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三郎 > 文章欣赏:批判岳玉来(王炳武)诗作内容分类第十部分“十、颠倒是非、美化罪犯、藐视法律、对抗社会,诋毁中国的法治(三郎)
批判岳玉来(王炳武)诗作内容分类第十部分“十、颠倒是非、美化罪犯、藐视法律、对抗社会,诋毁中国的法治
作者:三郎  作于:2017-4-11 9:04:08  访问:395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批判岳玉来(王炳武)诗作内容分类第十部分“十、颠倒是非、美化罪犯、藐视法律、对抗社会,诋毁中国的法治进步、攻击习大大依法治国的决策和方略”
 
  十、颠倒是非、美化罪犯、藐视法律、对抗社会,诋毁中国的法治进步、攻击习大大依法
      治国的决策和方略
      90、读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再赋射杀恶霸村支书而获死刑的血性男儿贾敬龙》
          原韵奉和
      91、读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两首毒诗第二
          首原韵奉和
      92、读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两首毒诗第一
          首原韵奉和
      93、你的“良药”是我的砒霜——读岳玉来(王炳武)《七律•有感于雷洋被警察整
          死却认定情节轻微》原韵奉和兼批岳玉来(王炳武)的“普世价值观”及对中国
          警察的侮慢、对北京检方的轻佻
 
        十、藐视法律、诋毁中国的法治进步、污蔑中国的人权状况,
           攻击习大大依法治国的决策和方略 
 
    90、读岳玉来(王炳武)《七律•再赋射杀恶霸村支书
        而获死刑的血性男儿贾敬龙》原韵奉和
 
  题记:
    预谋杀人犯贾敬龙已被执行死刑,大快人心。可是,总有人不看事件的
 全过程,不是从事件的总体逻辑链条进行分析判断,揪住一点、不及其余,
 放大其中单一情节,为贾敬龙鸣冤叫屈,把死刑犯贾敬龙当英雄般吟诵(“
 铁骨铮铮”“雷鸣闪电裂长空”)西痞人物岳玉来(王炳武)就是典型一例。
 他借此煽动说“官逼民反待何日”,恨不得马上推翻中国现政府。把习大大
 领导下我们的法治国家、依法治国说得一团糟,“告状无门”;他们自由化的
 暗洪已是流滚滚,烈火即将燃熊熊”,——霍霍磨刀之声,清晰可闻。
 岳玉来歪诗附在下面。2016年11月15日最高法刑三庭负责人就贾敬龙故意杀人
 死刑复核案问题答记者问也附在下面。
 
 不义不孝贾敬龙,
 预谋杀人湮冥空。
 玉来陪哭泪滚滚,
 炳武殉葬火熊熊!
 颠倒黑白罪孽总,
 美化罪犯妖气冲。
 “官逼”污蔑记今日,
 西痞才是真元凶!
 2016.11.17
 附件一
 岳玉来(王炳武)原诗:
 七律•再赋射杀恶霸村支书而获死刑的血性男儿贾敬龙
 铁骨铮铮贾敬龙,雷鸣闪电裂长空。
 暗洪已是流滚滚,烈火即将燃熊熊。
 两把菜刀说贺总,一身武艺话林冲。
 官逼民反待何日?告状无门是国凶。
 2016年11月16日于北京寓所
 
       附件二
       新华社北京11月15日电题:贾敬龙为何“罪该处死”?——最高法刑三庭负责人就贾敬龙故意杀人死刑复核案问题答记者问 
   新华社记者罗沙、杨帆、孔维一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核准了犯故意杀人罪的被告人贾敬龙死刑,受到社会广泛关注。该案事实真相是什么?贾敬龙为何“罪该处死”?新华社记者就相关焦点问题采访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负责人。 
   问:贾敬龙故意杀人案的事实真相是什么? 
   答: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被告人贾敬龙死刑,是严格依照法律,在对一、二审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证据和适用法律进行全面审查核实,并在讯问贾敬龙,听取其辩护律师意见后作出的。该案的基本事实如下: 
   本案被告人贾敬龙系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民,与其父母共同居住于该村南华路6号。2009年11月28日,经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决定对北高营村进行拆迁改造,并于2010年6月报经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批准。拆迁工作由北高营村村委会统一规划、按同一标准实施。 
   2010年11月10日,南华路6号户主贾同庆(贾敬龙之父)与村委会签订了同意拆迁协议,并按协议,从村委会取得平价房一套、置换房一套后,搬离了旧房。但贾敬龙拒不听从其父母及女友等人的规劝,不同意从旧房搬迁。 
   2013年5月7日,北高营村村委会按照统一拆迁规划以及事先与贾敬龙之父贾同庆签订的拆迁协议,对贾同庆家的旧房实施拆除,导致双方发生冲突。贾敬龙遂对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何建华产生怨恨,并预谋对何建华实施报复。 
   2014年10月,贾敬龙购买了三把射钉枪、一把仿真手枪及射钉弹药等,并对射钉枪进行了改装、试验,使射钉枪可以直接发射,射钉可以穿透一公分厚的木板。 
   2015年2月19日(大年初一)凌晨4时许,贾敬龙驾车来到北高营新村准备举办春节团拜会的会场,将车停在会场附近后步行返回到租住处。当日上午9时许,贾敬龙从租住处携带三把射钉枪和一把经鉴定属枪支的仿真手枪,来到春节团拜会会场,持射钉枪当众朝从主席台上给群众拜完年走到台下的何建华的后脑部射击,射钉贯穿何建华颅脑,致何建华颅脑损伤死亡。 
   作案后,贾敬龙驾驶事先停放在现场附近的汽车逃离现场。村民张瑞国试图拦截,贾敬龙拒不停车并开车向张瑞国冲撞。村民金庆昆、何志辉、何志轩等人见状后驾车追赶,并将贾敬龙驾驶的汽车撞停。贾敬龙下车后高声拒捕,持枪恐吓前来抓捕的村民,并朝村民开了一枪。后追赶的村民将贾敬龙制服,公安民警赶到并将贾敬龙抓获。 
   问:被告人贾敬龙确属“罪该处死”吗? 
   答:“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是我国一贯的刑事政策,就是要以最严格的标准和最审慎的态度,确保死刑只适用于极少数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保证更准确地依法惩治严重刑事犯罪。故意杀人犯罪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是最严重的暴力犯罪,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据此,对故意杀人的罪犯在决定处以何种刑罚时,必须严格依法,首先对是否罪应处死作出裁量,根据罪恶程度决定是否判处死刑。其中,对罪恶严重,特别是对蓄谋报复,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罪行极其严重、情节特别恶劣的故意杀人犯罪分子,应坚决依法严厉惩处。本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贾敬龙即属于法律规定罪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 
   贾敬龙因对已签订拆迁协议的旧房被合理拆迁不满,在事过近两年后,蓄意报复,当众用射钉枪将被害人杀害,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具体来说: 
   ——预谋报复,主观恶性极深。本案与突发性激情犯罪,即一般民间纠纷导致矛盾激化、在情绪冲动、一时失控下引发的突发案件不同,贾敬龙对以往因房屋拆迁产生的矛盾记恨在心,蓄意报复杀害被害人何建华。为实施杀人,贾敬龙做了近两年的准备,精心策划杀人活动,包括准备杀人凶器,选择杀人的时间、地点,直至实施杀人犯罪,反映出具有极深的主观恶性。 
   ——持枪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危害性极大。涉枪犯罪历来是我国打击的重点犯罪。为实现故意杀人,贾敬龙事先购买了三把射钉枪、一把仿真手枪以及射钉弹药等并进行改装试验。经他改装后的射钉枪装弹后可随意发射,且威力大,射出的钢钉能打透五合板,足以达到其所追求的杀人目的。 
   贾敬龙作案时携带三把装好弹药的射钉枪,以及一把具有杀伤力经鉴定属枪支的仿真手枪,在被害人何建华身后持射钉枪对其头部射击,射钉贯穿被害人头部后,存留在被害人右面部,致被害人颅脑损伤死亡。 
   ——杀人后持枪抗拒群众抓捕,人身危险性极大。贾敬龙杀人后驾车逃跑,村民试图拦截,贾敬龙拒不停车并开车向村民冲撞。贾敬龙所驾车辆被村民驾车拦截、撞停后,不仅拒捕,而且下车持枪恐吓追赶的村民,并开枪射击。其对村民开枪拒捕的行为反映出对社会极大的人身危险性。 
   ——刻意选择在春节作案,犯罪情节和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春节是我们中国人最重视、最重要的传统节日,而贾敬龙却有意选择农历大年初一,在全村老少欢聚一堂、互相团拜、自排节目演出的欢乐喜庆时刻,当着全村近千名男女老少的面开枪杀人,引起村民极大的恐慌和愤慨,造成严重社会影响。案件一审时,北高营村数百名村民向法院联名请愿,强烈要求法院主持正义,依法严惩贾敬龙。 
   问:贾敬龙作案后是否具有投案自首的从轻处罚情节? 
   答:自首是指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自动投案一般应是犯罪人主动向公安、检察、审判机关等办案机关投案。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犯罪后主动报案没有逃离现场,或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公安机关处理,抓捕时没有拒捕行为且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等情形的,也可视为自动投案。 
   本案中,贾敬龙在作案当日,实施作案前的凌晨2点多,在其手机上编写一条反映其作案杀人的短信存在草稿箱中,其中虽有“狂野在报仇何建华的自首之路”一句内容,但其在作案前至案发后,始终未向外界发送该短信。其前女友吕某某证明贾敬龙在作案后逃跑途中给其打电话,只是讲把何建华杀了,说完就挂断电话,并无要投案自首的表示。贾敬龙逃跑被群众驾车撞停后不仅没有表示要去自首,反而威胁前来抓捕的群众“再过来就打死你们”,并向群众开了一枪,直至被群众制服、公安机关将其抓获归案,贾敬龙也没有任何投案自首的表示。故贾敬龙的行为依法不构成自首,不具有自首的从轻处罚情节。 
   问:本案中,被害人何建华是否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存在重大过错? 
   答:本案因拆迁引发,贾敬龙所在村实施的旧村改造方案系于2009年11月28日经村民自治组织、村民代表大会开会讨论,表决一致通过,2010年6月经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批准实施的。拆迁工作由村委会统一规划、按同一标准实施。 
   根据北高营村旧村改造搬迁安置办法和拆迁协议,每户每块宅基地共给300平米楼房,其中200平米是免费置换的,还可以平价购买100平米。户主的平房或楼房的第一层,只是用于换新房,不给补偿;楼房的第二层及以上,要按照评估价值补偿。签署协议并取得第一套新房的,村民应在约定的时间内进行装修并搬迁,搬迁后按照协议将旧房自行拆除或由村委会统一拆除。 
   被告人贾敬龙家的两层楼房于2010年4月经第三方机构评估,第二层评估价值9万余元。身为户主的贾同庆代表全家,于2010年11月10日与村委会签订了旧房搬迁协议。此后,贾同庆根据协议先期取得了两套楼房。 
   贾同庆搬进新房后,贾敬龙不听全家人的劝告,拒绝与家人一同搬迁,坚持要装修旧房,准备结婚。贾敬龙父母、女友以及女友的父母都劝说贾敬龙到新房结婚,贾敬龙仍一意孤行,因此,其女友父母认为贾敬龙性格太“硬”,不同意二人婚事。 
   2013年2月,在贾同庆早已搬入新房的情况下,村委会根据协议组织拆除贾家旧房,因贾敬龙阻止而停止。经工作贾敬龙仍不搬走,村委会于2013年5月7日对贾家旧房实施拆除,为此,贾敬龙与村委会双方为拆除旧房发生冲突。此后,加之女友与其分手等原因,贾敬龙对何建华记恨在心,预谋报复杀害何建华。 
   本案中,旧村改造工程是经村民代表大会决定,并经市政府批准,统一规划、统一实施;村委会在户主贾同庆得到两套新房后,根据贾同庆代表全体家庭成员签署的拆迁协议,组织拆除贾家旧房,方法虽有不当,但并非何建华个人独断所为,不能成为贾敬龙藐视法律、肆意杀人的理由,也不能成为对贾敬龙杀人行为从轻处罚的情节。 
   问:贾敬龙作案时的精神状态是否有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过程中是否考虑过对被告人进行精神病鉴定? 
   答: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本案没有任何证据反映贾敬龙作案时和作案前后有精神病表现。 
   贾敬龙预谋作案并精心策划,有备而为,作案动机和报复对象明确,有意选择特定作案时间、作案地点,被抓后对犯罪起因、作案过程等供述详细,对作案后果认识充分,反映出作案时意识清晰,对自身行为的辨认能力及控制能力没有障碍。 
   贾敬龙在归案后直至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工作结束前,其本人及其家属以及辩护人,均没有提出贾敬龙患有精神病,或要求对被告人进行精神病鉴定。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期间提审贾敬龙时,贾敬龙回答切题,没有精神异常表现。故贾敬龙属精神正常,无须进行精神病鉴定。 
   综上,被告人贾敬龙经预谋,持枪当众杀人,犯罪情节和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手段极其残忍,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贾敬龙到案后虽能供认犯罪,但无悔罪表现等其他可以从轻处罚的情节,不足以对贾敬龙从轻处罚。一、二审对贾敬龙判处死刑,量刑适当。最高人民法院遂对贾敬龙依法核准死刑。(完)
 
 91、读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
       两首毒诗的第二首原韵奉和
 
 西痞罪躯垫墓碑,
 狰狞反华弄是非。
 中国法制怎搁浅?
 人权保护哪式微?
 歌红百姓皆爱国,
 刀剐叛逆不论谁!
 妖魅画皮也不怕,
 正义火燃鬼变灰!
 2016.12.7
 
 附件一:岳玉来(王炳武)原诗第二首
 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
 (二)
 娇儿屈死母何悲?怒向苍天讨是非!
 法制进程屡搁浅,人权保护渐式微。
 当然群众应爱国,只问冤魂该恨谁?
 信任危机最可怕,沸腾民怨心如灰。
 2016年12月2日于北京德胜门外
 
     附件二:笔者先前批判岳玉来(王炳武)这首毒诗文章
            中国的“法制进程屡搁浅,人权保护渐式微”了么
   ——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毒诗
 
     西化分子岳玉来(王炳武)不放过任何一个他们自由化发声的机会,他们对我们党和国家、社会肌体、人民活动的攻击范围遍布、渗透了方方面面,攻击中共丑化中共领袖,全盘否定毛泽东、中伤邓小平、影射攻击贾庆林江泽民、污蔑习近平;宣传资产阶级宪政说人权说;攻击污蔑红歌、替林彪翻案;超时间界限批“文革”抹黑中国攻击改革开放,等等;倾东海之波流恶难尽,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现在又在司法领域搅混水兴风作浪攻击我国的司法改革、污蔑习近平依法治国的决策和政绩。杀人犯贾敬龙在审判阶段岳玉来(王炳武)就如丧考妣般为贾敬龙赋诗“颂赞”其“英勇”;2016年11月15日贾敬龙被最高院核准执行死刑,11月16日岳玉来(王炳武)《再赋射杀恶霸村支书而获死刑的血性男儿贾敬龙》毒诗,美化罪犯、颠倒是非、藐视法律、对抗社会,谄媚相要为贾敬龙打灵幡,愿做贾敬龙的孝子贤孙。时过半个月,2016年12月2日岳玉来又在聂树斌被宣布无罪的案件上大作文章,赋毒诗,借此事件污蔑法治中国、歪曲中国的人权状况,攻击习大大依法治国的治国方略、治国政绩、治国成就。岳玉来(王炳武)在《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的两首诗里写道:“(一)网上争传聂树斌,/无辜冤死又一人。/法律残缺百姓贱,/官员腐败平民贫。/重文轻武说弱宋,/峻法滥刑话暴秦。/宪政谣传路尚远,/风闻大海几扬尘。”“(二)/娇儿屈死母何悲?/怒向苍天讨是非!/法制进程屡搁浅,/人权保护渐式微。/当然群众应爱国,/只问冤魂该恨谁?/信任危机最可怕,/沸腾民怨心如灰。/2016年12月2日于北京德胜门外”。对于聂树斌本身案子,我们尊重法律,不去评说;我们只评论岳玉来(王炳武)借此案吟咏的两首诗里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对其西化邪说当仁不让。 
      岳玉来(王炳武)在这两首诗里散布的西化观点是几支毒箭。如“宪政谣传路尚远,风闻大海几扬尘”,是在向他们在中国不可能实现的资产阶级宪政观招魂;“人权保护渐式微”,攻击我们的人权状况不但没有进步,而且还衰微了;“信任危机最可怕,沸腾民怨心如灰”,借此案煽动群众对党不满、对政府对司法机关不信任。“重文轻武说弱宋,峻法滥刑话暴秦”,影射我们是暴政。
      众所周知,同样的事物、事件,站在不同的立场就会有不同的评价。对聂树斌案就是这样。
 比如我们党敢于承认并纠正文革的错误、并决议毛泽东对党在文革中的这个错误负主要责任,是毛泽东同志在晚年犯的错误;但纵观毛泽东同志一生,功大于过。这正显示了中国共产党的勇气和正确。聂树斌一案也是一样,纠正聂树斌的错案,彰显了我们司法机关十八大以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依法治国取得成效,表现了司法改革的进步、宣示了有错必纠的司法勇气,值得称颂。可岳玉来借此案同党唱反调,十八大以来的司法改革、法制进步,岳玉来(王炳武)一概视而不见,瞪眼说瞎话,恶毒攻击。岳诗写道:“法制进程屡搁浅”,——岳玉来,习大大领导的中国法制建设、依法治国布局错了吗?是搁浅停滞不前了吗?“人权保护渐式微”——中国的人权状况也没有进步而是退步了吗?事实果真是这样吗?
       2014年10月23日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谈到依法治国和法制建设,习近平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把依法治国确定为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把依法执政确定为党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始终把法治放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来考虑、来谋划、来推进,依法治国取得重大成就。”习大大这里说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法治的进步,“取得重大成就”。那么十八大以来中国的法制改革更是成就昭著,习大大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效果显著,习大大的法治观深入人心;法官制度改革、审判制度改革、律师制度改革、刑侦制度改革等等法制改革,有目共睹,我们在这里就不详述了。而岳玉来(王炳武)你却说我们“法制进程屡搁浅”,与习大大的论述对着干,是何居心?
      “人权保护渐式微”,是岳玉来攻击我们的又一支毒箭。域外的反华势力和国内的西化分子历来都是在“人权”问题上大作文章,域外国家甚至在联合国大会上与我交锋,但每次交锋,污蔑和歪曲都被我国人权状况的改善、向好的事实所击败。2016年9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关于我国的人权状况和政府为之的努力,白皮书说:“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的宪法原则,也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坚定意志与不懈追求。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领域的人权保障是人权事业发展的重要方面。多年来,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恪守以民为本理念,保证和发展人民当家作主,充分实现人民权利、充分保障人民权益,推动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效保障了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履行应尽的义务。”“随着法治中国建设的全面推进,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不断取得新进展。”白皮书中说的中国人权状况的“新进展”,联合国也给予肯定,举世瞩目、全国夸赞、人民自豪。解放前中国人权是什么情况?解放前中国人的生存权都是问题,更谈不到受教育权、发展权等其他权利了。我们在这里不想忆苦思甜,但又不得不说。记得吗,解放前大多数中国穷人因饥饿、透支劳动平均寿命35岁?记得吗,上海租界里公园门口“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记得吗,南京30万?记得吗,长征过雪山草地倒下的战士?今年庆祝长征胜利80周年,我才从荧屏从网上知道一个长征的事实:红军长征到了陕北胜利会师了,彭德怀看见王平将军,说,“快回去接应,还有一批人没到!”王平将军马上带人回头去接应。不太远的路程,到了那以后,王平将军看见战士们两人两人的背靠背坐着,王平将军喊:“我们来接应你们啦,快走哇!”可没有一个人应答。王平走上前去,扒拉一个人就倒下一个人,扒拉一个人就倒下一个人,一共有700余人,许多天的饥饿和寒冷,他们再也支持不住了,集体倒下。接应的人全都嚎啕大哭;回去向彭德怀报告,彭德怀也禁不住泪水哗哗。那时候,军团长才20左右岁,这700余战士多数是十五六岁、十七八岁、少数二十岁上下。解放后又是怎样的情景?毋庸讳言,解放后也有灾难,三年困难时期记得吗?票证时代记得吗?文革前文革中中国的人权是什么状况?文革后又是如何改善的?改革开放前中国的人权你有什么体验?改革开放后直到今天你又有什么感触?每个正义正能量的中国人都会有正确的实事求是的回答。你岳玉来(王炳武)享受到了中国这样向好的人权,你却不珍惜,播弄是非、颠倒黑白,意欲何为(吃饱了撑的)?!你吃里扒外、拿着中国的退休金、乘着中国飞机高铁到处旅游、吃香的喝辣的,却天天在网上撰文骂中共辱领袖抹黑中国,你这不是披着中国人人皮的外鬼吗?岳玉来(王炳武)像你这样诋毁政府当局、辱骂党和国家领导人、编造假新闻、发表谬论,就是在外国,也是要被拘捕或被限制发声的。中国对你是恩典的,现在你这样放肆没动你,是给你反思悔改的机会,你再执迷不悟,不可恕。中国古语:多行不义必自毙。
      对岳玉来(王炳武)其他西化谬论,我们陆续批驳。
                                                    2016.12.3 
 
 92、对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
                两首毒诗的第一首原韵奉和
 
 含冤昭雪聂树斌
 纠正错案不分人。
 法律平等无贵贱,
 国家富强正扶贫。
 抹黑中国说赵宋,
 影射当今比暴秦。
 西化宪政必然远,
 蝼蚁烟消不扬尘!
 2016.12.9
 
 附岳玉来(王炳武)原诗第一首:
 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
 (一)
 网上争传聂树斌,无辜冤死又一人。
 法律残缺百姓贱,官员腐败平民贫。
 重文轻武说弱宋,峻法滥刑话暴秦。
 宪政谣传路尚远,风闻大海几扬尘。
 2016年12月2日于北京德胜门外
 
 附笔者对岳诗自由化“宪政观”“人权观”的剖析批判
 西化邪说“宪政观”“人权观”的绝望哀鸣
 ——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毒诗
 里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宪政观”“人权观”(“宪政谣传路尚远”“人权保护渐式微”)
 
     西化分子岳玉来(王炳武)2016年12月2日发表《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毒诗,在司法领域兴风作浪攻击我国的司法改革、污蔑习近平依法治国的决策和政绩,我已撰文《中国的“法制进程屡搁浅,人权保护渐式微”了么?——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 21年前被冤杀的聂树斌被宣布无罪〉毒诗》予以批判。此文批判岳玉来(王炳武)在这首诗中散布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宪政观”“人权观”。 
     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宪政观”“人权观”的文章,全国蔚为大观,车载不完,哪一篇都比我写得好,我学习了,深得教益。我在这篇文章之前写过好几篇批判岳玉来(王炳武)资产阶级自由化“宪政观”“人权观”的文章,如《评岳玉来自由化“宪政”观、“救国”观及其它——析岳玉来(王炳武)〈七律•插足北林子、张成昱、幼甫、文谷(六月三日忆)同题同韵唱和〉歪诗》一文。 在许多奉和岳诗的题记里,亦有剖析、批驳岳玉来(王炳武)谬论的愤慨语,这里不详叙。鉴于岳玉来(王炳武)在此诗里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宪政观”“人权观”了无新意,是老调重弹,那么,我们也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此前批岳的此类观点重申就是了。
     岳玉来(王炳武)这些年来用吟诗的手段不断地鼓吹西化谬论,也多次贩卖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宪政观”“人权观”。2015年9月5日在《七律•惊闻中央党校重新树立领袖塑像(诗二首)》中攻击说“党校谁操晴雨表?人权民主将挫折”,中央党校在校园里重新摆放了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邓小平塑像和焦裕禄、谷文昌像,岳玉来就气急败坏地质问党,俨然是未经他批准党校里怎么就重新摆放领袖像和优秀党员像了?由此他还预言中国的“人权民主将挫折”了。2016年4月18日在《七律•过志新桥》诗中说:“天下太平宪政日,公民作主路迢迢”,否定我们人民民主专政的政体和国体,鼓噪他们的资产阶级“宪政”,把我们人民当家做主的“人民”偷换概念换成“公民”。岳玉来(王炳武)感觉到了他们的“宪政”之路遥遥无期,是死路,哀叹“路尚远”。2016年6月6日在《七律•插足北林子、张成昱、幼甫、文谷(六月三日忆)同题同韵唱和》中又死硬地哀鸣,“都云宪政能救国,敢问还需盼几年?”岳玉来(王炳武)之流这号人睡梦里都念念不忘用他们的“宪政”来替代习大大说的我们的“以宪法治国”。按心态揣测,岳玉来(王炳武)他们西化分子可能睡梦里也偷着乐过,可醒来时,却发现是一场黄粱梦,暗自垂泪到天明。“宪政谣传路尚远”,——这是岳玉来(王炳武)之流西化分子真实心境的写照、是他们绝望的悲鸣。“人权保护渐式微”,——谈到新中国至今的人权进步、现在的人权状况,国人喜形于色,联合国给予点赞,用不着岳玉来(王炳武)之流的西痞人物来首肯。说得再直接点:岳玉来(王炳武)你们这些西化人渣根本就不配谈中国法制、中国人权等这样的命题。昨天(2016年12月4日),中国第三个国家宪法日座谈会暨纪念活动在杭州举行,习近平强调“普及宪法知识、增强宪法意识、弘扬宪法精神、推动宪法实施。”但是,岳玉来(王炳武)之流西化分子你们要记住要分清,我们庆祝的纪念的《宪法》、习近平说的“依宪治国”,不是你们鼓吹的“宪政”,与你们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宪政观”“人权观”没有丝毫关系。
                      2016.12.5
 
   
                     93、你的“良药”是我的砒霜
  ——读岳玉来(王炳武)《七律•有感于雷洋被警察整死却认定情节轻微》原韵奉和
  兼批岳玉来(王炳武)的“普世价值观”及对中国警察的侮慢、对北京检方的轻佻
 
 题记:
     对下面这首诗的注解提前在这里略做说明。第一,颜色革命是西方遏华、反华的战略阴谋,意图改变中国的政权性质,将红色中国像前苏联那样解体,改变红色中国的颜色。颜色革命与资产阶级自由化鼓吹的“普世价值”说有联系。普世价值说是西化歪理谬论的艳丽包装,是西方对我图谋实现颜色革命的宣传舆论手段,是对我思想意识形态的渗透,是对中国人洗脑的精神鸦片。普世价值观诋毁我们整个体制,颠覆我们全部传统与信仰,与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格格不入。你之“良药”,我之砒霜。岳玉来(王炳武)在其诗作里言论里经常散布鼓吹“普世价值观”。第二,岳诗对中国警察队伍抹黑、攻击、污蔑。警察一词有广义和狭义。狭义指穿警服佩警徽佩警察臂章有警察证件执行警察公务的具体行为者。如“张警察”“李警察”,“让这四位警察同志配合你们工作”。广义警察是指一个国家全部警察队伍,是有阶级性的国家机器。因工作性质不同,警察内部分工有各个警种。岳玉来(王炳武)在这首诗里偷换概念,将狭义警察概念偷换成广义警察概念,对国家政权保障的整体警察队伍施以诋毁,谤毁警察信誉,玷污国家形像,挑拨警民关系。第三,岳诗调侃北京检方,藐视法律,目无法纪。岳诗把北京检方对雷洋案的裁判词,污蔑为“厥词”;把北京检方对雷洋案的调查检察取证司法行为诬谤是“被掀飞”的“面纱”。第四,对中国的法制状况、法治改革,习大大的依法治国方略进行恶毒攻击。上面是对岳诗奉和的题记。奉和诗后面附有笔者对岳诗的详细剖析与批驳。
         
 颜色革命日衰微,
 仍见人渣死跟随。
 百姓勇为呈雄胆,
 警察正义显神威。
 公平自然有公道,
 谬论岂能辩谬非!
 西痞殉葬枉毙命,
 难挡中国正腾飞!
 2016.12.28
 附岳玉来原诗
 七律•有感于雷洋被警察整死却认定情节轻微
 把人整死罪轻微,几个厥词能骗谁?
 百姓从今更鼠胆,警察往后添神威。
 公民何处讨公道?法律可曾辨是非?
 不信雷洋枉毙命,面纱至此被掀飞!
 2016年12月24日于北京寓所
 
       附先前笔者这首岳诗的剖析批驳
         中国警察可敬不可辱   国家法律不容挑战和亵渎!           
     ——评岳玉来(王炳武)《七律•有感于雷洋被警察整死却认定情节轻微》
 
      “雷洋被警察整死却认定情节轻微”,这题目挺骇人的,无疑是世界级全球性的大新闻。但事实果真是这样吗?
       我以前说过,岳玉来(王炳武)惯于用耸人听闻的词语制造西化谬论的鼓噪效应。比如,毕福剑侮辱毛泽东违反宪法,受到社会谴责、受到单位批评并调整了工作,这是正常的事情,没有听说毕福剑因罪获刑。可岳玉来(王炳武)却造谣说毕福剑“语言获罪”了(违法犯罪是不同的概念,二者逻辑关系是:犯罪必然违法,违法不一定犯罪。毕福剑辱毛言论违反了《宪法》),但还没有触犯刑律)。又比如,王福重侮辱河北部分市民,信口开河诋毁中医、诋毁中国女排惹起众怒,“掀翻”了王福重的轿车,岳玉来(王炳武)扩大事态说是“打砸”。还比如,中共前届领导人贾庆林和江泽民至今没有名节问题,“三个代表”思想是江泽民的思维成果,至今还不断提起,赫然逻辑在中共坚持的主义、思想、理论序列中。可岳玉来(王炳武)2015年3月7日竟然赋诗影射攻击贾庆林和江泽民:“敢问谁是铁帽王?管他姓贾还姓江!”岳玉来的谬言,有的是捕风捉影,有的是无中生有,有的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比如,岳玉来(王炳武)把已经于2016年11月15日执行死刑的故意杀人犯贾敬龙当英雄般歌颂,暴露了他的爱憎观与我们正能量者正相反、与我们主流社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悖。再比如,前不久最高法院和河北省高级法院对冤判21年的聂树斌终审宣布无罪。这是好事,彰显了中国法治的进步,显现了中国法律界的勇气,表明了习大大依法治国和法制改革的成效。可岳玉来(王炳武)对此事件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中国的“法制进程屡搁浅,人权保护渐式微”。
      2016年12月23日,北京检方对发生在2016年5月7日的雷洋案,经半年多的调查取证,宣布不对五名渉事警察起诉。这也是司法界的例行公务,我们应该尊重北京检察院的裁判,尊重法律,不应该藐视法律,挑战法律。法律一视同仁地保护受害人、嫌疑人,同时也保护执法者、司法者、目击者、证人。北京检方结论说,五名渉事警察是执行公务,执法过程中有执法不当行为,导致雷洋不幸死亡。怎么到了岳玉来(王炳武)的嘴里就变成了“被警察整死”了呢?我们听北京检方的,还是听你岳玉来(王炳武)的?你岳玉来要逆天?渉雷洋案的五个警察有执法过错(轻微,不予起诉),不要忘了,雷洋行为并不是光彩没有瑕疵:嫖娼在前,不配合警察调查执法在中,继而踢踹驾驶座打坏警方摄像设备下车逃跑。面对雷洋这样对抗执法,警察不得不采取约束控制措施。北京检方2016年12月23日向社会宣布的检方报告关键点是:在警察对雷洋的约束控制过程中警察有执法过当失当;接着在审查调查过程中有的警察没有如实供述,但在后来的调察过程中都纠正过来了。岳玉来(王炳武),你对北京检方的审查调查结果不服、有意见,你可以通过法律途径为雷洋申诉,但不能歪曲事实!岳玉来(王炳武),你想煽动什么,明眼人是知道的,中国有一句俗话:“你一撅屁股,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你毒诗第一句里的“整死”是对北京检方结论的否定、是对渉事警察过错性质的夸大;第二句的“厥词”是对北京检方的攻击,藐视法律。你毒诗第三句第四句“百姓从今更鼠胆,警察往后添神威”,挑拨我国的警民关系,污蔑人民群众,抹黑中国警察。用心歹毒。我国百姓从来秉承中华传统见义勇为,帮助警察破案打击犯罪抓坏人,何来“更鼠胆”?中国警察保卫国家安全、保护我们平民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维护社会治安和谐稳定、打击违法犯罪,从来就有神威;如你岳玉来(王炳武)所说“警察往后更神威”,那是必然的:违法犯罪者惧,守法规矩者喜。整体包含局部,局部有整体的因子,一般这个总体通过个别来体现,但个别不能代表、替代这个总体。再说在雷洋案里渉事的五个警察北京检方已经宣布不予起诉;如果这五个警察是坏蛋,把这五个警察法办了,那也不能说全中国200多万警察队伍都不可信任了。以偏概全,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是诡辩的诡异的思维方式。除了采矿业,警察这个行业是很危险的死亡率很高的职业,警察对人民的忠诚对国家的奉献危急关头的奋不顾身,令人肃然起敬。岳玉来(王炳武),在你住的城市、在你住的小区就有警察在保护着你,你享受着警察的服务,你却这样诋毁警察这个职业全部,你有良心吗?至于说警察队伍里也有坏蛋,那发现一个处理一个,公安部公安部门从来不袒护自己队伍里的蛀虫。坏蛋哪里都有,你岳玉来(王炳武)不就是披着中国人的人皮、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的坏蛋吗?警察队伍纪律严明,不合格的警察、变质的警察都必然要清除公安队伍。此前厦门赖昌星走私案牵扯的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2016年6月落马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就是例子。就是中国共产党不是也把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令计划等高官清除出党了么?
      岳诗第五句第六句“公民何处讨公道?法律可曾辨是非?”更是把命题上升到大是大非的层面了,涵盖得更广了:中国公民都没有地方“讨公道”了,多么黑暗;习大大领导今天中国依法治国的法治进步法制改革竟然被岳氏质问“法律可曾辨是非?”,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岳诗的第七句第八句又在为有污点有瑕疵的雷洋请命了。“面纱至此被掀飞”,——谁的“面纱”被掀飞?北京检方整个审查调查的过程都是严格按程序进行的,法医尸检、律师陈词、家属发言、证人举证,等等,无一不是透明的,何来“面纱”遮掩?“被掀飞”怎么讲?还请岳氏有语语我来。真正的“面纱至此被掀飞”是有的,那就是岳玉来(王炳武)本人伪善的“面纱”被掀飞,露出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死硬分子的真面目。
      中国的法治改革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中国的法治进步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令人鼓舞,中国的司法程序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透明,中国的法律保护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力。前不久,宣布聂树斌无罪终审结束,聂树斌母亲说:中国真的法治进步了,在我的身上得到了体验。对聂树斌母亲的感慨,岳玉来(王炳武)也许会说:那是导演剧本,不可信。那么,你岳玉来(王炳武)把最高院核定执行死刑的贾敬龙当做正面英雄吟诵,你的可信又有几分?
                             2016.12.25
 附岳玉来(王炳武)原诗:
 七律•有感于雷洋被警察整死却认定情节轻微
 把人整死罪轻微,几个厥词能骗谁?
 百姓从今更鼠胆,警察往后添神威。
 公民何处讨公道?法律可曾辨是非?
 不信雷洋枉毙命,面纱至此被掀飞!
 2016年12月24日于北京寓所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草原之夜 草原之夜
中州踏歌行之笑谈在关林 中州踏歌行之笑谈在关林
南的生活 南的生活
踏青 踏青
微博:言微探微,以微知著 微博:言微探微,以微知著
一字千军论相对真理 一字千军论相对真理
挂念 挂念
北京笔记、无 题(257、258) 北京笔记、无 题(257、258)
系心 系心
茶馆——古镇旧事之四 茶馆——古镇旧事之四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33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