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文学
首页 八斗文学 新闻 八斗文学 文库 八斗文学 文集 八斗文学 指导 八斗文学 作家 八斗文学 个人 八斗文学 会员 八斗文学 诗词 八斗文学 编辑 八斗文学 留言 八斗文学
现在时间: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是:八斗文学 > 个人文集 > 运河雄鹰 > 文章欣赏:校花(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二
校花(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二
作者:运河雄鹰  作于:2017-3-26 8:48:07  访问:76  评论:0(查看评论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校花》第二十二章(1)
 
 作者徐伟成    
     
     请客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谁是东道主谁去的要早一些,罗娟英请客未必。我和孙有炳霍国强魏生京前后到了红萝卜酒店,这家酒店是平房三进院,服务员把最后一排房子叫三层,罗娟英订的是三层315。
     霍国强刚一进屋就叫着服务员:“去把你们经理找来,就说霍国民他弟霍国强来了。”
     一会儿工夫,一个穿黑西服的小伙子和服务员走进来,服务员向霍国强介绍说:“这就是我们闫经理。”
     闫经理客气地说:“您就是霍总的弟弟吧,久闻大名。”
     “别说废话了,把你们老总的茶拿出来沏一壶。”霍国强没抬眼皮说。
     “应该的,应该的。”黑西服躬身而退。
     我说:“行啊,你哥开的?”
     “哪里,他们四个哥们合伙开的,哎,别说我的事,雪莲拿下了不?”
     “快了快了。”我为了转移目标,说:“罗娟英请客,今天不分男女,什么日子?她的生日还差一个多月呢。”
     霍国强说:“你别转移斗争大方向,告诉你,雪莲可不是一般人能伺候了的。”
     霍国强说的一点不假,我也不争气,试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就,总是蜻蜓点水一掠而过,把她的火点着了就蹲在地上抽憋烟。气的雪莲直说:“告诉你,我红杏出墙别怪我。”
     “我最佩服霍国强这方面。”魏生京拍了一下霍国强的肩膀,呷了一口茶说:“那是那年咱俩去黑龙江农场参观大农业,好么,娘俩让他给干服了,那姑娘在里屋喊:‘听清楚了,听清楚了……’喊了30多遍。那娘们一看女儿碰着硬货了,推门就说,‘好汉你跟我来咕来咕。’这小子当时就火了,把老娘们摁在炕上就招呼!你猜怎么着,没过10多分钟老娘们跟自由搏击运动员似的,连举双手带拍炕说:‘你比老毛子还哈拉硕呀,你也太能整你姐了。’”
     我问:“‘听清楚了’什么意思?”
     魏生京瞥了一眼霍国强说:“这里只有你不知道。老霍自从当了队长以后,每天早上开例会,布置一天的工作任务,布置完任务最后都要问一句,‘听清楚了没有?’队员一起喊,‘听清楚了!’然后说,‘再重复一遍。’队员再喊,‘听清楚了!’天长日久工作程序成了惯性思维,最后转为流氓互动。”
     笑声之余我对霍国强有了更深刻了解,他能把工作状态带到生活每一个细节,说明他对工作有着无限的热爱,回来几个月了,我没看到他休息过一个整天,步话机24小时开机。每次破完案他都要请队员们大吃一顿,完了叫上我去清华池美美地泡上一个澡,沏上一壶碧螺春开始讲他如何如何。他破过两起市局督办的案子,在破案中从楼上跳下过两次。一次是二楼,另一次是从三楼跳到二楼,腿挂在脚手架上造成粉碎性骨折。他赤手空拳与嫌疑人搏斗是家常便饭,有两次被人扎伤,都扎在了屁股上。第一刀为他换来个二等功,第二刀有点不清不白,听魏生京说,他给一个警花肚子弄大了,又没个交代,人家哥哥不干了,给他留点记号。
     我问孙有炳:“王大力怎么还没到?”
     孙有炳说:“我让霍国强通知了。”
     霍国强说:“这块怂,我齁瞧不上他,他跟你们进了公安局,他妈一夜间头发就白了,不知得了什么怪病,没两年就死了。这小子连块墓地都没给买,偷着埋在了运河边上,头两年拆迁他弄了10多万,我说,‘别让你妈当孤魂野鬼了,给你妈买块墓地。’那天我跟他去看坟,操,头两年发了一次水,他找不到他妈的坟了,我说:‘你孙子也太过分了,连你妈都忘埋哪了!’他说‘当年就埋在铁锹厂后身,铁锹车头两年拆迁了,又搭上修河道……’”
     魏生京说:“那天夜里是我帮助埋的,好吗,碰着两家,搭我们三家,都是烧不起的。埋完就哭成一片,太吓人了。”
     霍国强说:“这小子自从拆了迁一下就抖起来了,每次喝酒都喝多了,多了就给女同学下跪,他说跪下说话真诚,他妈的,他就这么跪也没给咱们老爷们跪过。”
     我说:“他给咱班谁跪下过?”
     霍国强说:“他给钱君英还少跪了。”
     大路人马陆陆续续到了。罗娟英让白丽钱君英往里坐,杨英坐在了霍国强的身边。罗娟英喊着从门而过的服务员,服务员答应着进了包房,她把菜谱放在转盘上,我们大家互相谦让。
     菜谱转到我眼前时,我说:“罗娟英你来过这儿,你熟,你代劳了吧!”
     在场的人此起彼伏。
     罗娟英说:“一人点一个,徐伟成,你带头。”
 
 《校花》第二十二章(2)
 
 
     我拿起转盘上的菜谱,大概翻了翻,点什么呢,第一个就点6元的麻婆豆腐,不但没水平,而且还有点掉价,点个桂鱼又怕罗娟英不高兴。我朝魏生京龇了龇牙说:“还是你点吧!”
     魏生京看我一眼,把转到眼前的菜谱拿起来,他翻开第一页,点了一个扒猪脸。然后看了大家一眼,大家异口同声让他代劳,他也不客气,边翻边问边点,点了一溜儿够他朝霍国强说:“你再补充补充?”
     霍国强接过菜谱翻了翻,问:“服务员,我们点了几个菜了,你报一遍。”
     服务员报了一遍点完的菜。他说:“四个凉菜八个热菜我看可以了,咱们先吃着,不够再添,大家看如何?”
     罗娟英说:“再点俩,拌萝卜苗、麻酱油麦菜一人一口就没了,快快快,再点俩。”
     霍国强又翻了翻菜谱,说:“我看这里有饺子,咱们主食吃饺子怎么样?”
     大家一致说好。
     霍国强说:“我点一盘鸡蛋韭菜馅的,剩下你们点什么馅的我就不管了。呆会儿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在等着上菜的时间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相互问候。罗娟英问大家喝什么酒,杨英用手推着霍国强说:“哎,你那个破故事什么时候讲,呆会儿菜上齐了大家可没人听了。”
     霍国强环视了一眼,最后把视线落在我身上,说:“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中午,徐伟成在学校门口劫住我说‘你猜,我中午吃什么?’我摇头,他说:‘你张开嘴。’我张开嘴,他往我嘴里吹了一口长气。我当时兴奋地大叫:操!你吃鸡蛋韭菜馅饺子了。”
     我们在座的听完都哈哈大笑。霍国强严肃地说:“当年那臭韭菜臭鸡蛋味我至今记忆犹新,像钱君英罗娟英当年家里吃一顿鸡蛋韭菜馅饺子不叫回事,我和魏生京这样的家庭,搭上过年,一年也就吃上三两回吧。魏生京,还记得吗?你偷村里老乡家鸡蛋,打一大锅汤,咱俩喝了一下午鸡蛋汤。”
     屋里人听了无不点头感叹。
     凉菜热菜次第而上,大家相互让酒,霍国强给杨英倒酒。杨英大叫:“别不舍得,全倒满了。”我听了为之一振:今天兴许又是一场恶战。
     罗娟英不停地嚷嚷:“我们女同学代表可倒满了,你们男生看着办,大家把杯都举起来,咱们大家一起碰一个,剩下随意。”我们起立一一举杯。
     落座后魏生京问:“罗娟英,今天你把我们弄到这儿来有什么重要事呀?”
     “吃完喝完告诉大家。”罗娟英说完看着霍国强。
     霍国强看着大家。
     钱君英说:“不行,再不霍国强说。”
     我们大家齐声应和。
     霍国强把手举过头顶发誓说:“我向毛主席保证不知道。”
     魏生京说:“不说我可瞎猜了,是不是两人想公开点什么?”
     桌上的人鸡一嘴鸭一嘴起着哄,罗娟英皱着眉,用手往下压着:“静一静,静一静!”
     霍国强拍着桌子,“嘿嘿嘿。”
     “我本想吃完饭告诉大家。”她右手捋着额发,“可大家气氛太热烈,我只好现在就宣布了。”说完扬起头朝天花板暗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后天就皈依佛门了。”
     屋里的空气一下凝固了,只听见铁板和牛柳吱吱的叫声。“任何人不许劝我,谁劝就是对佛的不敬,我一生一世的朋友祝福我吧。”罗娟英说完,两手合一,嘴里念念有词。
     我们看她正襟危坐,双目微起,看着霍国强像狗一样,往前躬着腰怒目圆睁:“看我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完他朝罗娟英说:“喂,去西藏?”
     罗娟英微微点头。
     “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霍国强用拳头砸着桌子气鼓鼓地说。
     罗娟英说:“你明白什么?你只明白你自己和你的工作。”她没有看霍国强,“要珍惜感情就要懂得放手,你说呢?”他把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不知道她是在说霍国强还是说我。她在说我跟她的感情?那纯是放屁!她在说霍国强?这块怂玩够的烂货甩给我,卸了包袱卖人情,还堵死我追求罗娟英的路。
     我说:“有炳,还记得咱们上初中的时候,霍国强没下课就把文明扣打开,一听下课铃就往厕所跑,等咱们到了厕所他都尿完了,有时候来不及尿完,弄得裤腿上都是尿吗?”
     大家听完抿着嘴笑,霍国强也笑了,他把嘴里的菜吧唧完说:“那时候我发育的比较早,我发育时这几个还是小桑葚。残疾人嘲笑正常人,你说这哪讲理去?结婚知道了吧,有人着急。嘿,徐伟成,别认为人家是外地的配不上你,你亏人家多少我一清二楚,今天多吃点腰子,听清楚了不!”
     我听着大家的笑声脸烧的不行,心里骂自己,跟人家逗什么贫,这里在座的哪一个不比你强。我把手举过头顶,学着女人声,自虐着高声呻吟,“听清楚了,听清楚了……”我不时地扭动着腰,引得在场的人嘎嘎大笑,我也狂笑不止,以此来解脱自己尴尬的困境。可罗娟英却低下头,脸红的像一块红布,她左手捂着额头。我突然明白了,罗娟英真的“听清楚了”。
     我起身走出包房,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打开水龙头,边洗手边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徐伟成呀徐伟成,这么多年了,你不是揭罗娟英的伤疤就是往她伤口上撒盐!上小学种牛痘,她胳膊感染落了一个疤,你到处吹嘘她的伤疤漂亮的像天安门金水桥下的小金鱼;上中学她生长发育太快,凉鞋把她的脚趾束成一团,你满世界的宣扬叠压在一起的脚趾特有范儿,特像我们男孩打响指的姿态……今天我本想自嘲自己让大家开心一乐,没想到拉屎得儿动弹,抖落出这么一段故事。
     “哎,你还洗的完吗?”
     我操,罗娟英找到洗手间来了!我急忙转过头陪着笑脸说:“对不起,对不起,喝的有点头疼,出来醒醒酒。”
     她歪着头看了我一眼深情地说:“伟成,你半生不幸,每一次不幸或多或少都与我有关。我欠你的太多了,包括你进监狱……”
     听了她的话我鼻子一酸,眼泪和鼻涕一块流了出来,我干张着嘴默念:妈呀,你听见了吗?娟儿这么多年我没白疼。正像她所说的,我进监狱确实跟她有关。不知大家还记得不记得,我因为救罗娟英被弹簧锁一帮人臭揍一顿。我不知道大家想没想起来,我和鸡崽那场阿基琉斯之战。还有张东旗挨打我出面为张东旗拔份儿,最后引爆了通县运动会之战。可这一切的一切,只有罗娟英可以说……
 
 《校花》第二十二章(3)
 
 
     她说:“今天吃完饭带我走吧,这么多年来你对我一直那么努力。”
     我听了她的话浑身抖得停不下来,我像《列宁在十月》里的列宁,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看着她穿的白裤子,不停地来回走动。徐伟成呀罗娟英,罗娟英呀徐伟成,你俩不就是天生一对吗?她高你矮,她腿长你腿短,她直发你卷发,她一笑俩酒窝,你一笑满脸横肉。有反差有张力有现代感,这不就是地配的一双吗?我妈说罗娟英不是人,是妖。请问我妈,妖有这么有情有义的吗?我妈说,我的小豆芽呀,你贱的不行了。请问我妈,这是贱吗?呸!这是矢志不渝伟大的爱情。我差一点上了你的当,你这个刁老娘们。我学着我爸年轻时骂我妈的话。
     “嘿嘿嘿,俩人在这儿偷着聊什么呢?大家找你俩半天了。”说着杨英解着腰带冲进洗手间。
     我和罗娟英回到座位上,屋里的空气异常沉闷,只有罗娟英的声音和我沸腾的情绪在包房里飘荡。
     我突然抒发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读者可能会理解我,罗娟英把一千零一夜的最后一夜赐予我,这是百万分之一的意外,这么说吧,今天这事比给她开处还要神圣,你想,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就有一千次。可我是最后一次,再无第二。徐伟成,要知道,你曾经是劳改犯,她曾经是中国十一大名模之一。你刚刚进工厂学徒,她八年前就上了《精品》杂志封面。徐伟成,呆会儿罗娟英宽衣解带时你要尽可能地把握住机会,尽可能享受所能得到的,嗯,饥不择食,狼吞虎咽……不行,霍国强就是个例子,他就是没有尊重罗娟英的感受,并用了不正当的名义占有了她。用警察的职业给她一种安全的假象,在社会上有足够的能力帮助她,这些东西对小姐有用,对罗娟英狗屁不是。她需要的是有权有钱有颜有爱,还要让她像小鸟一样地飞翔。想到这我明白了罗娟英是个什么人。
     那么,呆会儿我怎么办,她如果身高没有变化,和上学一样高,我1米68,正好比她矮两公分,如果我俩面对面,我的嘴唇正好吻到她的下嘴唇,我就从吻她下嘴唇开始,我要让她感受到不一样的开始。霍国强这王八蛋一定像发情的公猪嗅满她的全身,我不能那样。刚才在厕所我看她白裤子下边露出雪白的脚腕,我要吻她的脚腕和雪白的脚面,我要让她知道我卑微地爱着她每一个角落,爱的不行不行的了……我将嘴里满满的口水咽下去。
     聚会十一点钟终于散了,大家默默无语,我和大家的心情一样,又不一样。我一生的爱虽然了于佛门,但今晚佛心顾我。
     我们出了饭店,电灯路灯把树和电线杆子切割成一道道横七竖八的光影,有一家皇后美发屋的霓虹灯卡通而童话,像罗娟英的话朦胧而不真实。前面是新建成不久的白领街区,我们刚到馨竹雅园拐弯处,就看见一个从头到脚满绿的男子和一个水红色葫芦袄的女人撕打在一起。
     女人哭喊:“抓流氓啊……”当时我也不知哪来的一股酒劲儿,飞身上前,也许速度太快,跑到绿帽子跟前没停住,一跤摔了出去,在倒地的同时我用脚勾住绿帽子的腿,绿帽子趔趄了一下和我一同摔了出去,我和绿帽子滚在一起。
     这小子太有劲了,不像人劲,像机械那种劲,他的手臂如两把大铁钳子,扭得我肉生疼。我一只手被他反剪过去,一股酒味加杂着沉年油捻子味窜入我的鼻腔,我刚想喊叫,魏生京一脚踢在绿帽子胸上,绿帽子嗝噎一声把手松开,魏生京又照绿帽子脸上一脚,绿帽子捂着脸团在地上打滚。
     我起来刚想给绿帽子两脚解解气,却被霍国强拦住。“别打坏了,打坏了拘留所不收。”他朝惊魂未定的葫芦袄说:“这位小姐,别慌,我是警察,刚才什么情况?”
     葫芦袄说:“我正往前走。”她指着前面五米处,“他从后面追上我,一脸的酒气,跟我胡说八道,说我是他女朋友,边说边跟我动手动脚耍流氓。”
     霍国强一边听着一边用对讲机呼叫:“我是851,我是851,听到请回答。”这小子使用的是《英雄儿女》里王成的呼号。“加州小镇有紧急情况请增援。”蜷缩在地上的绿帽子闷声闷气地哎哟了一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一跃而起,扑向罗娟英,双手抱住她的大腿,扬起头喊:“娟儿,我没有耍流氓,更没有撕她衣服,你原谅我呀……”
     我们大家都惊愕地看着这一幕,大家异口同声地喊:“张东旗!”
     罗娟英向后撤着腿颤抖着,说:“东旗,你怎么在这里?”
     霍国强带着酒气说:“狗东西,怎么是你呀,松开!”
     葫芦袄走过来说:“大家都看到了,这小子劫我,还跟我耍流氓。”
     我说:“谁看见他跟你耍流氓了?”
     葫芦袄说:“就是你看见了,你还摔了一个大屁蹲呢。”
     我说:“那你也不能证明他劫你,女的跟男的耍流氓世界上也不是没有。”
     葫芦袄听了气得原地转两圈后,转向霍国强说:“你是警察,刚才你也在场,你要一碗水端平。”
     张东旗说:“娟儿,我看错了,我以为她是你呢,我真没跟她耍流氓。”
     钱君英朝葫芦袄说:“今天是我们同学聚会,他是我们同学,他没找到我们,错把你当同学了,你看你个头像不像她?”边说边指着罗娟英。
     葫芦袄说:“一点都不像,她多大我多大?”
     白丽说:“你再好好看看,娟儿比你长得老吗?”
     葫芦袄说:“你们都是一伙的,我不跟你们谈,警察马上就到,我朋友也快到了,咱们派出所见。”
     魏生京说:“操,派出所你能说的了是吧,今天就陪你去趟派出所。”
     霍国强说:“姑娘,你消消气,这个人有这么个情况。”他把手放在葫芦袄后背上小声说,“他是个神经病,就是到派出所也处理不了他。这么着,你踢他两脚,再不我揍他一顿给你出出气。”
     “大哥,你一定给我做主呀。”葫芦袄拉着霍国强的大手。
     霍国强怒气冲冲走到张东旗身边,照着张东旗的后腰就是一脚,嘴里不停地骂:“今年收容你,你小子打着我的旗号跑了。我就没找你算账,今天你又耍流氓,他妈的松开,她腿是你抱的吗?”他刚想再踢张东旗,罗娟英上前挡住了:“霍国强,住手。”
     “我叫他松开你。”
     罗娟英说:“张东旗,你松开。有我在,不要怕。”
     张东旗点点头说:“你带我走吧,我有话跟你说。”
     我说:“这么晚了,孤男寡女的有什么说的,有什么话也要过两天再说,呆会儿我亲自送她回家。”
     霍国强把手搭在张东旗的肩膀上,突然用手一拽,“今天晚上咱俩先谈谈。”
     霍国强和张东旗相互撕扯起来,霍国强嘴里不停地骂:“你他妈的祸害家里不够,还想祸害罗娟英,你大晚上孤男寡女谈什么?”
     张东旗呼哧带喘地说:“娟儿,我从军队里跑回来就是他的主意,他给我去信说:徐伟成老打你的主意。他说,只有生米煮成熟饭才能把你拿下啊。”
     在场的所有人听了这话都惊呆了,敢情霍国强这小子这么坏呀!霍国强听了这话像一头疯了的狮子呜呜狂叫。
     罗娟英胀红着脸嚷:“快来人把他俩拉开。”
     我们几个同学一哄而上,男的架霍国强的胳膊,女的拽霍国强的衣服。我趁着混乱,照着霍国强屁股被扎的部位就是一脚。心里骂:操你媳妇的!罗娟英跟你没几天就看破了红尘,你他妈用什么手法给她玩到红尘之外的?我们好不容易将两人拉开,刚一放手霍国强又扑了上去,我们又开始忙活起来。
     罗娟英朝张东旗说:“张东旗还不快走!”我推着张东旗叫他快跑。
     霍国强喊:“你这个臭傻逼,今天你跑到天边我也要把你抓回来。”
     葫芦袄上前拽住张东旗的衣服,高喊:“抓流氓啊,别叫流氓跑了呀!”
     我腾出手推搡着葫芦袄,她看寡不敌众,朝霍国强大喊:“大哥,别叫他跑了呀。”
     霍国强听着对讲机嘶嘶拉拉响个不停,他举起对讲机砸向张东旗。张东旗一闪身,对讲机重重地砸在路边的树上,反弹到花池子里。这时警灯闪烁,五六个警察跳下车来,罗娟英站在张东旗前面,霍国强大喊:“娟儿,你让他跟我回去做个笔录,我保他无事,他要跟你走,事儿就大了。”
     罗娟英挽着张东旗的胳膊说:“霍国强,你不要过来,你不要再逼我,再逼我我就死给你看。”她边说边向后退。
     葫芦袄向六七个警察喊:“快抓他呀,别让流氓跑了!”
     我们听葫芦袄大喊大叫,便上前跟五六个警察说明情况。一个警察问着霍国强,霍国强也不说话,他从花池子里捡起对讲机,用手推着葫芦袄,说:“走,上车。”
     葫芦袄说:“为什么不抓他?”
     霍国强说:“你不要管他,先录你的口供,以防你秋后算账。”
     葫芦袄说:“我不去。”
     霍国强说:“报了警就不由你了。”
     几个警察你一句我一句地劝着。
     魏生京在后头说:“神经病玩你叫白玩儿,你玩神经病叫强奸,你是白玩还是强奸?”
     这时远处飘来张东旗豪迈的声音:“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蛤蜊油,蛤蜊油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
     这段毛主席语录我们儿时背的滚瓜烂熟,可蛤蜊油是什么意思?我突然想起一个外国心理专家说的一句话,意思是,一个精神病人的思想是无所不通无所不在,真实而无任何掩饰的。
     看着前方她和他的背影,在路灯底下,一会儿明一会儿暗,终于暗下去,暗下去……
 
 
 《校花》连载完毕!!谢谢欣赏!!欢迎参与有奖阅读评论活动!!
 
 (转自人人论坛)
校花(长篇小说连载)之三十二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作品仅供“八斗文学”网站发表(不包括由“八斗文学”网站直接参与主编的丛书、期刊,报纸的专版或专栏,电台电视的专题节目,在网络传播的电子刊物),未经作者本人同意,“八斗文学”不得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也一律不得转载。
书友最新五条评论:[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评  论  者:
要说的内容:
其它作品欣赏:
虞美人 虞美人
你不懂得欣赏我的妩媚 你不懂得欣赏我的妩媚
荆楚网:追忆九七老人范亚维 荆楚网:追忆九七老人范亚维
千岛湖印象 千岛湖印象
纸百合 纸百合
步韵和懒阳撕冰《七律•秋行陌上客》 步韵和懒阳撕冰《七律•秋行陌上客》
风雨夜 风雨夜
生 命 之 歌 生 命 之 歌
插队趣话 插队趣话
《荔枝密》的回味 《荔枝密》的回味
八斗文学
关于我们用户服务炒股软件网站导航网络广告服务友情连接
八斗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05001932号 拍拍贷快速满标攻略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13
Copyright ©1999-2012 www.8dou.net All rights Reserved