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竹鸿初 > 文章欣赏:断梦刀(竹鸿初)
断梦刀
作者:竹鸿初  作于:2016-1-12 20:13:55  访问:181  评论:0(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那是一把刀,能解千愁,也能断人幽梦的刀。刀身滑亮,锋利的刀刃闪着白光,刀柄末端是一个栩栩如生的虎头,隐隐能看见两颗摄人心魄的獠牙。整把刀看上去光鲜夺目,可又给人一种莫名的寒冷,那是一种杀气,正因为这股杀气,断梦刀才具有了盎然的生气。
        说来也奇怪,断梦刀自从乾元二年的那场决斗后,断梦刀便和他的主人白云子一同消失,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此,刀不再是刀,而梦却依然是梦。 
         血刀城里,人头簇动,人潮一波接一波,喧哗声,叫卖声不绝于耳。这是血刀城里最繁华的的街道,玉林街,平日里,只有达官贵人,和艺高胆大的江湖人士才敢涉足,而今日不同,今天是血刀城城主温世天千金出嫁的日子,全城百姓感这些年来城主的恩德,自然是张灯结彩,营造一片浓浓喜气。
        就在众人喜气洋洋的为城主女儿温凝缠举办婚礼时,拥挤的街头出现了一位中年男子,脸上有些污秽,嘴上长着一条浓密的胡子,头发有些蓬松,身着一身青色长衣,脚上一双破洞布鞋,这一身打扮,就连血刀城的乞丐也觉得有点寒碜。行人纷纷回头观望,有的则是几人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此人。这些人都是被中年男子背上的那把刀所吸引,那是一把漂亮的刀,刀鞘上的龙纹清晰可见,人群中不少人都为这样一把好刀惋惜,可没有一个人把这把刀和传说中那把断梦刀联系在一起。
        画仙楼上,凭栏旁的一张八仙桌显得格外醒目,桌上坐着一位白衣飘飘的英俊公子,不少从楼下经过的人都忍不住侧目多看两眼。白衣公子端起鹤嘴壶,一杯又一杯的饮下,从其满脸愁容不难看出,他有心事,一位英俊潇洒的公子,他的心事难免是儿女情长。当他看到楼下的那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路过时,他缓缓的放下了酒杯,因为他看见了中年男子那既沉重又有些轻快的脚步时,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家的行云步法。
        白衣公子站起身,朗声说道:“楼下那位兄台,我看你脚步沉缓,似乎是有心事,恰好今日我也有心事,何不上楼来畅饮一杯。?”
       中年男子抬起头,看了看白衣公子,顿了顿,欲言又止。中年男子冲白衣公子笑了笑,压低斗笠,继续向前走。白衣公子脸上有些失望,突然,他端起酒壶,平手一推,酒壶快速的打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停了下来,陡然转身,右手急出,轻轻的一握,酒壶便停了下来。
         中年男子开口道:“既然公子有此盛情,如果我再不知好歹,那就辜负公子的一番美意了。”说着,身形一跃,脚点在屋檐上,  身子一个腾挪,便已坐到了白衣公子的桌上。白衣公子一脸惊诧,就算师父的行云步法也没有这么熟练,他究竟是谁? 白衣公子缓过神来,大声叫道:“小二,来两坛千金醉。”不一会儿,店小二便迅速的把两坛酒抱了上来。
          中年男子脸色微变,心里说道:“没想到血刀城的店小二也是身手不凡。”     白衣公子似乎看出了中年男子的心思,笑道:“画仙楼是家父所开办的,自然不能像寻常的酒楼那样,血刀城里鱼龙混杂,要是有人喝酒不给钱,那怎行?”
         “ 我看未必,这些人恐怕是你父亲安排的眼线吧!”说完,中年男子举起酒杯仰头便饮。
         “你猜出了我的身份了?”白衣公子问道。
          “想必你就是血刀城城主温世天的养子白无恋了。”“兄台果然好眼力。”说完白无恋看向了中年男子背上的刀。接着说道:“”兄台知道了我的身份,可我却不知道你的身份,冒昧的问一句,白云子是你什么人?“
         ”白云子正是在下的恩师。“白无恋听闻后,连忙拱手道:“拜见赵影来师叔。”
        赵影来斟好酒后,看了看白无恋,说道:“难道你不怕我骗吃骗喝的市井之徒。”
         “我能确定师叔的身份有两个依据:一,师叔刚才施展的行云步法,二,师父背上的那把断梦刀。”
          赵影来看白无恋的眼神从不屑转到了赞许,岔开话题问道:“适才看无恋师侄满脸愁容,不知有何心事?”
          白无恋叹了叹气说道:“说来话长,我和小妹怡君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情同意合。前些日子,我向父亲表露自己心仪怡君,想娶怡君为妻,本以为父亲会同意,可哪知父亲勃然大怒?没隔多久,无影城的无花公子上门提亲,父亲竟然毫不犹豫的一口应允。明日就是怡君和无花公子的大喜之日....”说到这里,白无恋眼睛竟有些湿润起来....
        赵影来听到这里,脸色微微发青,右手重重拍在桌上,低声道:“温老贼,老子的女儿,还由不得你来做主。”
        白无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着实的吓了一跳,暗道:“怪不得江湖人送师叔一个绰号,老疯子。”赵影来实际年龄也只有四十来岁,可加上他这一身迥异的打扮,看上去就像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这时,楼下有人叫道:“无影城的无花公子到了。”又有人说道:“听说无花公子长得比女人还美。”另一个声音叹息道:“可惜是个男人,要是个女人,今天我就有两朵花可采了。”
        白无恋和赵影来听闻后,两人脸上均有怒色,几乎同时看向那人,那人约摸三十来岁,身体细长,长相清秀,可右脸颊上的那条刀疤格外的狰狞。那人手握一把折扇,颇有几分翩翩风度。众人听那人说完后,都是纷纷挽袖,气哼哼的看着那人。
        白无恋年少气盛,本来因为怡君嫁个无花公子心里就伤心不已,现在竟然敢大庭广众之下侮辱自己的怡君,俯身一跳,轻如鸿雁般的飘落在那人身前。赵影来看了看白无恋,摇了摇头。
         白无恋颇有公子风度的强笑道:“方才可是你说的要采花。”
        那人一脸猥亵的笑了笑:“当然,当今世上除了我叶自空,恐怕没有人比我更懂女人。”
        白无恋气的七窍生烟,自己心仪的怡君竟然在口头上被臭名远扬的叶自空侮辱,如何不气。白无恋爆吼道:“看招。”双拳虎虎生威,一股凌厉之气骤然而出,叶自空完全不把白无恋看在眼里,阴笑道:“大爷我今天就陪你玩玩儿。”叶自空身子向后一仰,轻松避开,白无恋见叶自空如此耍猴般的对待自己,心里怒气暴增,左手成拳,攻向叶自空的胸膛,右手化掌,击向叶自空的下方。
         “现在看来,血刀城除了温世天,还不全是草包。”叶自空见白无恋上下同时攻来,右脚斜踢,同时左手去拿白无恋的手上要穴,欲一下子控制住白无恋。白无恋见叶自空右手轻轻攻来,如何不知对方的目的。白无恋脚下急忙施展开行云步法,手上使出幻影掌法,瞬间无数的手掌影一掌快过一掌,叶自空从一开始就看不起白无恋,待白无恋使出幻影掌法时,已经为时已晚,砰的一声,叶自空的身体被震飞,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叶自空右手在地上一撑,身体轻松的弹了起来。被一个后辈晚生打伤,他如何不气,这要是传到江湖上,让他叶自空以后在江湖上如何立足。叶自空尖声道:”竟敢打伤你爷爷我,先前只是看你人模人样才跟你玩玩儿,现在我要出杀招了,有什么本事都亮出来吧?别当时说我叶自空欺负一个晚辈。“
        白无恋的武功本来不如叶自空,刚才使出幻影掌法也只是因为叶自空的大意。白无恋除了行云步法熟练些外,幻影掌法也是刚刚练成第一层,至于温世天传给他的血影刀法,他也只是平日里偷偷学了点皮毛。叶自空就像一只老鹰似得扑向白无恋,在他眼里,除非温世天出手,否则白无恋这只兔子只有死路一条。
         叶自空的速度太快了,白无恋以手为刀,再把幻影掌法融入其中,一刀斜劈,只见血影泛起,凌厉的刀风像切豆腐似的砍在叶自空的臂膀上,叶自空怒不可遏,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同一个晚辈手上两次受伤,叶自空不顾自己的伤势,右手手掌突然变黑,怒声道:”是你逼我的,纳命来。“       
        赵影来看见叶自空手掌变黑后,脸色一变,叫道:”黑沙掌。“赵影来一个箭步跳下楼,准备救下白无恋,可叶自空和白无恋的距离太近,而且叶自空出掌迅速,一掌正中白无恋的胸口,白无恋身子倒退,胸前留下一个黑色的手掌印。叶自空准备再给白无恋补上一掌时,赵影来已经接住了白无恋,赵影来冷冷的说道:”兄台何必跟一个后备晚生较劲了。“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来管老子?”叶自空黑沙掌拍向白无恋的面门,赵影来铁青着脸:“既然如此,那我就领教领教阁下的黑沙掌。”
        ”这位仁兄请慢。“空中飘来声音。赵影来和叶自空一怔,而周围的普通百姓则是个个露出喜色,高声道:”城主大人到了,那无恋公子有救了。“原来温世天上月闭关修炼血影刀法,时至今日,才出关。
          片刻,温世天的身影已经站在不远处的屋顶上了。温世天拱手对赵影来说道:“多谢仁兄刚才出手救下犬子。”温世天转过脸来,冷冷的看着叶自空,说道:“你先出口侮辱我的女儿,现在又打伤我的儿子,这笔账现在我就来跟你算算。” 
        叶自空见温世天到了,心生怯意,叶自空自知就算没有受伤也不是温世天的对手,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右脸颊上的伤疤便是拜温世天所赐。温世天身为一方侠士,自然是为民除害。可叶自空的轻功不弱,况且那时温世天的血影刀法只练到第四层。叶自空从温世天刚才的展露的那一手,便知道温世天的武功又精进不少。叶自空强撑说道:“温老贼,我看上你女儿是她的福气,至于教训你儿子,哦!不对,教训小舅子,只是帮你管管,你不但不请我到画仙楼喝一杯,现在反倒问罪于我,这是何道理?”叶自空说完,脚下便做好准备,随时逃走。
        “放肆!” 温世天手一伸,一把卫士腰上的佩刀便飞到了手上,温世天手握刀柄全力一扔,刀鞘飞向叶自空。叶自空避过刀鞘,转身便逃。“想逃,老夫今天就让你试试我刚练成的血影缭绕。”城下百姓纷纷齐声呼道:“杀了他,杀了他.....”
        温世天双手握刀,自上而下的全力一斩,刀身周围散发着金光,金光暴涨,气劲横飞,霎时间,一座座房屋被毁,而以轻功而闻名的叶自空被劈成了两半。叶自空至死也不敢相信,温世天的刀竟然快过了他的轻功。
        看到温世天使出血影缭绕,赵影来恨恨说道:“师父当年果然是被你杀死的。为了一部刀法不惜杀死师父,这种人竟然还敢在世上面前装成一个仁义心肠的大侠,真是可笑至极。”
         赵影来搭上白无恋的右手,探探白无恋的伤势情况。这一探把赵影来一惊,他刚才明明中了叶自空的黑沙掌,就算之前我靠内力为其震住黑沙毒,他的五脏六腑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难道他刚才是故意挨了叶自空的一掌。这样做,又有何目的呢?
         白无恋被赵影来突如其来的一探,便心知自己露馅儿了,右手手指奇妙的一点,饶是如赵影来这般的江湖老手也来不及反应。赵影来穴位被点,身子动弹不得,眼见一招得手,白无恋知道赵影来绝非泛泛之辈,右手一掌拍在赵影来的胸口。赵影来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丝。白无恋一把扯下赵影来背上的刀,得意的笑道:“师叔,多有得罪。”
       温世天摸着长长的胡须,满意的笑道:“无恋长大了。”温世天身形晃动,已然来到赵影来的身前,白无恋紧跟在温世天身后,然后双手捧着刀恭恭敬敬的送到温世天跟前。温世天大喜过望的接过刀,狂笑道:“断梦刀啊,断梦刀,我终于得到你了。”
       赵影来气愤至极的吼道:“温老贼,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竟然杀了对你有养育之恩的师父。”
       哈哈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杀了师父,分明是你杀了师父,然后夺得了断梦刀,江湖人都知道这件事,还想抵赖。你也不想一想,我要是杀了师父,我为什么还要替师父养大他的儿子无恋呢?今天,我就要代师父他老人家清理门户。”  温世天重重的一脚将赵影来踢飞,然后走近前,故作关心的问道:“小师弟,我的那脚没伤着你吧!”
        温世天转过头来,正色道:“无恋,你爹就是被你师叔赵影来杀死的,现在,你可以亲手报杀父之仇了。”
        白无恋慢慢的走到赵影来身前,袖中骤然飞出一把匕首,小巧锋利,没有人知道这把刀的来历,可赵影来认识,赵影来缓缓闭上眼,暗道:“死在断梦刀下,也比死在温老贼手里好上百倍。”白无恋一刀刺出,可是奇怪的是,他感觉自己刺中了空气,眼前的赵影来,早已不见了踪影。虽然白无恋不知道什么原因,可温世天知道,那是一个人影,如鬼魅一般的救走了赵影来。
         温世天大怒,眼看自己宿敌就要死于刀下,可哪知道冒出一个这样的高手,将赵影来救走。温世天急忙追去,可哪里还有半点人影?
  白无恋的脸上渐渐地舒缓,他露出袖中的断梦刀,就是要告诉赵影来,他已经知道是谁杀了自己的父亲了。白无恋长长的叹了口气,低声道:“又让他跑了。”
        坐在轿子里的无花公子轻笑道:“白无恋演的可真好。”
        赵影来缓缓睁开眼,看了看周围,七个鬼模鬼样的黑衣人站在身旁,为首的那人不慌不忙的解开了赵影来的穴道。
        赵影来忍着胸腔的剧痛说道:“多谢几位恩公出手相救,不知几位恩公尊姓大名?”
        为首的黑衣人不屑的说道:“连我们也不知道,老二,你来告诉他。”一个嬉皮笑脸的黑衣人佝偻着背,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就是闻名天下的幻影七鬼。” 
        另一个小孩模样的怪叫道:“二哥,是幻影七仙。” 剩下的纷纷附和道:“这名字起得妙”。
         为首的黑衣人,看了看赵影来,笑道:“我们幻影七鬼既然改名叫幻影七仙,那就得做点仙人该做的事。我们这次受恩人所托,虽然就下了他,可要是死了,那我们的一世英名岂不是要毁在他这个叫花子身上。”这时,大家才纷纷用衣袖捂着鼻子后退。
        其他人想想也有道理,七人均伸出右手,放在赵影来的头顶,只见青烟徐徐,金光闪闪。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七鬼就累的满头大汗。其中功力最弱的黑衣人率先收手,紧接着,其余人也都收回了手。为首的黑衣人,缓缓地说道:“我们费了自己四成功力来治你,也算对得起自己七仙的名头了。以后可要涌泉相报我们七仙哦!”说完,七人脚下一动,七道幻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影来刚运气全身,突感自己浑身劲力充沛,只是白无恋的摧心掌的确有些狠。赵影来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白无恋一方面要亮出断梦刀,现出自己身份,表示友好,另一方面又对自己使出摧心掌这种恶毒的功夫呢?赵影来似乎有些明白:“难道他想把黑沙毒通过摧心掌转到我的体内?”赵影来还有另一个疑惑:“为什么这七个人要救自己,难道这也跟白无恋有关?”
         “我看你还是不要想了,因为一个死人不用知道这么多?” 赵影来循声看去,一个瘦小的老头站在对面树上。
         赵影来朗声说道:“我与阁下今日无冤,往日无仇,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呢?” 
         “我只能告诉你,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说着瘦小老头身子便消失在树上。“鬼鬼祟祟,是何好汉?有种出来光明正大的出来打一场。”
         "我来啦!"沙哑的声音竟然在赵影来的身后响起。赵影来急忙转身,双拳合击,瘦小老头身子向下一沉,右手直接一抓,抓在赵影来的肚子上,顿时鲜血横飞。赵影来手刀劈向瘦小老头脖颈,瘦小老头身子向前一钻,竟然从赵影来的胯下钻过。赵影来双腿急忙一合,回头看,早无人影。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这样的消耗战赵影来消耗不起,况且敌暗我明,加上敌人轻功了得,纵使赵影来武功胜出一筹也奈何不了瘦小老头。
           赵影来两手聚气,就待瘦小老头的出现,现在赵影来能做的,只有以静制动。可就这时,数十枚飞镖齐刷刷的从树林四方飞来。赵影来一声暴喝,身体表层形成一道罡气,数十枚飞镖碰到罡气纷纷掉落地上。赵影来叫道:“各位,就不要藏头露尾的了,出来一较高低如何?”
          “豪气不减当年,可你今天也走到头了。”说话的人正是温世天。站在他旁边的则是白无恋、无花公子和幻影七鬼。至于瘦小老头,早已不见了踪影。赵影来哈哈大笑起来:“竟然有这么多人想杀我,为了观音,我苟活了了二十年,现在是要跟你算算。”
         温世天不怒反笑,说道:“就凭你,从一开始你就陷入我设的局,竟然还浑然不知。实话告诉你,怡君和无花公子的婚事只是一个鱼饵,转钓你这只怕死的鱼。如果不这样,我们怎么能骗你来呢?”
         温世天命令道:“上。”幻影七鬼速度之快,远远超出了赵影来的想象力,就在赵影来打算用罡气护卫自己时,可他的丹田突然一空,一点真气也提不起来。现在赵影来才明白,白无恋之所以不当场杀死自己,恐怕是害怕自己的不要命的冲破穴道,使出同归于尽的招数。然后再派出幻影七鬼,故意以治伤为名,破坏自己的丹田。想到这里,赵影来的心突然冷了起来,眼神散发出阵阵杀气。
        七条幻影在要接近赵影来时,突然合成了一个人影,就在七鬼的手爪要插进赵影来的肚子时,赵影来的速度突然暴增,整个身体形成了一把刀,那是一把不仅能断人梦的刀,也是一把能断人命的刀。刀刃带着冷却人心的温度,呼呼闪过,只见血光一闪,七颗脑袋同时落地。
        温世天等人被着实的吓了一跳,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出手。众人都很纳闷,为什么赵影来丹田被毁,不但功力没减,反而比先前更强劲。赵影来的两眼发红,直接冲向温世天。温世天和无花公子二人同时出手,可他们忘了赵影来的身体不适人的身体,而是一把刀,一把聚满杀气的刀。温世天和无花公子的双手刚碰到赵影来身体上的罡气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赵影来身体周围的罡气竟然像无数的把刀在旋转,尽管两人伸手较快,温世天的小拇指和无名指被切断,无花公子就更惨了,左手齐手腕被切断。
        白无恋见温世天和无花公子都受重创,双掌齐出,重重的拍在温世天和无花公子的背上。温世天和无花公子猝不及防,纷纷中招,两人都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温世天和无花公子同时飞身跃开。温世天愤怒的问道:“无恋,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你看看我的脸。”说着就撕下脸上的人皮。这是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中年女子。
         赵影来看见这位女子,身体有些发抖,激动的说不出一句话,终于吐出两个字:“观音。”温世天气的胡须直飘,自己的妻子竟然被人叫的这么亲热。
         温世天此刻怒了,问道:“你把无恋怎么了?他可是白云子的儿子。”
       “我呸,你竟然好意思提起?谁不知道你早就把真正的无恋杀了,而你所说的那个无恋只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为了博得天下人的称赞,所以才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去代替无恋。可你忘了,我爹不止无恋一个小儿子。在无恋出世十多年前,我就出生了,现在我要让你们统统死去。”
         无花公子被断了一只手,心里有气,少了一只手,无尘化雨再也使不出了,况且事前和温世天商量的事成之后,自己得断梦刀,可现在自己的实力大打折扣,万一不成,说不定还把自己的小命搭了进去。说着右手启动身体上的机关,几百根钢针嗖嗖射出。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害怕有人阻止他。可就在这时,瘦小老头突然出现,利爪从无花公子的后背插入,直接将一颗鲜活的心脏逃出。无花公子不甘的我闭上了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自己请来的杀手手上。
          无花公子虽然死了,可那些发出的钢针还在,温世天和铁观音同时避开,只有赵影来还在痴痴地看着这位自己日思夜想了十多年的女人。“观音是你吗?”
         铁观音疾呼:“小心。”可赵影来的心早就不在身上了,他早已忘了周围的危险。噗嗤,三根钢针直接穿胸而过。赵影来的身子向后倒去。温世天见有机可趁,急忙使出血影缭绕,可铁观音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她的袖中匕首飞出,一刀正中温世天的手腕,温世天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自己这位妻子竟然对自己下杀手。在这之前,他对铁观音没有多大的防备之心,况且他一心想要赵影来死。
          温世天哎哟一声,手里的刀掉落地上。铁观音其实没有真要杀温世天的,毕竟夫妻感情还是有接近二十年了。倘若不是前些日子收到赵影来的书信,他也不会相信,之后他有偷偷把温世天和白无恋两人的血滴在一起,竟然融合了。本来对温世天的前妻就有恨,现在干脆毒死白无恋。
           铁观音不忍心,可瘦小老头却很是狠心,身影一过,温世天的腿上被抓去一块肉。温世天这下彻底懵了,他之前和瘦小老头商定只要帮忙杀了无花公子和赵影来,温世天就以盟主的身份让瘦小老头做无影城的城主。可现在,瘦小老头不杀赵影来,却向自己下手。
       温世天再也顾及不到什么了?温怡君不是自己亲生的,自己的亲生儿子白无恋又被铁观音毒死,最后连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结发之妻竟然也对自己下手,他的愤怒被彻底引爆,他的身体发生着剧变,无数的血影包裹着他的身体,他就像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般,手里握着一把刀,巨刀砍下,瞬间树木被整齐的切断,空气中飞舞着沙石,啊的一声惨叫,瘦小老头躲闪不及,背劈成了两半。
          这时的赵影来两眼模糊,他隐隐看到温世天一脸狰狞的走向铁观音。铁观音的手里又握了一把匕首,只不过还是刚才那把,只是她刚才趁乱从温世天的手腕上拔下的。
        眼见温世天慢慢逼近,铁观音不慌不忙的从袖中取出一根竹笛,悠悠的吹奏着。听着那撩人心绪的笛音,温世天放下了手中的刀,捂着头,滚倒在地上,看起来其疼痛绝对是撕心裂肺般的。铁观音一边吹奏着笛子,一边拿起匕首走向温世天,柔声说道:“虽然我不忍心杀你,可你必须死,不然李大人怪罪下来,我可没好果子吃。”说着断梦刀轻轻地在温世天的脖子上一划,一颗面目恐怖的头向山下滚去。
        铁观音转过身,又来到了赵影来的身前,用力一踹,将赵影来的身体从俯身变成了仰面朝天。赵影来微微睁开眼,吃力的说道:“观音,你告诉我,你不是朝廷杀人如麻的那个黑娘子。”
        铁观音狠着脸答道:“我就是黑娘子。当年若不是你离我而去,我也不会被迫嫁给温世天。后来,温世天为了讨好李大人,竟然让我陪李大人一宿,就在那一宿,我的彻底死了,反而是深深的爱上了李大人。”
        赵影来笑道:“你刚才竟然说爱我,哈哈哈哈,我没听错吧!笑死我了。”说着便撕下了嘴上的胡须,擦去了污秽,摘下了斗笠,“你看看我是谁?”
          铁观音立即下跪道:“参见李大人。”
         李大人缓缓的背过身去,沉声道:“此次要不是你,朝廷很难解决掉血刀城和无影城的势力。哦!对了赵影来赵师兄让我代他向你问声好。” 
         李大人右手突然在铁观音头顶温柔的一旋转,铁观音头竟然就这样轻易的旋转了起来,骨骼咔嚓声,还有那喷涌而出的血液,筑成了一段腥风血雨的梦。
        李大人从铁观音的手里夺过断梦刀,放在手里仔细的端详着:“ 一把小小的匕首,竟然能断人梦。看来以后江湖上,不会再有人敢做梦了。”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日与成都  竹鸿初笔
           后记:写的乱七八糟。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我是人间惆怅客 我是人间惆怅客
生活最后的坚守 生活最后的坚守
望断天涯路 望断天涯路
向生活致敬 向生活致敬
爱情是遇见,生活是错过 爱情是遇见,生活是错过
回望我的二零一零年 回望我的二零一零年
冬月 冬月
流浪汉 流浪汉
我站在回归线上,等待你的回归 我站在回归线上,等待你的回归
忧花落,耽一世之美 忧花落,耽一世之美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09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