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心灵随笔集》 > 文章欣赏:村口(乃丰)
村口
作者:乃丰  作于:2017-3-31 11:28:42  访问:103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村   口
                          
                           任秀峰
 
     到今年5月23日,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六年了。每当想起父亲,父亲的音容笑貌,就会闪现在我的眼前,轮廓清晰极了。父亲辞世后直到现在,我经常会梦见他,时间长了梦不到父亲,还真很有失落的感觉。对于父亲的思念,不仅仅是老人家辞世以后,最刻骨、最铭心的记忆,还是我小的时候到村口等候、祈盼、翘首而望父亲归来的时刻。
     记得第一次到村口等候父亲,是1969年我13岁的时候。那年初春时节,父亲与一位被称为“张皮匠”的老乡,远到黑龙江联系“闯关东”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与父亲分别最长的时间,也是第一次知道有一个叫“关东”的地方,感觉那个地方非常遥远,简直就是“天边”。在那半个来月的时间,每天都盼望着父亲的归来,对于当时的我,确有度日如年之感。村口那条土路,是一条唯一通向外界的路,还有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河横跨路面,一下雨上游就有流水下来。那些日子,我每天都到村口的一块高坡上不断地张望,盼着父亲的归来。父亲为什么要闯关东呢?说来话长。
     那时我家生活在内蒙古宁城县一个叫丛杖子的偏僻山村。在那之前的几年里,真可谓祸不单行,父亲和我们全家遭遇了接二连三的不幸。先是母亲在40岁的时候因肺心病去逝了,第二年与我们相依为命的奶奶在64岁时也因病离我们而去。还有五爷爷(爷爷的五哥)也相继去世。因为没了母亲,那几年我便与父亲形影不离。那时,父亲在大队担任党支部书记工作,有时晚上他在附近的村子给社员开会,我便依偎在父亲身边,时间一长便枕在父亲的腿上睡着了。
     1966年经人撮合,本村一位远房的亲戚,我称之为五娘的也就是我后来的继母,与父亲组建了新的家庭。当时我家和继母两家组合在一起,第二年又生了一个小妹妹,就是一个九口人的大家庭。由于当时人民公社的体制,生产效率低下,每年分得粮食都不够吃,只能靠吃野菜、吃米糠度日,整年填不饱肚子,日子过得十分艰辛。那时放学后第一件事不是写作业,而是挎起筐去地里挖野菜。不幸的是又来了一场“文化大革命”运动,父亲被造反派夺了权。1968年除夕那天,全家人正在吃早饭,门外传来了喊叫声,那是父亲在工作中得罪过的几个人,怀着报复心里,敲着锣,打着鼓,喊着口号来到我家门口,让父亲到门外去贴大字报。当时父亲脖子后面正在患疮,疼痛难忍,二叔要求代替父亲去贴,他们却不准,气得二叔拎起一把菜刀,要出去和那几个人拼命,被父亲死死拽住。终于由父亲自己到门外,将大字报贴在了自家的围墙上,才算罢休。
     可以说,那几年真叫“屋漏偏逢连阴雨”啊……,日子过得甚是凄惨!这种背景下,父亲做出了一个改变全家人命运的大胆举动,那就是去“闯关东”,到一个能吃饱饭的地方去。这在当时来说,父亲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是不能向组织请示而只能擅自出走,有逃跑的嫌疑,容易遭到阻止。因此,只能在夜间偷偷行动。二是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能不能通过落户,也是一个未知数。父亲当时已经做好了准备,万一在那里落不下户,只能带领全家人流浪。
     父亲是一位及其爽快的人,虽然有时嘴上不饶人,但心地特别善良。记得每次门外来了要饭的人,他都很同情,或者让到屋里吃点热乎的饭,还详细地问寒问暖,或者送给他满满的一碗米,尽管自家的粮食也并不多。还是在我刚刚记事的小时候,家里有一位人称“王三”的男人,眼睛几乎失明,大约50多岁。后来才知道,他是父亲在路上遇到的一个快要饿死的人。父亲便把他领到家里吃了一顿饱饭,由于他无家可归,便在我家长期住了下来。在父亲帮助下,给他落了户口。直到“文化大革命”,他才被迫从我家搬到生产队房子去住。因为造反派说父亲“剥削”了他。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个黑白颠倒的年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在父亲走后的几天,我还能沉得住气,随着一天一天过去,我思念父亲的心情就越发沉重起来。当时学校尚未开学,处于寒假期间。于是每天下午,我便来到村口,站在那里向远方不断张望,盼着父亲的身影能够出现。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下来,什么也看不见了,才悻悻而归。这样一直持续了十来天,终于把父亲盼回来了,高兴的我扑在父亲怀里,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记忆中第二次到村口等候父亲,则是全家人1969年“闯关东”,落户到黑龙江后,大约是1973年4月期间。当时生产队派父亲去远在几十里以外的原讷河县全胜公社河南大队,联系社员们到讷谟尔河两岸耧柴草,需要几十人在那里安排食宿的事情。这也许是队长看中了父亲的能力,让他充当了一次“外交”的角色。父亲毕竟从土改时期就做过农会工作,当过多年支部书记,因此到了讷河长发公社长发一队的第三年,便被时任公社党委书记王春孚发现,经社员大会选举当上了生产队长。
     当时的我,已经高中毕业回乡参加农业生产,成了一名小伙子。但在父亲面前还是像个孩子,与父亲总是恋恋不舍。父亲对于我也总是放心不下,因为我的身体比较单薄。每天在生产队出工,队长如果分我一份轻活,父亲脸上便有了笑容,如果分到一份重活,父亲这天的心情就很难放松下来,用父亲的话说就是“这心啊,总是提着放不下”。这是父亲多次对姐姐和一些亲人诉说过的话,至今仍萦绕在我的耳际,印刻在我的心间。
     父亲离开家后的头几天,我还没有想更多。可是到了第四、五天的时候,还不见父亲回来,我便每天到村口,等候着父亲的归来。心里总想父亲在那里人生地不熟,是不是遇到麻烦,或是路上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越想,担心也就越多。一连几天,我想父亲想得都不爱吃饭了,每天天没黑前,总是忍不住到村口去张望。继母心地善良,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便对我说:“要不你找找你爸去算了”,我想这倒是一个好主意,便听从继母意见,第二天借了一辆同学的自行车,顺着父亲去的方向一路找去。
     也是命运好,我的第一站,就找到了父亲。那是离家十几里外的“刘大犁”屯,有两位我叫“三哥”“四哥”的表哥居住在那里,我也是第一次去表哥家,只知道名字,于是边走边向老乡打听,等找到了三哥家,发现父亲正在与三哥在炕上相对而坐,亲切地唠嗑。原来父亲也是顺路寻亲第一次来,父亲见我找上门来,显得非常高兴。三哥其实与父亲年岁相差无几,是一个非常质朴善良的农民,也是第一次见到我,显得非常开心,马上张罗着家里人炒菜做饭,让我们父子吃完饭再回家。我终于找到了父亲,还认了一门亲戚,心里的高兴劲就别提了。
     后来便是我参加工作的初期,每次离家时,父亲都亲自拎起行李帮我放到自行车货架上,一直送我到村口。那时下乡工作,住在农民家里,吃得是“百家饭”,需要自带住宿的行李。父亲边送边嘱咐我一些诸如“注意身体,别着凉”、“注意工作方法”,“有事别急躁”、“多和领导请示”等等之类的话。然后,便站在那里望着我远去的身影,久久不愿离开。我回头看他不愿转身的样子,便下来自行车,回过头向他使劲地招手,示意他快回去。
     如今,四五十年过去了,每当路过一些村口的时候,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父亲的模样。可是,我与父亲已经阴阳两隔,今生是永远不能再见了!行文至此,我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几次滴湿了稿纸……。
    泪涌如河,难报养育之恩;文深似海,难尽思念之情。记下与父亲生前的一些片段,且谴对父亲的追念之郁。父亲,儿孙们都是您生命的延续,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来生,我还做你的儿子!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 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八斗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八斗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八斗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说“父爱” 说“父爱”
父爱 父爱
一灯如豆照书窗 一灯如豆照书窗
寻医 寻医
途
父爱如山 父爱如山
父爱如山(歌词) 父爱如山(歌词)
父爱 父爱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父爱无声 父爱无声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09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