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龙五一 > 文章欣赏:鬼“新娘”(龙五一)
鬼“新娘”
作者:龙五一  作于:2017-6-12 14:00:53  访问:345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微电影:
 
 
 
 
 “鬼”新娘
 
 
 
 
 
 编剧:龙五一
 
 
 
 
 2013年10月5日
                    
 
 
 
 
 
 
 
 
 
 故事梗概
 
 
 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河北某地,一个敌我拉锯的地区,迎亲队伍在经临青纱帐的坟地时,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新娘小解的时候,大红的新婚装,却变成了白色的丧服;洞房夜,新郎新娘不翼而飞;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时间阴云恐怖、弥漫乡村.....,久经沙场的工作队长进驻该村,听闻此事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一切真的是有鬼魂在作怪?
 
 
 
 
 
 场景一:
 时间: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深秋的下午,薄雾弥漫。
 地点:河北某地乡间土路,路两旁是一人高的青纱帐。
 人物:新郎、新娘、吹鼓手、轿夫。
 背景:今天是新郎大喜的日子,在接新娘回来的路上,行走着一队迎亲的队伍,由唢呐、笙,鼓、锣、钹组成的乐手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们卖力的滴滴答答的吹打着欢快的乐曲;新郎披红带花骑着高头大马走在轿子前面;四人抬的小花轿抬着新娘,轿夫们颤乎乎的抬着花轿向前行走;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节日般的喜庆笑容。
 轿帘耷拉着,看不到里面的情景。轿窗略有缝隙,依稀可见里面的新娘着大红的新婚服饰,头上盖着大红的新婚盖头,虽然看不到新娘的面庞,但透过这些装饰,可以想见新娘的美丽容颜。
 (突然)
 新娘:停轿,停轿,停轿!
 (听到新娘的叫声,走到轿窗旁)
 新郎:怎么了?
 新娘:相公,我要小解。
 新郎:啊,这么个荒郊野外的地方!
 新娘:不行,我必须得去,我憋不住了,停轿,快停轿啊!
 (新娘的喊声略带明显的哭声,无奈何,新郎只得高喊一声)
 新郎:停,停轿!
 (乐手们停止了吹打,轿夫们一脸差异的看着新郎,新郎又大喊一声)
 新郎:停轿!
 (轿夫把轿子放到地上,新郎从马上下来,轿夫放下轿子,后面的举着轿杆,前面的向下压着轿杆,新郎一手撩开轿帘,一手搀扶新娘,新娘款款的从轿子里面下到地上)。
 (新郎侧脸看着新娘似有征询之意,新娘害羞的面对新郎)
 新娘:嗯,你看住了他们,可不能偷看我,我去去马上就回!
 (本来想跟新娘去,听到她这样说,有点不情愿)
 新郎:哦,那好吧!
 (新娘撩开一点盖头,从缝隙里可以看到路旁的庄稼地,她姗姗的向里走去)
 (轿夫和乐手们抽着烟袋,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坏笑,还有几个凑在一起交头接耳,一听就没啥好话)
 大约十分钟过去了,新郎不耐烦的看着庄稼地。
 又十分钟过去了,新郎脸上开始现出焦躁的情绪,
 又十分钟过去了,轿夫的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轿夫头走到新郎身旁。
 轿夫头:公子,新娘那边怎么回事,您要不要去看看?
 新郎:是啊,我也有点着急,要不再等等?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新郎急了,
 新郎:喂,你怎么样了?有什么事吗?
 没声音!
 新郎又喊,依然没声音。
 新郎向庄稼地走去。这片庄稼地长得真是浓密,秋天的玉米齐刷刷绿油油约有一人多高,什么也看不到。
 新郎继续向前走,走不多远,前面现出一片开阔地,新郎撩开浓密的玉米叶,抬头看时,不禁大呼。
 新郎:啊,快来人,快来人呢!
 (听到新郎的惨叫,轿夫们赶紧跑了过来)。
 这是一片坟地,七高八矮的有大约数十个坟头,而新娘就端坐在一个最大的坟头上,身上的大红新娘装,已经全部变成了白色,就连头上的盖头也已变成了白色,新郎拽下新娘的盖头,看着新娘头上的白色的装饰,心里砰砰乱跳。新娘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
 阴风吹来,树叶哗哗作响,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轿夫们窃窃私语:这是撞了邪了,是不是小解的时候冲撞了人家的祖坟呀
 (看着呆滞的新郎,和阴森的坟地)
 轿夫头:公子,还有没有多余的衣服?
 新郎:有,有,备了一套,
 轿夫头:那就赶紧给她换上,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新郎如梦初醒)
 新郎:对,对,快走,快点走。
 新郎服侍新娘换好行装,一队人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兴致,偃旗息鼓匆匆的赶路了。
 
 
 场景二
 时间:当日晚上
 地点:河北某农村普通院落,土制的围墙外贴着大红的喜字
 人物:新郎、新娘、家人、同村人。
 背景:新娘到家后,轿夫和乐手们已经结完帐走了,家里的亲戚朋友还有乡亲们,举行了一个热闹的婚礼。
 新娘独自一人在屋里,新郎在外面应酬着乡亲们。
 由于白天发生的恐怖事件,新郎很压抑,他大口的喝着酒,企图忘记白天发生的一切。
 村人甲:兄弟,今个你大喜,我敬你!
 新郎:好,好,哥哥,咱干!(一扬脖,一大杯下肚了)
 村人乙:大哥,今天你大喜,我敬你,
 新郎:好,干!(一扬脖,一大杯下肚了)
 村人丙:你个噶倍的,也不来敬我,还要让嫂子来找你,赶紧给我喝一杯,要不晚上闹洞房我饶不了你!
 新郎:好好,嫂子,我干,我干(一扬脖,又一大杯下肚了)
 村人丁:(醉醺醺的)大侄子,你小子好福气哈,叔叔我现在连老婆还没讨着,你到走先啦啊,我现在去洞房看我侄儿媳妇去!
 新郎:别介,叔儿,别介呀,我喝酒还不行(一扬脖,又一大杯下肚了)
 村人丁:不行,一杯不行,我们要连干仨!
 新郎:好好,我喝,我喝!(新郎满脸红润一嘴酒气,又几个人过来了,父母笑逐颜开,赶紧过去拉开)
 新郎父亲:兄弟,兄弟!一会大侄子还要入洞房,别耽误了他们的好事。
 村人丁:好事,好事?
 新郎父亲:对呀。
 村人丁:那我走,我找大哥喝去!
 望着迤逦歪斜的村人丁,新郎父母哈哈笑着人前人后的张罗着,院子里厨子们切着菜,大锅里煮着肉,热气腾腾)
 新娘在新房里,盖着大红的盖头,桌子上放着,水果、点心,桌上点着带着喜字的大蜡烛。
 乡亲们,纷纷过来给新郎的父母敬酒,父母带着儿子给乡亲们回敬。
 新郎父亲:三大爷谢谢您能来,我让您侄子敬您一杯!
 (新郎仰头就是一杯)
 新郎父亲:二爷,我让您孙伙计敬您一杯!
 (新郎仰头又是一杯)
 院里灯光火亮,大家吃着、喝着,热闹非凡,一片吉庆祥和气氛。
 
 
 
 
 
 
 场景三:
 时间:第二天早晨
 地点:农村院落,紧闭的婚房前
 人物:新郎父母。村人甲乙丙丁
 背景:远处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天慢慢亮了,父母醒了,从窗户张望了一下新房,婚房的门紧闭着。
 母亲:这俩孩子都这点儿了,还不起床。
 父亲:让他们多睡会吧,昨天也累了一天了!(他们对看了一眼,会心的笑了,没有前去打扰)。
 (这时天已经大亮了,父亲在打扫庭院,母亲在做早饭,院子里,鸡鸭在行走,而婚房却仍然紧闭着,可能父母感到新婚夫妇昨天睡的太晚,起的稍晚点也是情有可原的,但这时太阳已经很高了,母亲感到很不满意,按照农村的规矩,新媳妇早就该起来做饭了,母亲要去敲门,父亲阻拦,母亲执意前去,父亲没有拦住)
 当当!母亲伸出手指敲门,屋里没动静,母亲不满意的再敲门。
 母亲:儿啊,起来吃饭啦,天大亮了,该起了,(侧耳听了听,没有声音,回头看着父亲,脸上露出愠怒的神情)
 父亲:儿子,赶紧起来吧,一会人家乡亲就来了,(母亲大声敲门,依然无声,脸上露出惶惑的神色)。
 父亲:(很生气的)这孩子,怎么睡得这么死啊?
 (父亲更大声的敲门,还是没有声响,父母亲慌了,赶紧喊来邻居,将木制的房门端开,房门打开的一瞬,大家虚了一口气:炕上是铺放整齐的被褥。
 再细看,奇怪的是根本看不到新郎新娘的头,村人们脸上露出了坏笑,他们以为新人还在被窝里)。
 (母亲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母亲:这孩子!
 她走上前去轻轻掀开被子,两个枕头漏了出来;
 再掀开一些,露出了新娘新郎的新衣;
 被子全掀开后,映入眼帘的却是平放在被窝里的新婚衣服,它们平铺在崭新的褥子上;
 干瘪的衣服显得是那样的阴森恐怖。
 整个屋子干干净净,空无一人,哪里还有新郎新娘的身影!
 所有的人都不禁大吃一惊!
 (瞬间传来母亲悲呛痛苦的哭声)
 母亲:呜,我那可怜的孩子啊,你去哪啦呀?
 父亲:哦!这是咋了,这是咋了?
 (他已经忘记抽烟,张着嘴,空举着烟袋,显然是被眼前这奇怪的情景惊呆了)
 (大家议论纷纷)
 村人甲:这咋回事,咋回事啊
 村人乙:嘘,听人说,昨天新娘路上在人家祖坟解手,是撞到邪了吧?,村人甲:那这人到哪里去了?
 村人丙:哎呀,肯定是祖坟里的那些鬼追到这里,把新郎新娘劫走了呗!
 村人乙:有可能啊,你看衣服都是好好的,但人却没了,说明肯定是睡着觉以后,被劫走的。
 村人丁:可是这屋门关的好好的,它怎么出的去?
 村人丙:(不屑地)吓,要不说是鬼呢,要不怎么会凭空不见了呢?村人甲:是啊,你看这个屋子连个窗户也没有,就只有这个门!
 村人丙:对呀,刚才里面还插的死死的,不是咱们给端开的吗。
 (父母听到村人的议论,母亲更大声的哭泣,父亲依然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场景四:
 时间:一年后
 地点:本村,工作队长办公室
 人物:工作队长,队员甲乙丙丁
 背景:工作队进驻以后,村里一股阴森的气氛,人心惶惶,工作队长决定以破案作为突破口,让老百姓相信我们。
 队长:我们已经进驻这个村子一天了,大家都有什么收获?
 队员甲:报告队长,别的到没有什么,就是这个村子发生的一件奇怪的事,在结婚的夜晚,新郎新娘不见了!
 队员乙:是啊,我也听说了,说是让鬼给抓走了
 队员丙:嘿,你们真是,我们是无神论者,世界那有鬼啊?
 队员甲:可老百姓说了,这间新房没有窗户,而且门是从里面插上的,您说,两个大活人一夜间不翼而飞了,不是鬼又是什么?
 队长:这个案子有人查过吗?
 队员乙:听老百姓说,县里到也来人查过,但因为实在没有线索,案子没破就撤回了。
 队员丁:对呀,所以人家说了,如果你们共产党真有本事,那就把新郎新娘找到,否则和国民党还不是一样?
 (冲着队员丁)
 队员丙: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鬼?你见过鬼什么样?
 队员甲:那你说这人跑哪里去了?
 (几个人开始吵吵,队长冲大家摆摆手)
 队长:嘿嘿,你们忘了,我们是唯物主义者,是不信神鬼的,我说呀,即便有鬼恐怕也是人造出来的,你们信不信?
 (几个队员有的摇头,有的点头,)
 队长:那好,既然有的同志不相信,那我们就用这个案子作为突破口,抓鬼,破案子,取得老百姓的信任,你们说好不好?
 队员:好!
 (大家摩拳擦掌,群情激奋,倒要看看队长怎么抓鬼,怎么破案?)
 
 
 
 
 
 
 
 
 
 
 
 
 
 
 场景五
 时间:工作队进驻的第三天
 地点:新郎父母家
 人物:工作队长、队员,新郎父母
 背景:工作队长深入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他来到新郎父母家,决定亲自到发生的现场去勘察。
 队长:有人吗?
 新郎父亲:哦,谁呀?
 队员甲:哦,是我们,工作队的,我们队长来了解一下情况
 (新郎父母到院子外面迎接,工作队长,握手、寒暄,新郎父母将工作队长和队员甲引进住的屋子,新郎母亲烧水,递水,
 队长:哦,大娘,不客气
 新郎父亲:队长,您抽烟(递上自己的烟袋)
 队长:不客气,
 (新郎父亲有递给队员甲,队员甲摆手,微笑,示意自己不会)
 队长:听说了您家里的不幸,我们过来看看,了解一下情况。
 (新郎母亲,哭泣,默默的抹眼泪,队员甲,过去轻拍大娘的后背)
 新郎父亲:你不要这样,人家队长来看我们。
 新郎母亲:唉,我难过啊!
 父亲: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别提了
 母亲:,她自己做了不应该做的事,亵渎神灵,被鬼收走,连带我那可怜无辜的儿子啊!(哭泣)
 队长: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难过,我们也是非常的同情。(话峰一转)对了,事情出了以后,您到新娘家去过吗?
 父亲:别提了,还没等我们去,人家已经追到这里来了,横竖跟我们要他女儿,我们的儿子都没了,那里去找他女儿!
 母亲:哼,都是那该死的儿媳妇!
 (父亲看了母亲一眼,示意她别再说了)
 父亲:闹得我们没有办法,最后把黄牛也牵走了。
 母亲:留下我们老两口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等死哦!
 (又要哭)
 (队长转向母亲)
 队员甲:唉,大娘,您别太难过了。
 (用手拍拍大娘)
 队长:大爷,我们能到那个屋子看看吗?
 父亲:哦,那个屋子自从出了事,就再也没进去过,
 队员甲:没事,就是那间房子吧?我们自己进去看看就行了!
 (父亲带着队长他们来到西边的土屋前,看到了一个黑漆破败的木门,父亲推开嘎支支,吱呀作响的木门,一股潮湿气味扑面而来。
 队员甲不由得捂起鼻子,看到队长没有反应,赶紧把手放下了。队长首先进到屋内,队员甲紧跟在队长后面,身上寒气直冒,不由得抓紧了队长的衣角,队长回头看了一下,嘴角上抬,露出会意的微笑,队员甲,赶紧松开了手)。
 屋里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看来真是很长时间没人住了。
 队长打开手电筒向四外查看,屋内阴森恐怖,连个窗户也没有,蜘蛛网密布,地下是积压了很长时间的尘土,屋里很潮,由于很久时间没人住的缘故,屋里发出一股股的霉味。房顶没有顶棚,可以看到 一根根的木椽子,如果不是很长时间没人打扫,这不过就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土房了。
 奇怪啊,这人到底是从那里出去的那?没有窗户,房顶也没有破坏,门插的死死的,是村里人从外面端开的,难道这人真的是被鬼带走?飞出去的不成?队长紧锁眉头,要知道,他破过无数的案子,这种事情还真是头一次听到。
 他继续勘察,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队员甲紧随其后,半步都不敢拉下!
 很快就看完了,没有任何线索。
 他们站在明晃晃的太阳底下,真的不敢相信,在这间屋子里,竟然真会有鬼魂?
 新郎父母斜看着队长,那意思是在明显不过,你看说了你还不相信,这事情是明摆着的呀?队员甲脸上煞白,看来是真闹鬼呀,
 队长站在小屋前,仔细观察,又走到院墙旁,院墙很低矮,院门很破旧,
 队长又走回了小屋,队员甲不解的跟在队长后面,队长仔细查看房门,“看那样子试图要在上面找一个破洞出来吧”队员甲暗暗的想
 队长和新郎的父母告辞。
 
 场景六
 时间:第五天
 地点:新娘家
 人物:工作队长,队员甲,新娘父母,背景:队长勘察完新郎家的情况后,决定到新娘家了解情况,这是一个比较殷实的家庭蓝色的砖瓦房,和新郎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队员甲敲门,咚咚咚,
 新娘父亲走出来,
 新娘父:您找?
 队长:哦,我们是您女儿出事的那个村工作队的,
 队员甲:这是我们队长
 新娘父:哦,幸会,
 (将他们让到正房,分别坐下)
 新娘父:沏茶
 队长:您别客气
 (新娘母亲端着茶盘走出来)
 新娘父亲:这是我内人,
 (队长站起来,队员甲也赶紧站起来)
 队长:您好
 (新娘母亲挨个倒水)
 (新娘父亲示意队长坐下)
 新娘父亲:您请坐,不用客气,您来是?
 队长:哦,不好意思,我们来打搅您,是想来了解下情况。
 新娘父:唉,别提了,撞了鬼了,活生生的一个大活人,切,唉!
 新娘母:是啊,您说怎么就失踪了,找不到了?
 队长:哦,你们找过?
 父亲:没,没!(狠狠地瞪了母亲一眼,新娘母亲低下头不言声了)
 这一切都被队长看在眼里,他们客气的和新娘父母告别
 队员甲:您看就是鬼魂带走了吧?
 队长:如果是鬼魂带走,为什么新娘的母亲要说找呢?而新郎的父母却从没说过找字,他们这是为什么呢?
 队员甲:哦,
 队长:欲盖弥彰啊
 (队长脸上微微的嘲笑)
 队员甲满脸的疑惑不解。
 (在他们身后有人远远的跟着)
 
 
 
 
 
 
 
 
 场景七
 时间:同日
 地点:村内
 人物:队长,队员甲,新娘村人甲乙丙
 背景:工作队长在新娘家了解情况后,感到有些不解,他们想进一步了解情况。
 队长和队员甲分头调查
 队长在村里碰到村民甲
 队长:您好,(让烟)
 村民甲:哦,您好,
 队长:听说咱这村有个新娘子被鬼抓走了?
 村民甲:是啊,还不只一个那!
 队长:哦?
 村民甲:前村也发生过一个!
 队长:哦,那是怎么回事啊?
 村民甲:(一脸恐怖的)听说在坟地里小便,结果当夜就被鬼将头带走了。咦,吓人吓人。
 (队长眉头紧锁似有所思)
 (队员甲在村里转悠,他不明白,人家的女儿明明被鬼抓走了,他还要调查什么呢?一位老大娘从对面走过来,队员甲迎上去)
 队员甲:大娘,你好啊?
 村民乙:哦,你好,你好!
 队员甲:听说您这有个新娘子被鬼抓走了
 村民乙:是啊,真是惨啊,好端端的一个大姑娘啊!
 队员甲:她做了啥事啊?
 村民乙:嗨,还不是在人家祖坟尿尿呗,哎呦,亵渎神灵啊!人家的祖坟那能碰啊,几代人的魂灵啊,上村的一个后生 不也是因为这个!
 队员甲:哦,还有这事儿?那是谁呀?(张着嘴一脸疑惑)
 村民乙:唉,就是后村儿的一个后生,他们家的地呀,紧挨着这片坟地,他在自家地里干活,却跑到人家坟地小便,结果当天晚上就被鬼活生生的杀死了,门窗都关的好好的,只留下尸身,头却不翼而飞了。哎呦,造孽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大娘匆匆走了)
 队员甲似有所思,着急的去找队长
 (队长碰到了一位老大爷)
 队长:大爷您好!
 村民丙:您好!
 队长:听说这村里一个大姑娘被鬼抓走了?
 村民丙:可不是吗!
 队长:那因为什么呢?
 村民丙:唉,还不是在人家坟地撒尿吗?你说怎么能在人家的祖坟干这种事?神灵能不怪罪吗?
 队长:哦,听说别的村也出过这样的事?
 村民丙:是啊,已经不是一档子了。
 队长:哦,是吗?那您给讲讲。
 (队长拿烟,给老大爷,然后自己也点着一根)
 村民丙:上村的一个后生啊,他们家的地紧挨着人家的祖坟,坟地那里不是有树吗?他就去那里大便,结果,当天夜里让鬼把头给取走了,哎呦,吓人,吓人。
 队长:后来呢,
 村民丙:后来这祖坟周边的地没人敢种了,就都卖了,跟白给一样啊!
 队长:哦,原来咱村出过这事吗?
 村民丙:原来到没听说,就是最近几年的事。唉,罪过啊!
 (老大爷边摇头,边叹息,摇摇晃晃的走了)
 队长:哦
 (队长眉头紧锁,一脸愤怒。他和队员甲碰头,两个人切切私语,似有所悟)
 
 
 
 
 
 
 
 
 
 
 场景八:
 时间:当天深夜
 地点:队长卧室
 人物:新娘表哥,队长,队员甲乙丙丁
 背景:调查了一天工作队员回了村,队长和队员们对此事进行了详细的讨论和安排,一场好戏开始了。
 (经过一整天的调查,疲惫的他们很早就休息了,夜很深,寂静无声,已经是后半夜了,队长鼾声大作,睡的正香。
 这时只见一个身影翻过院墙,直奔队长的房间,他掏出匕首,轻轻拨开房门,直奔炕前,用刀照着队长的脖子,这时突然伸出一只大手,攥住了他拿刀的手,黑影哎呦一声,刀子砰然落地,屋里霎时灯光大亮。
 黑影顿时傻了眼。在雪亮的灯光下,队长盘坐在土炕上,队员乙则紧紧攥着他的手腕,一只胳膊已经被用力的撅到了身后,队员丙、队员丁,则用枪指着他。这时队员甲从外面走了进来。
 队员甲:队长,您真是神机妙算,真的是这个家伙!
 队长:呵呵,你想,围绕他们家祖坟的,那么多的好地为什么都卖给了他?我早说这个事有鬼!
 队员甲:恩,因为他就是那个坟地的主人!
 队长:对呀!
 (队员们用钦佩的目光看着队长。队长冲着黑影一声厉喝)
 队长:怎么样,还不招吗?
 黑影:我招什么?
 队长:呵呵,还嘴硬呢?
 队长过去搜身,从黑影的身上拿出了一根长长的头发,然后又拿出从小本子里夹着的一根稍短的头发。
 黑影的脸色陡变!
 队长:不知道吧?这就是你落在新房门栓上的半截头发!
 (黑影的脸色变得煞白)
 回放
 队长二次返回屋内,仔细观察门栓,发现了门栓上细细的头发,由此得知了屋门紧闭,而 凶手却能逃之夭夭的原因。,
 队长:别家的头发,你都取得干干净净,没想到这根头发却扯断了,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队员甲:还不招吗?
 (黑影不说话)
 队长: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把人带进来!
 进来的是新娘的父亲,黑影一下子傻了,瘫坐在地上。
 队长:这人是谁?(他指着黑影问新娘的父亲)
 新娘父:他是我女儿的表哥。
 队长:现在已经是他老公了吧?
 (新娘的父亲索索发抖,汗珠子直冒)。
 表哥:我招!我招,我全招?
 他脸色蜡黄,头耷拉下来,瘫坐在那里。
 场景九
 时间:结婚前
 人物:新娘,新娘的表哥。
 地点:新娘家
 背景:两个人密谋。
 表妹:表哥怎么办?
 表哥:我有个办法,可以使我们天长地久,但需要你配合,你看行不行?
 表妹:什么办法?
 表哥:一不做二不休杀掉他。
 表妹:杀人.....!
 表哥:是啊,那样我们就可以远走高飞,永远在一起了。
 表妹:好吧!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背影渐渐消失)
 
 旁白:坟地里,新娘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场景十
 时间:新婚当日,接亲路上。
 地点:坟地。
 人物:新娘、新娘的表哥。
 背景:新娘从青纱帐走出,来到坟地里,新娘的表哥从青纱帐走出来,新娘走过去,表哥一把搂住她。
 新娘:(一脸焦急)表哥!
 表哥:恩,他没欺负你吧?
 新娘:没!
 表哥:哦,那就好,赶紧换衣服!
 (表哥从包裹中取出白色的衣服,新娘脱下大红的新娘服,表哥试图摸表妹的胸部,,新娘扭捏娇羞、表哥满脸坏笑)
 新娘:嗯哼,快点吧,万一....?
 表哥:好吧,穿上衣服,晚上等我!
 新娘:嗯,好的!
 新娘换衣服,远处传来新郎的喊声,新娘赶紧坐到坟头上,示意表哥快走,表哥走进青纱帐,消失,远去的背影。
 
 旁白:你是怎么杀的新郎?
 
 场景十一:
 时间:新婚当日深夜
 地点:新房
 人物:表哥、新郎、新娘。
 背景:喝醉酒的新郎回到新房,看着新娘,本欲同床,但应不胜酒力,横头躺在了床上,鼾声阵阵,很快就呼呼大睡了。
 这时一个身影出现了,轻轻敲了一下房门,新娘把门打开,他掏出绳子,勒在新郎的脖子上,新郎抽动了几下身体,不动了。他利索的把新郎的衣服脱了下来,将新郎装进带来的口袋中。歪头示意新娘把衣服脱下,新娘将衣服脱下,把新郎和自己的衣服平铺在褥子上,然后,放好枕头、盖好被子。那个黑影将新郎扛起来,新娘递给他一根自己的头发,系在门栓上,将门栓轻轻拉起,这时只看到门栓慢慢的在向前走,因为手抖的厉害,虽然门栓已经牢牢的插好,但却把头发扯断,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赶紧走了。他扛着新郎翻过墙头,新娘也爬过去。这时远处传来了狗的叫声,他们沿着小路向前、再向前,人影消失。
 旁白:杀的那几个人呢?
 前村出现了一个黑影,他轻松翻过院墙,用刀轻轻的拨开房门,杀死
 后生,将头颅切下,掏出一根头发系在门栓上,将房门轻轻插上,然后拽下头发,放在兜里,翻出院墙。
 后村出现一个黑影,他轻松翻过院墙,用刀轻轻的拨开房门,杀死后生,将头颅切下,掏出一根头发系在门栓上,将房门轻轻插上,然后拽下头发,放在兜里,翻出院墙。
 上村出现一个黑影,他轻松翻过院墙,用刀轻轻的拨开房门,杀死后生,将头颅切下,掏出一根头发系在门栓上,将房门轻轻插上,然后拽下头发,放在兜里,翻出院墙。
 
 场景十二:
 时间:工组队进驻的第十天上午
 地点:村外小河边树林
 人物:新郎父母,村民甲乙丙丁,工作队长,队员甲乙丙丁
 新娘表哥带着手铐脚镣,指认地点,队长带人到树林,挖出新郎尸体,新郎父母嚎啕大哭,村民大怒,骂声不断。
 在他的指认下,又分别到各地挖出头颅,头颅龇牙咧嘴,似乎在控诉这个杀人恶魔!
 
 场景十三:
 时间:进驻第十五天上午
 人物:全体村民大会
 地点:村前戏台
 背景:案子终于破了,几个村的村民都来参加宣判大会
 口号声此起彼伏,会场主席台,队长和村里的老者端坐在主席台上,队员甲大声的念着布告
 队员甲:……….经审理查明,案犯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罪大恶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决定对罪犯实施枪毙,立即执行!其他案犯收监服刑。
 口号声不断。
 远处传来枪声。
 分田分地,村民们在田间愉快的耕作。
 
 
 剧终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一个完美主义者的慢自杀>> >
你是谁 你是谁
《爹的坟》 《爹的坟》
颜色 颜色
不一般见识 不一般见识
第二十三章障眼法缠绵悱恻 吐隐情大胆吻别 第二十三章障眼法缠绵悱恻 吐隐情大胆吻别
北京笔记,论共同致富(十二草稿) 北京笔记,论共同致富(十二草稿)
小站 小站
想和你再去吹吹风 想和你再去吹吹风
故乡的核桃 故乡的核桃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25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