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念人 > 文章欣赏:那抹不去的岁月(散文)(念人)
那抹不去的岁月(散文)
作者:念人  作于:2017/3/18 13:04:42  访问:406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在县委大院里,我足足住了十年之久。十年时间,大院给我留下无限的岁月回忆。然而,最使我抹不去的岁月,那是我与父亲同住在县委大院的日子。
   七十年代,父亲患十二子肠胃溃疡出血,病情危急,在我苦口婆心说服下,最后,才把他送到县医院治疗。医生检查病情后认为,只有手术才能挽救父亲的生命。于是,我只好尊重医生诊断意见。
   父亲刚出院就嚷着要返回乡下,说是心里牵挂着农活。我看到父亲身体十分虚弱,不忍心让他回去。于是,在我县委大院宿舍住下来。在县委大院居住的人,全都是县委机关干部,尤其是大多数部委办局领导以及县长、书记。县委大院食堂每天早上做的大包子,又大又香,脆而不坚,享有盛誉,在县城独一无二。面粉是按计划供给的,对此,院子里机关干部限一人一个凭票购买。我是单身汉,只能把这一口福留给父亲。每天一早,我就往食堂排队买包子。
   父亲看到这热腾腾大包,犹如久旱逢甘霖,脸上立即流露出微微一笑。他伸出手接过大包子,二话不说,随即把大包子掰开两半,一半递给我,一半呆呆地看。我对父亲人品是深深理解的,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要留给孩子,自己舍不得吃能愿挨饿。此刻,我望着父亲那憔悴无力的眼睛,人生第一次对他老人家说了一句谎言,说我已经在食堂里吃过大包了,叫他赶快趁热而吃。父亲见到我已吃早餐了,满意的笑了笑,于是,他低头吃起来。
   看到父亲愿意与我住在县委宿舍里,吃上县委大院最好的大包,作为儿子感到特别开心。这一次能够尽孝敬父母之机会是父母养育二十多年来,我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了照顾好父亲,当我陪同县长下乡时,我就邀请在县生产建设兵团指挥部工作、中学时代同班好友黄冰,到县委大院帮我照顾父亲。经过一段时间照料,父亲身体渐渐恢复起来了。一天早餐后,我扶父亲下楼在大院散步,可是,一跨出门口,看到大院里尽是局长、主任、县长来来往往,他象孩子见到陌生人一样,不好意思退了回来。这一情景,我感到十分奇怪。原来,在旧社会,县长被称为七品知县,是大官不好意思踫见。当然,老人家有这种意思并不奇怪,因为,他曾经品味过那个年代。此刻,尽管父亲退回房间,但是,从父亲的脸上,使我看到他老人家显露出一种幸福感与自豪感。后来,我给父亲解释,新社会共产党执政。共产党县长、书记都是人民勤务员,为人民服务的官员。父亲听我这么一说,他会意地笑了。
   父亲在县委大院里,尽管与我一起生活仅仅是一个多月时间,可是,在我人生道路上,却是一段十分幸福插曲。几十年过去了,这一段插曲,依然如故,仍留在我心底深处,想抹也抹不去……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文军微评】岁月如刀 【文军微评】岁月如刀
相逢在晚秋,岁月的低处 相逢在晚秋,岁月的低处
岁月的感叹(散文) 岁月的感叹(散文)
火红的岁月(散文) 火红的岁月(散文)
一曲凡人歌  几笔岁月痕 ——读谢亚良《生活待我如此美好》有感 一曲凡人歌  几笔岁月痕 ——读谢亚良《生活待我如此
熬过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熬过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岁月思绪——李晓丽 郭有生 岁月思绪——李晓丽 郭有生
从业二十多年,磋跎岁月,我为保险说 从业二十多年,磋跎岁月,我为保险说
垂钓岁月,生命如歌 垂钓岁月,生命如歌
时光带走了岁月,却带不走时光里爱的芬芳 时光带走了岁月,却带不走时光里爱的芬芳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2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