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朱凤鸣 > 文章欣赏:制造名气(上)(朱凤鸣)
制造名气(上)
作者:朱凤鸣  作于:2017-10-11 19:55:09  访问:82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制造名气
   
   一
   
   我和第一任妻子秀芬的彻底决裂,源于那年麦收后的一场暴雨。
   那天早饭后蓝天上还没有一丝云彩,秀芬与我一起把前天脱粒的十几袋麦子晾晒到房前的水泥场上,就跨上自行车扭着屁股急急地去了邻村她的娘家,因为昨晚有人捎信说她母亲胃痛老毛病又犯了。她临行时一再关照我,过两个小时必须用竹耙翻耙一次,看到变天赶紧把麦子收进屋。我说,天这么好,哪会变天?今天晒个大太阳,明天就可以上粮站卖粮了。秀芬说,你不要麻痹,这六月天是孩儿脸,说变就变。她走后,我就在家里闷头写一篇散文。上午写得不太顺手,我没忘把麦子翻耙了两遍。午饭后天气闷热,我穿着背心趴在房间的书桌上挥汗鏖战,写作终于进入了佳境,几声闷雷也没打断我汩汩往外冒的思泉,直到一场暴雨铺天盖地地泼下来,我才从良好的写作状态中醒悟过来,但为时已晚。我冲出屋子,看着晒场上被雨水冲得漂了起来的麦子,一时不知所措,后来想反正已这样了,干脆等这场暴雨过后再收拾。
   秀芬是暴雨过后半小时就赶回家的,看着满场狼藉被雨水泡涨的麦子,怒气冲天地吼:这日子没法过了!然后进屋一把扭住我的领子往外拽:李石狗!你还算个什么男人,走!到乡政府办离婚去!没有文化的父母给我起了个土得掉渣的名字,虽然我上中学后已自作主张地改为李石歌,但这个没有文化的女人和一些乡亲总改不了口,尤其是在她发火的时候。
   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使劲扒拉掉秀芬的手,推出另一辆自行车,就和她一前一后地上路了。
   其实,半年前我和秀芬就上了一次乡政府办离婚,但那次没离成。那次是因为我刚辞了民办小学教师的工作。辞职的起因很简单,两天前我收到县文联一位作家的来信,对我寄去的一篇散文作了点评,说我文学功底不错,这篇散文经他修改后准备入选县文联的一本文学集子,希望我继续努力创作。我在他的鼓励下,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创作热情空前高涨,决心这辈子在文学道路上大干一番。我订了个雄心勃勃的三年创作计划,决心一年作品打入地市级报刊,两年打进省级报刊,三年冲上全国级报刊。我对自己作了客观的分析,认为自己基础不错,有一定的生活阅历,每年订了不少报刊,注重学习,热爱写作。从小学到高中,我的语文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学校黑板报上经常有署着我大名的文章。当兵三年,连队的黑板报都是我承包的。要不,部队复员回乡没一个月,就被推荐当上了村里小学的民办教师。现在惟有不足是创作数量太少,而根本原因是创作时间太少。这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干的是同样的工作,每天早上七点半必须到校,不能迟到早退,晚上要加班备课批作业,工资待遇却不如公办教师,回家还要帮妻子种好三亩责任田,这哪来业余时间搞创作?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有得必有失。为了实现三年创作计划,我没有和秀芬商量,坚决辞去了民办教师这累赘活。我想自己对生活要求也不高,只要和秀芬经营好三亩责任田,够一家三口开支就行,空余时间即可放下手脚大干了。
   可秀芬却不这么认为,这民办教师眼下待遇虽不如公办教师,但你好好干几年,以后还有转为公办教师的希望,如今你把民办教师的工作辞了,以后就只能靠扒拉土坷拉吃饭了。本来嫁给你,就图你在部队提干或复员后有个好工作,我们娘俩日后有个稳固的依靠,没想到到头来你还是和我一起扒拉土坷拉,成天瞎写除了浪费纸也不见来一分钱,我们娘俩这样跟了你还有什么指望?
   谁知,乡政府办离婚手续的姓王的民政助理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当他了解到秀芬与我闹离婚的主要原因只是为了我搞文学创作,他就劝秀芬,眼光要放远点,文学创作是崇高的追求,以后写出来了是很有前途的,你看我们乡长、书记都是笔杆子出身。说得秀芬有些半信半疑,就答应过半年再说。
   搞过文学创作人都知道,半年时间,在文学道路上哪能有突飞猛进的成果?半年很快过去了,我创作的文学作品除那篇被编入县文联小册子的散文外,再无其他作品亮相报刊,又发生了暴雨冲了麦子的事,秀芬当然不干了。不过我也无所谓,离了倒清爽,省得她一天到晚瞎叨叨。
   这次到乡政府,王助理没作过多的调解,原因是我和秀芬离婚的态度都非常坚决,主要问题是两人想都争3岁的儿子,我不想让可爱的儿子落到这俗不可耐的女人手里,即使我这辈子成不了作家,也要将儿子培养成一个作家。但根据目前对孩子生活有利的原则,经王助理调解,最后还是决定儿子跟她回娘家,由我提供儿子生活费到18岁。我想这样也好,等她把儿子养大懂事后,我再想法领回来。
   
   二
   
   离婚后,我真的清静了好一阵子,抓紧干完责任田的活,我就不分昼夜地埋头搞创作。我把一篇篇稿件寄出去,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不过,我并不心灰气馁,我有足够的思想准备,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大凡作家创作初始,都有我类似的经历,一旦以后功成名就,这段经历将变成美好的回忆。当前只有继续抓紧时间创作,尽快突破这初创难关。
   听不少写作成功者说,如果编辑回信信封很厚,八成是退稿,如果信封很薄,有可能是稿件录用通知。几个月后,我真的收到一个地级杂志编辑很薄的来信。我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跳动,手指微微颤抖地撕开了信封,两眼紧盯住信中的内容,信中说,你的来稿拟留用,待主编终审通过后即可刊出。我的心中不禁一阵狂喜,那个瞎了眼的臭女人,没有你的干扰,我不很快就要成功了么,到时候让你后悔莫及。我继续往下看信,编辑说,他最近自费出版了一本诗集,问我能不能帮他代销一些。我听很多人都介绍,作者一定要与编辑搞好关系,同样质量的稿子,与编辑关系好的作者的稿子肯定能优先录用。我想,帮助编辑解决困难,正是与编辑搞好关系的好机会。于是,我就答应给这个编辑销掉50本。别看这50本书,每本12元,总共600元钱,也是我多年积蓄的不小部分。钱一汇出去,书很快就到了,很重的一大捆。我不是领导,不可能买书让公家报销后将书送人,惟有一个在县新华书店当普通职工的朋友,同意将诗集放在新华书店门市部代销,但按他们书店的规定,卖掉一本要收20%的手续费。我想,只要能将书全部卖出去,我贴上一百多元的手续费也无所谓。风物长宜放眼量,只要和编辑搞好了关系,以后不愁发不出稿子,至少这篇稿子很有录用的希望。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我的稿子还没正式刊出。正当我想给这个编辑写信询问时,终于收到了编辑的来信。一看来信,我就气懵了。编辑说,非常抱歉,你的那篇稿子主编终审没有通过,只得奉还。前两天新华书店的朋友来电话说,托书店代卖的诗集一本也没卖出去,最近要进新书,领导要清理卖不出去的旧书,让我什么时候去把诗集取回。我想,他妈的这编辑不是个骗子吗?拿什么狗屁诗集来坑人。但一想,也许编辑有难言之处。不管怎么说,这编辑至少也欠了我一次人情。
   自从这事发生后,我对写稿投稿再也提不起兴趣。我冷眼看看报刊上那些发表的东西,其实并不比我的好到哪里去,只不过他们比我名气大而已。我想,我这样写下去肯定不行,我首先要想法出名,只要有了名气,什么都好办了。不是有人说,只要是成名作家,随便你怎么写都能发表。
   
   三
   
   怎样尽快出名呢?我为自己设计了几套方案。首先要借助媒体的力量。要让媒体来宣传我,自己必须要有值得宣传的事。但照我目前这样傻干没有创作成果,想让媒体来宣传那只能是白日做梦。幸亏我的脑子还不算太笨,经过两天的苦思冥想,终于找到了尽快出名的突破口。目前县里正在开展讲文明树新风活动,但缺少农村的典型是明摆着的,眼下农村除了赌博、迷信,实无多少新风而言。我想,何不利用手中的报刊资料,办个家庭图书馆,向社会免费开放,这肯定能产生宣传效应。
   我说干就干,腾出中间的堂屋,增添了几个简易书架,增订了一些报刊,家里的两张八仙桌拼起来一放,桌子四周摆上长凳,家庭图书馆就可开张了。
   正式开张那天,我请来了乡广播站的报道员小刘,没请乡里领导,我有自知之明,请了他们也不会来,他们根本瞧不起我这个与老婆离婚又一事无成的人。小刘是我的高中同学,虽然对我也有一些看法,但他新闻敏感性还挺强,除了写好乡广播站的稿子外,每年还能在县广播电台上不少稿子,不但能得几百元稿费,乡里还能另给他一笔奖金,因此抓新闻的劲头很足。
   我的家庭图书馆上午开张,乡广播站中午的新闻自办节目就播出了小刘的文章,题目是《我乡第一个农民家庭图书馆开张》。也不知他采取的什么投稿方法,晚上县广播电台也播出了这条新闻,不过题目改成了《我县第一个农民家庭图书馆开张》,同时还播出了电台记者凌厉的新闻述评:《为我县第一个农民家庭图书馆叫好》。
   凌厉是我县自学成才的知名记者,他的报道上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人民日报》,还发过新华社的通稿。第二天,凌厉专程从县里赶来,对我作了专访,除认真翻阅了我的报刊资料外,又参观了我家三间旧平房内简陋的陈设,还听我讲述了为开办家庭图书馆妻子秀芬跟我离婚的经历。当然我尽量夸大自己的优点和秀芬的缺点,秀芬对我一心扑在事业上从开始不理解到反对,从反对到与我分居,从分居到与我离婚。其实秀芬要与我离婚是事实,与我分居并不是事实,因为她的性欲比我还好,是实在跟我过不下去才跟我离婚的。我还虚构自己为了订报刊省吃俭用,连续三年不买新衣服,连续半年吃素菜的细节。凌厉对我采访十分仔细,我看他在采访本上密密麻麻地记了很多页。第二天县广播电台就播出了凌厉报道我事迹的长篇通讯,第三天这篇长篇通讯略加压缩发表在地市级党报《东江日报》的头版。
   这下我终于小有名气了,来我图书馆参观的人络绎不绝,除了本村的青年农民,还有本乡的中小学学生,一位邻县的67岁的退休老人专程坐了几十公里的公共汽车赶来,要和我交流集报经验,并让我发起成立东江市民间集报协会,让我当会长。
   
   四
   
   我初尝了媒体宣传的甜头,但总感到这样小打小闹还是成不了气候。因为我的报刊资料毕竟有限,除比本乡中小学多一些外省的报刊外,连这些学校的图书馆都比不上,更不要说与县图书馆相比了。因此,我的家庭图书馆热闹一阵后,连本村青年都提不起兴趣了,很快就变得门可罗雀,有的人已在看我的笑话了。我想,不能这样半途而废,但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我就想到了电台记者凌厉,是他把我这个典型宣传出去的,想必他也不想让我这个典型垮掉。
   凌厉的脑瓜子就是灵。与他联系后,就给我出了两个点子,一是要有名人题写馆名,二是要把家庭图书馆的规模搞大,最好要能配合当前形势搞专题展览。
   日后的事实证明,这两个点子真是金点子。当然,要实施这两个金点子,还真是费了我不少周折。首先是请名人题词,像我这种平头百姓谈何容易。在我眼里,乡里的领导就是名人了,可他们除了在本乡耀武扬威,出了我们乡屁名气也没有,但就是这样的乡领导都不愿理我,我还能请到什么名人?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一天我在随意翻阅自己订阅的报刊时,一个熟悉的名字在我眼前一亮,这不是我当兵所在部队的老师长吗,现在已经是解放军总部一位赫赫有名的将军了,我看到他发表在报纸上为一个军民共建单位的亲笔题词,尽管那笨手笨脚的书法粗看与初学写字的小学生没多少区别,但细看筋骨还是挺硬的。我想如能请他给我题词,这肯定能让乡政府的那些井底之蛙们吓一跳。于是我就斗胆给这位将军写了一封信,向他汇报了自己退伍之后办家庭图书馆的曲折经历,怕他不相信,还寄去了凌厉发表在《东江日报》上的长篇通讯复印件,末了婉转地提出请他题写“农民家庭图书馆”几个字。虽然我不知道将军的具体地址,但我在信封上大胆地写上“北京解放军总部”和这位将军的名字,就自信地将信投进了乡邮局的信箱。
   在我盼望将军回信的日子里,县里正筹办一份报纸,县广播电台那个嗓音甜美的女播音员连续多天播送了报社招聘采编人员的公告,使本地一些心高气傲的文学爱好者蠢蠢欲动。我当然也不例外。我想,进县报社,这才是实现我人生价值和事业追求的理想岗位。可惜招聘条件中除35岁以下、文字基础好我还算符合条件外,还有文化大专以上,城镇户口,企事业单位职工等条件我都不符合。我想不知那个促狭鬼怎么想出后面这些烦琐苛刻的招聘条件,难道有文化的农民就不能办报吗?于是我就给县委书记写了一封信。有了给将军写信的胆量,我给县委书记写信就变得轻松和潇洒,我首先提出招聘县报采编人员将农村人才排斥在外与国家尊重人才的政策不符,然后列举了自己多年订阅研究报纸的经历,对目前各类报纸的排编内容和流行版式作了简介,认为我当个县报编辑完全能胜任,还寄去了我多年来创作的一些作品,虽然未能发表,但就凭我一手漂亮的钢笔字,相信也能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
   我这封信果然引起了县委书记的重视。一个星期后,县委宣传部一个梳着油光光背头的年轻科长坐着小车来到我家里,听那带着浓重本地乡音的生硬的普通话,想必他跳出农门也不会有多少时日,却用一种城镇人居高临下的口气,查户口似地问了我很多问题,然后随意翻了翻摊在八仙桌上的报刊资料,便钻进小车,屁股一冒烟去了乡里。我当时不便问他我能否进县报社,但从他向我了解的情况看,估计我还有被破格录取的希望。
   可是希望很快变成了泡影。也许这个牛皮哄哄的宣传部科长来调查只是走走形式,对上有个交待而已。不久我从老同学小刘那儿得知,乡领导也没一个给我说好话的。后来想想也挺正常,像我这种从不给他们进贡的人怎么能指望给我说好话呢?如果要推荐人进县报社,把他们自己的孩子或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都推荐够了,也论不到推荐我这个与他们八杆子打不着的人。而最可气的是那个给我办离婚手续的王助理现刚提为副乡长,他不但没给我说好话,反而对宣传科长说,李石歌这种人根本不适合进报社。我想他妈的还是个文学爱好者,当初为我和妻子离婚调解说的都是屁话,如今当了官就看不起文学爱好者了。我恨透了这帮人,他们千方百计阻止我进县报社,是害怕我真进报社后会把他们的那些丑事给抖落出来。但我怀疑小刘是否也出卖了我,因为他也想进报社,虽然也只是高中生,但发表的文章比我多得多,又是城镇户口,事业单位,比我进报社的优势多,他自己都没能进报社,难道还会为我说好话吗?
   虽然我没能进报社,但将军的回信终于来了。当我拿到印有解放军总部的信封,心里自然比收到那个让我代销诗集的编辑的来信还要高兴十倍,那个编辑的来信让我吃了个空心汤圆,将军的来信肯定会给我带来实质性的帮助。拆开信封,信虽然是将军办公室秘书代写的,但落款有将军的签名,说明将军对这封回信是过目并认可的。信中对我退伍后创办家庭图书馆作了充分的肯定,认为这是农村精神文明的成果,也是军队拥政爱民的一个成果,精神值得提倡,经验值得推广。信封里还夹着一张折迭齐整的宣纸,打开一看,果然是将军的题词:“退伍兵家庭图书馆”,下面还有将军的题签。将军把我原让他题写的“农民家庭图书馆”改成了“退伍兵家庭图书馆”,显然改得好,比我想得周到,充分体现了退伍兵的特色。
   我一面找人制作将军题匾,一面让人赶制名片,我自封为退伍兵家庭图书馆馆长,“退伍兵家庭图书馆”几个字当然是将军的手写体。名片背面还印上“李石歌同志退伍后创办家庭图书馆,这是农村精神文明的成果,也是军队拥政爱民的成果,精神值得提倡,经验值得推广。”落款当然又是将军名字的手写体及年月日。我要让人们都知道,我李石歌如今不是普通人了,连将军都给我题词了。而靠了这个题匾和这张名片,使很多人不得不对我刮目相看,还有不少女人向我投来求爱信,那当然是后话。
   我决定首先举办一个将军题匾揭牌仪式。我只发了两封请柬,一封直接发给县委书记,一封发给县电台记者凌厉。请柬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兹定于某月某日在李石歌家举行将军题匾揭牌仪式,敬请出席。我想,既有县委书记重视,又有记者帮助宣传,其他人到时都会不请自到。
   揭牌仪式果然不出我之所料,搞得非常热闹。那天县委书记要出席省里一个重要会议没能来,但分管宣传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和常委宣传部长都来了,还有宣传部那个科长也来了,他一改第一次见面时神气活现的样子,对我露出了客气的微笑。那天光县里就来了四辆小车,还有县电视台的摄像车,县报社的采访车。看着县报摄影记者跑前跑后对我拍摄的样子,我心里不禁暗暗得意,当初我想进报社没让我进,现在倒是由你们来为我服务。最可笑的是乡里那帮龟孙子,当县领导的车已经开到我的家门口,他们才得知消息。当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及那位刚提拔的王副乡长满头大汗地赶到,免不了被县委副书记一顿批评,哪有乡里举行活动让县领导先到的,在这时候他们还不好说事先没收到我请柬的理由,只好默默挨训,昔日对老百姓耀武扬威的神气不知到哪里去了。我明明知道此时他们心里不知怎样恨我,但我仍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快感。
   揭牌仪式搞得隆重而简洁。当县委副书记和宣传部长揭下蒙在我堂屋门楣将军题匾上的红绸,王副乡长适时地点响了一挂鞭炮。我真要感谢他为我助兴,事先我没想得那么周到,后来我向他表示谢意时,他说,揭牌放鞭炮是最起码的常识,这是多年来我们最常见的活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使本来在我家晒场上挤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群众外围,又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群众,以致把我晒场外属于邻居王老伯家的一块责任田的菠菜踩得稀巴烂。事后我被王老伯骂得狗血喷头:正经事不干,就几张破报纸有什么好看的。我只好以自己菠菜长得更好的一块责任田与他置换才算了结此事。不过,那天确实让我风光了一阵子,县委副书记当着这么多父老乡亲的面表扬了我,并鼓励我再接再厉,不辜负将军的期望,把退伍兵家庭图书馆办得更好。我隔过众多乡亲的脑袋,看到已与我离婚的秀芬抱着儿子挤在外围的一个角落向我张望,心想这个臭女人你不是看不起我吗,怎么今天也来凑热闹,不过我还是想看看一年多没见到的儿子,以使我走了一会儿神,当县委副书记让我对乡亲们讲几句时,我讲得前言不搭后语,结果在不知那个坏小子一声“如今石狗是土地爷放屁——神气”的笑语声中草草收场。
   
   五
   
   揭牌仪式整个过程还不到半小时,因为确实想不出还有其他议程可安排,总不见得要让县领导仔仔细细看我那些破资料吧,他们平时看的文件资料比我的家庭图书馆不知要丰富多少倍。
   仪式虽然搞得很简单,但宣传效果出奇的好。县电视台、广播电台、县报都做了专题报道。我站在题匾下与县领导合影的照片上了县报的头版,只不过照片上我穿着旧军装站在西装革履的县领导身边的模样实在有点滑稽可笑,怎么看都像个工地上穿着旧军装的建筑民工,特别是脑后还高高地翘着一撮头发,我怀疑县报摄影记者是否故意出我的丑,要不就是那小子的吃饭本领实在太差。凌厉写的报道不但上了地市党报,而且上了省报、军报,使不少人都知道江南有个远近闻名的被将军题词的退伍兵李石歌创办的家庭图书馆。但我有时静下心来扪心自问,心里就有些发虚,我现在有这么大的名气,究竟做了些什么,这些报刊资料究竟发挥了多大作用?特别是想到王老伯那天说的气话,正经事不干,就几张破报纸有什么好看的,想想真觉得太对不起将军题词了。我确实要把想法把图书馆办好,办出特色来,以不辜负将军对我的期望。
   机会终于来了,也是凌厉以前给我出的第二个金点子的作用。因为这年年底是毛泽东主席诞辰100周年,我要紧紧抓住这次机遇,充分利用我手头的资料,再进行扩充整理,搞一个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00周年专题展览,充分展示毛泽东主席的丰功伟绩,以满足人们对这位已故伟人的缅怀和景仰。
   离毛泽东百年诞辰日还有半年,我就开始着手整理、搜集有关资料。我将历年报刊上刊载的有关毛泽东的文字、图片资料进行整理,分成毛泽东青少年时期、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建国以后等部分。还搜集了撰写毛泽东传记的书籍、毛泽东纪念邮票、毛泽东选集、毛泽东语录、毛泽东诗词、毛泽东像章等。
   特别是文革中盛行的毛泽东像章,我手头就有几百枚,我想趁此机会扩大收藏,争取搜集到几千枚,甚至上万枚。其实到农村收集毛泽东像章并不难,文革中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数十枚,有的保存得不错,有的扔在抽屉箱柜角落,听说我要收购,反正放在家里也没用,多少给点钱他们都愿意,有的听说我为展览用,干脆送给我。我用了一个多月时间,跑遍了周围三个乡几十个村,只花去300多元钱,就收购到9000多枚,加上我原有的几百枚,正好凑够了10000枚。如果说,整理那些文字图片资料我多少还有些枯燥感,那么我对收集来的几大包毛泽东像章确实备感兴趣。我把包里的像章倒在桌子上进行分类,听着那哗啦啦的像章碰击声,看着这形状各异(有圆形、椭圆、长方、梯形)、色彩缤纷(单色、双色、彩色)、材料不一(铝质、铜质、塑料、陶瓷)的各种像章,我真像一个大财主清点自己无数的宝藏一样陶醉和幸福。我开始不知道究竟是以内容、形状分类好,还是以色彩、材料分类好,最后感到还是以形状和色彩分类既好分又好看。当我把这万枚毛泽东像章别在20块紫红色的绒布上,然后固定在木框内挂到堂屋东西两面的墙壁上,那真是名副其实的蓬荜增辉。我想,这次展览一定能取得成功。同时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我现在物质上虽然是贫穷的,但精神上是富裕的,我要给我的房间起个名字,就叫“贫富斋”。我要让书法写得特别好的本村小学马老师题写这几个字,裱好后挂在我的房间内。
   毛泽东百年诞辰日如期而至,各地都举行了不同形式的活动。官方举行的活动,大多是由上面统一下发的千篇一律的图片展览。由于我准备充分,内容自然比官方展览丰富而有特色。我在12月26日毛泽东百年诞辰日提前半个月就进行了预展。展览效果出奇的好,不但有青少年来参观,还有很多中老年都来参观,而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万枚毛泽东像章。有的说,这种样子原来我家也有。有的说,这种像章我当年别了整整一年。但他们哪里见到种类这么繁多、品种这么齐全的毛泽东像章。在人们津津乐道地品评毛泽东像章时,我的心里产生了一个更大胆的梦想,我要让这个展览冲出本乡、本县,走向全国。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制造名气(下) 制造名气(下)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1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