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龙五一 > 文章欣赏:站岗(龙五一)
站岗
作者:龙五一  作于:2017-7-15 15:42:32  访问:33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下连队了,我被分配到三班,三班长是老熟人,他是到北京接自己的新兵班的班长,姓陆,对我一直不错。下连队了第一个苦差事就是站岗,新兵连的时候,也站过岗,但那时候有伴,或班长或副班长会陪着你,而且是两个人才站一个小时,两个人溜溜达达聊聊天,一会儿就过去了,没有感觉站岗是太苦的差事。而且新兵连600多人,一共两个月的新兵连,也没轮到过几次。
 可步兵连队,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按照步兵班轮换,除去连队的干部、连部的四大员还有各排的排长,不管是谁,都得站岗,除非你病了,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逃避。
 从第一天开始,无论黑天白夜,只要轮到你站岗那就是责无旁贷,而且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刮风下雨,无论春夏秋冬,无论雨雪霜晴,都是独自一人上岗,每次时间2小时,整个连队的安全就交给你一个人了。
 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手表,所以,站岗时都是一个人叫一个人,以连队的挂钟为准,
 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站岗,我被班长压低的声音叫醒:“嘿,起来,站岗,该你了!”我激灵一声,懵懵懂懂的穿上棉衣、棉裤,系上腰带,背上子弹袋(夜间到不用背手榴弹和粮食袋),外面则套上毛冲里的皮大衣。
 身上则是全副武装,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袋已经斜背在肩上了,里面有10个实弹弹夹,一个弹夹10颗子弹,枪上已经压好弹夹,锁着保险——-子弹顶上膛。
 当兵时间长了,后来就可以背班长的冲锋枪了,因为56式步枪太长,笨手笨脚,容易走火、不方便。
 头上戴着骆驼绒的皮帽子,两个帽子耳朵必须全放下来,否的耳朵不保!这个帽子很奇特,在鼻子部位有个横着的护鼻,不冷的时候可以扣在旁边;帽子耳朵中间部分,还有两个小盖儿,犹如窗户一般,打开是两个小眼,正对着耳涡,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不用的时候可以扣上,美观实用,帽子设计的真是周到。
 脚下面则是羊毛鹿掌的大头鞋,为了防止冻伤外面再套上一双齐膝的大毡靴。
 手上套着羊毛的皮手套,长度可以到胳膊肘,相当暖和。
 青海的冬天最冷的时候是零下40几度,没有这样的装备,你干脆就别出门!因为手、脚、脸会全部冻坏,即便如此,一次站岗的时间也就是两个小时,时间长了,人受不了。
 我向前慢慢踱着步子,前方一片漆黑,唯一能看到的,是大山黑乎乎的影子和连部前微弱的灯光。天上的星星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只有远方天际的启明星,在遥远的北方闪着微弱的寒光。
 偶然可以听到一两声“汪汪”的狗叫和远山看不到的地方传来的鹿鸣--寒冷的夜晚显得格外寂静。
 远远的看到前边有一个人,我紧张起来,端起枪,大喝一声:“谁,口令”?好半天没动静,过去一看,原来是一根木头桩子,自己也感觉很可笑。估计是太紧张了。
 夜间站岗真是苦差事,夏天还好,尤其是冬天,天气贼冷、被窝里正热着呢,俗话说的好:“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仨月,”当兵的个个都是20来岁的小伙子,就是缺觉。夜里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一声压低了嗓子有点变形的声音,在你耳边喧嚷:“嘿!起来,该你站岗了!”
 这一压低了的嗓音,会让你激灵一下,“头懵懵、眼涩涩,吓一大跳”,一时间竟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在这里干什么?木不张张的,那滋味真不好受,可以说是天底下最难受、最痛恨的一件事!
 (就是在多年后,退出部队复原到地方的岁月中,凡是在睡觉的时候叫醒我,我都会大发脾气,就是那时候坐下的病根儿吧)?
 说到这里不能不说下,发生在我们班的一件可笑的事儿。当然,这件事至今也只有在我们班的小范围里知道。
 这件事源于一次站岗。
 这星期,又轮到我们班站岗了,因为班长去探亲了,班里的工作由副班长负责,他是师长的警卫员,下连镀金来了,人有点懒散,不像步兵连里出来的兵。
 那一天北风呼啸、特别的冷!晚上十点钟,班里的一个河北兵下岗回来,把副班长叫了起来,因为该他上岗了。
 副班长在机关从没站过岗,也不太习惯连队的艰苦生活,所以,他一翻身又睡了,根本就没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突然想起了站岗的事,吓了一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有手表,一看下岗的时间马上就到了,索性不起来,从床上直接就把小魏叫起来:“嘿,嘿,换岗了”!
 小魏是个老兵,五大三粗,在班里一直很得宠。
 现在看轮到自己了,麻利的穿戴整齐就出去了,忘了把毡靴穿上了,他哪知道外面这么冷,一会就扛不住了,就跑到连部呆着去了,看着那滴滴答答走着的挂表,也不知他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竟上去把分针拨了一圈儿,那一圈儿就是一个小时啊!实际他只站了一小时岗,回来后就把我叫了起来让我换岗。
 我起来后,外面北风刮的正猛,天黑漆漆的,人也是木张张的。
 我把全部装备都弄好了,穿上大头鞋,再套上毡靴,在连队的周边转:“嗬,这风也太大了,都能把人吹跑了”!我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看看外面没啥动静,就回到连队的院子里,在院子里转,消磨时间。
 风更大了,天更冷了,尽管里面穿着棉衣,外面又套着皮大衣,但风太大,吹的身上就跟没穿衣服一样,尤其是脸,就像刀子刮!
 我躲在院子里站在屋檐下还是冷,估计这个时候的温度已经零下40多度都不止了。
 为了躲避狂风,我也进了连部,看看时间刚刚过去还不到一个小时:“哎,怎么这么慢啊”!屋里挺暖和,一会儿眼睛就睁不开了,“睏那”!
 实在扛不住的时候,我突然灵光一闪,看着那慢吞吞的时钟,真恨那:“你怎么不快一点啊”?
 看看四周没人“干脆,把钟拨一下得了”,就这样,我也把表拨快了一个小时。
 回到班里,把小赵叫了起来,班里静悄悄的没一点动静——大家睡的都香呢:“管他,先睡再说吧”。
 小赵是沧州人,他本来是四点钟的岗,站两个小时,到六点钟下岗,然后放起床号(留声机连着大喇叭)。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实际他是2点被叫起来的,站两个小时,也才四点钟!他看看表,以为是六点了,过去就把“起床号”放上了。
 可怜连长刚下了夜班,洗完脸、钻被窝,好容易有了点睡意,一下子就给惊醒了!
 看看窗外黑乎乎的,他好生奇怪?怎么这么快就起床了?再一看手表才4点钟,这个气呀。穿上衣服冲出外面就一个劲儿的大骂:“你混蛋不混蛋?你混蛋不混蛋?”
 小赵当时也懵了,不知好端端的连长为什么骂自己呀?但他被连长的态度吓坏了,只是一个劲儿的回答:“我混蛋,我混蛋!”
 “都回去睡觉,这才他妈几点”?听见连长的骂声,刚起来的又赶紧回去睡了,有的人窃窃私语:“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有我和小魏在被窝里偷偷笑,但谁也不敢说!
 副班长一看表,估计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为了避免声张,也怕小赵盯不住,再说刚才这起床号,也把他弄起来了:“都睡吧,我来,你也回去”!
 他把小赵也打发回去,自己站了2个小时。
 回来后,副班长把我们好一顿批评:“这是没打仗,要是打仗,我们全连都得报销”!
 可他也知道自己错了,万一班长回来、连长知道了都不好,所以他即没追究、也没声张,此事不了了之,就悄悄的过去了。
 但这样的事情,再没发生,因为“怕呀”谁也不敢了。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文军诗歌】守候, 执着为自己站岗 【文军诗歌】守候, 执着为自己站岗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09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