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三郎 > 文章欣赏:批判岳玉来(王炳武)文章辑录第三十七篇——第三十八篇(三郎)
批判岳玉来(王炳武)文章辑录第三十七篇——第三十八篇
作者:三郎  作于:2017-5-14 9:13:34  访问:190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批判岳玉来(王炳武)文章辑录第三十七篇——第三十八篇
 
   三十七、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又过志新桥》 
   三十八、屌丝的自白   浪人的梦呓——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题天安门前自
           拍照》
 
 
                三十七、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又过志新桥》
 
     2017年3月28日,西化分子王炳武(岳玉来)在八斗文学网又发表歪诗、臭诗《七律• 又过志新桥》:“出游又过志新桥,/难免心湖起浪涛。/不信文革已过去,/但闻极左再回潮。/红歌照旧嗓音亮,/毛粉依然情绪高。/谬误阶级争斗论,/关河未阻雨潇潇。”在这首诗里岳玉来(王炳武)重弹“文革”“极左”滥调、假批“文革”“极左”之名影射攻击“文革”之后至今的改革开放;诋毁红歌;污蔑领袖毛泽东;对抗宪法、背离马克思主义散布阶级和阶级斗争熄灭论。对岳玉来(王炳武)的西化观点,笔者都著了专文逐一予以批驳。在《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概要》一文里有总括介绍,在《批判岳玉来(王炳武)文章辑录》《批判岳玉来(王炳武诗作辑录)》里有专文剖析。读者搜索“批岳玉来”或“批王炳武”字样即可搜索到、查看到批岳诗文。
 
                                     一
      岳玉来(王炳武)的这首《七律• 又过志新桥》歪诗、臭诗句句恶毒。“红歌照旧嗓音亮,”表露了岳玉来(王炳武)对红歌的刻骨仇恨;“毛粉依然情绪高”,不仅攻击毛泽东,还把拥载毛泽东的10多亿人民群众反讽为“毛粉”。毛泽东不只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毛泽东的粉丝岂止中国有,外国也有,岂止现在有,过去也有。中国先不说,就说国外吧,历史上的史沫特莱、斯诺、斯特朗、西哈努克;健在的基辛格、普京等,都是,难以尽数。在中国,像你岳玉来(王炳武)这样反毛反共反华的人渣是极少数极少数,拥载毛泽东的粉丝以亿记,吐沫可以淹死你岳玉来(王炳武)。
     中国有句俗话:从小看大、从大看老、从老看死。你岳玉来(王炳武)小屁孩儿时代不值得我们去研考;大了,从现在往前推,浪荡的懵懂男而已,是社会上的负能量;老了,堕落为西化分子,王姓以你为耻。确凿的是,从现在你的老可以看到你将来的下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二
      由于岳玉来(王炳武)散布的都是陈年烂货,我们也就不必要浪费笔墨再写讨岳檄文,下面节选 《岳玉来(王炳武)自由化言行概要》里的文字和其他批岳诗文的文字,对岳玉来(王炳武)僵化的记忆再提醒,对王炳武(岳玉来)顽固的立场再回击。
      1、岳玉来违宪污蔑、诋毁毛泽东和邓小平
     岳玉来此人刚愎自用、孤芳自赏、狂妄自大,——狂妄到什么程度呢?他无视《宪法》中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肯定,无视1981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邓小平文选》、习近平2013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中关于毛泽东一生功过是非的正确评价,借批文革、批极左之名,全盘否定毛泽东,极尽污蔑、攻击之能事,言语之恶毒,令人咋舌。纵观毛泽东的一生,他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晚年的错误,包括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是第二位的。毛泽东仍然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杰出的领袖。评价毛泽东一生的功过是非、总结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是可以的,但不能违宪,不能超出党的决议的原则,背离《邓小平文选》中对毛泽东正确评价的立场,更不准对习近平2013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的精神视而不见、阳奉阴违、对着干。
     岳玉来此人冥顽不化,不见棺材不掉泪。继2014年之后2015年2月、2016年1月至4月又写了一系列攻击毛泽东的歪诗,继续坚持他一贯仇视毛泽东的立场。《宪法》肯定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天安门城楼上至今还悬挂着毛泽东的肖像,这表明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对毛泽东的尊重和怀念。可岳玉来多次在其歪诗中污蔑、丑化、诋毁毛泽东。2015年2月17日的《七律•感于极左思潮》的诗中竟影射毛泽东为僵尸:“每忆文革牙咬龇,已过卌年仍痛思。祸国殃民啥领袖,阳谋诡计吗导师?红歌泛滥想重庆,乌有怀乡赖僵尸。万寿无疆若能够,千年倒退未可知”(2015年2月17日于北京寓所);在2014年6月25日的诗中对毛泽东用了贬义十分明显的“千夫所指”字眼,2016年3月30日的诗中用“独夫民贼”的贬义成语对毛泽东进行诅咒。
     岳玉来(王炳武)等西化分子的胃口不只是谤毁一个毛泽东,他们是要否定整个中国共产党领袖群体。2016年8月15日,岳玉来在《七律•悯祥林嫂》一诗中就影射攻击邓小平:“沉冤未雪话祥林,/笑柄遗留嫂夫人。/封建千年天暗暗,/文革十载夜森森。/休道宜粗不宜细,/当知乱假即乱真。/牢骚满腹屈平恨,/义愤填膺到如今。2016年8月15日于北京寓所” 其中“休道宜粗不宜细,/当知乱假即乱真”二句就是赤裸裸地攻击邓小平。“宜粗不宜细”是文革后处理历史问题、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邓小平作的指示。事实已经证明,邓小平的这一指导意见对分析、处理历史问题和起草决议是起了推动作用的。如今,决议已经作出35年了,决议的原则和精神对统一全党思想有权威的积极作用。岳玉来这时质疑当时邓小平这一正确决策,纯属恶毒攻击。
      2017年3月7日西痞岳玉来(王炳武)在八斗文学网又发表了一篇他西化心迹的词“鹧鸪天”:“鹧鸪天•赋邓小平怀抱黑白两猫的漫画像/理论精髓是两猫,/不需争辩自崇高。/改革掀起千重浪,/开放带来万里潮。/风飒飒,/雨潇潇,/那年春夏浪滔滔。/若无六四喋血事,/青史永存一舜尧。/2017年2月24日于北京海淀/”这首词为1989年春夏之交那场“六四”动乱翻案、攻击邓小平。 第一,篡改、捏造邓小平理论的“精髓”。1992年10月,江泽民同志在中共十四大报告阐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理论的精髓。而岳玉来在这首词里瞎说邓小平理论的精髓是“猫论”(两猫)。 第二,为上世纪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六四事件”翻案。上世纪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六四事件”是动乱,最后演变成反革命暴乱,党中央果断决策,最后被解放军平息。“六四”动乱的定性,不存在平反的问题,甭想翻案。1989年的“六四”动乱事件与1976年1月的天安门事件性质截然不同,没有可比性。第三、岳词不仅颠倒了“六四”事件的性质,用“喋血”字眼来攻击我们党和解放军对动乱(后来演变成反革命暴乱)平息的决策和行动,还把这“喋血”的“镇压”(资产阶级自由化者、“六四”事件煽动者支持者语)加到邓小平头上,也正因为邓小平对“六四”事件“喋血”的“罪由”,岳词表面上对邓公的歌颂便被暗里勾销了、替换了、挪走了(“若无六四喋血事,青史永存一舜尧。”)就像全盘否定毛泽东一样,全面否定邓小平。
     2、泛化、扩大化使用“极左”一词,用“极左”指代、形容改革开放新时期
         直至今日习大大领导下的盛世。
     “左”和“极左”一词是有特定含义的,不能像一般的词汇那样用来叙述一段社会发展、描写一个历史过程;用“极左”来指向什么、来形容什么需要十分负责任、十分慎重。而岳玉来之流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者使用“极左”一词与我们不同,在他们的词典里,“极左”是另有含义的,“极左”是他们任意挥舞的大棒,是随便粘贴的标签,顾左右而言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们把批“极左”扩大化、泛化,用“左”“极左”来攻击改革开放,抹黑习大大治下的当今中国。谁若说,岳玉来(王炳武)你们这样扩大化地批“左”、批“极左”不对,他们就会倒打一耙,说你是“文革派”“前朝遗老”。这时,“左”和“极左”就成了他们乱扣的帽子、抵制正能量的挡箭牌。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一个历史转折点,1978年以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2016年3月1日岳玉来在《七律•读牛建山打油诗》中说:“每逢极左鲠在喉,韵律不谐也打油”。汉语语义,“每逢”是“每次遇到”、内含“又一次遇到”、“多次遇到”之意,如果是“仅此一次”确定的意义,就不能用“每逢”。文化大革命以后改革开放时期直至今日,中国没有再发生“极左”,岳玉来诗中的“每逢极左”从何而来?指的是什么?在资产阶级自由化者的眼睛中,凡是不符合他们的设定和标准,他们都冠之以“左”或“极左”,甚至把今天习大大治下的当今中国与文化大革命等同。2016年1月15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看暴民打砸王福重轿车视频有感》一诗中说:“卅卌年来说废兴,常常极左占上风”把改革开放时段都说成是“极左”。改革开放从1978年开始,到2016年已经38年了,诗语,说个接近数“卅卌”(34)也未尝不可。事实上,极左的文革或者说文革的极左从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之后已经终止。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决议,结束文化大革命,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开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新时期。可在岳玉来的诗中,把1978年以来改革开放至今的38年了仍污蔑为“极左占上风”,意为改革开放与文革一个样,还是“极左”,是文革的延续和继续(“十载浩劫未烂柯”),这是对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诋毁,也是对改革开放时期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影射攻击。比毕福剑还歹毒。2016年2月19日习大大还召开了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思想文化宣传、新闻媒体部门或单位必须姓党,其他各种媒体也必须注意舆论导向。岳玉来把这指斥为“左”,心生怨恨,2016年3月26日在《韵和东方乔教授〈五律•述志〉》发声说,“监管今倾左,不便露锋芒”。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也是莎士比亚剧里人物的内心独白。
     3、攻击红歌、用“群魔”“妖魔”“文革余孽”污蔑红歌演唱广大群众
    岳玉来(王炳武)这只嚣张的自由化恶犬无时无地不在狂吠。音乐常识是:我们需要抒情的爱情歌曲、也需要抒情的思乡思友思亲歌曲,也需要既抒情又铿锵的革命歌曲,一个都不能少。2015年我们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你听那振奋人心的抗战历史歌曲,热血沸腾。每逢“五一”“七一”“八一”“十一”重大节日以及其他重要集会,无不是红歌高唱。红歌、唱红歌是我们的革命传统,从中国共产党诞生之日起到现在,我们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唱红歌已经唱了快一百年。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反映自己这个历史阶段的特色的红歌。红歌,不能因为岳玉来之流自由化者不愿意听和反对,我们的红歌传唱就戛然而止吧?事物的辩证法就是这样实事求是:我们党和人民开心、高兴、愉悦之日,就是岳玉来(王炳武)之流自由化者心里难过、怨愤之时。这不,岳玉来(王炳武)对我们传统的唱红歌也发声攻击、诋毁、污蔑。2016年5月2日“‘在希望的田野上’五十六朵花‘社会主义经典歌曲’”大型交响演唱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岳玉来2016年5月6日作歪诗《七律•惊闻人民大会堂举办红歌会》恶毒攻击:“/红歌大会刮妖风/极左回潮警世钟/交响曲中雷隐隐/群魔台上雾蒙蒙/文革余孽魂荡荡/爱国骚人意忡忡/螳臂当车徒惹笑/不废江河流向东/”。把我们的开心红歌演唱会说成是“刮妖风”,“极左回潮”;把台上众多演员(还有几百个花季孩子们)都污为是“群魔”、“文革余孽”。2016年5月7日,岳玉来又喷毒液、再放厥词攻击污蔑红歌、诋毁丑化唱红歌者。岳玉来在《韵和东方乔〈七律•暮春铭志〉》歪诗中说:“妖魔颂圣红歌忙,瘴气黑烟乌有乡”。“卌年纠左还反复,始信征程路漫长”。这首诗继续妖魔化我们唱红歌者,污蔑是“妖魔”;还攻击我们唱红歌歌唱领袖、歌唱祖国、歌唱党是“颂圣”,是“卌年纠左还反复”,贬损语言明显、诅咒之意昭然。
     4、阶级调和论、阶级斗争熄灭论可以休矣——评岳玉来(王炳武)
      《七律• 匿题》
      西化分子岳玉来(王炳武)的这首毒诗,包藏几个毒语毒箭。
      第一,老调重弹,继续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歪理邪说,用“普世价值”对西化观点进行包装,蛊惑人心。我们之前说过,在国体政体、政权组织方式、根据国情选择发展道路层面;在思想意识宣传新闻舆论领域,各有各的主流与核心价值观,没有统一标准的必须照搬的所谓的普世价值。西方的模式就具有“普世价值”吗?一定要中国接受照着办?不照办就不行?这是谁家的逻辑?如果是哪个国家强权推销其主张,那是霸道、颜色革命的阴谋:如果是披着中国人人皮的被外部势力洗脑的人来煽动,那就是卖国、是叛逆。我们中国现在的模式也是世界上的一个成功的模式,你怎么不把中国的模式当做“普世价值”向世界宣传推赏呢?反而总喋喋不休鼓噪让国家让国人放弃自己的模式,邯郸学步、亦步亦趋照搬他国模式,你这不是现代的汉奸洋奴吗?
      第二,贼心不死,故伎重演,继续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轮、阶级调和论。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从奴隶社会至今在全世界都是不争的事实。岳玉来在这里混淆哲学上矛盾的对立统一(矛盾双方互以对方存在为前提)与实际生活中阶级利益的不同、阶级厉害关系的存在。斯巴达克起义、陈胜吴广起义、黄巢起义、法国大革命、俄国的十月革命,等等,不都是阶级和阶级斗争的事实吗?这种这样的阶级斗争难道能够调和、能够和平共处吗?让被压迫阶级被剥削阶级逆来顺受吗?否认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是瞪眼说瞎话。拿中国来说,解放前旧中国,不就是因为城市的工人无产者与乡村贫雇农无产者两种穷人生活极度贫困活不下去了,才参加共产党追随共产党闹革命的吗?1949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当家做主的新政权。1956年以后社会主义改造成功,资本家阶级和地主阶级两个剥削阶级消灭。但阶级和阶级斗争仍然存在。剥削阶级已经消灭,但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还存在,只是这两个阶级不是对抗的阶级,是工农联盟共同执掌人民民主政权。现行《宪法》关于阶级斗争是这样表述的:“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岳玉来之流西化分子诋毁中共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藐视法律、颠覆传统、咒骂政府、抹黑中国、攻击改革开放、推销资产阶级“宪政说”“人权说”等资产阶级自由化主张,这就是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敌对势力敌对分子与我们最现实最明显最生动的阶级斗争。正能量者看不到这一点是政治上糊涂,自己解除思想武装;西化分子抹杀这一点否认这一事实,是别有用心,掩护他们的罪恶活动。
      第三,毫无疑问,我们国家需要稳定来进行四个现代化建设、小康社会建设,不需要动乱。但动乱是怎么产生的?极左不是产生动乱的唯一原因,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存在并泛滥也是动乱的诱因。稍稍回顾一下不久远的历史一幕就明了了。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邓小平说:“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右的东西有,动乱就是右的!‘左’的东西也有。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样就不会犯大错误,出现问题也容易纠正和改正。”斯人虽逝,言犹在耳。
     有些问题一下子讨论不完、陈述不完。我们与岳玉来(王炳武)的斗争还没完。  
     中国古书上常说:且听下回分解。我也模仿一下古书说话,有诗为证:
 普世价值惑众生,
 西痞撼树总相争。
 对立统一虽依赖,
 阶级消亡才大同。
 自由泛滥惹动乱,
 歪理鼓噪扰太平。
 南辕远离车辙北,
 拨云驱雾毛泽东。
 2016.12.21
 附岳玉来(王炳武)原诗:
 七律• 匿题
 普世价值渡众生,阶级岂是尽相争?
 劳工资本互依赖,地主农民可伴同。
 极左思潮招动乱,和谐理念享清平。
 繁星闪烁全朝北,大水奔波皆向东。
 2016年12月20日于北京德胜门外
 
                                  三
      岳玉来(王炳武)2017.3.28的《七律• 又过志新桥》题目里说是“又过志新桥”,那么,此前的“过志新桥”,岳玉来(王炳武)都发了哪些“感慨”呢?
      2016年4月18日岳玉来(王炳武)就写了一首《七律•过志新桥》,诗里鼓吹、宣扬西方“宪政”观,污蔑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体和国体。我当即写了《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过志新桥〉》一文予以批驳。文章如下:
     指望顽固的恶人回头是岸,这在史例上是不多的。自由化者岳玉来(王炳武)自然也不会改弦更张回到正确的正能量立场上来。批岳的斗争是长期的。这不,岳玉来4月18日又炮制了一首歪诗,对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体和国体进行攻击污蔑,鼓吹西方“三权鼎力”的宪政观。
     岳诗是吟“志新桥”而开始联想的。张志新(1930-1975)女,汉族,天津市人,中共党员。曾任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干事。张志新怀着对党、对人民的赤胆忠心,在“文革”期间,反对林彪、“四人帮”的倒行逆施,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她坚持真理,公开揭露林彪、江青一伙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被“四人帮”一伙定为“现行反革命”,于1969年9月被捕入狱。1975年4月4日她惨遭“四人帮”杀害,年仅45岁。1979年3月21日,中共辽宁省委为她彻底平反昭雪,并追认为革命烈士。 我们珍惜今天的民主与和谐、宝贵今天的改革和开放,痛恨文革的极左、怀念因反对文革极左而献身的勇士是应当的。真理再往前进一小步,就会变成谬误。我们与岳玉来斗争的焦点是:我们不赞成把批个人崇拜、批文革、批极左泛化、扩大化,连带指斥改革开放新时期直到今天也是极左,习大大领导下的今天也是文革的延续和继续(岳诗说“十载浩劫未烂柯”)。岳玉来这首诗的第三句和第四句说,“极左殃民忆往事,文革祸国到今朝”。说文革”殃民“回忆往事,可以;我们都心同此感。但接下来一句说“文革祸国到今朝”,就要说道说道了。无论是说今天是文革的延续,还是说文革极左的余风还在祸害国家,这都是对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新时期直到今天的影射攻击、污蔑诋毁。岳玉来不只是在这一首诗里射暗箭、喷毒液,在其他的诗里也同样有这样恶毒的语言。岳玉来在2016年3月30日的一首诗中说“个人崇拜在回潮,双刃向民带霜刀”,在另一首诗中说“个人崇拜又抬头”。2015年9月5日在污蔑中央党校的诗中说“个人崇拜又磨刀”“个人崇拜刀又魔,十载浩劫未烂柯。”请注意,这里的“又”字、“未烂柯”语别有深意,不是批文革了,而是批我们当下全国人民拥载的治国理政卓有成效的习近平总书记。你看,个人崇拜“在回潮”、“又抬头”“刀又磨”“又磨刀”,攻击语十分明白,一点也不含蓄,——岳玉来(王炳武)这些嚣张的自由化者在磨刀霍霍!
      对毛泽东文革中“个人崇拜”的错误以及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批评、研讨都是可以的,但必须正确评价,不能全盘否定,要以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准、以《邓小平文选》中和习近平讲话中对毛泽东的评价为准。毛泽东的一生功大于过,他还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崇敬的领袖。对正面的正能量领袖的评析、批评,很明显,不能用“僵尸”“屠刀”(个人崇拜乃邪教,领袖成神即屠刀)“千夫所指”“独夫民贼”之类的语言诅咒、侮辱、诬损。
     “天下太平宪政日,公民作主路迢迢”。这些年关于全盘西化的“宪政”与“人民民主专政”的政体国体之争不绝于耳。《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环球时报》专栏文章、《求是》杂志文章、新华网、人民网、党建网文章,都已做了正面回答。在改革开放时期以来的几届中共中央的工作报告里都有阐述。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正确方针。长期以来,境内外一些自由化者把主张“宪政”看作是最有可能改变中国政治体制的突破口和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策略与途径,极力宣扬、鼓吹“宪政”的超阶级性和普世价值性。这些“宪政”主张指向非常明确,就是要在中国取消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政权。
      一个语词的实际运用不能脱离历史。宪政是西方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政治制度,具有确定的内涵,构成宪政实质内涵的几个方面如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是同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性质、同我国现行的根本政治制度是对立的。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制度是千百万革命先烈浴血奋斗得来的,是党和人民的正确选择,是符合我国国情的,是我国改革开放继续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的政治保障,不是你岳玉来之流狂吠几声就能改变的。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公民的人权、民主状况大为改善,已经当家作主。至于岳玉来(王炳武)你索要的、你含义的“公民作主”,你不要自我打气说“路迢迢”,那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因为那是一条死路、死胡同;你自己死也要走,那是你的事;我们不跟你走,我们跟共产党走。你要叛党就叛党吧,早就应该把你这样的“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蜕变党员清除出党。
 
 附岳玉来原诗:七律•过志新桥
 每逢经过志新桥,总是忧心荡血潮。
 极左殃民忆往事,文革祸国到今朝。
 个人崇拜乃邪教,领袖成神即屠刀。
 天下太平宪政日,公民作主路迢迢。
 2016年4月18日于北京寓所
 
                                    四
      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 又过志新桥》诗里又散布“阶级斗争熄灭轮”:“谬误阶级争斗论”。在此前的诗文里,岳玉来(王炳武)也曾散布过这种陈词滥调,比如《七律• 匿题》。我当时写了批驳文章:“阶级调和论、阶级斗争熄灭论可以休矣——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匿题》”。文章观点见第二大段第四小题。
  
                                    五
 对岳玉来(王炳武)的歪诗、臭诗,我既撰文批驳,也要奉和的。
 读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又过志新桥》原韵奉和
 又来说事志新桥,
 西痞弄浪葬波涛。
 文革萦脑过不去,
 极左还魂又回潮。
 红歌锽锽唱天亮,
 领袖烁烁望崇高。
 炳武重弹违宪论,
 利刃斩佞风潇潇。
 2017.3.30
 附岳玉来原诗:
 七律• 又过志新桥
 出游又过志新桥,难免心湖起浪涛。
 不信文革已过去,但闻极左再回潮。
 红歌照旧嗓音亮,毛粉依然情绪高。
 谬误阶级争斗论,关河未阻雨潇潇。
 2017年3月28日于北京海淀
 
                      三十八、屌丝的自白   浪人的梦呓
              ——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题天安门前自拍照》
 
      一贯厚颜无耻的西痞王炳武(岳玉来)2016年9月28日到天安门前闲溜达寻找作歪诗的“灵感”,果然不虚此行,不仅自拍,还赋毒诗一首“言歪志”“明邪心”:“/天地之间哥最牛,/领先民众承国忧。/虽无才德成将相,/却有胆识斥王侯。/司马诚心写史记,/孔丘锐意作春秋。/乌乡极左纵狂妄,/不废江河万古流。”笔者于次日原韵奉和:“寡廉鲜耻吹大牛,/庆父未死国有忧。/谤毁领袖贼鼠相,/鼓吹西化沐冠猴。/腌臜秽语污圣记,/矜夸躯壳瘗寒秋。/五毛歪诗虽狂妄,/难挡黄河向东流。”现在逐句剖析岳玉来(王炳武)这首歪诗。
 
                      一、“ 哥最牛”——人渣的呓语
     第一句“天地之间哥最牛”。“哥”,岳玉来(王炳武)自谓也,“最牛”,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尤物,吹嘘自己是天地间最棒的“高知”“先知”,望前古之茫茫,眄后来之滔滔,懵然而诞语、自慰而窃笑;无耻之至极,癫狂甚尘嚣。岳玉来(王炳武)“天地之间哥最牛”这句吹牛大话,使我想起了1985年马季和赵炎合说的相声《吹牛》。在这个相声里马季和赵炎海阔天空吹起来了,将惯于说大话、吹牛皮的人物形象表演得惟妙惟肖。说了相声救火、相声给奶牛催奶。说到最后就比谁最高。 
   “乙: 跟你说呀,我这人可高。
   甲: 跟你说呀,我比你高得多。
   乙: 我两米六九。
   甲: 我三米六九。
   乙: 你有那么高吗?
   甲: 你有那么高吗?
   乙: 我热胀冷缩抽抽啦!
   甲: 我热胀冷缩胀出来啦。
   乙: 那你也没我高,我跟北京白塔一般高。
   甲: 我比白塔高一头。
   乙: 还是我高。
   甲: 我高。
   乙: 飞机从我腰中飞。
   甲: 卫星打我脚下过。
   乙: 我高。
   甲: 我高。
   乙: 我头顶蓝天,脚踩大地不能再高啦!
   甲: 我……我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
   乙: 啊?!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
   甲: 啊!
   乙: 那你的脸哪儿去啦?
   甲: 我们吹牛的人就不要脸啦。
   乙: 嗐!”
     没想到32年之后,岳玉来(王炳武)用自己西痞人生的丑恶表演和无耻的吹牛诗句生动地演绎了马季和赵炎的相声《吹牛》,为相声《吹牛》作了注脚。可以这样说,32年前,马季和赵炎在他们的相声《吹牛》里就勾勒了今天岳玉来(王炳武)大话吹破天“不要脸的”“吹技”;今天岳玉来(王炳武)的吹牛丑态真实再现了马季和赵炎《吹牛》相声里吹牛大王“没有脸”的形象,激活了老相声段子。
 
                 二、岳玉来(王炳武)想承什么“国忧”?
       岳诗第二句“领先民众承国忧”可以分两层意思来谈。前四个字“领先民众”,后三个字“承国忧”。先分析前四个字“领先民众”。
       由第一句“天地之间哥最牛”高大上的自吹,自然承接出这第二句岳是“领先民众”的救世主潜台词。把人民群众当阿斗、视人民群众为草芥,这是西化“大V”“高知”“高智”们自然的心理逻辑,他们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来向14亿中国人民做“思想启蒙”,鼓吹他们的“普世价值”说,宣扬他们资产阶级的“宪政观”“人权观”。背离“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的历史唯物主义,不从群众中来,不先做群众的学生就自认为比群众高明地“领先民众”,是唯心主义。马克思说共产党人是“人民的公仆”,毛泽东说共产党人要“为人民服务”,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也多次讲过共产党人和党的干部不要脱离群众、要走群众路线、要依靠人民群众,要当群众的先生就先要做群众的学生。2017年元旦贺词,习近平说:他最牵挂的就是现在全国脱贫攻坚战中贫困地区的群众,吃的怎么样、穿的怎么样、住的怎么样,脱贫进度怎样了。真正的共产党人、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是把群众的冷暖时刻记挂在心头的。对人民群众的态度是历史唯物主义与历史唯心主义的试金石。岳玉来(王炳武)的“领先民众”包藏祸心。
      再说“承国忧”。承国忧,没有错。宋朝人范仲淹就说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同的朝代、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国忧。鲁迅说过,中国自古就不缺忧国忧民实干的脊梁。这个忧国忧民的爱国传统、实干兴邦的“脊梁传统”,从屈原、司马迁、岳飞、秋瑾、谭嗣同、孙中山到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一直没有中断过。革命战争时期、新中国建设时期、改革开放时期的英雄劳模、两院院士以及广大工农兵学商都在“承国忧”。正因为有无数这样感动中国的人士“承国忧”,现今中国才这样蒸蒸日上,取得了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现在又在习大大领导下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为实现“两个一百年”而奋斗。岳玉来(王炳武)的“承国忧”是这样的“国忧”吗?非也。岳玉来(王炳武)的“承国忧”与我们的“承国忧”不是一回事:岳玉来(王炳武)的“国忧”是怎么尽快在中国实现他们的资产阶级宪政。2016年6月6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插足北林子、张成昱、幼甫、文谷〈六月三日忆〉同题同韵唱和》诗中写道:“都云宪政能救国,敢问还需盼几年?”这两句诗,岳玉来(王炳武)的真面暴露无遗。第一,新中国都成立67年了(2016年),岳玉来(王炳武)还要“救国”。第二,用什么来“救国”呢?
 用他们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宪政”。第三,岳玉来(王炳武)自知自己时日不多了,急问他的主子、大咖“敢问还需盼几年?”很明显,岳玉来(王炳武)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在中国看到我们人民民主专政的政体和国体被他们的资产阶级宪政取代。逆历史潮流的倒行逆施者总是过高估计自己。我们大家想想,岳玉来(王炳武)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三、卿本无才德,做人都不够格,何谈成将相?
      岳诗第三句“虽无才德成将相”。岳玉来(王炳武)总算说了一句实话:自己“无才德”。但也不完全对:岳玉来(王炳武)是西方反华反共势力在中国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推销西方宪政的一员大将,也可能在西方爪哇国任职丞相。
 
                          四、桀犬的狂吠
      岳诗第四句“却有胆识斥王侯”。岳玉来(王炳武)把自己顽固信奉、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主张、资产阶级宪政说、资产阶级人权观这套歪理邪说称作自己有“胆识”,——不只是玷污了“胆识”这个词,也表明了岳玉来(王炳武)的冥顽不化。
      岳诗接着写“斥王侯”。请问岳玉来(王炳武),你斥的“王侯”指的是谁?是秦桧、魏忠贤、潘仁美、蔡京、庆父、高俅么?我们替你说了吧:岳玉来(王炳武)斥的“王侯”就是中共中华人民共和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下面看看岳玉来(王炳武)是怎样贬斥、讥斥“王侯”的。
      1、岳玉来违宪污蔑、诋毁毛泽东和邓小平
     岳玉来此人刚愎自用、孤芳自赏、狂妄自大,——狂妄到什么程度呢?他无视《宪法》中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肯定,无视1981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邓小平文选》、习近平2013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中关于毛泽东一生功过是非的正确评价,借批文革、批极左之名,全盘否定毛泽东,极尽污蔑、攻击之能事,言语之恶毒,令人咋舌。纵观毛泽东的一生,他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晚年的错误,包括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是第二位的。毛泽东仍然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杰出的领袖。评价毛泽东一生的功过是非、总结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是可以的,但不能违宪,不能超出党的决议的原则,背离《邓小平文选》中对毛泽东正确评价的立场,更不准对习近平2013年12月26日《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的精神视而不见、阳奉阴违、对着干。
     岳玉来此人冥顽不化,不见棺材不掉泪。继2014年之后2015年2月、2016年1月至4月又写了一系列攻击毛泽东的歪诗,继续坚持他一贯仇视毛泽东的立场。《宪法》肯定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天安门城楼上至今还悬挂着毛泽东的肖像,这表明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对毛泽东的尊重和怀念。可岳玉来多次在其歪诗中污蔑、丑化、诋毁毛泽东。2015年2月17日的《七律•感于极左思潮》的诗中竟影射毛泽东为僵尸:“每忆文革牙咬龇,已过卌年仍痛思。祸国殃民啥领袖,阳谋诡计吗导师?红歌泛滥想重庆,乌有怀乡赖僵尸。万寿无疆若能够,千年倒退未可知”(2015年2月17日于北京寓所);在2014年6月25日的诗中对毛泽东用了贬义十分明显的“千夫所指”字眼,2016年3月30日的诗中用“独夫民贼”的贬义成语对毛泽东进行诅咒。
      岳玉来(王炳武)等西化分子的胃口不只是谤毁一个毛泽东,他们是要否定整个中国共产党领袖群体。2016年8月15日,岳玉来在《七律•悯祥林嫂》一诗中就影射攻击邓小平:“沉冤未雪话祥林,/笑柄遗留嫂夫人。/封建千年天暗暗,/文革十载夜森森。/休道宜粗不宜细,/当知乱假即乱真。/牢骚满腹屈平恨,/义愤填膺到如今。2016年8月15日于北京寓所” 其中“休道宜粗不宜细,/当知乱假即乱真”二句就是赤裸裸地攻击邓小平。“宜粗不宜细”是文革后处理历史问题、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邓小平作的指示。事实已经证明,邓小平的这一指导意见对分析、处理历史问题和起草决议是起了推动作用的。如今,决议已经作出35年了,决议的原则和精神对统一全党思想有权威的积极作用。岳玉来这时质疑当时邓小平这一正确决策,纯属恶毒攻击。
      2017年3月7日西痞岳玉来(王炳武)在八斗文学网又发表了一篇他西化心迹的词“鹧鸪天”:“鹧鸪天•赋邓小平怀抱黑白两猫的漫画像/理论精髓是两猫,/不需争辩自崇高。/改革掀起千重浪,/开放带来万里潮。/风飒飒,/雨潇潇,/那年春夏浪滔滔。/若无六四喋血事,/青史永存一舜尧。/2017年2月24日于北京海淀/”这首词为1989年春夏之交那场“六四”动乱翻案、攻击邓小平。 第一,篡改、捏造邓小平理论的“精髓”。1992年10月,江泽民同志在中共十四大报告阐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理论的精髓。而岳玉来在这首词里瞎说邓小平理论的精髓是“猫论”(两猫)。 第二,为上世纪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六四事件”翻案。上世纪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六四事件”是动乱,最后演变成反革命暴乱,党中央果断决策,最后被解放军平息。“六四”动乱的定性,不存在平反的问题,甭想翻案。1989年的“六四”动乱事件与1976年1月的天安门事件性质截然不同,没有可比性。第三、岳词不仅颠倒了“六四”事件的性质,用“喋血”字眼来攻击我们党和解放军对动乱(后来演变成反革命暴乱)平息的决策和行动,还把这“喋血”的“镇压”(资产阶级自由化者、“六四”事件煽动者支持者语)加到邓小平头上,也正因为邓小平对“六四”事件“喋血”的“罪由”,岳词表面上对邓公的歌颂便被暗里勾销了、替换了、挪走了(“若无六四喋血事,青史永存一舜尧。”)就像全盘否定毛泽东一样,全面否定邓小平。
     2、岳玉来违宪影射、中伤、诽谤贾庆林江泽民
    2015年3月7日岳玉来写了一首歪诗影射攻击贾庆林江泽民同志。“敢问谁是铁帽王?管他姓贾还姓江!”出语不凡,野蛮十足、显摆他胆大。这里的“贾”和“江”,谁都可以看出来,指的是贾庆林、江泽民。因为不可能泛指全国姓贾姓江的,那只能是特指。贾庆林江泽民虽然是中共前高官,退休了,但还健在;到现在的2016年4月12日也没听说、也没发现他们有节操问题被立案调查或判徒刑,那么贾庆林和江泽民现在还有公民权。习近平的治国理政是依法治国,公民的人身权、财产权、名誉权等权利、权力受法律保护,未经法院宣判任何人不能侵犯。岳玉来口口声声说人权,你的人权观在贾庆林江泽民这里怎么没有了?怎么能够随便捕风捉影、中伤诬陷他人?岳玉来,你在诗中影射,几乎明指贾庆林和江泽民就是“铁帽子王”。请问岳玉来,贾庆林和江泽民是什么时候被揪出来的?还是今后某个时间要被揪出来?现在距离你写那首诗已经一年多了,全国人民、全世界都没听说贾庆林和江泽民涉嫌腐败被中央立案调查。你的诗是2015年3月7日写的,那你是怎么先知道的?是王岐山还是习近平给你打电话了?就是明天以后贾庆林和江泽民被揪出来,也不能证明你2015年3月7日超前写的诗是对的,你是世界级的预测大师、臆测大师。
     3、泛化、扩大化使用“极左”一词,用“极左”指代、形容改革
        开放新时期直至今日习大大领导下的盛世。
     “左”和“极左”一词是有特定含义的,不能像一般的词汇那样用来叙述一段社会发展、描写一个历史过程;用“极左”来指向什么、来形容什么需要十分负责任、十分慎重。而岳玉来之流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者使用“极左”一词与我们不同,在他们的词典里,“极左”是另有含义的,“极左”是他们任意挥舞的大棒,是随便粘贴的标签,顾左右而言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们把批“极左”扩大化、泛化,用“左”“极左”来攻击改革开放,抹黑习大大治下的当今中国。谁若说,岳玉来(王炳武)你们这样扩大化地批“左”、批“极左”不对,他们就会倒打一耙,说你是“文革派”“前朝遗老”。这时,“左”和“极左”就成了他们乱扣的帽子、抵制正能量的挡箭牌。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一个历史转折点,1978年以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2016年3月1日岳玉来在《七律•读牛建山打油诗》中说:“每逢极左鲠在喉,韵律不谐也打油”。汉语语义,“每逢”是“每次遇到”、内含“又一次遇到”、“多次遇到”之意,如果是“仅此一次”确定的意义,就不能用“每逢”。文化大革命以后改革开放时期直至今日,中国没有再发生“极左”,岳玉来诗中的“每逢极左”从何而来?指的是什么?在资产阶级自由化者的眼睛中,凡是不符合他们的设定和标准,他们都冠之以“左”或“极左”,甚至把今天习大大治下的当今中国与文化大革命等同。2016年1月15日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看暴民打砸王福重轿车视频有感》一诗中说:“卅卌年来说废兴,常常极左占上风”把改革开放时段都说成是“极左”。改革开放从1978年开始,到2016年已经38年了,诗语,说个接近数“卅卌”(34)也未尝不可。事实上,极左的文革或者说文革的极左从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之后已经终止。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决议,结束文化大革命,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开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新时期。可在岳玉来的诗中,把1978年以来改革开放至今的38年了仍污蔑为“极左占上风”,意为改革开放与文革一个样,还是“极左”,是文革的延续和继续(“十载浩劫未烂柯”),这是对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诋毁,也是对改革开放时期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影射攻击。比毕福剑还歹毒。2016年2月19日习大大还召开了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思想文化宣传、新闻媒体部门或单位必须姓党,其他各种媒体也必须注意舆论导向。岳玉来把这指斥为“左”,心生怨恨,2016年3月26日在《韵和东方乔教授〈五律•述志〉》发声说,“监管今倾左,不便露锋芒”。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也是莎士比亚剧里人物的内心独白。
     4、岳玉来借批“个人崇拜”影射攻击习近平
    岳玉来(王炳武)不止借批“左”、批“极左”之名来影射攻击现在的改革开放,抹黑全国人民昂扬奋发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还露骨地借批“个人崇拜”来攻击习近平。岳玉来在2016年3月30日的一首诗中说“个人崇拜在回潮,双刃向民带霜刀”;在另一首诗中说“个人崇拜又抬头”。2015年9月5日在污蔑中央党校的诗中说“个人崇拜又磨刀”“个人崇拜刀又魔”。请注意,这里的“又”字别有深意,不是批文革了,而是批我们当下全国人民拥载的治国理政卓有成效的习近平总书记。你看,个人崇拜“在回潮”、“又抬头”“刀又磨”“又磨刀”,十分明白,一点也不含蓄,——可以听见岳玉来(王炳武)这些嚣张的自由化者在磨刀霍霍!
     5、岳玉来气势汹汹质问“党校谁操晴雨表?”习近平说:“党校姓党”
            ——给岳玉来污蔑党校言论当头棒喝
     2015年8月,中共中央党校按照中共中央的部署,在校园重新塑立了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邓小平领袖像和党员楷模、优秀县委书记焦裕禄、谷文昌像。这本是中共党内的正常活动,可岳玉来闻知此事后十分不舒服,2015年9月赋诗二首攻击和污蔑。攻击质问说“党校谁操晴雨表?”{2015年10月15日我写了《评岳玉来〈七律:惊闻中央党校重新树立领袖塑像(二首)〉》一文予以批驳}。2015年12月11日至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习近平在会上做了重要讲话。习近平指出:“党校姓党”,“党校工作是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讲话是对岳玉来(王炳武)攻击、污蔑中央党校言论的有力回击和当头棒喝。
      岳玉来(王炳武)的“斥王侯”与毛泽东的“粪土当年万户侯”不可同日而语,令人哑然失笑嗤之以鼻。岳玉来(王炳武),我们剖析了你“斥王侯”的实质,没说错吧?
 
                       五、无耻比圣贤  癫狂不害臊
     岳诗第五句“司马诚心写史记”,不是真诚地颂扬司马迁,是拿司马迁自比。岳玉来经常拿屈原、司马迁、孔子等圣贤自况自诩自比,太无耻了。岳玉来(王炳武),你要是有太史公千分之一的风骨,你也不会堕落为西化分子。
 
                            六、拉大旗作虎皮
     岳诗第六句“孔丘锐意作春秋”,比附完司马迁,岳玉来(王炳武)又来沾孔子的光环,抬高、烘托自己,给自己增加亮色,拉大旗作虎皮,适足见其不自量而已。
 
                       七、随心所欲的“极左”时间表
     岳诗第七句“乌乡极左纵狂妄”,是抵制正能量对其谬论进行批驳的挡箭牌,是对正能量乱扣的帽子。“乌乡极左”“极左乌乡”与“文革极左”“极左文革”一样,是岳玉来(王炳武)任意挥舞的大棒,是掩盖自己散布西化邪说的障眼法。对岳玉来(王炳武)来说,“乌乡极左”“极左乌乡”与“文革极左”“极左文革”就是一个筐,正面的负面的好的坏的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比如,央视纪律处分违反宪法对毛说不敬言词的毕福剑,岳玉来把这单位内部正常的行政行为工作调整行为说成是“左的”迫害;村民市民反感王福重的胡言乱语气愤至极掀翻了王福重的小汽车,岳玉来夸大为“打砸汽车”并上升为“文革极左”;中央党校和西藏等全国多地悬挂领袖像,岳玉来如坐针毡芒刺在背把这斥为“极左回潮”;习大大“四个全面”治国,在思想教育新闻舆论宣传哲学战线网络管理方面连续召开了很多座谈会,强调党和政府办的媒体姓党,民办的媒体也要注意舆论导向,网络管理法制化不能自由化,岳玉来把这称为“监管今倾左”;网友群友不满意岳玉来喋喋不休的什么都挂连“文革”“极左”而退群,岳玉来说这是“极左”流毒;网上正能量气愤岳玉来散布自由化言论而对其批判教育,岳玉来只许州官放火把对其谬论的批驳诬为“极左”;广场舞放红歌乐曲、人民大会堂及全国各地红歌大传唱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盎然红火的场景场面啊?可岳玉来气急败坏污蔑我们唱红歌是“极左”“刮妖风”;等等,等等,还可举出很多。而且,具体到“极左”的时间段,岳玉来也是随心所欲,视自己行文的需要,兴之所至随意延长。比如,忽而说“文革极左”是1966至1976,忽而又说“极左卅年”,忽而又说“极左卌年”,甚至把“极左”发生的时间下限溯源到1942年的延安整风。如果说是“极左卅年”,时间上限从1956年算起,时间下限应是1986年,那就是说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至1986年也是文革延续也是“极左”;如果是“极左卌年”,时间上限从哪里开始呢?如果从1966年开始算,那么1966年至2006年的40年都是“极左”了。简直是胡说八道、就是恶毒攻击,为了反华反共抹黑中国攻击改革开放无所不用其极,什么严谨什么逻辑性什么实事求是什么廉耻都不顾了都不要了。岳玉来(王炳武),你就是这样做学问这样赋诗作文的么?多年来,岳玉来(王炳武)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言行就摆在那里,网上随便搜索、点击打开都可以看到,是抹不掉也抵赖不了的。岳玉来(王炳武),你反华反共抹黑中国,罪行累累,已经被14亿中国人民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你能挣脱吗?脸上的西痞印记,即使你化成灰,每粒尘埃也有西痞的分子。
 
                               八、西痞的自殇
      岳诗第八句“不废江河万古流”,是引用古诗“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给自己壮胆贴金。实际上这正是你们西痞自己的写照。难道不是这样吗? 前南斯拉夫影片《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有一句台词:“谁活着就会看得到”,岳玉来(王炳武),你争取多活几年吧,看看资产阶级自由化和你们西痞在中国到底是什么下场,看看中华的伟大复兴看看习大大说的中国梦的辉煌,看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你们资产阶级宪政的比试谁输谁赢。
            2017.4.13——2017.4.14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独赏秋月 独赏秋月
沅江的抗诉 沅江的抗诉
静夜思 静夜思
清新雨后 清新雨后
老苏区之恋 老苏区之恋
相与 相与
[自由诗] 流  星 [自由诗] 流  星
挖坟村 挖坟村
呼唤 呼唤
翻地耕耘 翻地耕耘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25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