你了,那我还怎么生活?再说,这是乡里领导当初当着将军和县委书记的面定的,你要有意见找乡领导和县领导去,我才不睬你呢。
   王明强动真格向我要房租是乡党委书记出事之后。现在的乡领导有多少是清清白白的,偏偏乡党委书记这个人自己屁股不清,还独断专行,对人特别苛刻,一次有人看到他晚上拐进情妇家时,就给他老婆打了通风报信的电话,老婆打进门去后闹了个天翻地覆。县纪委借此契机,把他弄进了班房,人们无不拍手称快。而王明强原以为乡党委书记是我的后台,才给我白白享用他这一层楼面的权利。现在他进了班房,树倒猢狲散,王明强当然不会再给我面子了。
   王明强那天吵进来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附近一所小学的学生还在展览室听我那西北女人声情并茂的讲解。王明强进门后狂喊着我名字,“李石狗,你这条赖皮狗给我滚出来!”穿过展览室时,怪拥挤的小学生挡了他的道,就横蛮地将几个学生扒拉到一边说,去去去,来这儿凑什么热闹。西北女人和听讲解的小学生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弄得目瞪口呆,几个胆小的女生竟哭了起来,有的学生开始走出展览室。王明强怒气冲冲地来到我的办公室,看到我还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往白纸上剪贴报纸,狠狠一巴掌拍下去,把一块玻璃台板拍得粉碎,办公桌上那个我外出讲课时获赠的不锈钢保温杯震得弹起倒下后滚到了桌下的钢砖上,“砰”的一声摔破了瓶胆,那里有西北女人为我新沏的茶还没得及喝一口就流了一地。我并没有被他这架势吓住,我说你凶什么凶,这房子又不是我向你租用的,是乡领导、县领导让我住的。
   现在乡党委书记已抓起来了,县委书记已退休了,你还硬什么硬?我现在不跟你多罗嗦,限你十天内把这些宝货全部搬回你那三间破平房里去。王明强说完就摔门离去了。
   西北女人进来为我默默地收拾地上摔坏的不锈钢茶杯,用抹布擦去地上的茶水。显然,刚才王明强的话她都听到了。我安慰她说,别理他,明天我就去找县领导。
   本来我想去找王乡长,他是前几个月刚从副乡长位置上提起来的,当初我搬进王明强的这层楼面,他是最卖力的操办者。但听说他跟乡党委书记有牵连,刚被县纪委找谈话,我也不便再找他。第二天上午,我就去了县里。县委书记退休后已经不在县委县政府机关大院上班了,其他几个县领导我名字都叫不上来。即使叫出名字来,势利的门卫也不让我进去找。后来我想到县委宣传部的那个宣传科长,当初申报我为市精神文明十佳新人新事时,他是具体操办者,申报成功后不久他就被提为宣传部副部长,可一打听他正好出差在外。后来我来到了县人武部,原来的人武部长已提为军分区副司令了,新提的人武部长在,他也是个有人情味的领导,听我把情况说明后,他说,这样吧,我们人武部的民兵训练基地有几间空房,你暂且把你的展览室资料搬到那里,到时候我派辆军用卡车帮你运过去。不过你的住处我这儿没办法解决,我们人武部的够随军条件的干部还有在外面租房的,你先搬回老房子住一段再慢慢想办法。
   下午我赶回乡里后,发现那商住楼的第三层楼面悄无声息,我使劲敲了敲外面的大门,里面也无动情。一丝不祥的念头爬上我的心头,莫非这个西北女人……,她身边还有我一万多元钱呢,这是我多年的积蓄,我儿子的生活费已有半年没给了……我不敢往下想,赶紧打开门后冲进我的房间,发现房间里果然没有西北女人和她女儿的踪影,不过房间里没有一丝凌乱的痕迹,我看到枕头边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行清秀又略显潦草的字:我和女儿走了,来是我们自愿来的,走也是我们自愿走的,替你保存的钱还有13600元,我只带走了300元回家的路费,我们今后谁也不欠谁的。你挣这些钱也不容易,还要扶养儿子,你以后还要成家。
   我看到这张纸条皱皱巴巴的,上面好像还有泪痕。真是个善良的女人,如果我早点把家里的真实情况告诉她,早点坚持把结婚证领了,也许我们还能一起好好过完下半辈子,但仅仅和她生活了三个月,我连一样值钱的东西都没给她买过……
   
   十
   
   西北女人走后,我有了万念俱灰的感觉。我懒洋洋地清理着展览馆的报刊资料和个人衣物,该捆的捆起来,该装箱的装箱,盘算着哪些运往人武部的民兵训练基地,哪些拿回家。
   就在王明强限我十天内必须搬走的第八天下午,一个打扮时尚的胖胖的青年女子来到了我的住处,我开始以为是来参观展览的观众,就说,这个展览暂时不展出了。她羞涩地笑笑说,我不是来参观展览的,我想来应聘你的秘书,我叫杨秀梅,是你们邻县小塘乡广播站的,以前寄过应聘信,后来听说你录用了一个西北女子就没来找你。被她一说,我倒想起当时收到的应聘来信中确实是有个叫杨秀梅的女子,而且印象较深,因为当时给我来信的20多位女子中,惟有她是本地江南女子,我也曾在她的像片上停留过多次,她28岁未婚,大专文化,当过播音员,显然担任讲解员很合适,因为都是江南人,生活习惯肯定差不多,但经反复考虑,还是感到她的条件太好,我配不上她,所以最后选了那个西北女子。没想到,西北女子一走,杨秀梅倒亲自找上门来了。但我对她根本没抱什么希望。
   我说,你的条件那么好,何必来我这儿呢?杨秀梅说,因为我与你有共同的追求。
   有了上次西北女子来时我隐瞒了家庭条件实情的教训,我就向她亮了自己的真实家底,这些房子和大部分家具都不是我的,我家条件很差,我现在虽然有个工作,但不知是否一直能维持下去,我家里只有三间旧平房,我们这儿农村已没有人家住这样的破房子了,我还有一个离异后需我扶养的6岁的儿子。我想用最差的条件吓走她。可是她却坦率地说,我的个人条件也不太好,虽然是未婚,但我24岁那年动过一次子宫肌瘤手术,子宫切除了一半,估计以后不能生育了。我说,你难道愿跟我住到三间破平房里吗?她说,我父亲去世时给我留下15万元钱,我可以在这里镇上买一套房子,我刚才来时到看到镇上房产中介公司有一套14.8万元的装修好的住房,面积有105平方米,因户主夫妇俩要到县城工作想马上出手,如果你同意接收我,我就买下这套房子。虽然她说得这么真诚坦率,但我还是感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为了尽快回掉她,我就开玩笑地说,你真要跟了我,那房主的名字写我行吗?没想到她竟说,那还不是一样的吗?
   看来这杨秀梅真是铁了心了。既然已经说到这个地步,那我真得认真考虑她了。我想,天下还真有这么痴情的女子。当晚,杨秀梅真的住了下来,毕竟是黄花闺女,虽然动过子宫肌瘤手术,但也别有一番风味。而最可贵的是,缠绵过后,她还把那张15万元的银行存折交给了我。
   第二天,我和杨秀梅就去乡里办了结婚登记。这种闪电式的结婚别人可能以为我是为了谋财贪色,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王明强强令要我搬走的期限马上就要到了。办了结婚证,才能买房,买了房就不必把展览室报刊资料搬到人武部民兵训练基地了。我知道,王明强这种人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如果我不搬走,他会当着杨秀梅的面什么不讲理的事都做得出来。所以,上午我们领了结婚证,下午就去买好了那套住房,当填写过户者户主姓名时,我问杨秀梅,真的写我的名字吗?杨秀梅坦荡地说,就写你的名字。我想,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便宜事让我捡着了,就稀里糊涂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第三天已是王明强限期我搬家的最后日子。幸好新买的住房一切都是现成了。这套房子有三室一厅,我们用一室一厅作为展览室和报刊资料室,一室作为房间,还有一个小房间将来准备儿子住,暂且先作书房。这套住房离王明强的商住楼只有五六十米远,我叫上几个人,用半天时间就全部搬好了家。最后还把将军题匾端端正正安放在新居的门楣上。
   杨秀梅也是个不错的女人,虽然做饭做菜不如西北女人内行,毕竟她以前未成过家,但有她对我的一片真情就够了。她还帮我给今后的专题展览内容出主意,让我在现有毛泽东图片资料展的基础上,策划今年春天再筹办个雷锋图片资料展。她说,3月5日是毛泽东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纪念日,每年这一天,各地都要举行学雷锋活动,商品经济社会,雷锋精神更值得发扬,如果我们办好这个专题展览,一定又能产生很好的社会效益。我高兴地说,我听你的。我又激发起办毛泽东图片资料展时的热情。这次有了杨秀梅的鼎力支持,又有上次办展览的经验,到3月5日前,雷锋图片展就全部筹备好了。由当地媒体对外一宣传,3月5日开展那天,加上杨秀梅充满激情和诗意的讲解,自然又搞出了轰动效应,整整热闹了一个月。
   
   十一
   
   因为杨秀梅是喜欢文学才与我结合的,我自然要帮她实现文学梦。展览暂告一段落后,我就和她投入了文学创作,因为她以前没在报刊上发表过作品,自然对在报刊上具有她大名的文章看得很重。为了讨好她,报答她,怕她发表不了文章,先是我与她两人共同具名,看她的名字被编辑记住了,就让她单独具名,有时我写的文章也具她的名。为了提高她作品的发表率,我又将过去编写稿子的方法故伎重演。一时间,她在报刊上名字的出现率越来越高,一张张稿费单雪片般地寄来,她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们两人都处于极大的兴奋中。
   如果后来不是收到县报副刊部主任的来信,这种兴奋的局面也许还会维持下去。那天下午,我一看副刊部主任来信的内容就慌了。这都怪我,在忙乱中竟将在市报副刊上前两个月的一篇同题散文,仅改了开头一行字就原封不动地寄给了县报副刊部,谁知道这篇署名为杨秀梅的散文在县报发表后,很快被市报同题散文的原作者发现,而原作者恰好是市版权局的干部,正好市版权局最近在抓《版权法》的宣传,原作者准备与杨秀梅打一场版权官司,抓个反面典型。我怕副刊部主任落井下石,就一改过去从不送礼的习惯,买了两瓶好酒两条好烟,到县报社找到了副刊部主任,流着眼泪检查了自己的错误,苦苦地请求他帮助周旋,让市版权局的那个干部千万别打官司。副刊部主任把我送去的烟酒推到一边,板着脸把我臭训了一顿,我想这下可完了。没想到他还是个嘴硬心软富有怜悯心的人,叫我这辈子再也别干这种缺德的蠢事了。他虽然未收下我的烟酒,但还是答应帮我周旋周旋。后经他和县报分管领导反复做工作,最后终于达成由杨秀梅向原作者作公开检查,县报保证两年内不用杨秀梅稿子的协议。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这一事件发生后,给我造成的难堪自不必说,更主要的是给杨秀梅造成了很大的精神打击,因为她是个极爱面子的人。我真后悔,这篇文章要是署我的名字就好了,即使出事,也可完全由我来担待。
   我们再也无心办展览和写作,整天处在忧心忡忡中。而且这一阶段的性生活也变得很不和谐,她经常出现疼痛和流血,直到一个月后她下身淋漓不尽实在没法过性生活时,我才想起陪她到医院作妇科检查。谁知一检查就查出了问题,后到大医院确诊,她患了晚期子宫癌。据医生说,她四年前做子宫切除手术时,就可能是癌症,现在是癌症扩散。
   杨秀梅是四个月后离开人世的,因为她以前有医疗保险,四个月住院花去3万多元,能报销2万元,实际个人只花去1万多元。因为杨秀梅除带来那一张15万元的存折买房后,她身边还有1万多元的现金,实际与我生活不到半年时间没花我一分钱。
   丧事是她的哥哥来和我一起处理的,我和她哥哥都很悲痛。她哥哥是个有心计又内向的人,开丧那天他当着好多亲戚的面没对我说什么,等她妹妹火化完亲朋好友散场后,他才把我叫到房间,要和我单独谈一谈。他说,这房子是我妹妹买的,你得把这房子交给我。我说,我和你妹妹是夫妻,而且房主姓名是我的。他说,这是她的婚前财产,是我借给了她15万元她才买的房。我说,你有她的借条吗?他说,亲兄妹借钱还要什么借条?他又缓缓地说,她24岁动子宫肌瘤手术时,医生就确诊是癌症,我们一直没告诉她,她才挺了这么多年,我们也以为真的手术根治了癌症。后来看她执意要跟你结婚,知道你条件不好,我怕她跟着你受苦,就违心地借给她15万元钱。
   我想,你没有借条谁知你说的是真是假?秀梅是心甘情愿要与我结婚并让我具房主姓名的,这房子即使是她的婚前财产,毕竟我们夫妻一场,我也有理由继续住下去。我就说,你看这么多东西让我往哪里搬?
   杨秀梅的哥哥说,我也不是让你马上就让出来,你可以再住一段,不过房产权归属你要清楚。
   我没理他的话,继续住在这处房子里,一直到忙完秀梅的“七七”,她的哥哥也没来找碴儿。我以为这处房产这样拖着就真的稀里糊涂地变成我的了,可是一个星期后,我收到了本县法院民庭的传票,原来杨秀梅的哥哥已为房产的事把我告上了法庭。我这下子傻眼了,早知道有这结果,还不如秀梅去世后就把房子让出来。但又一想,秀梅哥哥既然拿不出秀梅的借条,谅他也拿不出别的证据,打官司是重证据的,如果他拿不出别的证据,只要我死死咬定是我的婚前财产,况且房主的姓名是我,说不定我能打赢这场官司。
   法院开庭那天,果不出我之所料,尽管杨秀梅的哥哥痛哭流涕地列举了很多借给他妹妹钱的理由及借钱的经过,但因他确实拿不出真凭实据,法院当场驳回了他的起诉。虽然他听到判决结果后当场晕了过去,我也感到有些内疚,但我暗暗庆幸自己又获得了一次成功。
   从法院回家的路上,我看着公共汽车窗外掠过一幢幢漂亮的农楼,一改过去看到这些农楼就感到自卑的心理,心情格外舒坦,现在我也有一处属于自己的像样的住宅了。回到我的住处,我看到秀芬带着儿子静静地等在家门口,原来她已听到我打赢官司的消息,这时正试探着望着我。我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说,进去吧,这是我们自己的家。
   客厅的电话铃响了,是记者凌厉打来的,这个嗅觉特别灵敏的凌厉,也已听到了我打赢官司的消息。他笑着对我说,你现在不得了了,打官司都有县领导为你撑腰。我说,你别听人瞎说,我自己都不知道。凌厉一本正经地说,谁瞎说了,我可是听法院的一个铁哥们透露的,在打官司过程中一位熟悉你的县领导明确指示他们,李石歌这个典型不能倒,听说这个县领导正面临着一次升迁的机遇。凌厉的话虽然不能说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我听了心里挺受用的。凌厉还说准备把我打赢官司的事写个报道,但还没有想好报道的角度。我果断地说,这个报道你不要写了。凌厉说,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以后我肯定还有不少值得你写的报道。
   放下电话,我的脑海中突然又跳出一个新点子,管保这回又能引起轰动。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制造名气(上) 制造名气(上)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08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