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龙五一 > 文章欣赏:鬼手“十三针”
鬼手“十三针”
作者:龙五一  作于:2017-6-12 14:11:56  访问:342  评论:0(查看评论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电视连续剧《鬼手十三针》
      故事梗概
      第一集:
 深秋,乡村路上,鬼手巧遇抬棺出殡的队伍,从乡邻的谈话中,他知道了假死端倪。但由于鲁莽拦棺,惹起乡邻不满,遂引起打斗。由于鬼手高超的医术,果断出手救人,众乡邻从怀疑阻拦到支持佩服,由此引发了一段奇异的故事。这正是:“鬼手乡间施绝技,杏坛奇招巧治人”。
 主要人物
 鬼手---董光,男40岁
 鬼手妻---奚鹊,女,38岁
 鬼手女儿---董鹭,女,16岁
 鬼手同学---白灵,女39岁
 沙大爷---男,60岁
 村人甲---沙鴴,男,23岁
 新郎---沙鹏,男21岁
 新娘---柳燕,女,20岁
 新郎父----男,50岁
 新郎母----女,49岁
 老大---匪首,男38岁
 老二---孙枭,男32岁
 老三---金鹰,男23岁
 女青年---青莺,女,21岁
 院长---涂鹫,男55岁
 院长外甥---吴鸮,男28岁
 会计-----张鹋,女,27岁,
 孙护士---孙鹃,女22岁
 穆罕默多夫----孙鹃男友
 哈萨克女----坎丽斯,女,38岁
 坎丽斯丈夫---奥通巴耶夫,男42岁
 坎丽斯女儿--阿琪娅,女20岁
 富商-----张鶇,男45岁
 富商女儿----张鹮,女,19岁
 金鹰妈—女,55岁
 青莺妈—女54岁
 调查组组长----刘  50岁
 组员甲----28岁
 组员乙-----25岁
 牧民-----萨度阿卡斯夫30岁
 牧民-----阿依曼29岁
 
 
 
 
 
 
     人物小传:
 董光自幼受疾病折磨,羸弱不堪,经常得病。祖父自少林易筋经始,继而练太极,后慢慢病症消失,身体逐渐强壮。
 祖父是秉承家传的中医,隔辈传其中医知识,从号脉、开药方、识中药开始,祖父将自己所学倾情相受。
 祖父死后,经过发奋努力,他考取了国家中医药大学,获博士学位,分配到省级医院坐诊,后升为中医科主任。
 他专科坐诊,救病人无数;闲暇时也喜欢行走江湖、悬壶济世。
 由于其娴熟的针灸技术、怪异的手法、神奇的疗效,又惯用粗细不等、长短各异的十三根银针,因此被病人送雅号“鬼手十三针”。
 
 
                        人物性格:
 他自卑自信凝于一身,诙谐、郑重露于言表;感情专一却时有桃花事件。
 他是硬汉的外表,软男人的内心。
 他会医术、武术、相面术,懂书法、绘画、丝竹声。他性格单纯执拗,常常爱打抱打不平。
 他十分顾家想念女儿,却又时不时行走江湖中。
 他易经、佛经、道德经常常挂嘴,黄帝内经了然于胸。
 总之人物矛盾。既喜欢当学生,也喜欢当先生。
 电视剧开始前的镜头
 1,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在做着各种各样的手势,莲花指、佛指,说法印、无谓印、与愿印、禅定印、智拳印、期克印,并同时穿插鬼手独创的手势。
 说法印 以拇指与中指(或食指、无名指)相捻,其余各指自然舒散。这一手印象征佛说法之意,表现佛陀于鹿野苑初转法轮时的状态,所以称为说法印,
 无畏印 屈臂上举于胸前,手指自然舒展,手掌向外。这一手印表示佛为救济众生的大慈心愿,能使众生心安,无所畏怖,所以称无畏印
 
 2,然后出现中国中医传统的铜人,铜人的身体大写,出现各种穴位。镜头在特写远镜头交换。然后是各式各样不同的针,从不同的向一个方向飞过去,扎向铜人不同的穴道。
 3,铜人开始时是平躺着的姿态,被针扎后,突然坐起,大张着嘴巴,“啊“的大叫一声,此时屏幕出现字幕,一字一出,配上声音,哒,哒,哒(随着每个声音的出现,打出字来
 “鬼手十三针”
 主要表现的是手的柔软,并突出“鬼手”的内涵,是针灸圣手而不是鬼的手。
 第一集:
 第一集故事梗概
 深秋,乡村路上,鬼手巧遇抬棺出殡的队伍,从乡邻的谈话中,他知道了假死端倪。但由于鲁莽拦棺,惹起乡邻不满,遂引起打斗。由于鬼手高超的医术,果断出手救人,众乡邻从怀疑、阻拦到支持、佩服,由此引发了一段奇异的故事。这正是:“鬼手乡间施绝技,杏坛奇招巧治人”。
 
 场一:
 时:日,外
 地:乡村路上
 人:死者、死者老婆、抬棺材众人、村人、路人。
 景:深秋时节,秋风萧瑟,满树的黄叶,随秋风飘落,甚是孤凉。
 一群人抬着棺木,在乡间路上缓缓行走。
 一个60多岁的老者,鬓发皆白,他背着一个白布口袋,他伸手从背着的口袋中,掏出一大把白色剪成方孔的纸钱,随后,将手中的纸钱,抛向空中,嘴里大声的用沙哑的嗓子念叨着:走好哦,走好,一路走好哦!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一身白色的孝装,她头戴白色的孝帽,身披白色的孝袍,低声掩面哭泣。
 随着老者苍凉的声音,侧旁扶棺的年轻女子更大声的嚎哭:你坑死我了呀,坑死我了!老公啊,你这一走,可让我怎么活呀?
 她披麻戴孝,脸露哀容,一身的丧服更衬托出孤弱无依。哭到悲时,她更激烈的、用力的,以头磕碰棺材,棺木随之发出“咚咚“的声响。
 两旁扶着她的,是两个腰系白色孝带的年轻女子,一边陪着她叹息,一边抓住她的手臂,以避免她磕碰棺材时,发生意外伤害。
 棺材由四个年轻的后生抬着,每个人也是腰系一根白色孝带,他们摇摇晃晃的走着,看样子很是吃力。
 棺材的后面,则跟着一大溜由牛车、驴车组成的亲友队伍,大约有四五辆之多,牛车“嘎支支”的向前蠕动…….。
 死者的妈妈、姑姑、姨等女亲属,边哭边唱着丧歌儿:我那可怜的孩子耶,你这一走可让我怎么活耶?
 我的那个天唉,嗨嗨嗨……,你让我以后怎么活耶,嗨嗨嗨….!
 哭声中带着悲凉,实在让人不忍卒听。
 路上人很多,胆子大些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年长些的妇女,则低头掩面,不忍观看。
 一群半大的孩子,一边围着队伍跑来跑去。一边大呼小叫,好像这到成了他们的节日一样。
   此时,鬼手远远的从岔路上走来,依稀听到了这边的哭喊和女子头碰棺木的声响。
 他迅速的加快了脚步,快到路边时,他听到了路人的议论。
 村人甲:哎,真是太惨了,不过刚刚结婚才一天,转眼之间就成了活寡妇,哎,真是太惨了,太惨了!
 村人乙:唉,是啊,是啊,年纪轻轻的,这不是活坑人吗?
 村人丙:(冷笑讥讽的)她不是扫把星吧?刚刚结婚就给人家克死了!
 村人甲乙:嘿,你这人怎么?
 此时鬼手也转过头,直盯着说话的路人丙,脸上稍有愠色。
 村人继续聊着。
 村人丁:哎,兄弟,不好这样说吧?
 村人丙:唉,那你说是咋回事?昨天新郎不是还好好的,一块喝酒唱歌的?
 村人丁:哦,这…..!
 路人甲、乙的脸上也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听到他们的对话,鬼手走上前去,拱手问到:打搅您,请问这位死者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村人丙打量着这个问话的人,只见他身穿灰色的短风衣,下着蓝色的厚布的裤子。一双黑色的布鞋,落满了尘土,手上拿一个长方形硬木的箱子,头发修长,一幅风尘仆仆的模样,看样子是路过这里的外乡人。
 村人丙:哦,说是昨天晚上!
 鬼手:哦,知道是怎么死的吗?
 村人丁:不是很清楚。但听说是昨晚入洞房后,突然地人就不行了。
 村人甲已经听到他们的对话,讥笑的说村人丁:耶,你咋不清楚啊,昨天不是还偷听人家壁脚那吗?关键的时候,还激动地什么是的!
 (坏笑)
 村人丁:去!
 (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
 村人丁:我是听了呀,前半段还好,可后来新郎不知怎么突然就死呀了,新娘子哭的什么是的,吓的我够呛!
 村人乙:唉,真不知到底是咋回事!
 村人丙:闹鬼呗,阎王爷突然来勾魂了,也说不定!
 村人丁:哎呀,别迷信了,我看那就是新娘子闹的!
 村人甲:哎呀,别说了,你看人家痛苦的,你们还在这瞎嘚啵!
 几个人不说话了。
   听到这儿,鬼手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突然走上前去,将双手叉开,直接把棺木拦住了:停,停!
 事发突然,众村人皆大惊:这是要干么?
    要知道,遇到这样出殡的棺木,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您都得让开,甚至要绕着走,哪有人,青天白日之下,就敢上前,公开的去拦棺木啊?
 再说,按照当地风俗,这对于丧家也是大大的不吉利呀!
 众村人皆大怒!
 村人甲立时就走了上去:你他妈要干吗!
 (随着说话,照着胸口,上去就是一拳,边打边说):看你鬼鬼祟祟的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沙鴴“!
 村里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个冒失鬼,刚想拦,只来得及喊出名字,他一拳已经打过去了。
 看着对方瘦小的身材,众村人想:坏了,这家伙要吃大亏,你看看沙鴴的大拳头就知道了。
 众村人只来及,“啊”的一声,说时迟那时快,沙鴴的大拳头已经到了鬼手的胸前,众人只听到“扑通”一声,再看时,“嘿,怪了”发现倒下的不是鬼手,而是沙鴴。
 原来是鬼手轻轻叼住了沙鴴的手腕,借力一送,对方“扑通”就摔倒在地上了。由于双方的动作都很快,村人们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已经看到沙鴴灰头土脸的,摔倒在地上了。
 这下村人们可是有点怒:“你说你拦人家棺材,还动手打人”!这会儿他们全向着沙鴴了。
 可他们就不想想,如果沙鴴的大拳头打在鬼手的肚子上,那鬼手已经非死即伤了呀!但他们并不这样想,一看到自己人吃了亏,立马儿想法就相反了。
 “外地人欺负本地人,那还行”!这一来,怒气就全发在鬼手身上了。
 村人乙:该死的家伙,上这儿捣乱来了!
 拿着手中的木棍儿就砸向了鬼手,一看这人就知道是急性子,啥也不说上去就打。
 鬼手见来势凶猛,虽说武功在身,但也不敢大意,毕竟这是个老大的木棍子呀!
 他避重就虚,轻轻一跳,侧身就避开了村人乙的木棍,只见村人乙由于使的力量过大,一下子扑空了,有点朗朗跄跄,趁他站立不稳,鬼手转过脸来,照着他屁股给了一脚,村人乙咕噜噜就滚向了路边。
 这一下,村人们急了,因为毕竟他们都是一个村儿的。
 众村人:嘿,这家伙可太混蛋了,无缘无故的阻拦我们的棺材,还打人!
 村人:揍他!
 眼瞅着,这些当地村民一拥而上,瞬间就把鬼手围上了。
 鬼手围着棺材打着转转,虽然手里拎着个箱子,但并没有拿它当武器,只是戳戳点点,就看到,不时有人倒下。
 看到鬼手下手很是诡异,几个人都不敢再向前, 他们把鬼手包围了,绕着他转磨儿磨儿。
 鬼手边打边说:唉,住手,住手,新郎还没死呢,你们知道不!
 村人丙边还手边说:你他妈别胡说了,我们都看过了,人早就没气了!
 鬼手继续:你看,你们怎么不信呢!如果你们耽误时间长了,这棺材可不透气,新郎真死了,就是神仙来了也白搭!
 看到这边乱打的情景,撒纸钱的老者赶紧走了过来:先生,看样子您也是体面人,说句不中听的话,您这不是闹丧吗?人家刚刚死人了,求您了!
 (双手举手做作揖状)。
 声音里带着哭腔,似乎是恳求鬼手别再阻拦棺木。
 鬼手:不是,他真的没死,我能治!
 老者:你?
 老者一时之间有点蒙: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能治死人的!脑袋拐不过弯来,表情愕然的呆在那里。
 大哥!
 这一切都被死者的父亲看到了,赶紧从后面赶了过来,他看到组织丧事的老者一时语塞,他便拦住。
 便对着鬼手深施一礼:先生,您贵姓?
 鬼手:我姓董,人送绰号鬼手十三针 !
 家长:哎呦,在下倒真是听说过您的大名,可我这儿子他以然是死了啊?
 鬼手:嘿嘿!我既然说了他没死,他就是没死,您把儿媳妇叫过来,我有话问她。
 家长:柳燕!
 柳燕:哦,爹,我在这儿!
 家长:哦,孩子,这位董先生有话问你?
 柳燕转向鬼手,略抬起头,白净漂亮的脸上满是泪痕,一幅不忍让人卒睹的凄苦的模样。
 柳燕:您?
 鬼手:哦,您是昨天结的婚?晚上入的洞房?
 这不问还好,柳燕的眼泪刷的又流了出来。
 柳燕:呜呜,先生,我好命苦啊!
 说完又哭。
 鬼手:哦,别急,慢慢说!
 柳燕:我老公叫沙鹏,在广东打工,为了赶订单,他一直在加班,昨天才回来......
 (镜头转向早晨,沙鹏拿着行李,从火车站出来,行路匆匆的情境。
 夜晚,热闹的婚宴席,村人甲、乙、丙灌酒、劝酒的镜头,新郎已经很累了,仍面红耳赤的大口喝酒。
 繁琐而热闹的新婚典礼,新郎露出了十分疲惫的灰白脸色。
 新郎搀着新娘步入洞房的情景)。
 场二
 时:夜、内
    人:新郎沙鹏、新娘柳燕
 地:新房内,
 景:一间布置一新、奢华漂亮的洞房,窗户上贴着大红的喜字,房顶上吊着拉花,吊灯灯光柔和的洒向四周。屋内有双人床,沙发、茶几、电视、衣架等新房设备。
 衣架上挂着新郎、新娘的大衣、帽子和头巾。
 沙发上散乱的扔着崭新的男女新婚外套。
 茶几上可见果盘,果盘内摆放着花生、水果、点心等小吃。四周凌乱的放着吃剩的糖纸、瓜子壳、花生壳等。
 一双绣花红布鞋,一双礼服呢蓝布鞋,两双崭新的鞋子,整齐的摆放在新郎、新娘的床前,让人有一种猜想。
 镜头慢慢转向新婚木床,老式的带帐子的硬木床上,大红的绸缎新婚被子,覆盖着两个人的身体,两个人斜靠在木制的床头上,露出了只穿着秋衣的上半身。
 新娘很漂亮,她娇羞的斜靠在床上,脸涨的通红,可能预知到来的场景,新娘娇羞的低着头。
 新郎坐在床上,看着自己靓丽的新娘,心花怒放,他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跳的让自己感到有一种胀痛。
 电视柜上的电视机,正播放着香港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郭靖与黄英谈情说爱,相拥在一块,他们的对话勾起了新郎、新娘的联想。
 罗文和甄妮的柔绵歌声,如诉如泣、缠缠绵绵: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相伴到天边,藤树两缠绵…..爱意似流水,万般变幻……。
 这歌声让他们感动,犹如亲临其境,这歌声使他们热血沸腾,美好的时刻,美好的时间,美好的愿景,使他们大受感染。
 新郎开始把脸转向新娘,轻轻的亲吻着新娘的脸蛋儿、脖子,新娘也配合的抬起头来,用嘴巴迎接着新郎的热吻,两个人互相搅动着,血脉喷张,身上火烫。
 新郎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他开始大口的穿着粗气。
 动作也多了起来。新娘扭捏着半推半就的配合。
 新郎开始紧张的、笨拙的脱着新娘的衣服,新娘的衣服穿的比较多,脱掉了外面的秋衣,里面还有薄薄的单衣,脱掉了单衣,露出了大红的乳罩,新郎大口的喘着粗气,紧张的解着乳罩的扣子。
 镜头中可见衣服散乱的被一件件的扔到了床下。
 外面一帮听壁脚的,捂着嘴偷偷的乐,村人甲捅了村人丁一下,村人丁挤挤眼。
 镜头转回
 新郎哆哆嗦嗦、笨拙的脱着衣服,终于露出了新娘白皙的皮肤,新郎大口的喘着粗气,动作越来越粗,越来越快,镜头中可以看到新郎的手哆嗦的越来越厉害。
 脱掉了新娘的衣服,新郎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下来扔到了床前。
 大红的被子被掀开,新郎粗鲁的爬到新娘的身上,动作粗暴,幅度过大。
 新娘闭着眼,在下面娇喘,扭捏着配合新郎。
 新郎的粗气声、新娘的娇喘声。
 外面的一帮人受到了感染,一时都愣在了那里,大张着嘴,在幻想着什么,村人丁流着哈喇子,都忘了擦。
 镜头转回
 此时镜头的大写转向新郎的面部,新郎的脸由于过度的兴奋和紧张的快速的动作,脸涨的通红,突然间新郎张着大嘴“啊’的一声似乎到了高潮,就愣在了那里,哈喇子顺着嘴角往下流,手脚僵硬,似乎整个人被凝固了。
 他表情僵化,脸色慢慢从红润转向苍白,犹如机器人被锈住了一样,僵尸般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新娘正是快乐时分,眼看快到高潮部分了,新娘还在娇羞的配合着新郎的动作,嘴里发着梦魇般的嘤咛:嗯、哼、快、快、我要,我要!
 半响却没有了动静,发现新郎停止了动作。
 新娘埋怨的睁开眼时,刚要说什么,却看到了新郎犹如鬼魅般的表情凝固的脸。
 她“啊”的一声,把新郎推了下来。
 新郎犹如石膏像般的倒在了床上。
 她下意识的大叫: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过了一会,意识到不好,大声喊叫:妈、妈快来,沙鹏这是怎么了?
 “啊?出事儿啦”!
 外面听壁角的不由的全愣住了,醒过闷儿来,都跑了。
 场三
 爸妈在自己的屋里,他们盖着被子睡的正香,妈妈突然听到了儿媳的惨叫,她骤然醒来,推推丈夫:嘿,老头子,你听,是不是儿媳妇在叫啊?
 丈夫睡眼惺忪的:哎呀,她叫还不是正常,你不也叫吗?快睡你的觉吧!
 我呸,你个老不正经的,你听听,这声音不对呀,肯定是出事了呀。
 此时老头也听到了儿媳妇哭泣的声音:快,快!赶紧起来。
 老两口慌忙穿衣的背景。
 场四:
 妈妈在前,父亲在后,推开门时,看到了儿媳妇半裸露的身子,新郎父亲见状,略停了一下。
 新年母亲往里走,看到了新郎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儿子的身子,依然是全身冰凉,不由得爆发出大哭:哎呀,我的儿呀,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呀?
 父亲闻听大步朝里走,也顾不上儿媳妇半裸露的身体了,他带着明显的惊诧询问新娘:柳燕!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啊?
 柳燕哽咽着:我们正....沙鹏他,呜呜,他突然就死了呀?
 沙鹏的父亲母亲愣在了那里:这….!
 沙鹏半赤裸的身体,三个人伏身大哭,他们悲痛欲绝的身影。
 场五
 柳燕更大声的哭泣。
 “唉”!
 沙鹏的父亲长长的叹气。
 沙鴴有点不耐烦了:这,我们早知道了,你!
 他指着鬼手,那意思很明显,你打算怎么着啊?
 沙鴴,你?
 鬼手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愣小子叫沙鴴。
 老者瞪了他一眼,那意思很明显,怎么这么没礼貌!
   他还在那里不服气的梗着脖子呢。
 鬼手冲着他:嘿嘿,我自然有办法救他!
 转向众乡亲,
 难道你们不愿意让新郎活过来?
 众村人:这!那!唉,还用说吗?
 家长拱手:大师啊,我求之不得呀!
 众村人:是啊,但是.......?
 沙鴴看着鬼手,又要说话,被老者瞪了一眼,把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沙鹏的父亲赶紧转向老者:大哥,麻烦您,赶紧把棺木打开,让先生看看!
 老者:哦,那好,那好吧!
 然后,转身冲着众人:别围着了,快散开!
 回头看着沙鴴,攥着老大的拳头,一幅不服气的模样,还在那里比比划划准备随时向鬼手发起攻击,老者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脚:沙鴴,你他妈干嘛,还不赶紧帮着干活儿?
 众人似信非信,都不太服气,挨了老者一脚的沙鴴更是一肚子不高兴:嘿,沙大爷,您看着,他要是能把新郎官儿救活过来,我拿脑袋当斧头,把这棺材劈了当劈柴。
 沙大爷:行了吧你,贫什么呀,赶紧帮忙,把棺材撂下来。
 (其他人也是不服啊,明明人死了,他还能治?真是笑话,因此也跟着起哄)
 村民乙:对,如果他真能救活这个人,我们给他竖牌位,天天给他烧香上供。
 沙大爷朝向众人直作揖:哎呀,得嘞,别起哄了,那个咱一会再说,现在大伙先受受累,帮个忙,把棺材撂下!
 在沙大爷的示意下,众人不在言语。
 这边鬼手看着众人,只是笑笑,始终没再说什么。
 沙大爷指挥着众人:放,放!
 抬棺的人,按照沙大爷的手势,在众人的帮助下,把棺材放到了路旁的地上
 沙大爷指挥着几个年轻人:开棺!
 几个人上前用工具撬开棺盖,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围了过来。
 鬼手赶紧阻拦:让开让开,这里围着,不透气啊!
 沙大爷也一个劲的拦着众人:嗨,别挤了,有什么好看的?
 棺盖被打开了,鬼手走上前去,打量着这个死者,这是一位20多岁的年轻人,脸色煞白,身形稍瘦,他平躺在棺木中,已然气息全无,但最明显,也是最让人诧异的,是裤子中间的部位,却被什么东西高高的顶了起来,显得十分怪异。
 鬼手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死人抬了出来,鬼手略一打量,立即施针,他动作神速,飘飘然犹如仙人下凡。左手对着死者的人中穴就是深深的一针,右手迅速转向百汇穴,然后迅速扎向涌泉,三阴交、足三里、内关。他左手扎、右手捻,右手扎、左手捻,十三根粗细不等,长短不一的银针轮番上阵,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沙鴴更是张大了嘴巴,傻了!
 鬼手:傻横,别站着了,帮我拿下东西!
 沙鴴:我不叫傻横,我叫沙鴴!
 鬼手:是啊,不是叫傻横吗?
 沙鴴:不是,沙子的沙,鴴是大鸟的意思。
 大家听到他们两个人傻横来,沙鴴去的在那里倒口,都觉得好笑。
 鬼手:哦,大鸟帮我一个忙!,
 众人:哈哈,
 憋不住的一下就笑了,
 沙鴴的眼瞪得溜圆:你!
 怎么,不行啊?
 沙大爷走了过来冲着沙鴴说道。
 大爷,您?嘿嘿!
 刚才被大爷踹了一脚,虽说心有余悸,那意思也很明显:您怎么老是向着外人啊。
 鬼手示意沙鴴帮他拿东西。沙鴴老大不乐意,但碍于大爷的情面,新郎沙鹏又是自己兄弟,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所以,虽说老大不乐意,但还是慢吞吞的,帮鬼手打开了他一直没离开身儿的小箱子。
 “呦,嘿嘿”,箱子里还真是个万宝囊。沙鴴正在大饱眼福,准备翻箱倒柜,“啪”的一声,鬼手弹了他一记脑崩儿。
 “呦”,你干嘛,沙鴴下意识的抱了一下脑袋。
 鬼手:把东西递给我呀。傻看什么呢?
 沙鴴:哪个东西?
 鬼手:那个粗的,
 沙鴴:哎,是了!
 看着身高马大的沙鴴被鬼手指挥的团团转,想到刚才还追追打打的互相追逐,现在却服服帖帖的在那里帮人家干活儿,众人不禁又是一阵好笑。
 可突然想到人家这还有死人呢,赶紧又把笑生生的收了回去。
 在鬼手指挥下,沙鴴拿出了一根粗粗的,犹如梅花样的东西,只见鬼手点燃了这根棒子,然后用它紧贴着病人的身体,连续灸了神厥、气海、百会等穴位十余分钟,当然这只有鬼手明白。
 众村人只见香烟袅袅,香味扑鼻,再看死者灰白的脸上竟然慢慢的有了血色,大家已经完全改变了心态,不仅觉得好奇,也期盼着奇迹出现。
 灸毕,鬼手将两手食指屈成弓状,第二指节的内侧面紧贴印堂,由眉间向前额两侧抹了约40次左右。而后又以两手拇指罗纹面紧按风池,用力作旋转按揉,随后按揉足少阳胆经的脑空。然后,两手掌心紧按两耳,作快速有节律地鼓动,再用掌心在囟门大力拍击。
 此时,只见鬼手两手合十,快速相搓,再度张开手时,只见鬼手的两个掌心犹如被火烫了一样,通红通红!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鬼手将热乎乎的掌心紧贴死者前额,用力向下擦到下颌。
 嗨!
 随着鬼手的一声大喝,死者竟然“哎呦”了一声。众人皆大惊失色。
 旁白:
 从鬼手开始治疗,他的手法,说实在话,谁也没有看太清楚,只感觉就像天女散花一样,看的众人眼花缭乱,不过现在的村人们,已经从开始的狐疑,变成了现在的佩服,个个露出夸赞之色,“啧啧“声不绝于耳。
 谁也看不到他是如何掏针,如何施针,如何灸疗,其实他的针都在身上掖着,一共13根,大小不等,长短不一。
 他攥在手中,左右手同时施针,捻、刺、弹、揉让人眼花缭乱,所以一般的人很难看清。
 此时,病人竟有了一丝微微的喘息声;
 众人皆大惊:难道世间真有活神仙吗?
 鬼手又拿出一粒中药丸,扒开死者的嘴巴,快速喂入病人口中,数分钟后,病人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众人随之又是一声惊呼!
 死者表情有些呆滞,他看着围着自己的众人,不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身在此处呢?
 他看到了父亲:爸,我?
 似是在询问,我这是为何呀?
 “鹏儿”!
 父亲喜极而泣:孩子啊,你是刚刚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啊!
 柳燕已经完全惊呆了,突然遭受打击的她,一时间给打懵了,大喜大悲啊!她站在那里,已经有些傻了。
 母亲早已经走了过来,只是不错眼珠的盯着鬼手施针、灸疗。她看到了治疗的整个过程,一直揪着心,怕惊扰了大夫,所以一直没敢言语,就在那里盯着、看着。
 现在见到死者活了过来,婆媳二人不约而同的一齐扑了上去。
 我的孩儿啊!
      老公啊!
 一齐在那里哭叫。
 好像有所悟似地,母亲赶紧转过身来,跪下就给鬼手磕头:您真是活神仙啊!
 鬼手:哎呦,大妈不敢当,不敢当啊
 柳燕则对着死者:沙鹏啊,这是咱的大恩人啊。
 父母亲:是啊,儿啊,快起来谢谢这位先生!
 鬼手:慢着慢着,别急,先躺着!
 众村人一时间如释重负,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沙鴴惭愧的走上前:先生,您原谅我的粗鲁,我给您磕头!
 鬼手:哈哈,不用磕头,你还是用头把这棺材劈了吧?
 沙鴴脸涨得通红,搓着手,不知所措。
 鬼手:嗨,跟你开玩笑呢,再说你把这么好的棺材劈了,人家也不干呀!
 沙鴴:那我拜您为师吧!
 鬼手:别,我可不敢收你这样的徒弟,上来就揍人啊!
 众人:“哈哈哈”!
 皆大笑,臊的沙鴴的脸更红了。
 (看着沙鴴很难堪的样子)
 鬼手:不开玩笑了,你真想学吗?
 沙鴴:是啊,学医,我原来到真是没想过,只是想学武术,但今天看到您这样的身手,我是打心眼里佩服!所以。
 鬼手:哦,我这个是童子功,要跟我学,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啊!
 沙鴴:咱一个庄稼人别的不行,吃苦 您放心!
 鬼手:那好,这些话,我们明天再说,先把病人送回家要紧!
 沙鴴:嗯,对,对。
 马上收拾老师的箱子。
 其实从一开始,鬼手已经看出来,这个沙鴴还真是一块好料子,他心地善良,热情外露、快人快语且身高马大。心地善良这可是医家最主要的,你想想,他为了素不相干的人,都敢跟人家玩命,何况对病人呢?
 而且,身高马大正好可以学习正骨,因为鬼手自己个子小,碰到那种身高马大又是脊椎出现问题的人,特别费力气,这下好了,如果能教这么一个徒弟出来,到也真是求之不得。高兴之余,不禁脱口而出:
 “孺子可教也”,鬼手自言自语道。
 沙鴴“嗖”的蹦过来:真的?
 哎呦!这孩子!
 鬼手被他突然一问,吓了一跳:那还能假的了?
 沙鴴:太好了!
 他抓住鬼手的胳膊使劲的摇!
 鬼手:嗨嗨,慢点儿,别把我摇散了!
 沙鴴:嘿嘿,师傅,我太高兴了!
 鬼手:你净顾的高兴了,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弄坏了上哪找去啊!
 沙鴴伸伸舌头,又惹得大伙一通儿的笑。
 沙鳽的父亲走过来,冲鬼手一作揖:大师,
 鬼手摆摆手,那意思很明显,别叫我大师啊!
 沙鳽的父亲:今儿个天儿也不早了,您哪儿也别去,
 转回头冲着老者:大哥,这两天,您也够累的了。
 又冲着鬼手:咱们大家一起到舍下喝个痛快,庆祝庆祝。我们再细聊聊,您看怎么样?
 鬼手:恩,我看行!
 沙大爷:好,太好了!我收拾收拾马上就过去!
 沙鴴:大爷,我也去!
 沙大爷:嘿,什么都有你!
 沙父:去吧,去吧!
 好耶!沙鴴一脸的喜庆!
 这孩子!
 其实沙大爷也看出来,鬼手是真喜欢沙鴴。
 沙大爷:那好吧,我们一起好好喝两盅!
 鬼手:好好!
 沙父:还有些事情要向您请教!
 鬼手看着沙鹏的父亲,“呵呵,您客气了”,其实他已经猜到,沙鹏的父亲肯定是有什么事要问他。
 鬼手:本来我是不想叩扰您,只是今天虽然治好了沙鳽的病,但我看出来了,令郎的身体打小就不太好!
 沙父:嗯,是!
 沙鴴:嘿,这您都知道?
 鬼手:嗯,是!他看了一眼沙鴴:要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转过头冲着沙父:所以我还有个方法,能强身健体,可以给沙鹏的身体砸砸根基。
 沙父:哎呦,那可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啊,我们一家子是求之不得啊!
 鬼手:那好,沙鴴前面带路,我们火速前往!
 “遮”! 沙鴴装模作样的学着戏里的文辞,大家又是一通儿大笑!
鬼手“十三针”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且此作品系首发于“八斗文学”网站。我同意“八斗文学”作为此作品版权的独占代理人。在撤销本委托之前,我不再将此作品投给其他媒体,有关此作品发表和转载等任何事宜,由“八斗文学”全权负责。未经“八斗文学”转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湖南桂阳手机维修学校 湖南桂阳手机维修学校
野话伯乐 野话伯乐
借尸换魂(33) 借尸换魂(33)
七律•惊闻中央党校重新树立领袖塑像(二首) 七律•惊闻中央党校重新树立领袖塑像(二首)
《你》 《你》
美丽的女鬼 美丽的女鬼
可
传承的力量——中国传统文化是世界管理学的哲学源头 传承的力量——中国传统文化是世界管理学的哲学源头
清明 清明
眼儿媚•月姑    (用青石同牌同题同韵。) 眼儿媚•月姑    (用青石同牌同题同韵。)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4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